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三章 青松城中

时间:2017-11-28作者:我是宅子

    飞舟是一种运输工具,即使是最小的飞舟也是灵器,至少可以运输十人以上。像张志平现在乘坐的飞舟,可以运输十五人,既可以以灵石为动力,也可以让乘坐的修士输入法力为动力,速度全力爆发之下可以堪比筑基大圆满,在张志平看来,这个速度相当于前世的小型客机。

    飞舟飞跃周国,横跨了周国大半疆域,三天之后,来到了周国最南部,十万大山的余脉处。传闻十万大山横跨整个修仙大陆,里边孕育着无数的妖兽,甚至还有妖族在里面生息繁衍,每千年便会发动一次兽潮,对于整个修仙大陆来说都是一场天灾。

    飞舟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从飞舟中望下去,一个巨大的峡谷坐落在下方,里面郁郁葱葱的生长着无数青松,因此才被被称为青松峡。一眼望去,峡谷内没有看见任何人烟,只有在峡谷出口处坐落着一座巨大的城市,川流不息的人群进进出出,仔细一看,竟然全部是修仙者。飞舟并没有直接飞进青松峡,而是在青松峡前的仙城中,飞到一座高楼处降了下来。众人刚走下飞舟,便看见一个大胖子迎了上来,可不正是许久未见的郑长发吗?

    “嘿嘿,师傅,你回来了。”郑长发笑眯眯的向云明行礼。

    只是云明却冷哼一声,不理不睬,直接向前走去,显然很不满意郑长发做的好事。

    郑长发见此毫不在意,依然笑呵呵的走向云明身后,看见了张志平,对着他一阵挤眉弄眼。只是孙有为走到郑长发身边,怒斥道:“看你做的好事,师傅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郑长发对谁都是笑眯眯的,唯独看不惯孙有为。听到孙有为怒斥,郑长发顿时神色一变,双眼怒睁,立即便要反驳。这时云明的声音传来:“你师弟说的你还错了?还不快过来!”郑长发闻言顿时泄了气,扑颠扑颠的跟在云明身后,向楼下去了。

    青松门立派三千年,期间不知收了多少弟子,这些弟子大都仙道难成,只能结婚生子,留下后裔来寄托自己的修仙梦想,青松城,就是安置这些弟子后裔的地方。修仙者后裔带有灵根的几率远远大于凡人,所以青松城虽然仅仅只有三十万人口,但足足有六万是修仙者。其余人虽然是凡人,但也都是武者,这个灵根比例,高达五分之一。青松门中的八成弟子都来源于青松城,可以说,青松城是青松门的根基所在。

    由于靠近十万大山余脉,所以青松城中并不全是青松门的弟子后裔,还有一部分散修,不过总体还是以青松门为主。青松城是五国之中最大的仙城之一,仅次于散修联盟的圣城——白云城。仙城是修仙者的主要活动场所之一,是很多修仙者必来的地方,在这里,可以获得修仙界中的大部分修炼资源。

    张志平撤销了避尘术,并没有感受到大量人聚集后所产生的红尘之气,而是感受到了像在野外一样的自然气息,看来修仙者中有高人,模仿大自然解决了大量人类汇聚之后产生红尘之气的问题。

    张志平等人跟着云明下了楼,一路向城外走去。高楼位于城市中心,极其繁华,到处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商铺,有香丹阁、神器楼、神符阁等专项专卖的商店,也有像奇珍阁、异宝楼等收罗无数奇珍异宝的大型商铺;接着又走到中围,一丝热意传来,不断的有人向里面运输原料,不仅有矿石,还有妖兽尸骸等材料,这里应该是作坊区域;最后到了外城,大量的修士背着一个个庞大的包裹进进出出,这是一片收购区域,储物袋至少需要炼气后期才能使用,即使是在仙城之中,也不属于多数。

    这座城市是青松门控制的,所以青松门弟子在这座城市中地位很高,一路走来,那些凡人都微微行礼,即使是修仙者,也会主动避开他们这一行人。更何况云明是筑基期的修士,在这青松城中也属于上层人物,更没有什么人敢上来搭话。只是快到城门口的时候,两个人拦住了众人,是一个枯瘦老者和一个年轻人。

    无视了众人。仅仅看着云明,老者开口道:“云明师弟回来了,怎么不来见见师兄,直接就要返回门里啊?”

    云明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立即开口道:“见过云阳师兄。原本师弟也想去拜见师兄,只是十年在外,对门中甚是想念,这才急着回去。等到拜见掌门之后,师弟再来登门赔罪。”

    “是吗?那是我错怪师弟了。”云阳没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然后开始扫视云明身后的众人,突然放出强大的威压,一下子让众人颤栗起来。即使是张志平,在这时候全身也不由自主的颤栗,这就是郑师兄说过的神念威压吗?难怪很多练气期修士,面对筑基期修士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云明感到云阳的突然威压,暗叫不好,连忙挡在众人面前,神色难看的说道:“师兄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以大欺小吗?”

    云阳“嘿嘿”怪笑一声,开口说道:“没什么,只是想看看师弟这一次带回来的凡人质量如何。听说师弟这次新收了个弟子,不知是哪个,站出来让我看看呀。”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看向了张志平,张志平神色微变,但还是立即站出来,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恭声道:“晚辈张志平,见过云阳师伯。”

    云明看见张志平没有被云阳吓到,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弟子心性不错。云阳先笑了一声,却忽然斥责:“大胆,叫什么师伯,你还不是我青松门的弟子,休得放肆!”说完,一股强大的神念威压倾泻在了张志平身上。

    “放屁,志平是我收的弟子,怎么不是青松门的人了?!”云明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师兄了,连忙挡在了张志平前面。虽然仅仅只是一瞬间,但这强大的威压还是让张志平难以承受,差点瘫倒在地,事实上,如果不是五脏神,他已经支持不住了。

    张志平神色难看的躲在云明身后,心中彻底收起了对筑基期的小觑之心,原本他以为自己练气初期时就能释放出堪比筑基期的攻击,在自己到了炼气中期之后,法力增加数倍,应该可以击败筑基初期的修士了。如今看来,自己实在是自大,筑基期与练气期的差距,可不仅在攻击威力上。筑基期的神念相对于灵魂之力来说是一个质的变化,它对于灵魂的威压,不是练气期可以轻易抵挡的,哪怕张志平出手间堪比筑基期,但如果挡不住灵魂威压,只会被轻易压制击杀。

    不过云阳也不是普通的筑基期修士,他如今修为筑基大圆满,是青松门最有希望进阶金丹的修士之一。张志平如今不过刚刚练气五层,灵魂还没有发生过质变,等到他突破炼气后期,灵魂化为识海,未必不能挡住筑基期修士的神念威压。

    云阳没有继续做什么动作,而是大笑着离开了。他身后的年轻人这时却站出来,狠狠地瞪了郑长发一眼,沉声道:“郑长发,你给我弟弟的礼物,我记下了。”

    郑长发向前一步,依旧笑嘻嘻的说道:“好说好说,我可是一向和气生财啊。”

    年轻人没有多说什么,又冷冷的看了张志平一眼,才跟着云阳离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