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三十六章 观想法

时间:2017-11-25作者:我是宅子

    在张志平修炼出五脏神后,自然会对《黄庭经》多加研究。但他当年只是在网络上读过几次《黄庭经》,先不论这个版本的《黄庭经》几千年传下来有多少谬误之处,光是这个版本中涉及到的很多道教名词,他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毕竟张志平前世也没有读过多少道典,只能通过对比将这些名词与体内的情况一一对应。所以说,如果他真的照着自己记忆中的《黄庭经》一个字不差的修炼,早就坟头冒烟了。

    张志平只是在修行过程中反复研究《黄庭经》,他不知道哪些地方是对的,哪些地方是错的,只能通过不断对比体内情况来研究《黄庭经》,偶尔碰到一两句描述相似的地方,就对这部分详加研究。如此才断断续续积累了不少感悟,结合这个世界的功法,勉强整理出了一套修炼功法,其中最完整的部分,就是关于祭练体内诸神的部分。因为有五脏神对比,所以在理论上基本没有疏漏之处。

    这部分的内容最重要的地方是存思、坐忘、观想。观想出一尊神祗,想象它有什么威能,日夜观想,不断完善其中的细节,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壮大神魂,提升感知。这种神魂增长不是凭空而来,在这过程中还需要勤加练气,提高本身修为,观想法只是一种辅助神魂修炼的方法。据张志平估算,这座观想出的神祗最后会逐渐化虚为实,并拥有一部分想象出的威能。

    张志平在重新翻阅这部分内容时,不由得想到了孟令如,这倒是适合她修炼的一种功法。仔细的想了想,观想法只是自己整理出来的东西,能不能修炼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也有一些类似的功法,倒是可以让她修炼试试,然后便开始整理观想木神的观想法。

    观想法最基本的地方是要有观想的对象,越真实、越详细就越好,孟令如是单系木灵根,自然最适合观想木神。张志平仿造他体内木神的样子,将其命名为东方青帝句芒神,主宰草木生长生长,万物繁衍,可以驱虫御兽,生养万物,正好对应孟令如体内的情况。

    张志平体内五脏神的形象来源于前世的神话,其中心为火神,全名南方赤帝祝融神,兽头人身,身披红鳞,耳穿火蛇,脚踏火龙;肝为木神,全名东方青帝句芒神,青若翠竹,鸟身人面,乘两龙;肺为金神,全名西方金帝蓐收神,人面虎身,身披金鳞,胛生双翼,左耳穿蛇,足乘两龙;肾为水神,全名北方烟帝共工神,蟒头人身,身披烟鳞,脚踏烟龙,手缠青蟒;脾为土神,全名中央黄帝后土神,人身蛇尾,背后七手,胸前双手,双手握腾蛇。

    这些形象说起来复杂,但张志平前世各种电视、电影中的3d形象见多了,模仿一下便能轻易想象出来。他认为,体内诸神来源于自己的神魂,是什么形象并不重要,他可不相信有人见过这些,重要的是要相信身神的存在,在观想神祗的时候不断将其完善,一点一点细节的构建,在这个不断磨练的过程中,神魂自然而然的就壮大了;然后神魂之力与身体某部分的功能相结合,大大提高该项功能的作用,才能让自己观想出的神祗发挥出一些神通。所以一切都来源于自己,这就像上世重病之人坚信自己不会死就有可能不药而愈一样,神魂强大总是能创造奇迹。

    张志平将体内木神的形象画了出来,虽然他的水平不高,但至少可以临摹形象,最重要的是他在所画的东方青帝句芒神图上附着了一丝神魂之力,可以引导所看之人观想出木神最初的形象,他如今修为浅薄,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如果还不行,也只能说命该如此了。

    一夜很快在忙碌中过去,第二天一早张志平便来到了孟府。此时孟守义、孟志信都在,周婧、周倩在房内陪着孟令如说话,张虚圣也跟了过来,在大厅中陪着两人聊天。看到张志平后孟守义神色微变,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叹息一声,对着张志平说道:“这位小道长就是张志平吧,说来你父亲也算我的弟子,我便叫你志平吧,想不到一转眼他的孩子也这么大了。”

    张志平闻言讪讪一笑,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虚,然后说道:“志平见过孟大人,父亲对于孟大人很是思念,前段时间还命我兄弟三人前来拜访。”

    孟守义对着旁边的孟志信使了个眼色,孟志信站起来说道:“我与状元郎相谈甚欢,状元郎,不如我们去书房详谈?”

    张虚圣闻言知趣的点了点头,跟着孟志信去了书房,大厅中一时间就剩下了孟守义和张志平两人。

    张志平见此愈加心虚,孟守义轻咳了一声,开口道:“我就开门见山了,志平,你应该是一名修仙者吧。”

    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张志平点点头,说道:“是,我是一名修仙者,目前已经拜青松观云明道长为师。”

    孟守义点点头,继续说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来招惹我的女儿呢?仙凡之别我也是听过的,你前途广大,应该不是为了想娶妻生子,繁衍家族吧。”

    您想的可真远!张志平心中嘀咕了一声,并没有反驳孟守义,因为他现在与孟令如的关系有些不清不楚,虽然不知道未来如何,但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什么伤人心的话,所以他说道:“爱情之事因缘际会吧,我与孟小姐的关系还请容后处理,今日我来是为了给孟小姐送丹药的,送完之后就会离开,日后我也会负责起孟小姐的病情。”说完,怕孟守义再说出什么误会的话,便把丹药留下准备离去,今天这里人太多,不适合把观想法给孟令如。

    孟守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并不想孟令如和张志平发生什么关系,不是看不上张志平,而是因为他知道修仙者世界的残酷,仙凡之恋最后几乎都是以悲剧收场;更何况自己女儿的这个病,对于一个普通修士的负担来说太大了,到时候如果张志平将孟令如当成一个拖累,恐怕结局会更加凄凉,所以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开始的好。对于孟令如的病,孟守义已经不报有什么希望了,只是期望她能在人生的最后阶段活得开心一些,如果能多活几年,那就已经是老天保佑了。

    看着桌子上一排排的丹药,孟守义想要开口拒绝,但想到孟令如的病情,又实在是开不了口,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嘻嘻,小道士,令如就在房间里等你,你怎么要走了?”

    张志平掉过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周婧、周倩来到了大厅之中,笑嘻嘻的看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