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三十四章 病重

时间:2017-11-25作者:我是宅子

    木灵根,绝对是单系木灵根,虽然很微弱,但绝绝对对是被修仙界誉为天灵根的单系灵根!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在一日间见到了修仙界中最好和最差的资质,再加上灵根资质中等的自己和完全没有灵根的周倩,都能开一场修仙界灵根资质代表大会了!

    张志平想不到孟令如的资质这么好,但那诡异的烟点却让他眉头一皱。张志平慢慢回忆刚才的感觉,借助五脏神极其敏锐的知觉,他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壳裂的声音。张志平悚然一惊,莫非那些烟点是什么寄生虫的卵吗?!

    张志平记得前世那个世界,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寄生虫简直让人怀疑来到了异世界,而这个世界更有灵气这种bug一般的东西,如果说孕育出什么诡异的东西来,他绝对不会不相信。但是张志平现在关于修仙界的知识实在是太少了,根本没有能力去分辨原因,他不由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去了青松门后一定要好好充电一番。

    现在还有一个更加重大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处理孟令如的事情。如今刚刚过了半个月,孟令如体内的疾病便再次发作,而且竟然一次吞噬了整整十一颗养气丹!这可比起普通的练气境修仙者还要奢侈多了,别说孟府,就是郑长发也未必能承担起这个巨大的负担。

    张志平心中有些愧疚,他觉得如果不是自己贸然引动了孟令如的灵根,她的病情就不会如此快的发作,可真是好心办了坏事!

    张志平心中思量,开始猜测起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原本那些寄生虫的卵只是依附在孟令如的身体中,平日受孟令如木灵根的滋润保持着活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孵化。但今天他贸然引动孟令如的灵根,木灵根爆发,使得那寄生虫的卵受到刺激孵化,这才导致孟令如对养气丹的需求量大增。

    如果因此导致孟令如痛苦而死,他会十分内疚的,况且经历今天一事后,他对孟令如有了一种特别的的感情,不是男女之情,而是类似于孤独的旅途中遇到同类一样的感情,两个生命特质纯粹的人的相互感情。

    那能不能把孟令如引入青松门中呢?张志平相信,以孟令如单系木灵根的资质,在青松门中定然会受到极大的重视,毕竟这可是天灵根啊,只有在最为繁荣的修仙界中,每过百年才可能发现一个。青松门自立派以来,就没有收到过资质如此优异的弟子,连当初的开派祖师青松居士,堂堂元婴中期的高阶修士,也只是土木双灵根。虽然不能说天灵根一定能修炼到元婴期,但这个可能性却足足有三成,比起其余灵根的修士来说,已经是一个极高的概率了。

    但孟令如身体中那诡异的寄生虫却让张志平感到很犹豫,能够吞噬灵气的寄生虫,那可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虽然他见识少,但也知道这绝不普通,毕竟连从小在青松门长大,见多识广的郑长发都没有认出来。张志平担心,如果孟令如受到极大重视后始终无法修炼,而又有人对这种寄生虫很感兴趣的吧,孟令如日后恐怕会被当作一个繁衍这些寄生虫的温床,那时候可真就生不如死了。

    最后张志平一咬牙,下定决心,既然这种情况是他造成的,那他就先把孟令如所需的养气丹承担起来,等到自己加入青松门后好好探查一番,能找到解决办法最好,如果找不到,只能告诉青松门,先把命保住了再说,等到他修为高了再想办法解决。

    张志平下定决心,没有立即说出自己的打算,而是让一旁愁眉苦展的周倩先回去告诉周婧;张虚圣见到这种情况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跟着离开。

    待众人走后,张志平将现在的情况完完整整的告诉了孟令如,愧疚的说道:“令如,这次都是因为我的疏忽,才造成了这种情况。你放心,我一定会负责的!”

    孟令如此时脸色苍白,身体虚弱,闻言却开心的笑了起来,说道:“想不到我今日还能知道病情的原因,小道士,谢谢你,让我不会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场病痛之中。”

    顿了顿,孟令如继续说道:“至于负责,那还是算了。我身体中寄生着如此恶心的东西,现在想想,小时候有一次玩耍,跌落深井后好像感到无数东西进入我的身体,应该就是那时候传染上的,怨不得旁人,如今也只不过是早来几年罢了,如此死了,倒也好让大家安心。”

    张志平见此连忙说道:“不,不是,此番责任在我,你的灵根资质极好,在修仙界中属于最为顶尖的天灵根,如果你修炼,一定能找到办法的!”

    孟令如神色淡漠,眼中呈现出一股死灰色,毫无感情的说道:“不用试了,我以前练过内功,内力刚一出现便会被吞噬,法力也只会同样如此。既然上天注定我痛苦一生,就让我在最后轻轻松松的离开吧。”

    张志平闻言一急,一时间不知如何反驳,看着越来越死寂的孟令如,情急之下竟然直接吻上了她。

    孟令如顿时睁大了眼睛,也忘记了反抗,两人的嘴唇笨拙的贴在一起。久久之后,孟令如反应过来,一把就要推开张志平;张志平却霸道的搂住了孟令如,盯着她的眼睛,低声道:“我经历过死后的世界,那无尽的烟暗会让人失去一切,连感觉都不会有,那时,你就会发现,哪怕是痛苦、绝望,在无尽的空虚中也是好的,因为它能让你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而不是连自己都失去,不要放弃,好吗?”

    说完这些话后,张志平深情的望着孟令如,心中却暗暗为自己点了个赞。刚才在情急之下吻上孟令如后,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毕竟前世情情爱爱见的多了,不至于如此迟钝。但他知道一时间很难劝住孟令如,所以心中特意酝酿了一番,把前世的各种情话总结,尤其是琼瑶剧、韩剧,结合自己的感受说出了这番话,他自己都快肉麻死了。

    孟令如有些昏昏沉沉的,却总算没有了死寂之意。听到张志平的话后孟令如苍白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如蚊子声音般“嗯”了一声。张志平见孟令如答应心中松了一口气,孟令如却猛然把他推开,小跑着向自己的闺房而去,口里还说道:“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我怎么管得了你!”

    张志平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了决定,他要挽救这个可怜的女孩。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不想看着不断挣扎的她,最后还是跌入那无尽的烟暗中。一无所有比任何最可怕的刑罚还可怕,那是真正的让你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一切存在的意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