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三十一章 两种生命特质

时间:2017-11-23作者:我是宅子

    孟令如带着张志平游览着花园,双方的谈话也渐渐的由花卉转移到了其他方面。

    孟令如从小丧母,六岁的时候就发现了身体的这种怪病,经名医检查后,需要食用大量的补药才能维持生命。还好孟家是周国有名的世家,孟守义为她找来了大量补药进补,这才使得她安然活了下来。小时候孟令如的病情并不严重,只需要每天吃一定的补药便与常人无异,因此孟家虽然对这种病的病因很奇怪,但也没有在意,以孟家的家大业大,足以让孟令如把补药当饭吃,也是在此期间,孟令如结识了周婧。

    周婧是当朝皇帝的第三女,当时本朝皇帝还是皇子,为了拉拢孟守义,带着女儿来孟府之中做客,两人就此相识。周婧比孟令如大五岁,在小时候孟令如的心中,周婧一直是她崇拜的人,小小年纪便能与很多大人谈笑风生,帮助父亲处理各种政务,英明果决,不让须眉,所以她的性格受到周婧的很多影响。只是后来孟令如才知道,周婧一直有一件引以为恨的事情,那就是没有灵根,她听周婧说过,她永远也忘不了当初为她检查资质的那个修仙者的轻蔑眼神。

    三年后孟令如通过周婧认识了郑长发,她一开始对于肥肥胖胖的郑长发印象并不好,因为她经常看见郑长发色迷迷的盯着周婧,真像一头肥猪一样。一年后,孟令如病情猛然加重,无论吃什么药都好不了,这时候郑长发为孟令如看病,发现了孟令如身体的异状,果断的给她服用了养气丹,这才救了她一命。

    从此之后,孟令如所需的养气丹基本都是由郑长发提供,由于那时候她一年才发病一次,所以负担还不算重。孟府将所有收集来的名贵药材全部交给了郑长发来换取养气丹,她后来才知道,这些药材的价值远远比不上养气丹。孟令如这才重新认识了郑长发,知道他性格仁厚,比起其余高傲的修仙者来说强了不止一筹。

    周倩比孟令如小两岁,是当朝皇帝的弟弟,信王的独生女,也是由周婧介绍认识的。对于这个活泼可爱、聪明伶俐的小妹妹,孟令如也很喜欢,三人之后便成为了好闺蜜,经常在一起游玩。

    孟令如十六岁时病情再次加重,竟然一个月便需要服用一粒养气丹,这对于只是凡人家族的孟府来说,自然是一件难以承受的事情,孟守义因此求到了皇室之上。当时的皇子如今已经成为了皇帝,为了感念孟守义相助之恩,答应如果孟守义能够做到恪尽职守,便每年为他提供一粒养气丹。孟守义从此之后兢兢业业,坚定的站在了皇帝一边。而她的大哥孟守义则是四处结交朋友,希望可以从其他地方弄来养气丹。只是凡人实在难以入修仙者之眼,两人弄来的养气丹有限,大都还是由郑长发提供,孟府对郑长发很感激,当初陈宇提亲一事便是由孟守义提前通知的。

    孟令如如同旁人一般介绍着自己的经历,虽然对于她的病情只是简单略过,但张志平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孟令如病情的严重。如今一个月便需要一粒养气丹,再加重之后又需要多少?到时候恐怕郑长发也未必愿意承担。郑长发无偿帮助孟令如多年,作为朋友来说已经仁至义尽了,以后再大包大揽的话,恐怕便会影响仙途,毕竟他还有一个周婧需要帮助。

    或许是因为某种类似特质的吸引,孟令如不知不觉流下了眼泪,对张志平说出了心里话。她多次在痛苦期间面临崩溃,但怎么也放不下友情和亲情,对于她来说,她就像一名落入水中的人,亲情和友情是眼前的稻草,让她始终在生死一线间挣扎,她感到自己已经快要达到一个极点,不知什么时候便会彻底崩溃了。

    张志平听着孟令如心中的话,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始终对她带有一种同情了,这是因为孟令如的生命中始终充满了对死亡的挣扎,她徘徊在死亡和生命之间,对于她来说,生命就是挣扎,稍有放松就会彻底失去。

    张志平看着满脸泪痕的孟令如,心中轻叹一声,讲出了自己多年的经历。他没有说什么前世的事情,而是说出了一种感受。

    应该知道鬼压床吧,张志平说他小时候经历过一次鬼压床,不是真正的有鬼附身,而是无法控制身体从睡觉中醒来的一种状态。一般人很快就会从中恢复过来,而他当时却不知怎么的,整整一天都处于鬼压床的状态中。当时,张志平说感到自己一动也不能动,而且一直在向一个无底的深渊跌落着。

    先开始,他感觉不到外界的景象,心中十分害怕;渐渐的,他感受不到光,心中充满了恐惧;再然后,他连自己也感觉不到了,只剩下绝望;最后,甚至连绝望也没有了,什么感觉都没有,思维仿佛停止了运转。他被无尽的烟暗所吞噬,仿佛是一亿年,又仿佛是一刹那,突然间,他就清醒了过来,这时候,他拥有了一切,世界回到了他的心中。

    张志平将自己的经历用鬼压床的方式描述着,呢喃着:“人啊,总是缺什么想要什么,目盲之人渴望光明,耳聋之人渴望声音,没有的东西总是好的,当时我什么都没有,自然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好的了。”

    他经历了被无尽烟暗吞噬后的一无所有,甚至连自己都无法感觉到,所以在他转世之后又害怕又渴望,害怕再次回到无尽烟暗中,同时渴望的、贪婪的享受着世间一切,正如他所说的,当一无所有时,任何东西对于他来说都是极好的,所以在现在,每时每刻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享受。

    孟令如的生命是在挣扎,张志平的生命是在享受,两人的生命都是如此的极端,彼此对立却又相互吸引。张志平对孟令如的同情来源于他对烟暗的恐怖,对时刻处在烟暗边缘的孟令如深感同情;孟令如对张志平则是充满了羡慕,她非常希望自己的生命可以轻松一些,而不是始终被痛苦环绕。

    孟令如如同一个孩子看到喜欢的玩具一般,情不自禁的将手伸向了张志平。张志平犹豫了一下,没有躲开,上前一步轻轻抱住了孟令如。孟令如此时也忘记了羞涩,就像孩子得到了想要的玩具一般,露出了满足的笑容,然后轻轻的将头依偎在了张志平的胸膛之上。

    时间静谧,两人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不关乎男女之情,而是两种生命特质的吸引,挣扎与享受,贯穿着人生的始末,将两人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

    “呀!你们?!!!”

    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温情,两人这才反应过来,慌忙分开,转过头一看,只见周倩捂着小嘴,惊讶的看着两人。在她身边有一个陌生的男子,张志平第一眼见了之后,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完美。

    潇洒的收起折扇,行云流水的行了一礼,来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打扰了,小生张虚圣,见过两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