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十八章 拜访

时间:2017-11-22作者:我是宅子

    张志平神色怡然的看着精神黯然的两人,灵根之事天注定,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

    不过张知动、张仁静两人终究多年读书养气,以前也没有想过这些事,所以很快便重新打起了精神。张知动这时才察觉自己一身狼狈,苦笑着说道:“让三弟见笑了。”张仁静也跟着点了点头,今天第一次真实的见识到了修仙者的存在,但在下一刻便将希望击碎,让两人一时间有些心力交瘁。

    张志平有些后悔自己扰乱了两位哥哥的心境,希望不会对他们的科举造成影响吧。不过经历此事后,三人之间的关系也亲近了不少,开始聊起了天南海北的各种奇闻异事,说着说着又逐渐回归到了经史子典、诗词歌赋上。两人读书多年,对此自然极其熟捻,而张志平更是博闻强记,加上许多前世的名言警句,处世哲理,才华水平更要在两人之上,张仁静见此不由的说道:“三弟即使是不去修仙,也有状元之才啊。”

    张知动闻言反驳道:“二弟你可说错了,三弟正是拥有状元之才,才能去修仙啊。”

    张志平见到两人很快将修仙之事放下,心中暗暗点头,自己两位哥哥虽然无法修仙,但作为一个凡人来说还是极为优秀的,如此一来,将父母托付给他们也不用担心了。

    张知动和张仁静今天刚到京城,又经历了一番大惊大喜,很快就有些精力不济,打算回房休息,最后,张知动说道:“我们明天打算去拜访孟守义孟大人,你明天一起去吗?”

    “孟守义?”张志平这一年来在青松观中苦修,没有在意朝廷中的事情,不知道此是何人。张仁静在一旁解释道:“孟大人是本朝吏部尚书,门生故吏遍布天下,是父亲当年科举时的主考官。父亲也算拜在孟大人门下,每年过年的时候父亲都会派人来拜年送礼,此番前来京师,父亲多番嘱托让我们前去拜访,如今你也在这里,不知可愿意一起去拜访?”

    原来如此,当初张志平走得急,张治中来不及交代,况且他知道张志平日后是神仙中人,很少在会与凡人产生交集,所以并没有对张志平提过此人。不过张志平想到自己家日后恐怕少不了要与此人打交道,自己不妨前去看看,免得日后有什么意外,所以张志平说道:“既然是父亲的座师,理应拜访。”

    下午让石力去投了名帖,得到对方的答复后又购置了一些礼物,然后便开始休息。晚上两人睡得都很好,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张知动和张仁静两人神采奕奕的出了房门,好像丝毫没有受到昨天之事干扰。这是因为张志平晚上偷偷将两粒通脉丹给两人分别服下,这才恢复了精力。通脉丹在江湖中极其珍贵,张志平怕如果当面给两人,日后两人不小心说漏嘴会引来麻烦,所以干脆给他们悄悄服下。一夜过去两人果然精力大增,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三人同行,张志平此时也换下了道袍,穿上了一身儒衣,与二人坐上马车前去孟府了。

    此番科举是由礼部尚书王大珩主持,与孟守义并没有什么干系,所以孟守义并不在意接见外人。进京赶考的举人也有不少能与孟守义能扯上这样那样的关系,所以前往孟府的路上马车络绎不绝。三人到了孟府之后将礼物交给了下人,被引到了一处客厅之中,客厅里已经有了不少举子,却没有见到孟守义,而是由其子孟志信招待。

    张志平看着众人谈论各种诗词歌赋有些无聊,看来现在不是拜访孟府的好时机,这么多人来拜访,连孟守义的面都没见到。

    无聊间,张志平好像听到了几声少女的低笑声,细耳倾听,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几个少女在门帘之后偷偷看着厅中众人,其中一个年龄较小的少女,正指着众人呵呵笑个不停。

    这时其中的一个少女发现了张志平的目光,与他对视一眼后脸色微红,连忙拉了拉那名活泼的少女便要离开。这时另外两人也发现了张志平的目光,一开始的那个少女立即对他做了个鬼脸,而年纪较大的那个看着他大方一笑,然后便一起离开了。

    一下子看到三个美丽的少女,张志平也不由心情愉快。他发现三人都非常干净,身上恒定着避尘术,应该是来源于身上的玉佩。他知道这种玉佩,周国顶层统治者对于修仙者并不陌生,皇室本身便是修仙者家族,他们长期居于京城之中,自然也受了京城中的红尘之气,于是便研究出了这种恒定避尘术的玉佩。只是此物颇为珍惜,向来只有皇族之人才能佩戴,想不到在这里看到了三个,看来这孟守义与皇室关系很好啊。

    原本张志平以为自己会一直呆到下午离开,没想到一会儿后,一个婢女走到了他旁边,悄声说有人邀请他过去。张志平看了看还在高谈阔论的众人,向自己的两位哥哥打了声招呼,没等两人反对便跟随着婢女离开了。

    张志平跟随着婢女前行,走过大堂,来到了后院的一个花园之中,刚刚见过的三位少女赫然在此。双方相互打量,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先说话。过了半天,年纪最小的那个少女有些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喂,你怎么不说话?”

    张志平来此处于无聊,见她们不说话所以自己也不说话,饶有兴趣的看看她们要干什么,没想到她们半天不说话,自己也就跟着不说了。不过这样一来倒显得自己有些小肚鸡肠,所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说道:“我叫张志平,请问诸位小姐芳名。叫在下前来所为何事?”

    年纪较小的少女有些傲娇的别过了头,年纪最大那位少女神情自然的笑了笑,说道:“我叫周婧。”

    然后又指了指最小的少女:“这是我的妹妹,周倩。”

    最后又指向一开始与张志平对视的那位少女:“这是此地的主人,孟令如。”

    张志平细细的打量了一番三女,周婧端庄有礼、落落大方;周倩活泼可爱、鬼灵精怪;而孟令如身体看起来有些柔弱,秀若芝兰,淡雅脱俗,像山水画中走出的江南女子一样。

    三位少女也看着张志平,不同于张知动、张仁静看到的干净,而是感到了一种生命的气息,一种生机盎然的感觉,就像春天草籽长出的细芽一般,刚刚从无尽的烟暗中苏醒,生机勃勃,有着对多彩世界的向往,充满了乐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