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十七章 科举

时间:2017-11-22作者:我是宅子

    阳春三月,三年一度的科举考试进行的如火如荼,数十年来寒窗苦读的书生,原本籍籍无名,但在乡试、会试之后声名传遍四方,及至今日,考生们迎来了最后一道难关,京城殿试。

    无数的青年才俊从周国三十六州向京都而来,平日里横行霸道的绿林豪侠在这段时间也消声觅迹。科举乃朝廷选拔人才大典,任何敢在这段时间冒头挑事之人,都会受到朝廷的严厉打击,朝廷供奉阁中的仙师全部出动,巡游四方,保护进城赶考书生的安全,因此时不时的听见传闻,某某书生遭遇山贼,眼见生命垂危之时,一道剑光闪过,将山贼全部斩杀,此人定是文曲星转世,身边有仙人守护等传闻。

    张志平身穿一身道袍,在同福客栈的雅间中,躺在一个太师椅上,饶有趣味的听着下方说书人讲着“文曲下凡仙人护,天外飞剑斩人头”的故事,一段故事说的是活灵活现,仿佛他亲眼见到一样,就连张志平也觉得那个书生必是文曲星下凡,此番定能高中状元。下面听讲的人更是喝彩连连,打赏不断,只有几个偷听的书生对此不屑一顾,怎么可能?我才是文曲星下凡!

    周国皇位传递不过三代,当朝皇帝即位十五年,自登基以来,选拔贤能,勤俭执政,多年来称得上是政通人和,抛去武林和修仙者世界不说,普通百姓安居乐业,四处歌舞升平,一副盛世之景。

    张志平闭目享受着这古代的娱乐方式,就在这时,一个小厮嗒嗒跑上来,弯下腰对张志平道:“道长,你吩咐看着的两个人进京了。”

    小厮对这个道士可是奇怪的很,对方十天前就来此定了一处小院,三室两厅,白天一直坐在这个雅间,不喝茶,不吃糕点,一直躺在个太师椅上闭目养神,晚上就不知所踪,十分怪异。只是他出手豪阔,打赏也极为大方,店家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而他每天还需要一个小厮盯着城门口,看画上的两个人来了没有,一天就是一两银子。小二们为此争翻了头,要不是自己是老板的远方表亲,还抢不到这份美差事呢!

    张志平闻言坐起来,随手给出一锭三辆重的银子道:“那两人如今到哪里了?”修仙者不在乎世间金银,他在青松观中直接就拿了数张千两银票,银子充足的很。

    小厮连忙接过银子,脸上笑容都止不住了,听到张志平的问话后,连忙道:“小的不敢擅作主张,让其他人暂时盯着,我先回来汇报了。不过看其方向,应该也是朝同福客栈而来。”

    张志平点点头,随口道:“你做的不错,下去看着,等两人快到客栈门口时来通知我。”

    小厮应了一声便下去重新盯着去了,半个时辰后,小厮上来通知说到了,张志平才不紧不慢的来到客栈门口。远远地看去,两个与父亲有五六分相似的人慢慢走来,两边还跟着两个书童,前面引路的不正是自家护院石力吗?

    石力很快也看到了张志平,高兴的说道:“大少爷、二少爷,你看,三少爷在那里等我们呢!”

    几人快走了几步,很快到了张志平面前。双方相互打量了一番,张志平率先向前一步,笑道:“大哥、二哥路上幸苦了,我租订了一间小院,先来洗漱一番吧。”

    老大张知动、老二张仁静打量了一番一身道袍的张志平,他们两人常年一块读书,彼此关系比这个三弟的关系更加密切。他们看见张志平的第一印象就是干净,好像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样干净,他们身处浊世之中,而张志平却傲然独立于浊世之外,真是干净极了!

    两人听父亲说三弟前去修道,日后不知归期,如今看来,自己的三弟也的确是个出尘之人。

    听到张志平的话语后,老大张知动开口道:“有劳三弟了,父亲已经将你的事告诉我们了,先带我们洗漱完毕,再来与你详谈。”张仁静也在一旁点点头:“舟车劳顿,此时不宜谈话。”

    张志平吩咐小二将众人引到订好的小院中,自己又返回了雅间,一个时辰后,洗漱完毕的两人穿戴好一身儒袍进了雅间,大哥张知动更像父亲了,而二哥张仁静神色却柔和了些,有点像母亲。三人落座,张志平有些按捺不住的问道:“大哥、二哥,不知父亲、母亲可还安好?”

    张知动神色肃穆,不苟言笑,一旁的张仁静温和一笑道:“父母亲身体还好,只是母亲时常想念你,如今看你平安,回家后对二老也算有个交代了。”

    说实话,张知动和张仁静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三弟,他们这次回家后才从父亲口中第一次了解到修仙者的存在,什么鬼影重重,飞剑斩人头,在两人听来无疑是神话故事一般。要不是父亲信誓旦旦的保证,他们都怀疑父亲是被骗了,三弟也是被人拐走了。如今见到张志平,张知动踌躇了片刻,问道:“三弟,父亲说你前去修仙,这,这是真的吗?”一旁的张仁静闻言也盯着张志平,他对于这修仙之说也很怀疑,担心别是什么江湖骗术吧。

    张志平心中顿时有些索然,龙不与蛇居,自己目前的力量,哪怕是正面面对一支万人大军也毫不畏惧,但在很多凡人眼中却是江湖骗子。更何况对于修仙者来说,他们恐怕更不会在意凡人,只当对方是井底之蛙一般嘲弄,两者的视野根本不在一个水平之上。不过这两人是自己的亲人,张志平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掐诀念咒,一个火球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惊人的热量扑面而来,张志平随手摄过雅间中装饰的宝剑,扔到火球上,瞬间便化为了一堆铁水。没有什么比赤裸裸的力量展示更震动人心了,看着这惊人一幕,张知动和张仁静浑身哆哆嗦嗦,口中喃喃着:“这,这不可能!”

    张志平见此也撤销了法术,只留下了一滩铁水证明刚才所见不虚。张知动和张仁静见此有些激动的对张志平说道:“三、三弟。你看我们也能修仙吗?!”

    张志平闻言握住两人的双手,运起一丝法力两人的身体,片刻之后,看着神情紧张的两人摇了摇头,两人的目光瞬间便暗淡了下来,浑身像没有力气一样瘫倒在座位上。

    没办法,凡人中出现灵根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往往一个偌大的家族,数万人口,可能只有一个甚至没有人拥有灵根,张治中一家能有张志平这个拥有灵根,还很不错的,已经是邀天之幸,不可过多强求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