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七章 邪修

时间:2017-11-22作者:我是宅子

    飞石县城门口,三辆来自不同方向的马车汇聚在了一起,而城门此时也已经悄悄打开。守将是县尉的人,虽然他对于三辆马车中的人感到好奇,但看着盖有县尉私印的调令,也不敢多管,直接放三辆马车出城去了。

    出了城门,前行十里,这里有一座凉亭,乃是本县县令张治中上任时所盖。在这里,三辆马车停了下来,从中走出三个人,仔细一看,可不正是张治中、赵县尉和钱捕头吗?随从车夫跟在三人后面,六人团团围在一起,张治中扫了众人一眼,有些深沉的开口道:“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钱捕头点点头,从身后随从手中拿来一个宽大的礼品盒,打开一看,正是同仁堂那枝三百年份的人参。众人传阅了一遍,见其根如人形,四肢毕备,活像一个小老头,不由得点头交赞。最后张治中拿到人参,便把人参连同礼品盒给了自己身边的随从。

    众人眼看着张治中把人参交给了身边的小厮,正想回马车上去,钱捕头却忽然觉得这个小厮有些眼熟。钱捕头办案多年,最善于于细微之处发现线索,看着这个小厮有些熟悉,立即回想起来,一扫旁边的张治中,顿时恍然大悟,惊叫道:“不对!张县令,这,这是令公子吧?”

    钱捕头的惊呼立即引来了众人注意,赵县尉仔细一看,可不正是张治中之子张志平吗?赵县尉顿时眉头一皱,不悦的说道:“张县令,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张治中心中暗骂了一句,平常办案怎么没见你如此利索?不过还是连忙开口笑道:“这是犬子张志平。犬子平日素来仰慕仙道,听闻李道长乃神仙中人,所以想要一同去拜访。我将其带在身边做个小厮,大家不必在意。志平,我早就说过你钱叔叔明察秋毫,你绝对躲不过,现在果然被发现了吧!还不出来拜见你赵叔叔,钱叔叔?”

    张志平当即出来,对着两人躬下身行了一礼,开口道:“小侄张志平,见过赵叔叔,见过钱叔叔。”

    钱捕头冷眼旁观,开口道:“贤侄好高深的修为,如今怕不是有一流境界了吧。”

    张志平沉默不语,张治中连忙说道:“犬子一介草莽,让两位见笑了。”

    这时赵县尉忽然开口道:“贤侄恐怕不只是想去看看,更想要拜师吧!”

    张治中见实在瞒不过两人了,便立即说道:“如果犬子有这份仙缘,能拜李道长为师自然是最好的。”

    两人闻言心中顿时不满,赵县尉率先开口道:“张县令,这可与我等之前商议的不符。况且在此时贸然提出拜师,若是惹得李道长震怒,那可不是我等能承受的起的!”

    修仙者常年为朝廷处理难事,朝廷官员倒也都有所听闻,他们都清楚,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是高高在上的修仙者,如果惹得修仙者恼怒,别说一个小小的县令,就是那些皇亲国戚也讨不了好。更何况修仙者伟力归于自身,一怒之下大开杀戒,在场可没人能挡的住。

    张治中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当即道:“自然不会让两位兄弟为难,我只是等会让志平前去献礼,若李道长看得上犬儿,说犬儿资质不错,就请两位帮衬一番;若李道长看不上犬儿,也不用两位开口,就当没有此事。无论此事成与不cd当在下欠两位一个人情。”

    原来张治中打的是这个主意,赵县尉、钱捕头心中懊恼没让家中晚辈跟上来,不过事已至此,只能便宜了张治中。两人沉吟了片刻,觉得做个顺水人情,卖张治中一个情面也不错,所以勉强的点点头道:“事已至此,那就这样吧。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贤侄惹得李道长震怒,我等可就要撇清关系了!”赵县尉还是有些不放心,最后警告了张志平一番。

    张治中连忙说道:“自然,自然。”一旁的张志平也再次行礼道:“多谢赵叔叔、钱叔叔,若小侄侥幸拜得李道长为师,定不忘两位的恩德。”

    两人见此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便回到了各自的马车上。李道长就在鹰嘴山附近,所以众人一路前行,很快便到达了鹰嘴山山脚下。众人下车,只见钱捕头从身上掏出一道符箓,说道:“李道长说只要点燃这道符箓,他就可以感应到我等所在,此真乃神仙之术啊。”感叹了一会儿,才拿出火折子将符箓点燃,眨眼间,这道符箓就烧的一干二净了。

    鹰嘴山飞鹰寨,里面有三百盗匪,由于在此传承百年,盗匪在此也安了家,与抢来的女人结婚生子,所以飞鹰寨中足足有上千人。但此时,偌大的飞鹰寨竟然安静无比,寨门破败,房屋倒塌,上面还有一层层风干了的暗红色血迹。寨中不时传来一阵阴森森的笑声,空中也有一点点的鬼火忽隐忽现,一阵山风吹来,似乎嗅到了什么味,大量的鬼火忽然显现,照着山寨铺满了一层深绿色。

    飞鹰寨大厅极其宽敞,原本可以容纳全寨老小在此聚会,但此时竟然被填满了。仔细一看,填满大厅的竟然是一座尸骸堆积成的尸山。在尸山顶端有一个骸骨座位,上面坐着一个烟袍人,无数鬼火在此汇聚,然后便被此人一口吞下,发出“桀桀桀”的鬼笑声。忽然,他的鼻子微动,又发出了一阵桀桀的鬼笑声,自言自语道:“竟然有生人的气味,桀桀,宝贝们,你们的食物来了!”伴随着声音的消失,坐在骸骨座位上的烟袍人也忽然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一直关注着飞鹰寨的李振长,忽然感到烟袍人的离开,顿时一喜,紧接着他便感受到自己昨天送出的符箓发出信号,地点正是鹰嘴山山脚下。李振长顿时明白了烟袍人离开的原因,他不由心中一紧,连忙向山下跑去,希望能追上烟袍人。

    只是李振长不知道,在这烟袍人修行的邪法中,有一法术名为五鬼搬运,可以借助五鬼的力量在空中短暂飞行,速度极快,不是他短时间可以追上的。在他还不到半山腰的时候,烟袍人就已经飞到了山脚下。

    李振长昨日便已到达鹰嘴山,白天见了钱捕头一面后就开始上山调查情况。通过灵眼术发现,这山寨中只有一个生人,修为也不过炼气前期,以自己炼气中期巅峰的修为可以轻易将其斩杀。只是寨中阴气浓郁,远远望去,大厅中尸气弥漫,浓郁的让他有些心惊。李振长想到,这定然是有人在练什么邪恶法术,如果自己强行闯入其中,即使是能将对方击败,最后也有可能被对方用什么邪法弄得两败俱伤。

    他如今已经六十三岁了,如果因为受伤耽误自己修行就不好了,所以他就用敛息术隐藏在山寨附近,等待着寨中人离开山寨。他已经看出来了,寨中人应该是得了一本邪法的散修,否则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炼制邪法。果然,寨中人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李振长,不过飞石县三人自作主张的想要深夜拜访李振长,反倒阴差阳错的把烟袍人引了出来。

    山下的众人神情肃穆的静静等待着,其余两位随从是赵县尉和钱捕头两人的心腹,虽然不知道自家大人来此干什么,但只要做好本分的事情就行了,所以两人心情最为轻松,只是低头等待;而其余四人知道自己这次拜访的是传说中的修仙者,钱捕头先前已经见过一面倒还好说,其余三人心中却是激动不已,要不是多年来养气有成,那还能保持表面上的平静。

    六人心思各异的等待着,然而就在此时,一阵阴风吹过,冷得众人打了一个哆嗦,就连早已寒暑不侵的张志平也不例外。然后便是一阵鬼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桀桀桀,众位是在这里等我吗?”

    其余人还没反应过来,钱捕头闻言却是神色大变,惊恐的大叫道:“不好!是山上的鬼怪下山了!”

    众人闻言大惊,慌忙向四处看去,这是才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周围竟然已经被鬼火围了起来。一阵阵的鬼笑声让人心烦意乱,仔细倾听却分不清是来自何处。

    两位随从心性最差,很快便受不了这种环境,神情崩溃的哭喊道:“鬼啊!鬼啊!!!”慌乱的向来路跑去,但还没跑多远,几道烟影从两人身上穿过,两人就直接摔倒在地,不一会儿,一阵毛骨悚然的咀嚼声就从后方传来。

    众人连忙掉头一看,一个烟袍人站在众人眼前。众人看不清他帽子下的脸,只有一双深绿色的双眸盯得众人心惊胆颤。烟袍人旁边有几道烟影仿佛在不断撕扯着什么,众人耳边传来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惨叫声,声音弱不可闻,但仿佛深入灵魂一般让众人感同身受。

    张治人出身,身体最弱,受不了这股压力便直接瘫倒在地,惊动了旁边不断打颤的张志平。

    张志平见到平日疼爱自己的父亲狼狈跌倒在地,不由大惊,心中更是冒出一股怒火,顿时驱散了心中对烟袍人的恐惧。他连忙过去把张治中扶起来,传输内力帮张治中稳定心神,口中还问道:“父亲,你没事吧?!”

    张治中受到张志平的内力支持后,渐渐的缓过一口气来,趴在张志平耳边,低声说道:“快跑,不要管我!”

    张志平闻言心中一阵感动,他此时心境渐渐平复下来,对着父亲说道:“不行,跑不了!我们现在唯一的生路是李振长李道长。”

    张志平恢复了平日的理智,知道如今唯一的生路就在于李振长。鹰嘴山并不大,刚才众人已经等了一会儿,李振长也应该赶过来了,所以只要支撑片刻就能活命!他不断的为自己打气,自己还没有踏上修仙路,怎能在此出师未捷身先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