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27章 被害妄想

时间:2018-09-29作者:二月清风

    可这并非曹芳华底气十足的全部理由。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秦老太君的胆子太肥,曹芳华不信没人在背后推波助澜,至于这幕后之人是谁,只要不涉及到她的利益,她并不在乎——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无论对方的最终目的为何,至少现阶段对她是没什么影响的。

    试想,姜泽远离上京鞭长莫及,骠骑营几乎全军覆没无力再战、北征军与铁骑营仍是胶着状态逐渐失去掌控、定国侯府一反常态变的强势,姜泽阴沟里翻船颜面尽失……

    说穿了,以上种种,哪一件不让姜泽感到头疼?更何况,秦宁馥为何失踪尚无定论,连人是死是活都不清楚,就更别提幕后之人是谁了。在这个问题上,便是左相已经入局,曹国公府仍一力支撑,谢琳与姜泽能用的人还是太少!

    而谢琳与姜泽一个多疑谨慎,一个优柔寡断,姜泽又已经将事情交给左右相几个去查,曹芳华相信,无论谢琳还是姜泽,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对她出手。

    曹芳华所料不错,谢琳还真是这么想的。

    当然,谢琳不是不恨,也不是没想过事情是曹芳华干的。

    前者,姜泽是谢琳唯一的儿子,二人利益一体,有人对姜泽出手,便等于对谢琳出手。谢琳自小开始算计,从攀上圣元帝开始,又何曾吃过这样的大亏了?便是两年前与尹尚合谋刺杀蔚池失败,最终让蔚蓝姐弟逃脱,谢琳也没这么气过!

    于谢琳而言,私底下斗个你死我活,随便使用什么阴招都没关系,毕竟是没有证据的事情,大不了私底下让人议论一番。可捅出来摆在台面上,又不一样了。

    姜泽丢脸与她丢脸又有何意?再说这也不仅仅是丢脸的问题。

    对方让姜泽丢脸还是其次,更关键的是,丢脸之后带来的一系列影响——若说事发之初谢琳是又惊又怒,那么,待得朝臣们一面倒偏向秦老太君的时候,谢琳是真的感到胆寒。

    彼时事情尚未查清,姜泽还坐在龙椅上,底下的人就敢明目张胆的违逆,那私底下呢?谢琳根本就不敢去想!可现实明晃晃的摆在眼前,她不得不想,也不得不承认,即便姜泽已经登基两年,平日里朝臣们个个忠心服帖,实则大部分是墙头草并无多少敬畏。

    这皇位是她和姜泽千辛万苦才得来的,这让谢琳怎么甘心?丢脸的事情她以往并没少干,她也不在乎丢脸,能笼络住圣元帝最终达成目的,谢琳最大的制胜法宝有二,一是装,二是厚脸皮。

    也亏得她功力深厚,才能在得知秦老太君步步紧逼和发现秦宁馥失踪的时候保持冷静,得知姜泽吐血昏迷后,压着火气等姜泽醒来,又好好商议了一番。

    再说怀疑曹芳华,谢琳觉得自己并非没有依据。

    一则宫中禁卫森严,又岂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姜泽回宫后的第一时间,莫冲就加强了防守,待得登闻鼓响,禁卫军和暗卫何止增加了一倍?

    便是抛开禁卫军与暗卫不提,她当时正好留在承运殿,与秦宁馥所在偏殿不过一墙之隔。而她身边的內侍身手不弱,对方又是如何做到悄无声息将人带走的?

    难不成还会飞天遁地?说出去谁信?反正谢琳是不信的——对方既然不会飞天遁地,谢琳自然更倾向于是后宫之人所为。

    可姜泽的妃嫔算不上多,能在承运殿安插人手,准确掌握她动向、熟悉后宫环境、身边又有高手的就更少了!自从姜泽登基,后宫一直掌握在她与曹芳华手中。

    她没出手,那有能力出手的人,也就只有曹芳华了。

    二则她与曹芳华向来不对盘,她看曹芳华不顺眼,曹芳华也看她不顺眼,若非还要依仗曹国公府,曹芳华的皇后之位,她甚至想让左相之女取而代之。

    若说曹芳华身为中宫皇后,在左相之女即将进宫,又清楚秦家动向的情况下,不愿意后宫多个姐妹直接对秦宁馥出手,这也是完全能说得通的。

    姜泽吐血昏迷后,谢琳并非没想过道出实情,但姜泽当时的情况委实算不上好,再加上曹芳华和左相等人在场,她没证据,自然不能将心中的猜测宣之于口。甚至碍于当前的形势,在姜泽面前半丝都不能表现出来。

    谢琳面上平静,离开乾坤殿后却是越想越气,只差没呕出一口血来,直到进入延禧宫,这才一拂衣袖满目阴寒道:“查,给哀家盯紧了坤宁宫,哀家还不信真的有人能飞天遁地!”

    到了此时,谢琳再也绷不住,她转身在凤椅上坐下,面上神色简直可以用狰狞来形容。

    虽说无论事情是不是曹芳华做下的,现阶段,她都不能拿她如何,可她总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日后也好找补回来。

    留在殿中的宫婢噤若寒蝉,就连乔嬷嬷都不敢上前。

    吉祥和如意闻言也是面色一变,老实说,她们并不清楚谢琳怎么就怀疑到曹皇后身上去了。今日之事,明眼人一看,就是有人暗中操作。

    谢琳和姜泽目前能用的人不多,延禧宫和坤宁宫确实向来不合,也没少朝对方使绊子,可那全都是小手段,在大是大非上,可是从来没出过问题的。且再怎么说,曹皇后还是皇后,曹国公府与皇家一体。

    难道她能不知道太后和皇上失势,对她没有半分好处?曹皇后又不是蠢的!但谢琳话已出口,二人即便心中存疑,却不敢多说,当即领命道:“是!”言罢二人转身就走,尤其是吉祥,就跟后面有狗在追一样。

    “且慢!”却是没走出几步,被谢琳拦下道:“顺便派几个人去看看秦家人。”虽说姜泽已经醒来,必然会派人去看着秦老太君几人,但谢琳还是不怎么放心。

    对方能对秦宁馥出手,为什么就不能对余下的三人出手了?想到曹芳华方才干干脆脆的离开,且比她早离开足足有两盏茶的时间,谢琳的呼吸不由开始急促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