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359章 鹰击长空

时间:2018-08-27作者:二月清风

    上一次,他与姐姐能全身而退回到上京,还多亏有玄清师父出手。可自己的事情还是要自己来做,自己的责任也需要自己来担,不是每一次遇到困难,都会有个玄清师父出现的。

    蔚栩心知蔚蓝已经动摇,但却半点都不敢放松。他一面眼巴巴的望着蔚蓝,一面仔细回想着娘亲过世后,所有发生在镇国将军府的事。

    那时候无人教导,他尚且有些懵懂,可也正因懵懂,正因为一夕之间从云端跌入泥潭,他对近两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记忆深刻。

    比如爹爹遇袭失踪后,娘亲很快去世,娘亲去世后,祖母和二婶想要送他和姐姐去昕阳,二婶将他跟前的丫鬟全都打发走,青松青柳一个劲欺负他,姐姐好不容易才想办法将家产存进当铺,又千辛万苦带他离京,离京之后更是凶险重重,这之后马不停蹄的带人去地心谷和沙棘县,最后兜兜转转又回到上京……

    姐姐并不比他大上多少,就冲二房的手段,若姐姐不曾带他离京,没准他早就不在了也不一定。他已经渐渐大了,如何能一直躲在姐姐身后,心安理得的等着姐姐庇护?

    爹爹受伤后一直被困在上京城,而姐姐前些日子才在坳谷受伤,还险些丢了性命。这些事情,蔚栩只要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姐姐和爹爹在的时候固然能护着他,可若是他们不在了呢?他必须要快些长大,尽可能的多学东西,也好帮爹爹和姐姐分担一些。

    “你这姐夫倒是叫得顺口,以往不是不喜欢他么?”这两人完全就是死对头,当着她的面还好,背着她没少针锋相对,现在却是要主动跟着姜衍……

    蔚蓝虽不知道蔚栩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却也知道,自己若是断然拒绝,必定能将这熊孩子镇压下去,可迎着他满是期待的目光,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顿了顿道:“真的想好了?”

    蔚栩有些心虚,绷着小脸忙不迭点头,“姐姐也太小看我了,你看我是不懂事的吗?

    大局当前,便是我与姐夫私底下再如何不睦,那也是私底下的。”

    说着拍了拍胸脯,“我既是与姐姐说了,自然已经想好,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我是认真考量过的,姐姐如何能当我是在玩笑?”

    蔚蓝闻言眯了眯眼,眸中全是审视,蔚栩睁圆了眼睛不闪不避,挺直小身板任她打量。

    “也罢,既是如此,那你手底下的人要如何安排,可是已经有了章程?”半晌后,蔚蓝移开视线摇了摇头。尽管她完全是出于一片好意,可她有她的立场和想法,蔚栩有蔚栩的立场和想法,现在来看,蔚栩的成长,明显已经超出她的预期。

    蔚栩大松了一口气,认真道:“大小熊和追浪逐浪必定是要跟我一起的,除此之外,我打算将银杏和忍冬也带上。姐姐放心,银杏和忍冬这两年一直有好好习武,定然不会拖姐姐后腿。”

    说到这欲言又止的看了蔚蓝一眼,“不止是银杏和忍冬,我觉得姐姐应该将阿佩姐姐也一同带上。”

    蔚蓝挑眉,“哦,银杏和忍冬倒也罢了,为何觉得应该带上你阿佩姐姐?”蔚栩本就早慧,能三言两语将自己身边的人安排妥当并不稀奇,因为他身边统共才几个人。

    且碍于环境与蔚蓝影响,他能接触和学习到的,便是许多世家大族的公子哥也多有不及,但他能想到杜文佩,这就让蔚蓝有些好奇了,因为她之前压根就没提过。

    “姐姐不知?”蔚栩闻言歪了歪头,小大人似的看了她一眼,“我不信姐姐会看不出来,在坳谷的时候,阿佩姐姐就想跟姐姐一起了,却被姐姐诓了回来。后来姐姐下山没带她,我看得出来她很失望。若是姐姐这次再撇下她,估计她会觉得自己很没用的。”

    蔚栩的想法非常简单,就连他都不甘心在危险来临时躲在蔚蓝身后,何况杜文佩比姐姐年长,又素来与姐姐交好,是个直爽泼辣的性子。

    哟,还真说到点子上了,蔚蓝面带鼓励的点了点头,“还有呢?”

    “姐姐怎么知道还有?”蔚栩诧异的望向她,双眼亮晶晶的。

    “难道你已经说完了?”蔚蓝弯了弯唇静待下文。

    蔚栩咧嘴露出一口小白牙,攥着小拳头道:“姐姐之前会拦下阿佩姐姐,无非是因为战场凶险,可正因战场凶险,才更能让人成长,这跟我想要与姐姐一起是同样的。”

    “当然了,阿佩姐姐与我不同。”他说到这半低着头想了想,似乎在组织语言,片刻后复又抬起头道:“姐姐的凌云山庄已经组建了两年,蓝一蓝二已经开始帮姐姐做事,阿佩姐姐虽不曾与蓝一蓝二一同训练,可她本来就与庄子上的人身份不同。”

    “嗯,阿佩姐姐的两个哥哥皆在军中,她所受的教育也与蓝一蓝二不同,我总觉得,姐姐会让她到凌云山庄去做客,是有用意的。”

    “那你说说,是何用意?”蔚蓝抄着手笑眯眯看向他。

    蔚栩抿了抿唇,拢紧眉头踟蹰道:“姐姐以后是要掌管蔚家军的,凌云山庄的事情想来没多少心思来管,如今白条与白贝已经决定要回折多山,姐姐身边虽还有听涛听雨,但这都不是咱们自己的人。”

    蔚蓝听到这心下一叹,含笑揽着他的肩膀道:“看样子,阿栩是真的已经长大了。”凌云山庄的事情,蔚蓝半点没瞒蔚栩,但有关杜文佩的安排,却还没提。

    小家伙说了半天,虽没能一语中的,但大致意思也差不多了。

    蔚蓝又是欣慰又是心酸,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可历经磨难的孩子,同样是早当家。顺势掰开他紧握的拳头道:“你说的对,姐姐确实是这么想的。”

    蔚栩顺势倚在蔚蓝身上,只觉得手心里暖暖的,仰着头眨巴着眼道:“真的,那我是不是很聪明,姐姐是不是更放心了?”

    蔚蓝自然是更放心了,但也更加心疼,点头道:“阿栩很聪明,姐姐很高兴。”可姐姐宁愿你什么都不懂,只是个不知世事的天真孩童,奈何现实面前,这些不过奢望。

    蔚蓝鼻子有些发酸,低低道:“阿栩小小的一个,已经这么厉害了,长大后定然更加厉害,姐姐一直都相信你的,相信你长大后定然能如参天大树扎根大地,无论风霜雨雪总会坚若磐石,也能为姐姐遮风挡雨。所以,阿栩平日里可以少想一些,小孩子想得多了是长不高的。”

    “真的吗?”蔚栩自然能感受到她的情绪,仰着头,双眼如黑曜石般,拽着她的胳膊撒娇道:“可是姐姐,我不想做大树怎么办,做大树不能挪地方,那多没趣?”

    蔚蓝被他这话说的哭笑不得,压下心中的酸涩道:“那就不做大树,做雄鹰好了,姐姐等着你鹰击长空翱翔四海,无论你想做什么,姐姐都支持你。”

    “可雄鹰长大后是要飞出去的,姐姐舍得?”

    “你难道就不会飞回来?”蔚蓝扳正他的身子,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雏鹰长大后,总要独自飞翔,你现在不正在做吗?”

    “嘿嘿,我是跟姐姐一起的,姐姐说的对,我能随时飞回来,有人欺负姐姐我就收拾他。”说着挥了挥小拳头满脸笑意。

    蔚蓝点头,“嗯,无论你想做什么,姐姐都希望你能长成你想要的样子。在你独自顶风立雨之前,姐姐都会护着你。但阿栩也要记住了,任何时候,不可失了本心。”蔚栩太聪明了,但这样的聪明,未必就是好事,尤其背负着仇恨,一不小心就会长歪了。

    “我知道了,姐姐对我真好。”蔚栩乖乖偎在她身前,“那姐姐是已经决定带上阿佩姐姐了吗?”

    “还没忘呢,你阿佩姐姐与我脾性相投,自然是要算上她的。”时机也差不多了,便是蔚栩不说,蔚蓝也是要带上她的。

    当然了,蔚蓝之所以决定重用她,除了与她脾性相投,拥有同样的梦想,也不是没有别的原因,那就是杜文佩的身份太特殊了。

    自老爹遇袭之后,便一直留在上京,短时间看,姜泽是绝对不会放人的,除非蔚家军和朝廷将最后一层遮羞布撕开,蔚家军举旗造反,但这可能吗?蔚蓝相信,无论是老爹还是姜衍,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走这一步。

    那剩下的,就只有等姜泽先行动手了。可老爹离开蔚家军中的时间太长,现今执掌着三十万蔚家军的人是杜权,尽管杜权对老爹忠心耿耿,但杜威夫妇,却仍是留在上京——姜泽不会放老爹离开上京,自然也不会放杜威夫妇离开上京。

    而蔚家军中,除了有杜权这个执掌帅印的人在,还有杜文涛和杜文螺的存在,杜文涛现在是麒麟卫的副统领,杜文螺虽还籍籍无名,但有杜权照着,日后的前程还能差了?

    目前来看,杜权确实没有任何问题,但老爹不在安平镇,便是自己此番能顺利接手蔚家军,想要收拢人心也还有个过程。换句话说,便是自己真的接手了蔚家军,杜家在蔚家军中,同样执掌着半壁江山。

    蔚家军未必就是铁板一块,底下的人只会看上头的人如何行事。这半壁江山已经足够支撑杜家在蔚家军中的威望,便是杜权真的没什么二心,也难保不会有人趁机撺掇,又更何况,人心易变,且还有杜文涛和杜文螺的存在。

    将杜文佩留在她身边,虽然对大局不一定有太多影响,却是很关键的一环。

    一则底下的人会见机行事,倘自己真的与杜权生了嫌隙,有了杜文佩的存在,怎么也能缓和几分。

    二则杜家这代只杜文佩一个女儿,无论是杜权还是杜文涛杜文螺,亦或者杜威夫妇,无论他们是否会生出别的心思,但凡有杜文佩在,杜家总能顾及几分。

    蔚蓝并不愿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或许杜威夫妇放任杜文佩与她亲近,同样是早就想到这点的,可人心最是经不起考验,她半点都不敢冒险,尤其是乱世之中。

    蔚栩见蔚蓝同意了,微微仰着头道:“那我们什么时候走,姐姐,能带上梅朵和安平吗,我能不能自己骑马?”

    “带上吧,梅朵和安平不是你的小伙伴吗,我还以为你不想带呢。”方才蔚栩可是没说的,蔚蓝从沉思中回神,看了眼他的小身板,勾唇道:“你自己能骑吗,要不要我带你?”

    “不要!”蔚栩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好好的一个儿郎,窝在姐姐跟前成什么样子?”

    “你确定?可不是三五十里地,与你平日里练习骑术不同,上次咱们去安平镇花了多少时间走了多少路,你应该还记得吧?”

    蔚栩点了点头,呲牙道:“吃一堑长一智,姐姐放心,我会让逐浪在马鞍上帮我多垫两层。”要不他的小屁股就该遭殃了,他是到凌云山庄才开始练习骑射的,最开始有半个月,屁股和大腿上生生掉了层皮。

    蔚蓝憋笑,“知道就好,你先收拾东西,走之前姐姐再来叫你。”说着拍了拍他的脑袋,“大小熊得安排好,可明白?”

    这次的事情可与去安平镇或是上京城不同,蔚栩板正神色扶了扶帽子,“姐姐放心,我会让他们先去跟爹娘告别。”说罢也不等蔚蓝说话,一溜烟的出门,跑到隔壁去寻大小熊了。

    蔚蓝见此好笑的摇了摇头,冲墙角处的暗影招呼了声,“方才的话已经听到了?”

    追浪和逐浪同时现身,齐齐抱拳道:“回主子话,已经听到了。”

    “嗯,先让小少爷自己动手,有疏漏的地方再提醒一二。”既然已经决定放手,那就让他自己身体力行。

    二人颔首应下,一个去准备马鞍棉垫,一个去追蔚栩。

    蔚蓝转身离开,先是去寻了白条白贝与杜文佩,又特地去看了姬夙几人,与蔚十七蔚十九交代了几句。

    ------题外话------

    第二卷写完,下一卷,就该写安平镇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