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365章 朴居猎艳

时间:2018-08-05作者:二月清风

    ,!

    得,这顶帽子太大,罗柏扛不住,便是再如何不服,也只能憋着!

    贾志樽见罗柏阴沉着脸带人离开,险些没笑出声来,世子又如何,身份高又如何,落到他手里,还不是任他踩踏?

    罗柏策马行出好长一段距离才搓了搓脸,他能说他方才只是绷着脸怕笑出来吗?奈何他天生一张冷脸,便是心里已经笑翻了天,旁人仍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众人见他面若寒霜,当即就有关系好的上前宽慰道:“兄弟,看开些吧,有些人惯爱拿着鸡毛当令箭,说话就跟放屁似的,别往心里去。”说罢凑上来拍了拍罗柏的肩膀。

    罗柏挑眉,随即点头道:“无碍,我早就习惯了,何况指挥使说的没错,还是正是要紧。”巡城卫算是上京城的特殊部门,虽编制统共才一千来人,却独立于六部和三司之外,跟京兆府更是没什么关系,是直接归姜泽管辖的。

    能进巡城卫的,大多出身京中官宦或是高门,这些人或是游手好闲,或是惯爱斗鸡遛狗,或是纨绔成性整日打架斗殴,总归一句话,会进入巡城卫的,要么是烂泥扶不上墙,家族觉得此子已经无可救药,要么就是这人原本就在家中并不得宠。

    他们有的走的恩荫路子,有的是自己通过选拔进来的,但无论如何,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身份绝不会太低。身份高有身份高的好处啊,罗柏正愁如何扩大事件影响,有了贾志樽方才的那番咄咄逼人,他事后也好甩锅。

    尤其事情关系到选秀,这些人家中怎么都有一二姐妹,罗柏不火上浇油调动这些人的积极性已经是手下留情,又如何会真的生气?再说他已经调入巡城卫两年,贾志樽也不是第一天针对他,他若动不动就生气,只怕早就郁结于胸。

    众人见他公私分明,已经被骂得狗血淋头了还想着正事,不由暗赞其心胸宽广。当即收敛了心神沿着泰宁街开始巡逻起来。

    结果没走出多远,就听到妇人的哭嚎声,罗柏眉心一跳,“走!”说着快速打马往声音传出的地方飞驰而去。

    身后一众人磨拳擦掌,有人一边轻夹马腹一边嘀咕道:“不会真的有采花大盗吧?采花大盗啊,老子还没见过呢,走,赶紧去看看!”

    不等他说完,便见旁边的屋顶上,一道黑影抱着个人急速狂奔,那妇人的声音还在隐约传来,“救命啊,快来人啊,快来人救命啊!”

    众人心下顿时一凛,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也顾不得多想,立即崔马而至,就见一个身穿绫罗的微胖妇人萎顿在地,旁边簇拥着婆子丫鬟,妇人脸上已是涕泪横流,见到巡城卫的人更是连连磕头,“官爷,官爷,救……”

    说着也不知真的受刺激太过,还是为了保全被掳走之人的名声,总之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此时罗柏已经奔至近前,却因围观者众,一时间被阻了道路,当即朝身后打了个手势拔刀高喝道:“巡城卫办案,无关人等请速速避让!”

    在他身后的人也同时拔刀,“无关人等速速避让,挡道者以妨碍公务罪论处!”

    上京城向来治安良好,寻常也就喝个小酒滋个事,当街掳人的还是第一次见,百姓们虽然热爱八卦,却不敢跟官府叫板,再说今天掳的是不认识的人,谁知道下次掳的是谁?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与自己休戚相关时,百姓们也很积极。话音一落,原本拥挤的人群顿时让开一条道来,罗柏一句话不说,当即便带人追了上去。

    此时,姜泽才刚与秦宁馥三人碰面。

    确定周遭的安全没有问题,挥退暗卫之后,姜泽从头到脚将三人打量了一番,秦宁馨他是早就认识的,长得清水出芙蓉,身姿柔弱的仿佛一掐就断。另两人一人身姿纤细,面如梨花皎洁如月,看起来颇为冷清;一人身姿丰腴凹凸有致,明艳如玫瑰热情似火……

    还真是美人,无需人介绍,姜泽已经分清二人的身份,冷清如月又气质端庄的,自然是秦宁馥,这才是货真价实当成睿王妃来培养的。至于明艳昳丽的,不用说,也是秦宁馧。

    三人行完大礼后螓首蛾眉,露出雪白纤细的脖颈和素白柔荑,姜泽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够看,心头一面觉得火热,又一面暗咒姜衍好运,有这样三个美人送上门,他居然会毫不留恋的推出去,直到桂荣轻咳了一声,才抬手道:“三位姑娘请起。”

    秦宁馥在路上颠了好几日已然心力交瘁,再加上整夜没睡,见到姜泽好一阵紧张,额头上已经浸出细汗,又见他迟迟不曾叫起,心里七上八下的,几乎要坚持不下去,此时闻言,不由的幽幽的朝他看了一眼。

    只见姜泽身材颀长健硕,穿了身湛蓝锦袍,腰悬玉带、头上戴着紫金冠,脚上穿了双秀海水云纹的皂靴。生得剑眉鹰目,鼻梁高挺、嘴唇微薄,许是因为血统原因,他的五官比寻常男子更加深邃英挺一些。总的来说,这是个极为俊朗的美男子。

    当然,这种美与姜衍的美截然不同,姜衍的美犹如雨后青山,让人见之忘俗,又如皎皎月华高洁如霜,便是多数时候都是冷的,却忍不住想让人亲近。

    而姜泽的美,却带着十足的侵略性。秦宁馥还是第一次见姜泽,只飞快的看了一眼便立即低下头,她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是一时无声。

    姜泽见她一双妙目看过来,有些兴味的扬了扬眉。

    余下秦宁馧和秦宁馨面色各异。

    秦宁馧性子娇蛮直爽些,姜泽在打量她们的同时,她已经打量了姜泽好几眼,也因此,姜泽眼中的意味她看的一清二楚。这种待价而沽的感觉对她来说并不好受,可人在屋檐下……秦宁馧起身之后直接将双手藏进袖子里握了握拳,一张脸涨的通红。

    至于秦宁馨,心里酸得不行,与姜泽的视线对上之时,不禁有些泫然欲泣。

    姜泽见此轻笑了声,“三位姑娘坐吧,既是来了,不妨开门见山的聊聊。”他口中说的是三位姑娘,但视线却始终落在秦宁馥面上,对秦宁馨更是视而不见。

    秦宁馨看着不由心下一刺。

    秦宁馧知道自己不会说话,当即扭头看向自己的亲姐。秦宁馥这才微微福身,又道:“多谢姜公子赐坐。”。

    果真是美人,就连声音都清脆悦耳如泉水叮咚,姜泽抬手道:“免礼。”

    他在后宫看多了美人,见的最多的便是秦宁馧和秦宁馨这款,前者,曹皇后的风格就与秦宁馧如出一辙,他虽见猎心喜,却不新鲜。至于秦宁馨,早就贴上了他的标签,只要勾勾手指,秦宁馨就会主动凑上来,也没什么稀奇。

    秦宁馥自然能察觉到姜泽的视线,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复杂,先是退后几步挨着椅子坐了,这才柔声道:“姜公子既是肯来,想是已经答应民女所求?”

    秦宁馥牢记秦羡渊的教导,跟聪明人说话的时候,切记不能绕圈子,尤其是身居高位的聪明人,因为这样的人你玩不过,在他面前动小心思,就跟跳梁小丑一样。

    姜泽挑眉笑了笑,“可以这么说,不过,秦大小姐当真能够做主?”秦宁馥虽与他投诚,却没在信中说到底是秦羡渊的主意,还是秦宁馥的主意。

    虽他觉得是秦羡渊的主意居多,因为只有秦羡渊才能有能耐送几人进京,但秦宁馥方才又说的是民女,而非秦家。关乎到切身利益,话总要问清楚的。

    思及此,姜泽饶有兴味的看过去,就见秦宁馧和秦宁馨全都低着头,完全看不到脸上的神色。

    秦宁馥心下紧张,看了两个妹妹一眼,抿唇道:“可否请姜公子摒退左右?”事关秦家大房的利益,她虽带着秦宁馨一同前来,但有些话,却并不想说与她听。

    “哦?”姜泽正是对秦宁馥感兴趣,私心里巴不得有机会独处,闻言意味深长的应了声,朝桂荣挥了挥手,又看向秦宁馧二人,“你们也出去吧。”

    且不说秦宁馧是什么反应,光秦宁馨就不甘心。

    桂荣皱着脸迟疑道:“公子,这,这不妥。”

    姜泽冷眼扫过去,桂荣立即缩了缩脖子,却是转而瞥向才刚起身的秦宁馧二人,将內侍总管的派头端得十足。二女不敢不从,即便秦宁馧满腹担心也是没用,只得随桂荣低眉敛目的退到外间。

    朴居三楼的雅间建得格外的好,能上来的人不多,因此三人出去后也没走远,就在过道上站了。秦宁馧原本还想听听里面的动静,却发现该死的什么也听不到,一时间险些急的咬碎银牙。

    至于里间,已经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三人离开后,室内静默了片刻,秦宁馥心中紧张,主动拿起旁边的铜铞开始沏起茶来。姜泽也不催促,好整以暇的看了片刻,干脆直接坐到了秦宁馥对面。

    二人中间只隔着一张矮几,从姜泽的位置,敲可以将秦宁馥面上的神色看得一清二楚。甚至,他只需稍微抬抬胳膊,就能握住对方的小手。

    他视线落在秦宁馥端着茶盏的素手上,眼中一片暗色,竟是开始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不等秦宁馥将茶递到他手中,直接开口道:“看样子秦大小姐并不着急,难不成今日是请朕过来喝茶的?”

    秦宁馥到底是闺阁女子,她原本就有些紧张,正思忖着要如何打破沉默,冷不防姜泽出声,还是一副兴师问罪的口吻,端茶的手不由一抖,橙黄滚烫的茶水直接洒到了手背上,磕巴道:“并,并非如此,民女只是不知从何说起。”

    姜泽觉得有趣,直接擒住对方的手腕,“朕原还以为秦大小姐的胆子有多大呢,却原来是个胆小的。”说着直接拉了对方起身,“让朕看看。”

    秦宁馥勉励维持着镇定顺势起身,半低着头道:“皇上龙章凤姿威仪天成,民女这是头次得见天颜,是民女不是,还请皇上勿怪。”说话间,她已经被姜泽拉到旁边的矮榻上坐下。

    姜泽心里痒痒的,只觉得手心柔荑娇弱无骨,滑腻腻的似乎窜到他心里去了,让他一颗心也跟着痒了起来。顿时觉得喉头发干,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恨不得立时能将人压倒才好。可他是皇上,总不能表现得太过猴急。

    于是哑着嗓音道:“如斯美人,朕心疼都来不及,如何舍得怪你?”说着执了对方的手凑到唇边,轻轻吹了吹,“如何,可是还疼?”

    秦宁馥即便早就料到可能会有这遭,仍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但如姜泽这样的相貌、身材和地位,比之面对尹卓的时候,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了。

    这是第一个对她如此温柔的男人,她双颊腾的浮起两片红云,就连眼眶都红了,“不碍的,民女不疼,多,多谢皇上。”

    她声音低低的,说着便想抽回手,可即将到嘴的美味,姜泽哪里会让她逃?稍微用力就将人拉入自己怀中,一手圈她的腰肢,一手轻卷着她腮边的碎发,低低喃道:“那你说朕好不好,想怎么谢朕?”

    秦宁馥闻着姜泽身上的龙涎香,脑子里有些微微发晕,声音软绵绵的,“这,这于理不合,皇上想让民女如何谢?”

    姜泽轻笑了声,“朕贵为天子,富有四海,你觉得朕需要什么,嗯?”

    这声音沙哑低沉,最后一个字尾音上扬,似乎带着深入骨髓的勾人魅惑,更兼之灼热浑浊的气息直接喷洒在她耳边,秦宁馥只觉身体有些发软,下意识便道:“民女,民女不知。”

    可她话一出口,又觉得有些后悔,不是早知道结果么,已经到了这步,又何必扭捏?可她若是太过主动,会不会被姜泽轻看?想了想又柔声道:“皇上想要什么,不如直接与民女说,但凡民女能办到的,定然不会推辞。”

    ------题外话------

    不知道会不会飘红,写肉真是个技术活。对了,昨天那章改了有大约四百字,看过又觉得重复的亲,可以回头看看。么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