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353章 狐狸

时间:2018-07-28作者:二月清风

    随即将蔚蓝在绩溪郡的安排全都说了一遍,“这计策是我家小姐得知表少爷擒了秦老太君几人后拟定的,两厢配合刚好,若无变数,姜泽定然百口莫辩。”

    二人都是聪明人,稍微一想就明白过来。

    白葵趁机看了眼蔚池的面色,不由嘴角微抽,他就说嘛,蔚将军并非轻易情绪外露的人,可方才却隐隐面露得色,他先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如今看来,却是因表小姐而感到自豪了?

    “如此说来,表小姐与岛主的计划配合起来相得益彰,姜泽是只能咽下这哑巴亏了!”白葵搓手笑的露出一口白牙,顺着杆子便往上爬。

    当然了,蔚蓝只因收到白令白豚的口讯,就能迅速制定计划对秦家出手,也是真的让他觉得佩服,他对这个传说中的表小姐,也就更加好奇了。

    蔚池听了果然高兴,转而问及秦老太君几人的情况,得知几人还好,遂笑着将明日的部署全都说了,这才打发二人下去休息。

    等二人走后,又吩咐秦风道:“多安排几个人看着,只余几个时辰,别九十九步都走了,临了却出了乱子。”

    秦老太君几人安置在镇国将军府位于竹溪山下的一座别院,虽城南多是文人府邸素来清静,姜衍离京后,姜泽也已经放松戒备,又有余下的翡翠岛诸人专门看守,但凡事总有万一,便是十拿九稳的事情,蔚池也更愿意做两手准备。

    秦风闻言抱了抱拳,担忧道:“将军要不要事先见见定国侯?”这事儿他昨天就在想了。姜衍放弃秦家,秦老太君几人被尹卓掳走的消息定国侯府可能已经知情,但中途被雷文瑾截胡的事情却是未必。

    利用秦宁馥三人引姜泽上套,虽是雷文瑾的计策,具体实施起来却是镇国将军府占了大头。而定国侯府老夫人正是秦老太君的亲女,定国侯罗荣,则是秦老太君嫡亲的外孙。罗魏死后,秦家与定国侯府虽然形同陌路,但血液羁绊总还在的。

    要说罗魏之死,最大的受害者当是姜衍无疑,在这之后秦家迅速抽身与定国侯府并姜衍撇开关系。姜衍与秦家感情淡薄,甚至可以说没有丝毫感情。这两年秦老太君带着秦宁馥三人长居睿王府,干的也全都是惹人厌弃的事情。

    再加上秦羡渊一再朝蔚家军下手,姜衍若是不想与秦家沾边,放弃秦家不过是迟早的事。但姜衍能狠的下心放弃秦家,老定国侯夫人秦丹玫与罗荣却是未必。

    时人注重孝道与脸面,在秦风看来,就算二人能狠得下心,也不一定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将军算计秦家妇孺,直接将人搓圆揉扁。这无关利益与感情,单单只面子上就抹不开去。

    偏定国侯府是姜衍的外家,罗魏死后,姜衍之所以能够活命,除了有泰王相帮,老定国侯爷罗颂不惜押上了整个罗家,最后甚至因着白发人送黑发人而早早去了。姜衍素来冷漠,却向来与定国侯罗荣亲近,而自家小主子嫁入睿王府后,再如何都要称罗荣一声舅舅。

    是以,便是镇国将军府有十足的理由对秦家出手,也不惧得罪定国侯府,却仍是需要格外慎重。又更何况,秦家三姐妹虽然得用,也能用在姜泽身上,可秦老太君却已七老八十,浑身上下老的跟枯树皮一样,又有什么美色可言?

    思及此,秦风不由嘴角微抽,暗怪自己胡思乱想思想太过龌蹉。见蔚池不曾吭声,顿了顿道:“将军,秦老太君年事已高,只需一场风寒就能轻易要了性命,您看咱们如何安置才好,属下也好早做准备。”

    秦风的顾虑蔚池如何不知?但他与秦风所想又略有不同,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回过头斜睨着他轻斥道:“行了,浑说什么呢,亏你想得出来!”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稍后你便走趟定国侯府,请定国侯爷前来,就说我有要事相商。”蔚池虽从未与秦家人打交道,但两年前秦羡渊与邓家勾结,蔚家军直接将秦家查了个底朝天,又还有什么不了解的?

    民以食为天,靠能力和双手吃饭,无论什么行业都不可耻,就连蔚家军为了军饷粮草私下里都有不少产业,他对商贾人家自是没什么偏见。但秦家人汲汲营营不择手段,说的好听些是有野心懂得明哲保身,说的难听些,那就是没有底线自私贪婪成性。

    若非如此,就算秦宁馥几人在尹卓手中被辱受了惊吓、白葵一行以救命恩人的身份出现,却全都是陌生面孔,秦宁馥几人,又何至于三言两语就全都被蛊惑住?表面上看,的确是他与雷文瑾要算计几个年轻姑娘,可她们若是不曾妄生贪念又好高骛远,任谁来了也算计不了。

    秦羡渊的心思昭然若揭,秦宁馥三人是他与秦老太君一手培养的,自小便耳濡目染,秦家能将谋取荣华富贵的筹码压在三人身上,这脑袋能是笨的吗?与其说是一场算计,还不如说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秦宁馥三人被算计的心甘情愿。

    秦风闻言面色有些尴尬,轻咳了声抱拳道:“属下这就去!”话落转身便跑了出去,就跟身后有人在追似的,蔚池见状不由摇头失笑。

    定国侯府同样是武将世家,距离跑马巷并不算远,秦风如鬼魅般闪身没入夜色中,不过两盏茶的时间,已经请了人回来。

    罗荣原就不曾安寝,一身月白常服穿得好好的,秦风带了人提着轻功疾驰,他也不惊不慌,直到见到蔚池,这才恰到好处的露出几分异色,站定后理了理被风吹乱的袍角,径直在蔚池对面坐下道:“蔚将军好兴致,深更半夜到定国侯府掳人,若非本侯胆子够大,只怕现在整个上京城都知道了。”

    二人不过相差几岁,小时候都曾做过圣元帝的伴读,彼此之间那是熟的不能在熟。也是蔚池离京之后,关系才逐渐生疏。但小时候的交情总是还在,尤其罗荣视姜衍为亲子,二人也算姻亲。

    蔚池也不与他客气,先是抬手让秦风退下,这才笑道:“阿荣啊阿荣,你这张嘴可真是!”他说着摇了摇头,斟了杯茶递过去,“你也就在我面前耍嘴皮子,难不成是看我老实好欺负?谁叫你手无缚鸡之力呢,我这属下行事虽然鲁莽,好歹为你省下力气了不是?”

    可罗荣真的就手无缚鸡之力么?不过是昭兴帝时有意收拢兵权,特地定下罗魏与姜白岩的亲事。老定国侯看得分明,为家族计只能敛尽锋芒,让罗荣私下里习武,而他表现出来的,也不过寻常身手。当然,他到底是不是寻常身手就连蔚池也不得而知。

    之后姜白岩登基为圣元帝,罗荣干脆外出游历,极少在外人面前施展身手,及至罗魏身死,罗荣回京老老实实进了工部,知道他会武的人就更少了。

    时间一晃二十来年,定国侯府一败再败,已经门庭冷落的不成样子,又还有几人记得他曾习武?但罗荣本就出身将门,又是一身反骨,别人不知道,蔚池还不清楚?

    不能光明正大的习武上战场,估计是罗荣此生最大的遗憾——小时候被老定国侯压制,长大了为了妹妹的前程与性命压制。可饶是如此,却没能保住妹妹的性命,孰料回京之后却还要为了整个家族的存活继续压制。

    如此这般,罗荣心里怎么会好受?换句话说,若是老定国侯爷不曾让步,罗荣进了军营,圣元帝打压定国侯府的脚步未必会那么快,定国侯府未必会败,老定国侯未必会死,没准罗魏和姜衍的命运会截然不同也不一定。

    当然了,这些都是假设。但能够成立的假设,足以让罗荣反复思量铭记一生,且越是记忆深刻,就越是对谢琳母子恨之入骨。果然,罗荣闻言轻哼了一声,并不在此事上多做纠缠,他端起茶来轻啜了口道:“说罢,什么事值得你大晚上的兴师动众?”

    说着斜睨了蔚池一眼,挑眉道:“我可不记得你是沉不住气的人。”这狐狸回京两年,从来没私下里与他见面,若无大事,断然不会深更半夜来请。

    “莫非是睿王出事了?”但姜衍前两日才与他传信,从麻城到上京城的消息,最快也要一日以上,罗荣摇了摇头,觉得这个可能性不高。

    蔚池闻言点了点头,敛下神色道:“今日请你过来是有别的事情。”说着意味声长的看了罗荣一眼,“秦家的事情你知道吧?”

    罗荣握住茶杯的手一顿,抬眸道:“早知道了,你有什么想法?”

    蔚池挑眉,不答反问道:“你觉得我会有什么想法?”姜衍的态度已经摆出来了,蔚池不信罗荣没有半点想法,秦风之前的那些顾虑他并非没有想过,但他比秦风更加了解罗荣。若说罗荣会在意秦家的死活,在老定国侯夫人面前尚且有几分可能,但私下里么……

    估计罗荣有多恨谢琳母子,就有多恨秦家。秦家势力,薄情寡义在先,寡廉鲜耻前倨后恭在后,且有谢琳巴巴的到老定国侯夫人面前讨巧卖乖,最后害了罗魏一事,罗荣对秦家这样的小人嘴脸可谓深恶痛绝。

    罗荣垂眸吹了吹杯面上的浮沫,幽幽道:“说罢,你想做什么,不用给我打马虎眼。秦家私下里的动作我早就清楚,之前看你一直没动,还以为你改性子了呢。”

    “你说的不错,我素来是睚眦必报的性子,之前没动,不过是时机没到,秦家的动作也还可以容忍罢了。”还能容忍,所以他会看在姜衍的面子上容忍几分,但现在么,蔚池闻言淡淡一笑,“那你可知谢术昭已经带人前往绩溪郡?”

    罗荣挑眉,讥讽道:“果然狗改不了吃屎,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捞上一把,你想做什么就做吧,不必在乎我的面子,我一个没落家族的当家人,也没什么面子可言。”他可不认为姜衍和蔚蓝拿下麻城之后,还会轻易放过秦羡渊。

    说白了,秦羡渊敢跟尹卓勾结,就要有被事后清算的觉悟,在这点上,他还真的是半点都不同情。这完全是秦羡渊自找的,半点都不冤枉。眼下姜泽已经出手,与其便宜了仇人,为什么不便宜自己人?

    “不过,他倒动作迅速。”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干得过他那狐狸外甥和外甥媳妇了,这两个一个是大狐狸,一个是小狐狸,还要加上蔚池这个老狐狸。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蔚蓝是个小狐狸,两年前的事情他记忆犹新,当初蔚蓝诈死离京,罗桢甚至还从中插了一脚,当时他并没意识到蔚蓝有多聪慧。直到蔚蓝回京他才反应过来。

    之后三国来贺,蔚蓝在映月宫怒怼孔欣瑜和谢诗意,游园会上谢诗意身败名裂,紧接着蔚蓝去了凌云山庄,这期间陆续有蔚家军的退役将士进京,再之后,蔚蓝回京参加赏梅宴谢诗意再次倒霉,太傅府与谢琳生了嫌隙,姜泽损失了一个禁卫军统领。

    这时候整个上京城的局势都紧张起来,蔚蓝却带着蔚栩直接拍拍屁股走人,若非姜衍离京,他还没意识到蔚蓝早就离开京城,这桩桩件件,又哪里是个骄纵跋扈的小姑娘能做出来的?没准这一早就是蔚蓝的保护色,与他从小掩饰自己是一样的。

    蔚池即便早知罗荣不会过问,闻言还是暗暗咂舌,旋即心中升起无限悔意,这种情绪直击他的心房,直让他觉得心脏阵阵刺痛,哑着嗓音道:“我不及你多矣,若我早有你这样的魄力,兴许……”

    兴许雷雨薇根本就不会死,蔚蓝和蔚栩也不会小小年纪就失去庇护,险些被害了性命在上京城呆不下去,一路危险重重的前往萧关。总之,他若是能早将陈氏和蔚桓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又哪来那么多的波折!

    罗荣闻言轻叹了一声,嘴下却没留情,“行了啊,你也别给我比惨了,好不容易凑一起说说话,难不成你叫我过来,是特地与我比惨的?要不直接上两坛酒,咱两痛饮一番再抱头取暖?真是的,咱俩谁比谁惨呢!你好歹还痛痛快快活过,老子这……”

    他说到这撇了撇嘴,余下的话也说不下去了。蔚池很快收敛情绪,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这一天不会太久的,你且等着!”说着朝他举起茶杯一饮而尽。

    罗荣见他这样子不禁摇头失笑,心知他这两年压力不轻,旋即怅然道:“秦家的事情你不必问我,只当我不知道便罢。我不想听,你也别跟我说。”

    抛开秦羡渊私底下的动作,姜泽与秦宁馨暗中联系的事情,姜衍离京前早就与他说了,甚至连姜泽派人欲毁秦家三姐妹清白的事情他也一清二楚。他并不是个拘泥世俗的人,也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就对秦家三姐妹生出轻视之心。

    但秦家三姐妹只因为秦老太君一席话,很快就被安抚住了,还满以为日后能从姜衍身上下手,也未免太过不知死活!秦羡渊的动作就算秦家三姐妹毫不知情,但秦老太君还能不知情?秦家已经从根子上坏了,这样的家族又能教养出什么好的后代儿孙?

    这世上弱肉强食,凡是参与局中想算计人的,谁也没立场喊冤。左不过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当初定国侯府落难,还没背上通敌叛国的罪名,秦家就能撇清干系躲得远远的,他现在也不过有样学样,大家谁也不亏欠谁。

    更何况,长远来看,秦家于姜衍来说始终是个祸患,还不如早早清理了干脆。再说得透彻些,此番若是蔚池不曾出手,没准他日后会忍不住亲自出手也不一定。

    姜衍好不容易才有今日,作为长辈,他在别的地方帮不上忙,出手剪断束缚他的荆棘藤蔓却是完全可以的。他也不怕蔚池说他薄情寡义,少年时期的情谊最是珍贵,正如蔚池了解他一样,他也了解蔚池。若蔚池不了解他,不尊重他,也不会特地请他过来了。

    蔚池深深看了他一眼,面色沉肃的点了点头,“也罢,既然你不想听,我不说便是。”总归事后会传出风声,“不过,别的都可以略过不提,只秦老太君让我有些为难。”

    罗荣闻言挑了挑眉,“哦?”

    蔚池道:“人已经全都到上京城了。”

    罗荣眉头紧锁,面上神色有些复杂,“一把年纪了还四处折腾,想必她身体不错。”说着微微眯眼道:“我记得镇国将军府分家之时,大房名下可是得了不少庄子,随便选上一处安置便是。此番之后,若是秦家还有后人,大不了将人送回去便是。”

    “若是没有,我再将人接走。”总归是他亲娘的亲娘,总不好让蔚池给这老太婆养老送终,“你知道的,眼下一举一动皆需小心谨慎。”

    蔚池自然是懂,秦老太君的身体也确实不错。

    将近寅时的时候,秦老太君哼哼唧唧的醒了过来,却是没说几句话又睡了过去。

    夜色漆黑,小院背靠着竹溪山,到了后半夜里便显得格外安静,只能听到风吹竹林发出的沙沙声。院子里伺候的人不多,秦宁馥给睡得昏昏沉沉的秦老太君掖好被子,携了秦宁馧与秦宁馨一同出来,她面色苍白神情疲惫,眼角眉梢却全是冷意。

    花厅里一灯如豆,好半响后,秦宁馧才噘着嘴气鼓鼓道:“大姐,难不成咱们真要按照那人所说的去做?万一这人说的都是假的要怎么办?就算是真的,事情也未必能成。倘若事情成了还好,大不了咱们找地方将曾祖母安置好,可若是事情没成……”

    余下的话她没说下去,可她不说,秦宁馥与秦宁馨照样明白。

    若是这人的话全都是假的,莫说是拯救秦家了,就是她们自己也活不了。再说就算是真的,事情也跟秦宁馧说的一样,未必就能帮助她们达成所愿。可事已至此,她们还有别的选择吗,万一事情成了呢?

    秦宁馥抿了抿唇,云袖下的指甲险些刺破掌心,心里更是火烧火燎的刺痛,屈辱,愤怒、绝望、忐忑,兴奋种种情绪不一而足。

    秦宁馨的视线在大堂姐与二堂姐面上游走了一圈,怯怯道:“二姐姐说的固然有理,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便是那人真是诓骗咱们的,咱们也没的选择。”

    “你就这么想死?还是屈辱的去死!”秦宁馧本就一肚子火,闻言不由柳眉倒竖,说出的话跟刀子似的,“若真按那人所说的去做,与咱们落在尹卓手中又有什么区别,到头来不过是用清白名声去换!”

    “二姐姐……”秦宁馨的身体小幅度瑟缩了下,波光盈盈的大眼睛里迅速蒙上一层水雾,半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瞧向秦宁馧道:“二姐姐,你别生气,我,我只是不想秦家就这么没了。祖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虽然那人说祖母是年岁已高才会昏迷不醒,可,可到底如何,咱们也不知道,大夫也是那人请来的。”

    早在前往西海郡险些被辱之后,秦宁馨就琢磨着见上姜泽一面了,如今好不容易得来了机会,尽管那人的话不可尽信,秦宁馨却并不愿意放弃。

    她与姜泽早就相识,便是那人说的全是假的,那又如何?眼下大房惹了祸端,正该二房出头,有秦家的产业作为支撑,难不成姜泽还能直接将她舍了?

    毕竟是一国帝王,手掌天下大权,而启泰在四国中实力最强,便是北戎与大夏南疆都要靠边站,有这样一个夫婿难道不好?当然了,姜泽在后宫有许多美人,可谁让他是皇帝呢?越是出色的男子,就越是引人瞩目,姜泽拥有许多美人,难道不该?

    便是她入宫后一开始位分低些也是无妨,皇后与三妃就不说了,都是姜泽在潜邸时就进门的,与姜泽年岁相当,如今已是人老珠黄,且谁的膝下也没子嗣。而她正是年轻,容貌才情样样不差,只要姜泽给了她机会,就不怕没有出头之日。

    与泼天的富贵相比,秦家又算什么?说到底不过是商贾。她早就想跳出秦家这个没前途的火坑了,这个机会对她来说求之不得,眼下祖母没醒,做主的是大堂姐,若二堂姐真的说动大堂姐改变了主意,那她一腔念想岂不全都落空?

    “大姐姐,”秦宁馨也不与秦宁馧废话,这就是个冲动没脑子的,只看得到脚下的一亩三分地,便是长得再好,也不过是个草包美人,何谈前程?至于秦宁馥,早被尹卓占尽便宜又搂又抱,有她与姜泽以往的交情在,压根儿就不足为虑。

    她暗暗握了握拳,先是撇了眼秦宁馧,再看向始终不发一眼的秦宁馥,抿唇道:“大姐姐素来稳妥,许是妹妹考虑得不够周全也不一定。可你我姐妹终归是一家人,眼下父亲与大伯的消息咱们一无所知,祖母的身体又是这样,咱们正该团结一心,若是妹妹说错了话,还请大姐姐千万不要见怪。”

    秦宁馨太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了,实际上,在她们还没住进这个庄子之前,事情已经定了下来,只三人以往一直生活在秦老太君的羽翼之下,还从来没单独做过什么决定。

    尤其此番之事,不仅涉及到她们的生死前程,也关系到秦家的命途。便是两个堂姐临了临了打退堂鼓,也在情理之中。而她要做的,就是坚定她们的信心。

    秦宁馥心中自有思量,闻言看了二人一眼,微微垂眸道:“三妹妹说的对,咱们是一家人,平日里也就罢了,眼下却是万万不能内讧的。”

    话落,她视线直直落在秦宁馧身上,这一眼既是疼惜又是无奈。

    “阿馧不要着急,你顾虑的姐姐全都知道,可正如三妹妹所说,咱们眼下已是没有选择。若临时变卦,能不能走出这座小院都是问题。”说着闭了闭眼,秦宁馧是嫡亲的妹子,比之秦宁馨,她自然更加相信和疼惜秦宁馧。

    秦宁馨平日里素来胆小,是什么原因让她在面对生死的时候无惧无畏她并不清楚,可秦家大房与二房的矛盾一直存在,秦宁馨也不是什么单纯性子。她相信,若是无利可图,秦宁馨断然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可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秦宁馥一时半会还揣摩不透。但凡事都有迹可循,毕竟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若明知是去送死,秦宁馨还会露出这样急切笃定的神色吗?除非她脑子被门夹了还差不多。

    秦宁馨自以为已经掩饰得很好,却不知她平日里从不轻易与秦宁馧拌嘴,遇事总是一退再退,偏今日一反常态的据理力争,已然将她内心深处的想法曝露无疑。那么,秦宁馨如此积极和笃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世人皆是不能免俗。有秦家二房的先例在,秦宁馨如此举动的用意也就不难猜测了,这是铁了心要促成与姜泽的见面啊!可她如此自信,是因为无知、还是因为其中还有她与大房并不知晓的内情?

    秦宁馥心中起起伏伏,虽猜测出秦宁馨的用意,却看不透驱使她如此行事的具体原因。

    若非这两年里父亲传信说二房一直没什么大动作,秦宁馨又一直生活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都要怀疑救她们出水火的这一行人,是秦家二房安排的了。

    当然了,凡事没有绝对,在这点上,也不是真的就没有半点可能。但秦家已然如此,秦家二房还能图个什么?左不过是钱财罢了!没人会不喜欢钱财,尹卓所为,不也同样是为了钱财么?便是秦家二房真有这个心思,又有什么奇怪?她不是早就知晓么!

    可她们要见的人是姜泽,难道姜泽就不需要钱财?这怎么可能!尹卓事败后牵扯出秦家,秦家必然被冠上通敌叛国之名,这点她早有预料,也因此,才会在被救之后很快相信对方所言,并答应按照对方计策行事。

    抛开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不提,对方既然知晓姜泽求财,而秦家想要抹掉通敌叛国的罪名翻身,手中的钱财又怎么可能还保的住?便是秦家大房败了,换成二房当家,姜泽难道会对二房手软?这同样是不可能的。

    所以,秦宁馨应该是奔着后宫去的吧?秦宁馥从秦宁馧身上移开视线,定定的注视着秦宁馨,直到秦宁馨不安的动了动唇,这才露出一抹淡笑,“怎么了,三妹妹可是有话要说,还是紧张了?”

    蠢货,莫不是彻底将上次受辱的事情全都忘了?若按祖母所说,那人真是姜泽派来的,便是搭上姜泽,就算进宫了,又有什么好下场?还是说,秦家会遭此劫,至始至终都在姜泽的算计之中?思及此,秦宁馥心中更恨,竟是生出种毁天灭地的情绪来。

    “没,没什么要说的了。”秦宁馨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瑟缩了下绞着绣帕点头道:“紧张的,大姐姐,我有些害怕。”她细声细气的,说完扭头看向秦宁馧,眼泪花欲落不落的,“二姐姐,妹妹方才说话急了些,你别跟我计较。可,可我们要孝顺主母,要救秦家,不这么做还能怎么办?”

    秦宁馧先是发了一通脾气,后听秦宁馥所言,心里沉了又沉。尤其触及到亲姐温柔疼惜的视线,更是半晌都没回过神来。如今听秦宁馨所言,不由得皱了皱眉,“行了,你说的这些谁不知道,只事情太大了,稍有不慎不仅救不了祖母和秦家,甚至连咱们自己都要搭进去。我多说几句又有什么错,难不成这世上只有你一个明白人,只有你才有孝心?”

    德行,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装可怜,她又不能吃了她!说罢蹙眉对秦宁馥道:“既然姐姐做了决定,妹妹自当奉陪!”她是不知道秦宁馨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却知道,若有办法,秦宁馥绝不会拉着她一起冒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