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271章 喝汤

时间:2018-04-28作者:二月清风

    丁向一旦做了决定,便再无半分犹疑。

    他浸淫官场多年,尽管是个不入流的八品县令,却自有一套识人手段:当一国帝王为了扳倒政敌,不惜向敌国投诚,勾结敌国将领攻打自己的家园,完全置自己的子民于不顾;当一国王爷遭受着排挤打压,在夹缝中求生,却将百姓切切实实的放在心上,他心中的天平已然倾斜。

    且不说前者浮躁荒唐,心胸狭隘鼠目寸光,为人不择手段,后者内敛沉稳行事有度,目光长远仁德睿智更加值得追随——就算姜衍是为了在西海郡立住脚跟,才表现出这样的仁德,丁向仍是觉得二人无法比拟。

    当然,还有最关键的,这关键之处,在于他需要一个机会,需要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他等不起,他的家人也等不起。思及此,丁向又轻叹了声,“这几日便辛苦夫人了,尹卓的部队已经到了城外,睿王与流云郡主应当会在塘坝县逗留几日,夫人千万将府中上下约束好了。”

    邹氏先前辈喜悦冲昏了头脑,没太在意镇国将军府来的是谁,她没问,丁向也没说,如今闻言不由愣了愣,片刻后才点头道:“老爷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她心里原还有些别的盘算,听丁向说到蔚蓝,难免觉得有些遗憾。她想问问看蔚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样貌如何能力如何,可想到眼下时机不对,怕丁向觉得她得陇望蜀,也怕坏了丁向的大事,当即将那点小心思压了下去,又转而道:“老爷,咱们这是主意已定,可其他人呢?”

    这其他人,自然是指县丞以下的官员,丁向闻言略微沉吟,须臾后摆手道:“这你就不必管了,睿王与流云郡主既是只来见我,想必心中已有成算。”

    在丁向看来,便是没有成算那又如何,人的能力与地位到了一定高度,对小鱼小虾,向来是不怎么放在心上的,这样的角色,顶天了,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姜衍和蔚蓝也确实没将这些人放在心上,丁向在塘坝县多年,能坐稳这个位置,自然有他自己的能耐。

    这些人是不是真的唯丁向马首是瞻姑且不论,现实的是,泥鳅不可能生活在大海,身份定位限定了人的交际圈子,便是这些人真有什么小九九,也不一定敢付诸行动,退一万步说,就算付诸行动,对方能接触到的阶层,也注定难成气候。

    县衙距离西北商行分号不远,姜衍与蔚蓝到的时候,蓝二等人已经将两人的房间收拾好,且分出部分人手去了城楼口,随时观察着城门口的动向。

    蔚蓝瞌睡兮兮的,先是问了蓝二城门口与花猫的动向,确定无碍后,又打发了郧阳亲自出城去看,这才稍微洗漱,待得收拾妥当,听雨端了提前炖好的鸡汤过来,关切道:“主子,先喝碗汤。”

    文火慢炖的鸡汤鲜香扑鼻,上面一层油皮在炖好时就已经撇去,澄亮的汤色配着蘑菇、红枣与枸杞让人极有食欲,搭配着鸡汤的是一碗白米饭与三个小菜,蔚蓝闻到味道,瞌睡虫瞬间跑光,她皱了皱鼻子,在圆桌旁坐下,端起碗,才想起隔壁还住了一人。

    “睿王那边可有?”这深更半夜的,总不好吃独食吧。

    听雨闻言抿唇笑了笑,眼中有些促狭,“这汤是小禾炖的,睿王那边自然没有,主子要不要请睿王过来一起用?”她说着点了点头,“是了,咱们天黑时就从山庄出发,如今已经快三个时辰,是个人都饿了,何况天气还冷。”

    可怜的睿王,若是她家主子没想起,是不是就没的吃了?

    蔚蓝哪里看不出听雨的心思,喝了口汤挑眉道:“添副碗筷,去请人吧。”姜衍虽在卧龙山庄住的时间不短,但正儿八经与她单独用饭的机会却是一次也没有,便是算上在上京城和凌云山庄,两只手也数的过来。

    反正她一时半会还不会睡,尹卓那边的动静暂时还说不清,没准那忍者会直接进入塘坝县试探虚实呢,两个人边吃边等也没什么不好。

    听雨笑着点了点头,当即便转身出去。

    姜衍早就听到隔壁的动静,自然也闻到食物的香气,只这是西北商行的地盘,他睿王来者是客,若是无人来请,也无人为他准备,他一个大男人,总不好厚着脸皮开口去要吧?

    听粟米说听雨来请,他面上虽没什么表情,但微微翘起

    的唇角,还是将他的好心情泄露无疑。

    “来了,先坐。”蔚蓝见他施施然进来,抬头招呼了一声,“地方小简陋,崔嬷嬷不在,下面的人准备不周,你别客气。”

    “你我之间何需客气?”姜衍轻笑了声,在蔚蓝对面坐下,见她埋头与鸡汤奋斗,温声道:“好喝吗?”

    蔚蓝也就随口那么一说,点头道:“好喝,你试试。”她放下汤匙,将面前的小菜往姜衍跟前推了推,勾唇道:“多吃点,吃得好才长得壮。”

    姜衍坐得笔直,闻言端碗的动作一顿,“你觉得我不够壮?”这可不行,若蔚蓝觉得他不够壮,会不会觉得没安全感,觉得他不值得托付?可他不瘦,习武之人怎么会孱弱枯瘦?他身上还是很有肉的,而且非常结实,只蔚蓝看不到罢了。

    思及蔚蓝曾说郁圃是白斩鸡,姜衍不由得暗暗审视了自己一番,这才认真打量蔚蓝的神色,一时间竟是格外认真。

    蔚蓝本就存心逗他,见此觉得有些好笑,“也没说你长得不够壮,你还没及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不是正常的吗?只有多吃多睡,才会长高长壮。”

    姜衍被噎了下,顿了顿才道:“你说的不错。”他抬手给蔚蓝夹了一筷子菜,又道:“你也多吃些,你比我小,比我瘦。”吃多点,才能长得丰腴些。

    蔚蓝原本就瘦,受伤后就更瘦了,到如今还没养回来,姜衍说罢又打量了下她的小身板,目光若有似无的从某处划过,嗯,他虽然还没真的触及那片禁地,可抱过了,亲过了,该感受到的全都感受到了,想到替蔚蓝拔箭的那次,姜衍的耳根子微微有些发热,连忙将视线收回。

    可他之前已经暴露太多,蔚蓝又不眼瞎,相反,她非但不瞎,还比绝大多数人敏锐,尽管对面的视线只是匆匆带过,却还是被她感觉到了,这是在嫌弃她?她怎么就自己把自己坑进去了呢,蔚蓝半眯着眼看向姜衍,“你应该好好吃饭!”

    姜衍眼皮微跳,忙垂下眼帘喝汤。他不知道蔚蓝懂了多少,是不是清楚他那瞬间的旖念,只这事,还真不是他自己可以控制的,当下又顺从的点了点头,认真道:“嗯,好好吃饭,卧龙山庄那边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传来。”

    这瞬间变脸的功夫,蔚蓝见状有些好笑,姜衍老实吗?他自然是不老实的,可现在却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她还真是,怎么跟个毛头小子较上劲了?姜衍的目光她懂,可她现在才十三岁,总还会长的。

    再者说了,食色性也,男女之间相互吸引,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是人的本能。只不过,这种感觉对她来说还有些陌生,以往她穿着工字背心挥汗如雨,从来就没人这么看过她,她的战友甚至能忽略她的性别……

    姜衍转移话题的速度很快,蔚蓝自然乐见其成,“不仅卧龙山庄会很快有消息传来,我估摸着周旺财应该已经到了,另外,韩栋和李良宵应该也到了,现在就看郧阳什么时候回来。”等郧阳回来,就能确定尹卓大部队的走向。

    说到正事,姜衍很快收回心神,“你别担心,兰富强那边没什么动静,周旺财带的兵马不多,路上定无阻碍,按照正常时间推算,如今该是到了,只传信回来还需要些时间。”

    蔚蓝点了点头,他继续道:“至于卧龙山庄的动静,想来也是无碍,若是有事,季星云定然早就传信,从卧龙山庄到塘坝县不过区区几十里地,信鸽一来一回很快的。”

    卧龙山庄与塘坝县相距不远,传信确实会很快,只卧龙山庄情况比料想中更好,季星云在韩栋与李良宵刚刚赶到、尚不确定尹卓是不是已经拐上九曲河道的情况下,这才会一直没给蔚蓝传信。

    而围攻卧龙山庄的五千骠骑营士兵,在吴计带走四百后,余下的只四千多人。这些人上山之后,先是被陷阱坑杀了部分,后又有蔚十九等人补刀,至少折损了五百有余。

    季星云没来得及统计,但根据随蔚十九下山这百十人的说法,他们杀的很是痛快,到最后几乎累得连手都抬不起来了。除此之外,另有部分直接冲到卧龙山庄外围的,但卧龙山庄并不好进,这些人尚未靠近,便直接被季星云下令射杀了。

    便是有靠近的,聂三娘带领的大妈大婶们,也没手下留情,石灰、番椒水和桐油兜头而下,惨叫声只会比落入陷阱的更加惨烈。这部分人统计起来,大约也有七八百左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