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256章 布局

时间:2018-04-15作者:二月清风

    ..,

    不过,也仅仅是不可小觑罢了。无论从前还是现在,她拥有无数应敌经验,但却从没对上过妖艳贱货,对方摆明了是为抢人而来,也就是通常意义上所说的情敌。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比你手里捧着碗熬了四五个小时的大骨汤,这汤卖相极佳,汤汁咸香扑鼻,可这碗汤你动都没动,旁边就围上来几头垂涎欲滴的野狗……

    事实上,不管你喜不喜欢这碗汤,会不会马上喝,被觊觎的感觉,总归不是那么愉快,尤其对方的吃相和嘴脸实在难看。

    当然,把姜衍比喻成大骨汤并不恰当,姜衍也绝不仅仅是碗大骨汤,就算他是,那也不是普通的大骨汤,至少要是生态猪没喂饲料、又添加了无数珍稀补药炖出来,再用金银玉器盛放起来的。

    思及此,蔚蓝不由得轻咳了声,似笑非笑的看向姜衍,目光中顿时多了几分兴味。

    姜衍只以为蔚蓝是因着秦家三姐妹的事情不快,自己喜欢的姑娘会因为别的女子为自己拈酸吃醋,再不是无动于衷,于姜衍而言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他心中正暗暗欢喜,又如何能想到自己已经成了大骨汤?

    他对蔚蓝的能力十足信任,见她明白过来,遂笑了笑,这才又说起另外一茬,“我已经让鸣涧鸣雨将人安置在麻城,西北商行与西北镖局在麻城的事宜处理的怎么样了?”

    尹卓的目标是麻城,韩栋与李良宵的计划是先拖上尹卓几日,待到对方兵疲马乏再行动手,蔚蓝与姜衍得知二人的计划也没反对,干脆决定等骠骑营进了牯牛山范围之后,再来个前后夹击,争取将对方摁死在塘坝县境内。

    这个计策是两日前定下的,可以很好的避免在草原开战,因为兵力太过分散延长战期。

    可牯牛山距离塘坝县城不过几十里地,塘坝县城距离麻城同样只几十里地,骠骑营近七万兵马,想要一举将人拿下并不容易——尽管麻城与塘坝县的百姓,在姜澄与罗桢插手后,大部分已经往菊山县转移,却仍有不少故土难离,宁死也不愿离开的。

    二人不欲将百姓牵扯其中,且西海郡本就贫瘠,便是一针一线也不愿损毁,综合考量之下,索性将目光全都放在了塘坝县外的九曲河道之上。

    九曲河道由连云山山顶积雪融化、再经乌拉草原在塘坝县汇集,塘坝县储存不下的,则沿着县外的人工水渠往麻城方向,再经麻城直接往绩溪郡,之后才是湄洲郡乃至南岭江。

    塘坝县与麻城遥遥相对,麻城的地理位置略高,因着连云山积雪融水量并不相同,九曲河道自然不会从两城之间通过。而要解决地势问题,决定河道流向,确保连云山积雪融水往东汇集,且是绕着两城的外围经过,九曲河道的开凿自是弯弯曲曲周折良多,这也就导致了九曲河道成了当之无愧的九曲十八弯。

    既然已经决定配合韩栋与李良宵,这样天然便利的地理优势,蔚蓝和姜衍自然要用,但能不能让尹卓放弃取道塘坝,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从九曲河道经过,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正如蔚蓝与姜衍了解麻城与塘坝县的地理情况一样,尹卓能在西海郡戒严的情况下,悄无声息摸到坳谷刺杀蔚蓝,且很快返回临县,显然也是对两城之间的地形了如指掌的。

    也因此,这中间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稍微有半点差池,都有可能让战局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塘坝县与麻城原本就并无驻军,因而,尹卓以往能收集到的消息中,麻城与塘坝自然也是没有驻军的。

    可蔚家军在明知骠骑营已经进军麻城的情况下,不可能对麻城与塘坝县的情况不闻不问,甚至半点防范没有,如此,当塘坝县一如往常,丝毫没有大战前夕的紧张,尹卓会怎么想?

    尹卓多疑,要么慢下步子让人进塘坝县刺探情况,要么放弃塘坝县直接经九曲河道前往麻城。但塘坝县不大,距离麻城还有几十里地的距离,且城中物资十分有限,七万骠骑营进入塘坝县后,没准瞬间就能将塘坝县挤满。

    这样一个小城,先不说夹在牯牛山与麻城中间,根本就无法作为依托抵挡蔚家军的攻势了,只九曲河道的存在,就断然不是骠骑营的最佳选择,因为选择塘坝县,很可能让骠骑营落得两头夹击的境地。

    更不用说,蔚家军根本就不会给尹卓停下来刺探塘坝县虚实的时间。因而,在尹卓在觉得塘坝县有诈会拖延行军速度的情况下,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会选择从九曲河道直取麻城。

    让尹卓选择九曲河道,只是蔚蓝与姜衍计划中的第一步。

    二人此番能用的人手十分有限,因着姜衍埋伏在坳谷的私兵等闲不能启用,无论是西北商行,西北镖局、还是朱定韬麾下、又或者牯牛山的私兵,都会在这场战役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距离骠骑营到达牯牛山的时间越来越近,听的姜衍如此一问,蔚蓝迅速收拢心神,点头道:“放心,西北商行的人已经全都集中在塘坝县,只不知尹卓会不会脑子犯抽,干脆弃九曲河道,直接攻打塘坝,万一他直接攻打塘坝县,仅凭西北商行与西北镖局的人……”

    不过是个空城计,倘若尹卓并不上当,仅凭西北商行与西北镖局的人自然没有胜算,要知道,这些人手全部加起来,不过区区两千,两千人对上七万兵马,无疑是泥牛入海。

    认真权衡下来,这个决定无疑是冒险的,但关系到下一步计划,也为了最快速度的灭了骠骑营,这样的冒险很有必要,也完全值得。

    可除了演习,蔚蓝以往参加的都是小规模对抗,这样真刀真枪的大规模战役还是第一次,也因此,便是明知势在必行,她心里仍免不了担忧。

    姜衍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淡然道:“只要韩栋和李良宵准时到达,有坳谷的兵马两头夹击,骠骑营断然翻不起什么浪来。尹卓不往塘坝县还好,他若攻打塘坝县,咱们正好来个瓮中捉鳖。”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蔚蓝摇了摇头,“计划早已定下,开弓没有回头箭,我知道轻重的。”她看向姜衍,“我担心的是兰富强与秦羡渊。”这两个人在他们的计划中,几乎快被遗忘,但谁也不能否认,这两个人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

    尤其秦家三姐妹才刚出事,她顿了顿道:“秦羡渊就不必说了,原本有秦老太君与秦宁馥三个在,他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但你别忘了,秦宁馥三个才刚出事,事情已经过去几日,要说秦羡渊半点消息也没收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会不会对秦羡渊的心态产生影响?万一秦羡渊觉得秦宁馥三个出事,临时改变计划,火急火燎的插上一手,想要加快削弱蔚家军的力度,以此来影响你对秦家的倚重程度呢?”

    蔚蓝的话有所保留,姜衍闻言不由得若有所思。

    这并非没有可能,秦宁馥几个名节受损,正常男人都会嫌弃,而姜衍原本就对秦家不冷不热,出了这样的事情,干脆彻底放弃秦家,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尽管姜衍从来就没考虑过秦家,但秦羡渊并不知情。

    如此,若是秦羡渊生出尽快削弱蔚家军的心思,想要促成姜衍倒向秦家,很难说会不会在关键时候跑出来插一杠子,到时候蔚家军接连受挫,姜衍顺势倒向秦家,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跟权势相比,秦宁馥三个的不清不白,又算得了什么?

    蔚蓝见此,再接再厉道:“更何况,除此之外,兰富强那边同样存在变数。”

    她微微蹙眉,“兰富强如今虽没什么动作,看起来夹在姜泽与拓跋珏中间举步维艰,但他到底还是拓跋珏的人,而拓跋珏本就想消耗蔚家军的实力,且人在困境之中,行事往往难以预料,万一他为了讨好拓跋珏,直接与蔚家军对上呢?”

    “尽管这二人明面上看起来都无兵马,可事实上到底如何,我们并不清楚。”蔚蓝说罢摇了摇头,“我心里总有些不安……”

    “所以呢,你有什么想法?”姜衍挑了挑眉,似乎才从沉思中回神,他桃花眸中划过一抹了然,随即浅笑道:“不必担心,我会让人将他们看好,必定不让他们出来捣乱。再者说,秦羡渊便是收到消息,人在咱们手中,到底如何,还要看咱们的意思。”

    蔚蓝并没察觉到姜衍的异样,闻言往椅子上靠了靠,半眯着眼道:“我自然相信鸣雨与鸣涧的能力,秦羡渊想做什么,也定然会投鼠忌器,可战场上总归是瞬息万变的。”

    她说着看向姜衍,正色道:“不如这样,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干脆咱们分开行动?到时候便是有什么变数,也好尽早调整计划。”

    “哦,要怎么分开行动?”姜衍早就觉得有些没对了,蔚蓝这话一出,刚好印证了他之前的想法,敢情说了这么半天,虽然字字句句在理,最终目的,却是奔着说服他参与到接下来的计划中而来的。

    关于对兰富强与秦羡渊的防范,二人早就已经商议过,只先前不曾发生秦宁馥三人的事情,并没说的很细。姜衍见她到了这时候还不肯死心,反倒是掉过头一本正经的忽悠自己,心下不由得好笑。

    在他与蔚蓝接下来的计划中,西北商行与西北镖局的人将会由他与花猫带领,全都集中在塘坝县吸引尹卓的注意力。等尹卓选择九曲河道之后,再赶往九曲河道塘坝中段,以突袭驱赶骠骑营往麻城为目的,做出塘坝县确有伏兵的假象,让尹卓不得不将兵力分散。

    周旺财则是带领两万牯牛山私兵,与姜澄罗桢一起提前到达麻城,埋伏在九曲河道通往麻城入口,将九曲河道入口彻底堵死。

    而蔚家军的援军,则会在到达塘坝县之前分成两队,一队由李良宵带领,直接进入塘坝县与姜衍汇合,一队则由韩栋带领,沿九曲河道攻击骠骑营后防。

    等韩栋带领的蔚家军援军从骠骑营后方发起进攻,姜衍与李良宵汇合之后,恰好从骠骑营侧面进攻,直接将尹卓的七万兵马拦腰截断,如此,骠骑营自然不能首尾相顾。

    当然,周旺财手中兵马不多,两万兵马不可能将骠骑营堵死,也不可能与骠骑营死扛,但依着地理优势,尽量与骠骑营周旋拖延时间,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除此之外,朱定韬会带领麾下全部兵马,提早埋伏在麻城前往菊山县的入口,将麻城绕道菊山县的路堵死,如此,骠骑营在前有围堵后有追兵的情况下,便是有冲破周旺财这道防线转道菊山县的,也还有朱定韬的人等着。

    另外,姜衍埋伏在坳谷的伏兵也并非全然不动,他们至少会提防着秦羡渊与姜泽的人临时插刀,也会防备着骠骑营的人大规模突破防线,但这些都是暗中防备,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总之,这次的计划,全都是沿着九曲河道展开,表面上看起来,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杜绝骠骑营兵马进入塘坝与麻城,尹卓心知这两城的重要,自然不会对塘坝县唱空城计这点生疑——他只会觉得自己已经洞穿了蔚家军的计划,蔚家军会在塘坝县做出这样的部署,是为了减缓他的行军速度,阻碍他拿下麻城。

    唯一让他生疑的,大概也只有忽然冒出来的这几万兵马了。可蔚家军怎么会给尹卓多家思考和刺探的时间?等尹卓发现不妥,至少已经到了九曲河道中段,再加上韩栋带领的人不断跟进,前后夹击之下,无论是出于对蔚家军的忌惮,还是出于对花猫与周旺财带领的兵马起疑,尹卓应该都不会继续前往菊山县和坳谷方向。

    因为理论上,麻城入口是不应存在伏兵的。若说尹卓最初避开塘坝县,一则是因为担心蔚家军追上来耽误占领麻城的时间,一则是因为对塘坝县的情况略有怀疑,那么,在九曲河道被袭之后,尹卓心中的怀疑只会被无限放大。

    而他与姜泽并不是绝对信任的同盟关系,既然已经信不过,他会怀疑这些兵马的出处,进而怀疑姜泽是不是已经背弃盟约另派伏兵捡漏,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如此,无论尹卓能不能摸清前方的虚实,都不会再深入启泰腹地。而在此之前,塘坝县唱的是堂而皇之的空城计,在骠骑营选择九曲河道却不断遭遇伏兵、等尹卓反应过来九曲河道的兵力与自己预估的并不对等之时,自然会对麻城的情况生疑。

    到时候,韩栋率领的蔚家军从后方压近,姜衍与花猫并朱定韬李良宵已经在麻城入口汇合,尹卓攻不破麻城防线,只能退而求其次以塘坝县作为突破口,等尹卓带兵进入塘坝县,蔚蓝与姜衍的目的便也达成了。

    但在接下来的所有计划中,蔚蓝因着伤势未愈,都是不被允许参与的!可她压根儿就是个闲不住的,又怎么会老老实实留在卧龙山庄等消息?

    她本就对战局感到担忧,也有想要亲自参与战事的蠢蠢欲动,便是前两日已经被姜衍阻止,口头上虽然应了,心里却从没打算放弃!方才与蔚栩几个在外面玩耍,少不得也有提前活动筋骨适应适应的意思。

    若非秦宁馥三个出事,若非姜衍今日恰好过来,没准蔚蓝会等姜衍出发后在偷偷跟上也不一定,但姜衍既然来了,事情也发生了转机,蔚蓝本质上不是个愿意撒谎的性子,于是下意识便出言试探了。

    她觉得自己分析得非常有理,听完姜衍的问话,只当姜衍已经松口,心下不由得暗喜,面上却是平静道:“我想了想,既然你已经决定与花猫一起行动,不如我与周旺财一起行动吧,你觉得这个计划怎么样?”

    姜衍闻言面色不动,微微颔首示意她继续。

    蔚蓝正色道:“我不会乱跑,身边有听涛听雨,又有郧阳在,定然没有什么危险。再则说了,尹卓大约早就以为我已经死翘翘了,想都不会往我身上想,又怎么会有危险?

    更何况,麻城有鸣涧与鸣雨在,我不过是想近距离观战,也顺带留意兰富强与秦家几人的动向,兰富强就不必说了,在启泰潜伏多年阴险狡猾,周旺财以往并无带兵的经历,若是发生变故,定然不是兰富强的对手,我过去能随时洞察情况。

    另外,秦老太君和秦宁馥几个还在麻城,对方毕竟是女子,万一她们出什么幺蛾子,鸣涧和鸣雨虽然能力出众,却毕竟是做下属的,且是男子,完全就没有与她们公平对话的机会,万一有特殊情况,也不好处理是不是?可我去了却是不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