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245章 被掣肘的人

时间:2018-04-09作者:二月清风

    巫玛受伤后被送回临县,而尹卓带兵离开临县后,留下来与杜权周旋的,是尹卓最为器重的将领古懋铎。因着隐魂卫与麒麟卫插手,尹卓自经过果洲镇以后,就完全与临县失去了联系,所以,二人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尹卓可说是半点不知。

    周禹在此时提及,除了有担心临县是否安稳的原因在,也是担心巫玛回去后传信给威武候添油加醋。说到底,尹卓的动作虽是出其不意,但朝中武将本就全都在洪武帝监视之下,尹卓出兵一事,他又如何能半点不知?

    可有尹尚在前,洪武帝收到消息后,应该不会立时发怒,而是会仔细观望。但威武候与尹卓并非同一阵营,巫玛重伤,很难说会不会记恨在心颠倒黑白。

    巫玛不过区区前锋队小将,若他直接给洪武帝上书,这话自然没什么分量,但若通过威武候之手,意义就大不相同了;而尹卓吩咐人将巫玛送回临县之时,因着时间仓促,根本就没来得及与巫玛交代什么。

    尹卓自是明白周禹言下之意,半眯着眼道:“威武候是聪明人,在形势未定之前,定然不会贸然上书得罪于我,何况巫玛才刚回到临县,传信到威武候手中还需要些时日。如今更为要紧的,反倒是古懋铎。”

    “不过,只要古懋铎拿准了分寸,杜权应该拿他没办法。”他说到这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幅度,“中原人向来注重名声,习惯了滴水不漏,无论私底下如何肮脏激愤,都要把面子上做的足足的,务必不能让人寻到丝毫把柄。

    眼下蔚池尚且滞留上京,不说全部被捏在姜泽手里,五五之数却是有的。而骠骑营与蔚家军首战,是本将军主动出兵挑衅在先,本将军离开临县之后,古懋铎定然拒不出城。

    如此,便是明知本将军已经不在临县,临县兵力空虚,在蔚池不曾下令之前、又或者说,在蔚池不曾离开上京脱险之前,杜权只能毫无选择的被动防御,而不是冒险出兵。

    倘若他真有胆子出兵,那便等着姜泽借题发挥吧。”与方才的阴沉不同,尹卓说到这,面上已经重新堆起笑意,“还当真是一出狗咬狗的好戏,也不枉费本将军等了这许多年。”

    周禹听罢会心一笑,“将军所言不错,也亏得有姜泽在,但凡有他牵制蔚池一日,杜权就一日不能放开手脚,这对咱们来说委实是一大助力。”

    姜泽对尹卓与周禹的心思是半点不知,但他想要借题发挥这点却是半分不假。尤其是蔚家军与骠骑营开战之后,姜泽紧盯着镇国将军府不放,短短几日时间,在原有暗卫基础上,又重新调派了不少人手过去。

    蔚池也正好防备着这点,其实说防备也不完全正确。他素来是个舍得放权的,再加之有蔚蓝和姜衍在牯牛山,无论杜权和骁勇做任何决定,都能及时与牯牛山互通有无。

    更何况,杜权与骁勇谁也不是冲动行事的人。且蔚蓝与蔚栩如今也是安全无恙,如此,他又有什么好担心的?边关战事一时半会儿也没个定数,他更多的精力,自然是放在了彩娟与蔚家二房并孔志高身上。

    可有了蔚桓睡了自家小姨子、孔志高睡了老妻娘家侄女的丑闻在先,蔚桓和孔志高这几日可谓是焦头烂额,自然也就更加不用他操心了。于是重心转移,蔚池干脆一门心思放在了彩娟身上——彩娟虽看起来微不足道,却直接关系到秦羡渊。

    “如何,还是没说?”见秦风黑着脸进来,蔚池浅浅啜了口茶,对于审问结果已经不抱什么希望。

    “还是不招,她也不怕恐吓,嘴巴闭得比河蚌还紧,饭菜送进去照吃,茶水送进去也喝,但就是不开口说话。”秦风脸色黑如锅底,说到这颇有些欲言又止。

    “一口气说完,别婆婆妈妈的。”蔚池一看他就有所保留,轻轻放下茶杯斜睨了他一眼。

    秦风抿唇,露出一副便秘的表情,“将军,要不咱们用刑吧。”因着彩娟有可能是凌家后人,又长得娇娇弱弱的,蔚池下令审问的时候,并未直接让秦风动刑。

    “怎么,你这前伏虎营统领就这点能耐,不能动刑就审不出来了?”蔚池眸中染上笑意,微不可察的扬了扬眉,“我怎么听说彩娟姑娘心悦于你,今日上午才与你表白了一番,又如何会是半句话也不说,不若你再努力一把如何?”

    “将军知道了?”这是要他牺牲色相啊,秦风错愕的瞪大眼,脸色瞬时涨得通红,抱拳道:“还请将军责罚,并非属下有意隐瞒,而是这姑娘,这姑娘……”

    他低下头磕磕巴巴的,额头上连青筋都冒出来了,“这姑娘实在是恬不知耻!将军也知道,她以前是春风楼的清倌儿,行事实在……

    昨日还好,属下前去时,她只是不肯说话,可今日就跟吃错了药一般,非但举止轻浮,还使出手段想探听属下的底细,她那是想要迷惑属下,又哪里就是心悦属下了?还请将军明鉴!属下先前不说,也是怕污了将军的耳!”

    事实上,当然不仅仅如此。可他堂堂男子汉,被个青楼女子调戏已经是耻辱了,又何况他被对方面前节节败退,完全就无招架之力,这说出去不是丢人吗!思及此,秦风又是羞愤又是尴尬,就连耳根子都红了。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蔚池原就只是打趣他,闻言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这样吧,动刑就免了,她既是想知道你的身份,你稍微透露些出去也是无妨的。”

    秦风稍微有些诧异,抬眸看了蔚池一眼,见他神色不似作伪,这才颔首应下,“属下明白了,可她若听了还是不招呢?”

    没人比秦风更加了解蔚池对蔚蓝的看中,蔚家军审人极少有不见血的时候,此番之所以会手下留情,盖因蔚池顾忌蔚蓝与白条白贝的关系。

    “还是不招,那便动刑吧。”若是对蔚家军和镇国将军府无动于衷,那彩娟是凌家后人这点就可以排除了,到时候便是动刑也无所谓——敢与尹尚合作,就是杀了也不冤枉。

    “属下明白了。”秦风抱了抱拳,心下很是松了口气,继而又道:“对了,将军,二小姐那边的情形似乎有些不大好。”

    “怎么了,上午不还好好的吗?”蔚池皱了皱眉,“消息是才刚送过来的?可是与琉璃有关?”

    前两日琉璃派人跟蔚柚送信,秦风这边很快便收到消息,但因着蔚柚是女子,蔚池对她又颇有几分恻隐之心,守着敛心院的暗卫并不好直接进入女子闺房,蔚柚与琉璃派去的丫鬟到底说了什么,秦风便也毫不知情,只猜测大约是与后宅之事有关。

    之后蔚桓上探花府拜访孔志高,回府后又将后院的人全都禁足了,蔚柚这两日并未到曦和院来,因此,蔚柚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做,无论秦风还是蔚池,皆是半点不知。

    他闻言点了点头,“方才暗五回来说,蔚桓将二小姐叫去了书房,如今还没出来。”

    “那便等她出来再说。”蔚池若有所思,稍微沉吟了下,摆手道:“此事先放到一边,我另有事情交给你去办。”

    “将军请吩咐。”既然蔚池说不管,秦风自然不会纠结。蔚桓让蔚柚去书房的目的,他大约能猜到几分,要么是让蔚柚再接再厉,瞅准了机会对将军下手,要么是已经察觉到蔚柚有了二心,叫过去只是兴师问罪。

    而蔚柚最后会有什么结局,就要看她自己怎么选择了。

    蔚池颔首,“你晚上抽空去趟泰王府。”

    “将军的意思是……”秦风诧异的抬头,眼中划过一道惊喜。

    蔚池淡淡一笑,“就是你想的那样,北征军与铁骑营已经进入胶着状态,姜泽暂时还不清楚蔚家军已经洞悉尹卓的计划,宁王和定国侯府小公子失踪未明,相较而言,姜泽如今应该是最为放松的时候,再等下去便不合适了。”

    “属下明白了!”秦风面上露出喜色,“属下天黑后就去。”

    可他话落神色又是猛地一变,为难道:“不过,这事儿当初是小主子经手的,如今三年之期未到,泰王会不会拿合约说事儿?便是他干干脆脆答应了,若是走露风声呢?”

    “无事,你尽管去便是,无论泰王是何心理,他都会答应的。”

    “将军,人心难测,万一……”

    蔚池微微抬手,“没有万一,便是泰王真的有什么想法,也绝不会扣着不放。”见他踟蹰,不禁挑眉道:“你很好奇?”

    秦风自是点头,蔚池轻轻敲了敲桌案,“首先,泰王已经清闲许多年,几位郡王虽在朝中任职,却并不在关键位置,他没必要这么做。其次,泰王若真有什么想法,浑水才好摸鱼,他只会巴望着镇国将军府与姜泽的矛盾更深才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