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174章 风雨楼

时间:2018-01-30作者:二月清风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真的?”粟米面上还带着笑,闻言更是眼睛大亮。

    风雨楼的根基在南方,早在两年前姜衍入京时,鸣涧与鸣雨、并他和糯米,就盼望着风雨楼能行动起来,或者干脆迁到上京城也好。只提了几次,每每都被姜衍否决。

    如今听姜衍松口,粟米尚且有些不可置信,眼睛瞪得大大的,“主子这是什么时候想通了……”但他话说到一半,瞧见姜衍的面色又猛地顿住,转而讪笑道:“呃,可是要全都迁入西海郡?”

    他可真是记吃不记打啊!昨儿才因为多说了两句话,结果从坳谷那条道前往麻城人人都有马骑,就他被罚吃了一肚子灰,眼下主子才跟小舅子斗智斗勇一番,自己还要火上浇油,岂不是自寻死路?

    姜衍挑眉,视线在他面上游走了一圈,“我原是想将你留在上京的,但人算不如天算,眼下你既是已经随我离京,那便干脆留下吧。我看你也适应得很好,此事就交由你去办。”

    说到这,他垂眸想了想,这才道:“另外,风雨楼距离泊宜不远,便先派一队人马往泊宜,好好送尹尚一程。”

    “属下知道了。”粟米见姜衍揭过不提,当下笑眯了眼,便是要让他全权负责风雨楼的事宜,也不觉得有多辛苦了。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能有机会亮出兵器,与所有不怀好意的人真刀真枪的干上,实在是大快人心。

    至于主子要拿尹尚开刀,尹尚首当其冲,粟米同样只有高兴的份。说实话,此番蔚蓝受伤,若是没有尹尚潜入坳谷在先,尹卓未必就敢窝在后面捡漏。

    尹尚虽然讨厌,但尹卓这鹰视狼步又臭不要脸的作风,就跟闻风而动的苍蝇一样,只会让人更加厌恶。不过,主子既然盯上尹尚,没道理放过尹卓。

    顿了顿,粟米大着胆子道:“主子,就只收拾尹尚?”尹尚前往泊宜的目的非常明确,一则是避开蔚家军的追杀,一则是想借道泊宜前往折多山,顺利与四驸马腾冲汇合。

    这期间他必然要经过稻坝草原,依照尹尚的心性,既然人已经去了,少不得会偷偷查看神行军在稻坝卫所的布防。雷文珞其人,据说是个狡诈如狐的,所以,尹尚进入泊宜郡之后的事情,粟米并不怎么担心,风雨楼的人只需稍微花些心思便罢。

    倒是尹卓,昨日他们赶到的时候,尹卓已经遁逃多时,隐魂卫的人并不曾下令追击,估计眼下人已经进入赤焰山一带,又或者更远,若是再无动作,尹卓可是就回到临县了。

    骠骑营虽不如蔚家军让人闻风丧胆,但那也是大夏的精锐,尹卓出了名的怕死,平日里行事再谨慎不过,身边护卫的人只多不少。若等他全须全尾的回去,再想轻轻松松将人逮住就难了。

    粟米言下之意,姜衍自然清楚,但有些事,并不适合他出手。

    须臾,他面上露出两日来的第一个笑容,唇角微弯,眸中笑意虽是浅淡,却像雨后初霁的青山岚黛,雾霭霭轻轻柔柔的让人沐浴其中,尤其那抹温柔与,全然有别于往常。

    粟米从未见过这样的姜衍,半山处,四周白雪皑皑,姜衍负手而立,迎面而来的寒风让他的发丝有些散乱,两日不曾换洗,他身上的衣服有些褶皱,这明明是应该有些狼狈与邋遢的,但,这些与姜衍都搭不上边。

    他仍如清风朗月,身上甚至多了几分暖意。这一刻,粟米知道,有什么东西已经发生了改变,又似乎什么都没变,只比之以往更深刻了些。

    “先把尹卓留着吧。”姜衍轻轻出声。留下来,留给他的小团子。

    此番蔚蓝在尹卓手里吃这样一个大亏,依照她的性格,醒来后,必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想护着蔚蓝不假,但那也要看蔚蓝是不是甘心依附他人而活。

    经历过这许多事,就算他是个榆木疙瘩,也该清楚,蔚蓝到底是怎样的人。世人惯爱将女子比作娇花,他的小团子也是娇花无疑。

    但就算是娇花,她的小团子也是最具韧性,浑身上下带刺儿的娇花,就好比四月的荼蘼五月的玫瑰,若是有人小看她,总要有被扎破一身皮肉的觉悟。

    粟米不知姜衍所想,却明白他的决定少有更改,既然姜衍说要留着,他闻言也不多言。只抱了抱拳,将话题转到当下最要紧的事情上,“属下知道了。郁圃应该明日中午能到,季星云说昨日还有姜泽的暗卫出现在附近,要不属下去接应接应?”

    郁圃是到过牯牛山庄的,粟米倒是不担心他会找不到路,也不担心姜泽的暗卫会把人直接给灭了,唯一担心的,是郁圃在路上被人绊住耽误了时间。

    这话恰好说到姜衍的心坎上,但他却摇了摇头,“这倒不必,隐魂卫不是吃素的,姜泽的人既已出现,便是为了卧龙山庄的安稳,他们也不会让人靠近塘坝。更何况,阿桢与老四同郁圃一起。”罗桢可以忽略不计,郁圃本就精明油滑,再加上一个心思诡异莫测的姜澄,姜泽的人若是想要拦截三人,只怕也是不易。

    更何况,菊山县有朱定滔,麻城有西北商行,这一路上都有人保驾护航,若是三人还被绊住,那他们就可以回炉重造了。

    思及罗桢与姜澄,姜衍倒是想起另外一茬,出声道:“你先传信给苏青枝,阿桢与老四离京之后,鸣雨鸣涧很快出发,到时候秦老太君与秦宁馥三个定然一起,秦羡渊的动作,近段日子需要密切监视起来。”

    年前他从皇宫出来的时候,就彻底将秦老太君与秦羡渊之间的联系斩断了,依前几日收到的消息看,在刘天和将押运粮草的事情交给西北商行来办之后,秦羡渊也没别的动作。

    可秦羡渊到底是何目的,却是至今尚未表露,他是宁愿错杀一千,也是不愿放过一个的。即便那人是他母族的亲戚。

    粟米颔首应下,二人又在院外站了会,直到瞥见一道暗影从头顶划过,盘旋着落在季星云的院中,这才收回视线,慢悠悠回到蔚蓝隔壁的院子。

    这是姜衍自己要求的,卧龙山庄自第一次修建后,半年前又扩建了一次,如今整个山庄的院子已经比最初多出一倍不止,蔚蓝隔壁的院子原是给蔚池留的,但姜衍身份够高,他既是开口,蔚蓝没醒,无论是季星云还是崔嬷嬷都拒绝不得。

    因着离京仓促,主仆二人随身携带的东西有限,一应换洗衣物与日常用品,都是才刚配齐的,索性崔嬷嬷操持着开了个绣坊,山庄的妇人们本就擅长绣活,也有不少成衣可以更换,当下便与姜衍送了几套过来。

    至于茶叶什么的,季星云在南方置办的茶园,年后就可以投入市场,庄子里如今有的,都是从野生茶树上采摘,按照蔚蓝提供的工艺制作出来的,品质并不比姜衍惯常喝的紫芝山茶差,甚至还要好上几分。

    姜衍用不惯其他下人,庄子上也没有,鸣涧不在,粟米便只能自己动手,给姜衍摆好茶具,将水煮好,粟米这才去处理姜衍方才吩咐的事。

    姜衍平心静气,一壶茶才喝了两杯,季星云与韩栋便过来了。

    “坐吧。”姜衍看到二人并不意外,抬眸看了眼对面的位置,又给二人斟了杯茶。

    季星云与韩栋并不了解姜衍,闻言齐齐道谢,“属下谢睿王爷。”

    “不知属下二人过来,可会叨扰王爷休息?”韩栋在姜衍左下方坐了,这才端了茶杯,又道:“多谢睿王爷赏茶。”

    季星云没吭声,两年前他与姜衍有过照面,那感觉怎么说,只能说看不出深浅。对于蔚蓝与姜衍的婚约,他们这些做下属的没资格开口,但心里却是实打实关心的。

    这次的事情,姜衍出现得可说非常及时,可也正因太过及时,让他们意外的同时,心中不免生疑。眼下蔚蓝没醒,蔚栩年岁尚小,他与韩栋作为卧龙山庄的主事人,也代表着镇国将军府,自然是有必要一探虚实的。

    姜衍专注着手上的动作并没抬头,待将铜銱从新放在风炉上,这才看了眼二人,微微颔首道:“二位不必客气,本王原也没打算休息。”姜衍对二人的来意有所猜测,却并不打算说破,现成的机会,正好可以看看隐魂卫的深浅。

    他凡事喜欢占据主动,韩栋与季星云闻言也不意外。

    韩栋本就是寡言罕语的性子,一口茶饮尽,面上仍是没什么表情,“属下二人是专程来给王爷道谢的。”他说着抱了抱拳,直视姜衍道:“但除此之外,还另有一桩。”

    姜衍颔首,韩栋挑了挑眉,直言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若是属下言语冲撞,还请睿王爷勿怪。”

    “韩统领客气了,有话不妨直说。”姜衍不动如山,唇角勾起清浅的幅度,态度可说的上是极为谦和。

    但韩栋却并不会觉得姜衍就是真的温和了,他顿了顿,方才阻止语言道:“据说睿王爷前些日子曾经受伤,如今应是还在上京城养伤才对。”

    聪明人说话点到即止,姜衍受伤的消息,早在蔚池传信让隐魂卫接应蔚蓝的时候,韩栋就已经知晓。而他们会在蔚蓝遇险的时候及时赶到,乃是奉命行事,出发的时间较早。但姜衍却是不同,直至收到蔚池的最后一封信为止,姜衍是还留在上京的。

    在与季星云碰头之后,他们会快马加鞭赶往坳谷,也是因为郧阳与逐浪几个先护着蔚栩回了卧龙山庄。他们是有现成的消息渠道,这才会知道蔚蓝处境堪忧,可姜衍又是如何知道的?

    上京城距离坳谷并不算近,全程加起来近千里的路程,且不说姜衍是如何知道蔚蓝会遇险的,只姜衍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出现在坳谷,这就让他们很是不解了。因为按照时间差推算,姜衍在前一晚,应该还在参加宫宴。

    更不用说姜衍只举手之间,就将困扰他们多时的伏击阵破解。伏击阵并不算多复杂的阵法,却自有其独到之处。从伏击阵中找到阵眼破除,这对精通阵法的人来说不难,难的是从阵外破解,关于这点,若非亲自布阵的人,想破阵可谓千难万难。

    可姜衍当时的反应,只能用驾轻就熟来形容,韩栋就算想不怀疑这与姜衍有关都难。

    姜衍闻言默然,沉默了一瞬,才出声道:“韩统领是想问本王,是从何处得知你家主子遇险,伏击阵又是否与本王有关?”

    韩栋点头,“小主子受伤,属下等人有推脱不了的责任,睿王爷能及时出手,属下等人感激不尽。”他说到这顿了下,“可伏击阵设在启泰境内,尹卓刺杀小主子在先,属下不得不怀疑,这阵法与尹卓有关。”

    所以,姜衍能恰巧赶到,看也不看就破除阵法,尹卓又恰巧将蔚蓝逼入阵法之中,这是不是与姜衍有关?说得严重点,姜衍是不是与尹卓有关?

    韩栋自然不相信姜衍会绕过镇国将军府,私下里与尹卓有什么牵扯。但此事可大可小,他既然已经发现端倪,若是不闻不问,那便是失职。他如今能直言不讳相问,已是足够坦荡,也给了姜衍足够的信任。

    姜衍也清楚这点,若是隐魂卫并不信任他,完全可以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私下去查。

    “韩统领倒是直爽。”姜衍顿了顿,无奈淡笑,“若说你家主子遇险,本王能及时赶到,乃是因为直觉,不知韩统领可是相信?至于伏击阵,不巧得很,紫芝山满山阵法,本王十二岁时,便能闭着眼睛满山跑而不陷于险境,韩统领可信?”

    韩栋与季星云闻言有些诧异,直觉?直觉是个什么鬼!还有直觉别人会受伤,好巧不巧的赶上的吗?他们又不是三岁童儿,如何会轻易相信。

    可姜衍的神色不似作伪,韩栋皱眉道:“王爷此言当真?”

    “当真。”姜衍笑着点头。

    “王爷天赋过人。”韩栋赞了句,认真看向姜衍,若有所思道:“既是如此,那布下伏击阵的人,当是与睿王爷无关了。可这阵法设在荒山野岭实在古怪,小主子又因尹卓刺杀,这才会避入阵中,若当真与睿王爷无关,属下等人势必会想办法一探究竟的。”

    韩栋这话说得委婉,但言下之意却很是明白,若是真的与姜衍无关,那隐魂卫势必要想办法将其中猫腻查个清楚,甚至是直接铲除的。

    他话音一落,姜衍倒是没什么反应,粟米却是微微眯了眯眼,暗忖隐魂卫嚣张,竟然敢当着他家主子的面大放厥词。

    他原是想说,在他家主子没赶到之前,隐魂卫的人连阵法都打不开,但看了眼姜衍的神色,又很明智的将话咽了回去。

    姜衍颔首,又抬手给二人斟了杯茶,这才轻笑道:“韩统领忠心护主,会有此想法理所当然。不过,事关你家主子,你家主子的事,便是本王的事,韩统领何不等你家主子醒了再做打算?”

    韩栋闻言挑了挑眉,季星云原是一直低着头,到此时,方才抬眸看了姜衍一眼,心中大呼不要脸,什么叫他家主子的事就是他的事,这分明还没成亲好吧!啧啧,这自来熟的语气,简直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可姜衍如此说,是不是代表,这伏击阵还真的与姜衍有关?

    韩栋还没说话,正与姜衍的视线对碰,季星云撞了撞他的胳膊,出声道:“睿王爷此话不无道理。”嗯,他家主子向来是个有决断的,就算姜衍真的与伏击阵有关,这事儿也应当等人醒了再说。

    双方都是聪明人,姜衍很明显隐去了最关键的内情,并不愿意说给他们听,他们是做人下属的,本质上讲,是没有与姜衍平等对话这个资格的。如今他们问了,姜衍也答了,先不管答案真假,总归在态度上挑不出刺儿来。

    话说到这个份上,若他们还不打住,那就有些不识趣了。

    韩栋也清楚这点,且他与姜衍对上的时候,并未错漏粟米的神色,当下抱了抱拳,起身道:“睿王爷既是如此说,那便等主子醒了在做打算。”至于姜衍会不会对蔚蓝存了什么歹心,这点韩栋可以完全保证。

    世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处在姜衍的位置上,秘密只会更多。而他们此行最主要的目的,是想从姜衍话中试探一二,也好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如今有了结果,尽管结果不尽人意,但只要姜衍不伤害到蔚蓝,那便万事好说。

    忠心沉稳有担当,遇事收放自如有分寸,姜衍对二人的态度很是满意,笑着颔首道:“韩统领放心。”

    这无疑是颗定心丸,韩栋与季星云又朝姜衍施了一礼,这才退了出去。

    见二人消失在门口,粟米有些不服气道:“主子,这人也未免太嚣张了。”不但嚣张,还大胆敏锐,“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发现的端倪,居然直接跑过来问您,真是太没规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