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161章 梅朵安平小试牛刀

时间:2018-01-30作者:二月清风

    ,精彩无弹窗免费!

    蔚蓝搂着梅朵与安平不撒手,闻言扬了扬眉,“接下来就该正面迎敌了。”她说着示意白条看不远处正原地休息的士兵,“他们全都聚在一起行动,虽然能让尹尚忌惮,但却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眼下大家都跑累了。”

    “咳咳咳…”朱定滔咳了几声,能不累吗,五百人,除去已经返回菊山县的百十来人,其余的人全都在这了。之前这些人压根就没分队,而是全都聚在一起,直接跟在尹尚的人身后追。你说你不想现身也就罢了,安心下来歇着有什么不好,尹尚不同样拿你没办法?

    可你偏给了人家希望,却又让人看得到追不到,反倒是溜着人在林子里玩。关于尹尚的心思,朱定滔也能猜到几分,他既是冲着蔚蓝来的,当然不会甘心空手而归。

    是以,在蔚蓝主动诱敌的前提下,尹尚这才会跟在蔚蓝身后紧追不舍,偏他手下虽然还有三十来人,但却不敢与众多将士直面对上,于是只能抱着那微乎其微的可能,兜兜转转的跟在蔚蓝身后苦追。

    但苦追的结果显然不尽人意,朱定滔估摸着尹尚现在肺都要气炸了。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战术,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莫说是尹尚会气愤了,若将他换做尹尚,估计会气得更加厉害,当然,他现在只是觉得有些无语,因为方圆二十里范围的山林都快被他们踏平了!

    白条听罢忍不住扯了扯嘴角,接着道:“属下听主子的。”想想尹尚的下场,大约是既不甘心蔚蓝就此逃脱,又一时间拿她没办法,这憋屈得,也不是三言两语能道尽的。

    或许主子的决定并没有错,倘若主子早就和杜家小姐离开,那随行护着的人,顶多也就几个罢了,而尹尚最初有四十来人,碾压几人还不轻轻松松?

    他想着不由得摇头失笑,也不知自家主子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总归阴差阳错的又把尹尚坑了,当初的苍岩堡与梅朵雪山并沙棘县也是如此,莫非自家主子是尹尚的天敌不成?

    蔚蓝倒是没想这么多,她会留下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觉得尹尚还有后手,而她想从尹尚身上找补些回来,她想这么做,权衡利弊之后觉得可行,于是便这么做了。

    听得愈发临近的马蹄与车轮声,她起身挥了挥手,似乎之前的疲惫并不存在般,豪气干云道:“兄弟们,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嗯,关门打狗的时间到了。

    蔚蓝话落,又招来朱定滔吩咐了几句,朱定滔听完后目光大亮,忙不迭点头道:“属下明白了,郡主万事小心!”

    蔚蓝点点头,朱定滔并张敬德手下的人见蔚蓝起身,也瞬时站了起来,便是他们并不清楚蔚蓝与朱定滔交代了什么、如今有许多人已经累得跟狗似的,但还是免不了被蔚蓝的情绪感染,众人齐齐领命的同时,心下又松了口气,他们带的干粮不多,再熬下去,晚上就该断粮了!

    押粮商队的动静不小,朱定滔等人更是吼声震天,五里以外的尹尚一行人听到动静,当真是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尤其是尹尚,气得手都开始抖了,早前那公子出尘玉树临风的形象,如今已经不复存在。

    玉树看了看尹尚的脸色,有些狼狈道:“主上,咱们要不要下去……”蔚蓝先前之所以龟缩起来,不就是因为押粮商队还没到吗?现在到了,听这动静,很明显是想要反击了!想到己方的人手,玉树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对他来说,败在蔚蓝手里倒是无所谓,可主子败在蔚蓝手里,会迁怒他们就是大事了!

    尹尚原本就憋了一肚子气,眼见拿蔚蓝无法,正是想抢先拿押粮商队开刀,借此逼得蔚蓝现身,便是蔚蓝不曾现身,可以重创西北商队也好!

    可如今听这群情激昂的吼声,尹尚额角上不由青筋直跳,该死的蔚蓝!该死!当真该死!他不但再次损兵折将,还完全拿她没办法!如今根本就不是他想不想下去的问题,而是他能不能下去,蔚蓝会不会反过来追着他跑!

    只要他下去,他敢肯定,蔚蓝定会让人围攻他!可他怎么甘心就这么走了?尹尚心中既是不甘又是愤怒,一时间无法抉择,浑身冷气飕飕的往外冒。

    到底还是不甘心,他握了握拳手上青筋毕露,半眯着眼看向山谷中的车队,冷冷道:“去,怎么不去!准备好东西,本王还不信她真的不露面了,西北商队的人能杀多少算多少!”既然逮不住蔚蓝,那就让西北商队的人用命来填,让他们用粮草来换!

    想他尹尚活了三十来年,便是在他最为落魄的时候,也无人敢这么耍着他玩!别以为他没发现,蔚蓝身边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杜文佩!所以,杜文佩是早就走了,蔚蓝与另外几百人方才的动作全都是耍他的!

    可如此巧妙的踩在他不想放手这条底线上,又仗着人多势众、把住他并不想过多消耗自身实力这点上吊着他,到底是谁的主意?如此深谙人心的算计,当真是蔚蓝在掌控全局?可蔚蓝不过十三,他当她爹都足够了,难道让他承认自己还不如一个黄毛丫头?

    还有朱定滔一干人等,他之前虽然查到这些人在菊山县与蔚蓝会面,但却不知这些人到底是镇国将军府的人,还是姜衍的人,亦或别的……

    玉树闻言小心看了尹尚一眼,心中不免有些发寒。且不论他们针对粮草是否能够的手,只对方人多势众这点,三十人参与进去就万难全身而退!

    但尹尚的性格向来如此,这虽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若尹尚真是个轻易服输的人,这些年也不会如此折腾了。

    他抱了抱拳,什么也不敢说,先吩咐了人到右侧的林子里取东西,又火速将还没汇合的人召集过来。

    尹尚的计划想得很好,可蔚蓝也不是吃素的。若说她最初会留下来,只是单纯为了削弱尹尚的人手,到现在,就不仅仅是为了削弱人手这么简单了,她从不曾打算放弃,又更何况,西北商队还早有准备?

    在几个时辰的较量之后,双方迎来了一场心照不宣又皆有准备的厮杀,是以,片刻后山谷中又响起了打斗声——但与昨夜的厮杀不同,光天白日之下,山谷里只忽的传来金戈相向与马儿嘶鸣的声音,只偶尔才传来几声闷哼,以及渐渐弥散开的血腥味。

    六子原是还等着白条回来说明缘由,孰料白条没等到,反倒等来了树林中乍然出现的黑衣人。他这两年也走了好几趟镖,见此并不慌乱,只是利落的抽出腰间大刀,抬手高喝道:“有人截粮,杀无赦!”

    随着这一声吼,西北商队的人迅速进入战斗状态。众人都是从沙场上退下来的,并不畏惧见血,是以,就算黑衣人气势汹汹,一来便有目的的快速从押粮商队的前方与中部切入,且身手高强杀意弥漫,却无人退后半步。

    诚然,尹尚手下的人都是高手,三十来人甫一出现,便一左一右两相呼应,有技巧的将整个商队夹击起来,但毕竟人少,纵是能让人受伤,却因着西北商队人多势众,一时间无法打开缺口。

    好在他们此举的目的,也仅仅是因为杀人,并不一定非要将围绕在马车周围的人尽数杀光。不过,便是他们想要杀光,也是不能的。

    六子在抽刀吼了一声之后,并未第一时间加入战圈,而是小心的观察着四周,待察觉到身后有更多的脚步声响起时,他下意识回头,就见树林中有几道人影快速闪出,之后是黑压压的人头。

    当先一人正是白条,在白条身后的,是一名青衣素衫的纤细身影,此时她头上的发髻稍微有些凌乱,但却丝毫无损她的清丽,那快速而来的身影,不是蔚蓝还是谁?与两年前截然不同,此时,她身上似乎多了些别的东西,是坚韧还是战意?又或是别的。

    六子一时间有些分不清,他微微晃神后收回目光,身边已经多了一人,“发什么神!”

    挡下正刺向六子的致命一件,白条的脸色有些难看。

    六子抿了抿唇,摇头道:“我以为你们出事了。”话落,他收回心神,开始专心致志的应敌。

    对于如何应对山下的局面,蔚蓝早在山上就与众人商议好了。到得山下,白条第一时间感到六子身边,与六子组队,而张敬德则与手下的一百多人分组而上,他们大多分成二十人左右一组,有秩序的加入战圈,既不至于扰乱西北商队早前的阵型,也让已经身在其中的黑衣人难以脱身。

    黑衣人见势不妙,心下却毫无办法。他们都知道,他们既然已经决定下山大干一场,那就再没有丝毫退路,如今的人数碾压,几乎是必然的。

    白贝一直跟在蔚蓝身后寸步不离,蔚蓝的视线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确定了尹尚不在,唇边不由得露出一抹讥笑,她蹲身与梅朵安平低语了几句,复又拍了拍它们的脑袋,待两只嗷呜着冲入左侧的山林,这才笑着起身,与白贝道:“咱们去后面吧。”

    白贝顺着蔚蓝的视线往押粮商队后方看去,也看到这个缺口,当下点了点头,却是笑道:“小姐不打算动手了?”在她的认知里,但凡有可以动手的机会,蔚蓝向来乐意挥着鞭子冲上去。

    蔚蓝脚下步伐不停,“你觉的还用我亲自出手?”西北商队本来就有将近三百的人手,再加上张敬德手下的两百人左右,想要围住区区三十来人还不容易?

    白贝并非看不清形势,这是在取笑她暴力倾向呢,蔚蓝扭头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我在等尹尚。”看他到底是直接跑了,还是不死不休的与她死磕到底。

    不过,尹尚志在江山帝位,又怎么会与她死磕呢?如今很可能正窝在某个犄角旮旯咬牙切齿的看着她呢,就是不知道梅朵与安平能不能找到人了。

    白贝并不遮掩自己的小心思,笑着摸了摸鼻子,“属下觉得他应该不会出现了。”

    “无碍的。”便是尹尚不出现,梅朵与安平找不到人,那也没什么关系,因为朱定滔已经去前方等着了,尹尚敢对她和杜文佩下手,就要承担后果。

    白贝点点头,收回心神,开始细心留意周围的动静。十五万石的押粮对不比现象中的更长一些,几乎绵延出去两里地,白贝随蔚蓝一同往后,越是往后,守在后面的人越少。

    许多人并不认得蔚蓝,但却多少听说过些他们的主家到底是什么人,尤其蔚蓝长了双与蔚池如出一辙的凤眼。蔚蓝对他们临危不乱这点非常满意,当下点了点头,“好好守着。”

    三百来人说起来是不少了,但要分散在两里地的长队上,到底还是稀稀落落的,所以如今前方打得热火朝天,后面就有些安静了。

    这些人听蔚蓝出声,浑身戒备的同时又点了点头,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前方的队伍,原本没有白条等人的加入就有些胶着,等白条与张敬德加入以后,形势瞬间逆转。蔚蓝一直守在后方,没再去前方查看状况,若是白条与六子加上张敬德还搞不定这些人,那他们都可以回家种田了。

    尹尚与玉树并两个黑衣人站在不远处的高地上,眼见守在队伍后方的人不为所动,蔚蓝甚至亲自带人去了后方,尹尚心头的火不禁一拱一拱的,大约有个火星,瞬时便可以燎原了。

    黑衣人手中拎着木桶,里面装着满满的火油,玉树看了眼两个黑衣人,又偷偷抬眼看了眼尹尚,皱眉出声道:“主上,咱们要不要现在动手?再等下去,恐会错失良机。”

    尹尚之所以会孤注一掷的让其余人现身,重创西北商队只是顺带,最根本的目的,还是抱着这批粮草自己得不到,蔚蓝也休想得到的打算,想要激得蔚蓝沉不住气现身么?

    如今蔚蓝已经出现,后面虽然还有人防守,却算不得多,这俨然已经是他们能找到的绝佳机会,他相信,但凡主子愿意出手,想要擒住蔚蓝,并不会太难!

    尹尚点了点头,并未出声说话,只看着下方抿唇抬了抬手。

    玉树朝两名黑衣人点了点头,黑衣人颔首,当下往山谷而去。

    待两人离开,玉树才道:“主子,属下也去了?”他必须下去牵制住对方,其余两人才会有机会往粮草上淋火油。

    尹尚点头,正欲应声,就见两道雪白的身影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朝他们飞扑而来,玉树见状双眼大睁,“主上,是雪狼!”这地方怎么会有雪狼!

    玉树心中震惊,他可以百分之百肯定,礐山与坞城山虽然有狼,但却没有雪狼!而在此之前,从他们到达坳谷开始,及至与蔚蓝的追逐结束,一直不曾出现过狼!那这两头狼是哪里来的?

    雪狼只在西北雪域出现,而此地是南方境内!难不成是蔚蓝的后援到了!他倒是并不怕狼,对于武艺出众轻功绝佳的人来说,要避开雪狼的攻击轻而易举,但他怕他们如今被人包围了,万一是因为隐魂卫或是麒麟卫来了,他们想要离开此地就难了!

    尹尚整个人都不好了,显然他与玉树想到一起去了,但他比玉树镇定,在梅朵与安平欺进前,脚尖轻点急速后退,手中的六芒星也同时出手,“许是与西北商队一起的?”但他并不敢肯定,未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梅朵与安平之前曾在蔚蓝和白贝身上闻到过玉树的气息,眼见目标近了,当下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六芒星袭来的同时,两只迅速避开,玉树拦在尹尚面前,当即挥剑斩下。

    但雪狼的动作本就极为敏捷,速度更是与身负轻功的人一般无二,甚至还要快上几分,再加上有蔚蓝刻意训练,梅朵与安平每日都要同人过招,经验可是半点不少,因此,无论是尹尚的六芒星还是玉树的剑气,一时间都无法准确命中目标!

    “嗷~嗷~”梅朵避开对方攻击的同时仰天长啸,安平见姐姐如此,当然也不甘落后,这两个散发这乳臭气息的人竟然敢攻击它们!它们向来是得宠的,曾见过许多与它们长得不一样的小伙伴,可这些小伙伴对它们都很友好!于是,两只果断的愤怒了!

    尹尚进退维谷,当下气得脸都绿了。动物虽是有着天然的直觉,在危险来临时绝不轻易现身,但雪狼一直是狼界扛把子,两只嗷嗷嗷的叫唤,很显然是在召集伙伴,他们现在是往山上走还是直接去山谷?

    山上的话,前面一定会有狼等着他们,没准还有隐魂卫或是麒麟卫等他自投罗网!下山的话,战场上瞬息万变,没准耽搁的这么一小会,前面的人已经回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