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120章 暗处的人

时间:2017-12-06作者:二月清风

    ,!

    溶洞里,蔚蓝按着推测的方向带着谢诗意前行,映月宫里却已经翻了天。

    事发后,禁卫军统领赵鹏与刑部尚书游尚翟并谢琳母子几乎同时赶到,将前来参加梅花宴的公子与闺秀们已经全都遣到了暖阁,留下的不过相关几人:比如姜澄,罗桢、杜文佩与白若玮。片刻后,谢正清与长子谢术昭并黄氏也急急忙忙进了宫。

    当下,除了少部分禁卫军将谢诗意与蔚蓝消失的平台把守起来,其余人全都聚集在流觞轩,紧接着,整个皇宫都开始戒备起来。

    蔚池到的时候,流觞轩里气氛有些压抑,谢琳与姜泽谢正清几个面沉如水,姜澄几个面色同样很不好看,杜文佩哭得眼睛都肿了,而赵鹏与游尚翟则是眼观鼻鼻观心,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黄氏偶尔低泣几声,灵犀正站在她身后低声宽慰。

    小半个时辰后,有内侍上前禀报,“皇上,蔚将军到了。”

    “快请。”姜泽瞬间回神,神色间既是兴奋又是为难。

    要说蔚蓝落入暗道,最为高兴的就是姜泽与谢琳了,但心思最为复杂的,也是这二人。原本蔚蓝能落入暗道是好事,但谢诗意同蔚蓝一同落入暗道,却全然不在他们的计划之中,这个结果,并不是他们想要的。

    莫说是太傅府的人脸色难看了,就算太傅府的人脸色好看,谢琳和姜泽还是免不了觉得遗憾,谢诗意是一枚上好的棋子,谢琳之所以会在这个关头将她召回上京,自然是大有用处的。

    按照原计划,蔚蓝落入暗道之后,谢诗意应该是完好无损,也好继续下面的计划——针对杜文佩的,可偏生谢诗意将自己也搭了进去,不但让他们为难,也让杜文佩与白若玮逃过一劫,二人便是因为蔚蓝落入暗道高兴,却免不了觉得有些遗憾。

    蔚池穿了一身青衣披着黑色大氅,听了内侍的通传,仍是坐在孔明椅上,由秦风推着进屋,他将心底的焦急全都压下,面上神色显得有些晦暗莫名。

    “末将见过皇上,见过太后娘娘。”蔚池进入殿中先是与谢琳与姜泽见礼,见二人点头,面上满是难以启齿的为难之色,这才四下扫视了一圈,沉声开口道:“皇上,未知小女现在如何?可是已经有了线索?”

    姜泽轻咳了一声,皱眉道:“爱卿稍安勿躁,流云郡主与表妹跌入暗道的事情颇为蹊跷,朕已经让万统领查看过,怀疑在湖边平台上有个隐藏多年的暗道,但这机关设置得颇为精巧,眼下尚且无人能够打开。你且宽心,朕已经着人宣召前公布尚书宋词,相信宋爱卿会有办法。”

    殿内众人听得此言神色各异。

    姜泽这话一则是安抚蔚池,一则是表明,遇到意外的并非蔚蓝一人,连同他的亲亲表妹也是一并消失了的,至于映月宫里有个暗道,很抱歉,他原先也并不知情,所以,眼下就算是着急,他也好无法办法,这些都并不是他安排,也并不是他想见到的。

    这一推三四五的功夫蔚池嗤之以鼻。他虽是料到蔚蓝今日进宫不会太平,却没想到谢琳和姜泽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光明正大的下手谋害。

    点了点头,蔚池再次抱拳,沉声道:“敢问皇上,这皇宫内如何会有暗道?这皇宫是姜曙荣登基之后在前朝一个异姓王府邸的基础上扩建的,迄今已有百年历史,如何会隐藏着暗道而不自知?也幸得今日坠入暗道的是小女和谢大小姐,若是皇上和太后娘娘遇到,岂不动摇我启泰根基?”

    这话说的辛辣讽刺至极,是个人都听得出蔚池是在讽刺谢琳与姜泽。

    姜泽毕竟心虚,也拿不准蔚池接下来会如何,羞恼之下一时间无话,谢琳抬眸看了眼众人的表情,轻咳一声皱眉道:“蔚将军有所不知,这映月宫历来是皇室举办各类宴会接待所用,历代皇帝与后妃均是不怎么到映月宫来,先帝在时,哀家也要好几年才会到映月宫一次,这暗道的存在一直无人得知,而这映月宫又是前朝就有的,没准这是前朝留下的也不一定。哀家也知道,蔚大将军心疼郡主,但眼下着急却是无济于事,咱们还是好好商讨下如何救人才是正经。”

    说着,她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继续道:“人说关心则乱,谢家小姐也一并落入暗道,哀家这心里并不比蔚大将军好受。”

    蔚池压根就不想与谢琳说话,闻言将视线转向赵鹏和游尚翟,见二人装死,就清楚事情与这两个也脱不开关系,当下握了握拳,看向姜泽道:“让皇上费心了,未知宋老尚书什么时候到?”

    姜泽看了看沙漏,微微颔首道:“应该快了,爱卿放心,朕定然会竭尽全能将郡主救出来。”说到这,他叹息了声,有些遗憾道:“也是不凑巧,三弟毕竟师承紫芝山三公,若是有三弟在,没准有办法也不一定。”

    蔚池自然是知道姜衍不在。

    两年前,谢诗意与尹娜在游园会上跌下楼梯,蔚池与姜衍一直怀疑有第三方人马出手干预,但却一直没查出什么消息。也是到了近期,风雨楼与麒麟卫才摸到些苗头,隐约发现这暗中隐藏的人,竟是与灵山的守陵官署有些关系。

    而姜衍不日就要离京,既然查到线索,又察觉到这方人马近段时日动作频频,自然会想要在离京之前查清。可蔚池虽然能站起来了,在谢琳与姜泽眼中却还是个残废,自然不方便离京,且皇家陵墓,姜衍更加熟悉,于是姜衍便趁着梅花宴的时机,谢琳与姜泽无法分心,一早就去了灵山。

    眼下蔚蓝落入暗道的消息,便是用信鸽传信,姜衍应该也才收到消息才对。蔚池不料姜泽这个时候还不忘挑拨离间,听了姜泽的话,他视线在大殿内扫了一圈,仿佛这才发现姜衍不在,不禁面色又沉了沉,黑着脸道:“还请陛下告知末将,睿王殿下现在何处?小女毕竟是皇家的媳妇,眼下虽是没成亲,但身份已定,若是小女有个三长两短,睿王殿下不在像什么话?”

    难不成只有谢琳和姜泽会给人上眼药会暗地里施压?比勾心斗角的手段,他兴许是不如二人,但有光明正大的借口,还是姜泽自己送上门的,蔚池也不是不会用。

    谢琳和姜泽闻言都有些阴沉,却是没办法道:“蔚爱卿还请安心,这事儿既然发生在皇宫,郡主又是皇家的儿媳妇,自然会给蔚将军一个说法。”

    言罢,他又催促赵鹏加紧查探,并派人去看宋词到没到。

    蔚池颔首,也不表示要随万鹏一起到湖边看看,谢琳和姜泽虽是不想动弹,却不愿在这个关节将蔚池惹毛,于是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去了湖边。

    灵山守陵官署内,姜泽正好一名头戴赤金面具,身穿黑衣的高大男子对峙。

    二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自姜衍将这人堵住,黑衣男子便沉默不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姜衍有足够的耐心,但黑衣人却渐渐有些不耐烦。

    见姜衍没有要罢手的意思,他径直将剑送入剑鞘,沉声开口道:“睿王殿下如此执着,不知到底有何贵干。”

    “本王要真相。”姜衍见对方收剑,也敛下身上的气势,负手淡淡道。

    “末下只是守陵人,所知不过灵山方圆百里之事,殿下是不是搞错了?”男子神色不动,但面具遮挡下的眉毛却是高高扬起。

    姜衍唇角微勾,浅笑道:“你尚且不知本王所问为何,却急着否认,是不是太过着急了?”见黑衣男子眸色微暗,他继续道:“你也别急着否认,本王既然能查到此处,就定然有十足的理由。据说本王所知,本王的皇祖父在世时,手下曾有一直暗卫,每五年便会从黑河郡水师手中运回一批鲛鱼皮,这鲛鱼皮运进上京城之后,流向一直成谜,而两年前在游园会上出现的刺客,敲全都穿着鲛鱼皮,你要如何解释?”

    姜衍向来喜欢打有把握的仗,若非查到十足的证据,是定然不会冒险到守陵官署来的。而当年在游园会上的刺客,并不曾对他与蔚蓝下死手,他几乎有十足的把握确定对方是皇室暗卫的一直,只不知对方为何会对他与蔚蓝手下留情。

    若说对方是谢琳与姜泽的人,那就断然没有对自己和蔚蓝手下留情的理由,甚至对落水的谢诗意与尹娜视而不见,可若说不是,那也不像,因为对方显然是受谢琳驱使的。

    这让姜衍百思不得其解,尤其对方似乎既听令与谢琳与姜泽,但又隐隐有阳奉阴违的嫌疑,这两年来,谢琳不断的指使这帮人刺杀自己与蔚蓝蔚栩便是佐证。他虽是第一次与这人正面对上,但以往却已经打过无数次交道。

    黑衣人听得姜衍如此一说,当下沉默了一瞬,半晌才开口道:“末下确实是皇室暗卫,乃是在昭兴年间就奉旨守护皇陵的,皇室的事情末下与手下人等并不干预。”

    姜衍挑眉,“那游园会上的刺杀时间你待如何解释?”

    黑衣男子笑了笑,笑声爽朗,但却听不出年纪,“罢了,殿下当真想知道?”

    “自然。本王眼里容不下沙子,两年前你们不曾对本王与蔚大小姐下死手,若非如此,你以为你们还能活到今日?便是鱼死网破,本王也不会善罢甘休。”这也是姜衍今日只与鸣涧一同前来的理由,他又十足的把握,对方不会轻易动他。但对方到底想要什么,又是基于何种心里才会听命于谢琳,却是不得而知。

    黑衣人拂了拂袖袍,转身道:“既是如此,殿下请虽末下来。”

    姜衍颔首,跟着黑衣男子往山腰走去。

    鸣涧见此有些担忧,“主子。”

    “无碍的,既来之则安之。”姜衍摆了摆手。

    恰在此时,鸣雨从上下急速而来,“主子稍等。”

    姜衍转身道:“何事?”黑衣男子听到动静一并停下,见此挑了挑眉。

    鸣雨上前,将才刚收到的消息递给姜衍,姜衍看完后面色一边,随即信纸在他手中化为齑粉,转身对黑衣男子道:“本王需得马上回京一趟。”

    他说着立即转身,走了几步却是又顿住,目光入刀的看向黑衣男子,“今日的事情可是与你们有关?”这些人敲在梅花宴举办当日出现,莫不是特地为了将他引到灵山,一则是好对蔚蓝下手,一则也是为了对付蔚池;而跟随自己前往灵山的人并不多,若对方人手足够,便是要将自己留在灵山,也不是没有可能。

    黑衣男子诧异道:“睿王殿下还请明言。”他们落在谢琳手里,的确没做几件好事,手上也沾满了血腥,但还至于滥杀无辜。姜衍素来是个沉得住气的,说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也不为过,是什么事情,会让他忽然之间便了脸色?

    “蔚大小姐在桃花眼出事了,眼下蔚将军应该已经入宫。”姜衍一双桃花眸如浮冰碎雪般注视着对方。他早就对对方的身份有所怀疑,又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个能试探对方深浅意图的机会?

    黑衣男子皱眉,“这与末下并无干系,倒是蔚大小姐,如何会在梅花宴上出事?”说到这,黑衣男子心下也是一沉,难不成谢琳与姜泽已经疯了,才会这样不择手段?蔚池宝贝自己的一双儿女,上京城几乎无人不晓无人不知,谢琳母子如此堂而皇之的下手,看样子当真是豁出去了。

    “本王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你既是皇家暗卫,又是在昭兴年间才到皇陵的,想必是知晓映月宫有暗道一事了?”

    黑衣人面色一变,抿了抿唇道:“磨刀不误砍柴工,睿王殿下若是信得过,不妨先等等。”他说罢利落转身,“殿下请随末下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