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115章 幺蛾子

时间:2017-12-06作者:二月清风

    ,!

    听涛前往杜府和泰王府送信,不过小半个时辰就回来了,蔚蓝将杜文佩和姜固的回信展开看了看,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随后吩咐白贝道:“去库房挑选些礼品,咱们明日一早去趟二房。”

    白贝皱眉道:“小姐,可是两位小姐在信里说了什么?”要不然依照大房和二房的关系,自家小姐只怕是闲得发毛,也不愿踏足东院的。

    蔚蓝颔首,她给杜文佩与姜固的信,原是询问二人两日后的梅花宴是否收到邀请,顺便提醒杜文佩,也从姜固那儿打探些消息。谁料有关梅花宴的消息没打探出来多少,却是听闻了有关她与自家老爹不孝的传闻。

    这消息也不知道是陈氏还是孔氏、亦或是蔚桓传出去的。她微微蹙眉,看向白贝道:“二房那边这两日有什么动静?”按说若事情是二房自己传出去的,郧阳和秦风应该会收到消息,既然二人没与她汇报,那就是其他有心人为之。

    再有,这消息极为隐晦,也只姜固近两日在宗室间走动听到些风声,杜文佩和她可说是只字未闻,就连听涛方才出去走了圈,也还没收到消息。

    白贝摇头道:“没什么异常。”

    将信递给白贝,蔚蓝嗤笑了声,“还真是奇了怪了,你先去准备东西,大房与二房虽然分家,但这孝道,咱们却还是要遵循的。”道理上这样讲完全没错,因为陈氏毕竟是祖父的续弦,如今病重在床,她既然回来了,怎么都该上门探望一番。

    “奴婢知道了。”白贝看完信面色沉了沉,转身出去,又去找了郧阳查探流言的出处。

    蔚蓝对二房一家子委实没什么好脸色,但既然决定要去,第二日一早,还是带着蔚栩,又将白贝几人全都叫上,拎了东西大张旗鼓的往东院而去。

    荣安堂里,金桂正伺候着陈氏喝药,听闻蔚蓝来了,陈氏先是愣了愣,随即便一把将药碗掀了,拍着床板高声道:“谁要这小贱种来看我!她一定没安好心,快让她滚!金桂,快去,让她滚!老身还想多活几年!咳咳咳……”

    药碗摔落在地,在铺着绒毛毡毯的地上咕噜噜滚出老远,金桂与银桂反应过来面色一变,忙帮着陈氏顺气,又端了茶水给她润喉,至于那药碗,却是暂时顾不得了。

    待陈氏将气息喘匀,金桂这才恭顺道:“老夫人,您先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奴婢这就去打发了大小姐。”她说着小心翼翼的扶着陈氏躺下。

    银桂搁下茶碗也在一边附和。

    谁料陈氏却是眼珠子转了转,开口道:“先不忙。”她说着,用枯瘦的手抓住金桂的衣袖,眼中闪烁着精光道:“那小贱种是先去了暮雪斋还是先到荣安堂来的?都带来了些什么?”

    金桂愣了愣,“奴婢看大小姐是直接到荣安堂来的。”至于到底带了些什么过来,金桂有些为难,她又不能未卜先知,如何能知道大小姐会带什么东西过来?

    “左不过是药材与补品吧。”金桂踟蹰道。

    陈氏想了想,吁出一口气道:“让她进来。”大房家资丰厚,总不可能拿几盒糕点就把她这个老太婆给打发了。

    金桂看了陈氏一眼,又朝银桂使了个眼色,银桂这才疾步去大门口请人。

    拂云诀修习到第四层,蔚蓝的耳力比之往日更好,陈氏也没压低声音,她将屋中的动静听得清清楚楚。

    见银桂讪笑着迎出来,也不等她出声,蔚蓝勾唇笑了笑道:“我听祖母声音挺洪亮的,想来已经恢复不少?”

    银桂神色尴尬,面上的笑意几乎绷不住,她垂下头朝蔚蓝和蔚栩福了福,恭敬道:“奴婢见过大小姐和三少爷,回大小姐话,老夫人这是见您来看她,心里高兴的呢,”

    她一面说着,又一面做了个请的动作,“大小姐和三少爷请随奴婢来。”

    说的还真像那么回事,蔚蓝似笑非笑的扫了眼她,点点头跟上,见院中除了两个洒扫婆子,也没有其他下人,只挑了挑眉,也不怎么意外。

    室内窗户关得严丝合缝,充斥着浓浓的药味,再加上陈氏惯用的熏香味儿,蔚蓝甫一进入就觉得气息一滞,蔚栩更是被熏得打了个喷嚏。

    回头好笑的看了蔚栩一眼,她低声道:“忍忍。”

    蔚栩眼眶泛红,乖乖点了点头。

    转过一道屏风,便见陈氏正斜靠在床榻上,头上戴了个赤金嵌碧玉的抹额,面色蜡黄眼眶神陷,正定定看着她与蔚栩,浑浊的三角眼中精光闪闪。

    蔚蓝垂眸笑了笑,拉着蔚栩上前见礼,“见过祖母。”说罢,她也不等陈氏叫起,径直拉着蔚栩起身道:“祖母慈爱,孙女和阿栩这两年时常惦记着祖母,祖母可觉得身体好些了,方才在外间,孙女听祖母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想来离康健也是不远了。”

    陈氏原是想让蔚蓝和蔚栩多站会儿的,不料蔚蓝先发制人,直接用话堵她,都说她慈爱了,难不成她还能让姐弟二人再站回去?再说惦记她,这就更加不可能了,只怕巴不得她早死还差不多。

    她眯了眯眼,黑着脸挤出一抹笑道:“坐吧。”

    言罢又对银桂道:“先给大小姐和三少爷上些甜汤。”

    银桂低着头出去,蔚蓝这才吩咐白贝几个将东西交给金桂,又拉着蔚栩在旁边的圈椅上坐下道:“原本我爹也是想过来看看祖母的,不过他这两日正忙,便让我与弟弟过来了。”

    说着指了指旁边被金桂堆在一起的各类锦盒,蔚蓝轻笑道:“这是爹爹让准备的人参和燕窝,还有些北地药材,都是给祖母补身体的。”

    陈氏眼中划过精光,点头道:“你们有心了,这两年在凌云寺过得可好?”

    “劳祖母惦记,孙女和阿栩过得挺好。”蔚蓝将陈氏的动作收入眼中,歪了歪头,笑眯眯道:“祖母呢?”蔚蓝心中狐疑,陈氏原是不想见她与蔚栩的,又何以忽然之间改变主意,难不成还真是为了这些补品?就算眼皮子再浅,也不至于浅到这种地步吧。

    殊不知陈氏打的还真是这个主意。且不说这两年她一直在给孔氏别苗头了,就只说大房与二房分家之后,她的日子就极不好过。

    大房与二房没分家之前,她喝燕窝可以吃一碗倒一碗,就算是雷雨薇掌家,她也还能存下私房钱,可分家之后,不仅燕窝久不久才能吃上一顿,除了月银,私房钱更是别想了。

    蔚桓倒是不曾苛待她,但毕竟俸银有限,再加上分家之时又只得一成家产,孔氏又是个精于算计的,这两年不仅将掌家大权死死抓在手心,甚至连她院子中的丫鬟都散了个七七八八,只余下几个贴身的伺候。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陈氏自嫁入镇国将军府后,就没吃过什么苦头,没想到临老临老了,却要夹紧尾巴缩衣节食的过日子,这又让陈氏怎么受得了?

    前两日她之所以会与孔氏争执起来闹得不可开交,其中也有孔氏将财政大权抓得太紧的缘故,琉姨娘虽然只是个玩意儿,但这玩意儿却对她言听计从,陈氏这才生了些将琉姨娘扶植起来,与孔氏打擂台的心思,如此,她手上也多少能宽松些不是?

    这样想着,陈氏不由轻叹一声,面上愁苦道:“祖母一把年纪了,好与不好也就那么回事。”她说着话锋一转,又慈爱道:“你们年岁尚小,许多事情大概是不知道,这人参和燕窝之类的,若是长期吃,倒是真的延年益寿,有补益身体的作用,只偶尔吃吃的话,却是起不了作用的。”

    说罢,她目光贪婪的看向蔚蓝,侧放在一旁的双手不自觉抓紧被褥,心中暗道:快说啊快说啊,你若是识趣的话,接下来就应该顺着她的话,大方表示祖母的身体才是重中之重,这些人参燕窝并不值当什么,等她用完后会再拿过来,一定会足够她平日里天天吃。

    可蔚蓝听了后却是没什么反应,倒也不是她没听懂陈氏的意思,而是被陈氏的脑回路给震惊了,就算她舍得送,陈氏也敢吃,就不怕自己整点慢性毒,直接送她去见佛祖吗?

    陈氏见她不言不语,还微微瞪大眼,面上神色看起来傻乎乎的,只以为她年龄小,没能体会自己的言下之意,便又不舍的看了一眼堆放礼物的矮桌,惋惜道:“祖母以前用过的人参燕窝倒是不少,如今却是用得……咳,咳咳咳……”

    说到这,她忽然开始咳嗽起来,不过几息时间,原本萎黄的面色就咳得通红,也不知是憋的还是臊的。

    但蔚蓝想,陈氏应该不会觉得羞臊,羞臊的人说不出这种话来。

    若是她没理解错的话,陈氏这是铁了心要让她再多送些燕窝和人参过来,好供她长期享用,若是她不拿的话,是不是就真的不孝了?

    陈氏应该也是拿准了这点,所以才耐着性子在她面前作戏?可实际上,大房与二房分家之后,大房每年拨给陈氏的赡养费是分文不少的。想来陈氏以往也有过这个想法,只因为老爹不好说话,陈氏心存惧意,并不敢在老爹面前提。

    如今自己与蔚栩主动送上门,陈氏大约是觉得自己年龄小面子薄,以为逮到个小肥羊了吧?今日若是让陈氏从她身上打开缺口,有一就有二,日后还保不准会变着法的从大房扒拉些什么进她的口袋呢。

    金桂和银桂见状,半低着头满脸尴尬的帮陈氏顺气。

    白贝与听涛几个也震惊了,她们见过厚颜无耻的,但却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这哪里是一府老封君的做派!比之寻常人家打秋风的破落户还不如,难道口腹之欲真的能让人连自尊和面子都不顾?

    意识到陈氏一直在唱独角戏,似乎有些不妥,蔚蓝这才垂眸笑了笑,起身到陈氏跟前坐下,殷殷的望着她,诚恳道:“祖母真是,您让孙女说什么好呢。”她握住陈氏的手,微微蹙眉,面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氏心下一跳,拿不准蔚蓝到底会说出什么话来,被蔚蓝握住的手不由抖了抖,正欲开口,就听蔚蓝道:“祖母真是见多识广,这样的养身常识,祖母若是不说,孙女和爹爹还真不知道。”

    她说着起身,朝着陈氏微微一福,认真道:“如此说来,这人参和燕窝虽然金贵,却未免华而不实了,亏得孙女巴巴的拿到祖母面前来丢人现眼,孙女受教了,这就拿去全都换了,给祖母换更为养身的东西过来。”

    “您就放心吧。”她说完也不理会陈氏瞠目结舌的表情,复又坐下拍了拍陈氏的手,郑重道:“孙女记得军中将士长期食用五谷杂粮,平日里还要天天锻炼,可身体却格外壮实,想来是因为食用五谷杂粮的缘故。祖母有空的时候,不如让金桂和银桂多扶着你在院子里走走,生命在于运动,祖母本就是心宽慈爱之人,过些日子,定能健健康康的。”

    言罢,她一副我无知我惭愧的表情,连声吩咐白贝几人,“赶紧将这些碍眼的东西拿去换了,顺便问问爹爹,我蔚家军中的将士平素都以哪些吃食为主,可别再搞错了,连祖母都知道的事情,你们竟然不知,难不成都是榆木疙瘩?”

    这简直就是神一样的转折,白贝与听涛几个原本面色有些扭曲,尔后是被训得一愣,反应过来忙抖着肩膀去拿东西,当即就要拎着出门。

    “咳咳咳咳……”你才是榆木疙瘩!大大的榆木疙瘩!

    陈氏听了前一句,原本心中正欢喜的,孰料蔚蓝话锋一转,却是要将已经送过来的人参和燕窝拿走,已经到嘴的肥肉焉有再被拿走的道理!

    她这回是真的咳嗽起来了,一张脸涨得通红,手指着蔚蓝说不出话来,她能说什么,难道能说先前只是装腔作势,目的是为了让蔚蓝送更多的好东西过来?

    还拿她与军中的军籍贱民相比,蔚蓝这是想干什么?听话听音,她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蔚蓝这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陈氏气得够呛,瞪着眼死死盯着蔚蓝,想从她面上看出些端倪来。

    奈何蔚蓝面色如常,见金桂和银桂手忙脚乱的帮陈氏顺气,当下退后几步,气咻咻道:“祖母您先歇着,孙女这就回去问问管事的,看他到底安的是什么心,为何明明有更适合祖母的补品,却非要拿这不中用的东西来糊弄孙女!”

    “都回来!”陈氏止住咳,嘴皮子哆嗦道:“将东西放下,人参和燕窝就很好,祖母没有怪责你的意思。”堂堂镇国将军府,拿出来的绝对不会是次品!这些都是钱啊,燕窝价值千金,人参的价值就更加难以估量,陈氏心肝脾胃都在抽痛。

    可蔚蓝哪里会依,摆手道:“祖母不用多说,孙女既是做得不好,就要改正,否则岂不白担了来探望祖母这个名声。”她皱着眉,朝白贝几人挥手,“快去快去。”

    陈氏拿蔚蓝没办法,阻拦不了立时气得直翻白眼,想表达下自己的愤怒拍拍床板什么的,又觉得自己心口拱了一团火,哎哟哎哟几声便躺了下去,哼哼唧唧的说不出话来了。

    金桂见势不对,大着胆子出声道:“大小姐,老夫人身子不好,前些日子就有中风的迹象,还请您……”言下之意,你还是少说几句吧,再说下去,要真把陈氏刺激出个好歹,这罪名谁也担不起。

    蔚蓝了然,看着陈氏耸起的颧骨上赤红一片,当即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们好生伺候着,我去从新挑选些适合祖母养生的东西送过来。”

    还送?也不怕直接把陈氏气死!金桂和银桂在大房与二房分家后,就被孔氏收买了。

    她们虽知道蔚蓝是刻意的,心里也巴不得陈氏被气出个好歹来,但陈氏一死,就意味着蔚桓要丁忧,她们也不好做得太过,至少在针对大房的事情上,陈氏和孔氏是统一战线的,是以只能苦着脸点点头。

    蔚蓝心情愉悦,绷着脸拍拍屁股走人,她也不去暮雪斋了,直接便与白贝几个回了西院。事情传到蔚池耳中,蔚蓝被数落了一顿,她缩着脖子乖乖听训,心中却是没忘,曦和院走水之后,陈氏是想要将她和蔚栩挫骨扬灰的。

    蔚池虽然责怪蔚蓝行事冒失,但到底还是没驳了她的意思,转眼就吩咐秦风让几个侍卫扛了几袋黍米和黑面去荣安堂,言明全都是给陈氏补身体的。

    陈氏先被蔚蓝气了一场,收到黍米和黑面更是气得哎哟连天,但挣扎了半天,到最后却是连怒气都发不出来,事情闹大了,岂不是让人看她笑话?

    这边孔氏在蔚蓝从东院离开后,就收到消息,本心里,陈氏被气她是乐见其成的,但为了蔚桓的仕途与整个二房的前程,陈氏暂时还不能死,是以,等秦风安排的人扛着黍米上门之后,二房又风风火火的请了大夫。

    蔚桓下衙后听了这消息脸色气得铁青,不免又冲到暮雪斋主院发作了一通,“我看你眼皮子是越来越浅,难不成还要让人笑话我堂堂尚书府养不活妻儿老小?家里的燕窝人参并不是没有,母亲既是想吃,你明日就送些到荣安堂!”

    妈的!老娘想吃个燕窝和人参还变着法的问小辈要,传出去他蔚桓的脸皮还要不要!

    孔氏先头只顾着高兴了,倒是还真没想到这茬,现在想想多少觉得有些心虚,柔柔弱弱的认错道:“是妾身错了,母亲之前也不曾说过,妾身并不知道母亲想天天用人参和燕窝。拨到荣安堂的药材补品,每个月都有定例的,如今老爷既是说了,妾身等下就让人送过去。”

    你有能耐你养吧,你那老娘以往是吃惯了好东西的,更何况,陈氏此举到底用意如何,孔氏不信蔚桓会看不出来,她说完又满脸委屈的看了蔚桓一眼。

    蔚桓人精一样的人物,又何尝不知陈氏的心思?但陈氏是他老娘,做出这种事情来,本就让他觉得难堪,如今被孔氏用这样的目光打量,他只觉得心中一阵怒气翻涌,指着孔氏的手不停发抖,见孔氏又要开哭,最后只得咬牙冷哼了一声,直接拂袖而去。

    走出暮雪斋后,蔚桓满脸阴霾的朝西院方向看了一眼,越过高高的院墙,只依稀能看到些灯火,他握了握拳,在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要让隔壁的火光彻底熄灭!

    二房到底如何,蔚池和蔚蓝都不太关注,只要陈氏不死,一切就都万事大吉。

    关于蔚蓝和蔚池不孝的流言,蔚蓝在翌日收到结果,看着记录在案头上的林林种种,蔚蓝并不怎么意外,心中甚至连一丝波澜也生不起。

    总归马上就要进宫,有什么手段,都尽管使出来吧。

    邀月宫中,谢诗意送走尚衣局几人,将谢琳打发来伺候她的宫人全部遣退,施施然回了里间,捧着茶杯淡淡问道:“灵犀,你觉得姑母要举办赏梅宴,是真的对我好吗?”

    她说完神情专注的看着灵犀。灵犀是祖父给她的人,无论谢琳想做什么,谢诗意觉得,她都应该让灵犀心中有数,以免最后的结果让谢琳大失所望,会再次将错处全都归结到她一个人身上。

    当日进宫之后,她第一时间便是到延禧宫与谢琳请安。

    皇宫中一如既往的奢华辉煌,似乎一切都没有便,又似乎一切都变了。只她踏入延禧宫的大门,看着高位上那个锦衣华服加身,满头珠翠、仍旧美艳如往昔的女人,心中再生不出半点敬慕之心。

    她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尽数压了下来,配合着谢琳的慈爱上演了一处感天动地的戏码。这种戏码她从小演到大,如今再做不过是驾轻就熟。

    赏梅宴的事情是谢琳直接拍板定下的,其中的目的谢琳不曾明说,是以她到现在并不知道其中内情。但这并不妨碍她对赏梅宴报以满心的期盼——因为只有见到她想见的人,只有等到谢琳出手,她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她到底该如何取舍,又该如何应对。

    灵犀闻言有些不解,诧异道:“小姐为何会有此一问?属下看太后娘娘是真的对您好,这两日送到邀月宫的吃食,衣物和首饰都是小姐您喜欢的。您尚未离京之前便是上京城有名的才女,属下觉着,太后娘娘兴许是想趁着赏梅宴,帮着小姐从新融入上京城的闺秀圈呢。”

    谢诗意淡然含笑,似是有些狐疑的摇了摇头,随即又皱眉道:“谁知道呢,且先看看吧,你这两日也累了,先去歇着吧。”

    灵犀闻言心下微动,倒是也没多说什么,只趁着谢诗意小憩的功夫,悄悄退了出去。

    翌日是个雪天,巳时初,赏梅宴在映月宫举行。

    蔚蓝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仿佛为了应景般,扯絮般的雪花随着寒风纷纷扬扬而下。

    她脚下穿了双羊皮软靴,身上披着纯白的狐裘披风,白贝撑着伞,随领路的宫女越过八角亭一路往西,走了大约半盏茶的时间,呈现在面前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梅林,火红火红的梅花点缀在虬结苍劲的枝丫上,馥郁的梅香飘散在寒风中,呼吸间只觉沁人心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