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56章 方寸大乱

时间:2017-11-22作者:二月清风

    孔氏这是在暗示她还会卷土重来,绝不会善罢甘休?蔚蓝看了眼蔚池与雷雨雩,只觉得孔氏此刻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光明正大的威胁她。

    可她并没有什么好惧的,运气这玩意儿虚无缥缈,她从来笃信一切靠实力说话,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但既然孔氏提到这茬,她并不介意顺着孔氏的意思,再往她心上戳上几刀,“还是二婶有见地,我也觉得非常庆幸。想来是因为我平日里不做亏心事,上辈子行善积德比较多,才会有这样的福报,能够绝处逢生。可人与人毕竟不同,有的人作恶多端,便是汲汲营营,耗尽一生心血,也难以达成所愿。”

    “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人贱自有天收就是这个道理了。”蔚蓝说着淡然一笑,无比真诚的看向孔氏,喟叹道:“二婶你看,道理非常浅显,可许多人就是勘不透,总想着凭借自己一腔野望与歹毒心思,就能夺得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结果到最后,任是千般算计万般苦心,到头来总免不了一场空,甚至还反误了卿卿性命。”

    蔚蓝这话说得可谓是直白至极,至于到底是在说谁,在场诸人从奴仆到主子,但凡长了脑子的,俱是心中有数。

    陈氏和孔氏闻言心中恨极,二人还不曾说话,雷雨雩便哈哈大笑起来,他初时还担心蔚蓝在孔氏手里吃亏,却不想蔚蓝年纪虽小,但毒舌的功夫却是了得,他眉开眼笑道:“好个天道好轮回,人贱自有天收,阿蓝说得不错!”

    “陈老夫人是信佛之人,日后佛前早晚三炷香,可千万记得要虔诚一些,否则会被天收的。”他说着先是看了眼陈氏,随即虎目微眯,扫向孔氏道:“若老天不收,老子不介意替天行道!”

    这话说得霸气外漏杀气腾腾,陈氏本就是信佛之人,闻言当即一个哆嗦,只恨不得能马上离开,到佛前阐明自己的心意才好,可慑于蔚池与雷雨雩的威势,再加财产分配还没落到实处,她又极不甘心。

    见雷雨雩看过来,她目光慌乱的对着雷雨雩点了点头,随即瞟向荣安堂后方的小佛堂。

    雷雨雩见此嘲讽一笑,就这样的鼠胆还敢跟大房对着干,还想对蔚蓝与蔚栩下手,当真是自不量力!他想着看了眼蔚池,对于蔚池能容忍蔚家二房到此时,心中万分不解。

    孔氏也不料她只说了一句,蔚蓝便能顺着她的话说出一长串反驳的话来,字字句句都在说她作恶多端,字字句句戳中她的痛处。不仅如此,更甚者雷雨雩还顺势帮腔,**裸的威胁她。

    她心中又恨又怕,也顾不得看陈氏的脸色了,一张脸瞬时从原来的忽青忽白胀得通红,直欲与彩虹之子媲美,壮着胆子道:“不过月余未见,蓝丫头越发口齿伶俐了,当真让二婶刮目相看。”

    孔氏语气中难掩压抑与怨毒,蔚蓝听了摆摆手,“承让承让,比之二婶,我这实在不值一提。”视线瞥见白贝与听涛几个端了瓜果点心进来,她随手拿了个橘子,一面慢条斯理剥开,一面笑道:“说来这是二婶的强项,我哪敢再您面前班门弄斧?”

    孔氏张了张嘴,有些说不出话来,她垂眸了一瞬,好半晌才看向蔚池道:“大哥,我看蓝丫头是随了大嫂,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从见到雷雨雩的那一刻起,孔氏就失了镇定,亦知道今日的事情困难重重,待反应过来自己被蔚蓝算计,孔氏已经豁出去了,故而,颇有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此时此刻,她只觉得,既然不能在蔚蓝手中讨到便宜,那就从蔚池手中讨回来,再怎么说,她是做弟妹的,蔚池总不好跟她打嘴仗,与她一介妇人一较长短。而雷雨薇正是蔚池的死穴,蔚蓝戳她肺管子,那她就戳蔚池的肺管子。有道是父债子偿,子债父偿也是一样的道理。

    孔氏的如意算盘打得好,可那也要看蔚池接不接招,他淡淡扫了孔氏一眼,将目光移向蔚蓝,眉眼柔和道:“囡囡说得不错,你二婶虽然夸你,但你日后行事,还是得戒骄戒躁,需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学海无涯永无止境。”

    蔚蓝心下好笑,不仅自己的脸皮厚,老爹的脸皮也不薄。不过,对待陈氏和孔氏这样的人,若是脸皮薄了,是刺激不到她们的。

    她将剥好的橘子递给蔚栩,站起身虚心受教道:“女儿谨遵爹爹教诲。”说完,又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孔氏,退回去继续剥橘子。

    厅内的檀香香气瞬间被橘子皮的清香压下去不少,孔氏被这父女二人堵得死死的,一张脸清白交错,她张了张嘴,再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想上前撕了蔚蓝,又没有胆子。一颗心就像被人丢在油锅里反复煎炸,就好像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对方只需用铲子轻轻一划拉,就能让她心中的怒焰更加高涨几分。

    “既然闲话已经叙完,那咱们就说说正事吧。”蔚池见蔚蓝的气出得差不多了,陈氏与孔氏也无话可说,这才招手让郧阳上前两步,道:“去把账册全都抬上来。”

    这话语气虽然缓和,可却不容置疑,孔氏无从反驳,也无法反驳,她点点头,心下砰砰直跳,“就依大哥所言。”

    你不依还能如何,郧阳早就有所准备,他冷冷看了孔氏一眼,应声大步出了厅堂。不过须臾,便见三名身材高大的侍卫一人扛了个箱子进来,在这三人之后,还跟了个身着青衣的老者。

    成败在此一举,孔氏死死盯住那些箱子,将拳头握得紧紧的,丝毫没察觉到自己的掌心已经濡湿一片。

    陈氏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眼见孔氏在蔚池几人手中都讨不了好,她心下不禁有些泄气,但强烈的执念与贪念让她并不甘心放弃,只一双浑浊的老眼闪烁不定的看向四周。

    三人将箱子砰的一声放在地上,蔚池对青衣老者淡淡道:“葛账房,你将统计好的账目给二夫人看看。”

    ------题外话------

    状态很不好,后面慢慢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