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34章 直觉

时间:2017-11-22作者:二月清风

    姜衍笑着点头,“你说的不无道理。”

    因为有郁圃传信,他虽早早离开安平镇,但蔚池与蔚蓝的动作却是一清二楚,自然也就明白尹尚的影子卫几乎尽数折损在这父女二人手中。

    若说尹尚是因此而心中郁愤难平,想要通过绿茵阁,将谢琳母子与镇国将军府的关系撩拨得更加水火不容,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蔚蓝说的到底是不是实话,绿茵阁里是否还有别的东西值得尹尚觊觎,这却是不好说了。依照蔚蓝的脾性,若不是她自愿说出来,大概他追问也是没用。

    索性他对此只是心中好奇,倒也没有别的想法,而他方才已经提醒过蔚蓝,若真有什么,蔚蓝自然会警惕起来。

    他如此想着,又看了蔚蓝一眼,见她正怔怔出神,不由得出声道:“总归你这些日子还是小心些吧,若尹尚知道坏他好事的是你,只怕就不是对绿茵阁下手这么简单了。”

    蔚蓝自然是知道这点,她回过神来,认真点了点头,思忖道:“尹尚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可跟他打过交道?”在蔚蓝心中,尹尚就等于一个心狠手辣外加心理有些变态且背负着满心黑暗的阴谋者。

    姜衍似是没想到蔚蓝会问这个问题,他想了想,道:“尹尚具体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并不知情,若非蔚将军失踪的事情,我大约也不会留意到他。”

    “这么说,他之前一直是个非常低调,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人。”蔚蓝摸了摸下巴,“隐藏得如此之深,倒是比谢琳与姜泽更加难以琢磨。”

    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大概就是这个道理了,“等他到了上京城,多少能看出些来吧。”

    “自然。”姜衍往椅背上靠了靠,又笑道:“或许你还可以从蔚桓身上下手。”

    “也是。”老爹失踪与娘亲被害之前,蔚桓与孔志高二人跟尹尚过从甚密的事情,姜衍在莽岭山已经跟蔚蓝说过一次,此时姜衍再提,蔚蓝蓦地想起白日里蔚桓提早回府的事情,她问姜衍道:“说到这个,蔚桓今日的行为也有些异常。”

    “怎么说?”姜衍挑了挑眉。

    蔚蓝半眯起眼皱了皱眉,“今日一早,我与爹爹回府之后,蔚桓便出府了一趟,当时他并不知道我与阿栩还活着,后来孔氏打发了几个婢女到西院来,却被我将人给打发了。我估摸着孔氏得知我与阿栩活着的消息,会即刻通知蔚桓,可蔚桓回来的太快,比我预估的时间至少早了小半个时辰,这并不符合常理。”

    “你的意思是,蔚桓出去了一趟,从别的渠道知道了你与阿栩还活着的消息?”姜衍皱了皱眉,不确定道:“这便是怀疑,除了谢琳与姜泽、甚至是尹尚,有别的人对镇国将军府的情况更加了如指掌?”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蔚蓝点点头,“可以这么说,按照常理,在此事上能够给蔚桓传递消息的,除了孔志高就只有姜泽。”

    姜衍挑眉,他本身就是个极为谨慎的人,可蔚蓝又比他更加谨慎,甚至谨慎得有些过头了,“可有依据?没准只是巧合呢?”

    眼下的情况,除了谢琳与姜泽,亦或是尹尚,他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人,会时时刻刻关注着镇国将军府,而从风雨楼收到的消息来看,上京城最近也没有别的异动。

    便是连他自己,在镇国将军府重重防守的情况下,也不敢拍着胸脯打包票说对镇国将军府了解得清楚。

    “你觉得我是小题大做?”蔚蓝也知道自己是有些草木皆兵了。可这是她的直觉,偏她又该死的相信这种直觉,过往就是这种直觉,让她数次死里逃生,这次也不例外。

    可直觉这种东西,又最是理不清道不明的,将姜衍面上的神色看得清清楚楚,蔚蓝无奈道:“我也希望自己是多想了,可眼下的情况却由不得我有丁点疏漏。”

    她说着摇摇头,面上神色有些纠结,“这事虽看起来再寻常不过,可我心里总觉得事情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凡事没有绝对,眼见的也不一定就是真实,我们并不能排除那万分之一的可能,便是有一丁点的可能,我也要将它扼杀在摇篮里。”

    姜衍对蔚蓝要说的话,原本并不抱什么希望,可听蔚蓝提及“我们”,他心中莫名染上几分喜悦,唇角轻轻扬了扬,随之面色也郑重起来。

    蔚蓝并未察觉到姜衍的异常,她说完整理了下自己的思路,认真分析道:“梧桐院守卫森严,今早那样的情况,便是姜泽的暗卫,也不定能拿到梧桐院的一手消息,姜泽自然也就无法给蔚桓传信,况且,若姜泽真的知情,桂公公与那个太医院院判也不会一脸便秘的表情。

    排除姜泽,那能给蔚桓传递消息的便只有孔志高。

    从孔志高与蔚桓的翁婿关系来看,这也极有可能。可孔志高在翰林院任职,顶天了也是个文职,若他身边的人比姜泽的人更加得用,那么,孔志高与蔚桓背后的主子真的是姜泽?如果不是,那么,蔚桓的消息又是从哪来的?孔志高一介文臣,身边又如何会有这样的能人?”这才是蔚蓝最担心的。

    如果孔志高与蔚桓背后的主子真的是姜泽,她倒并不那么担心,怕就怕不是。

    “离开安平镇之前,因着蔚家军中有劣质兵器流入,事情又涉及到绩溪郡的兵器作坊与秦姓富商,我爹与骁伯伯就猜测过,在我爹遇袭一事上,表面上看虽然是姜泽与尹尚的手笔,可暗中却未必没有别的势力介入。”

    在后世,她见过的双面间谍多了去了,“孔志高与蔚桓虽明面上看是姜泽的人,可这事儿谁又能保证?小心些总是没错的吧,我下午安排了人去查探蔚桓今日的行踪,到现在还没消息,我不知道这痕迹到底是被人抹去了,还是蔚桓与孔志高身上真的没有异常。”

    随着蔚蓝分析的深入,姜衍不自觉认真思索起来。

    片刻后,他抬眸看向蔚蓝,见她小脸几乎皱成一团,不禁微微蹙了蹙眉,“说到这,我倒是想起一事,这事同样涉及到蔚将军遇袭失踪一事,也发生在蔚将军遇袭之前。”

    ------题外话------

    抱歉,今天下乡,回来的时候有些晚,又中暑,状态实在不好,考虑到文的质量,我只能更2000,明天0补上,不食言_!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