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二百章 来往(一更)

时间:2017-11-22作者:二月清风

    浓雾散去,晨曦微明,天边泛起淡淡的橘色。

    之前蔚蓝与蔚栩诈死离京,东院仅有的几个下人也被孔氏打发得一干二净,而此次跟随蔚蓝等人回府的伏虎营将士,又素来是令行禁止寡言安静的性子,再加上蔚蓝等人才刚回府,还来不及添加新的人手,是以,等琉璃几人离开梧桐院,整个东院都清净下来。

    这种清净,正是蔚蓝想要的。

    但这清净并未维持多久,蔚蓝刚迈步进入内室,便有侍卫过来传话,说是宫里派来的内侍已经到了大门口,蔚蓝只得重返花厅,问侍卫道:“这么快?都有那些人?爹爹可还有别的吩咐?”

    姜泽会派人前来一探虚实是迟早的事,蔚蓝并不觉得意外令她意外的是,姜泽会如此迫不及待,竟是连体恤臣子舟车劳顿需要安置的时间都没给。

    也不知姜泽是否还有别的意图,蔚蓝虽估摸着姜泽不会在这个关头有过多动作,顶多只是小打小闹,但事关大局,他们日后还得在上京城立足,便凡事不可大意。谢琳与姜泽又向来心黑,她身边如今连个老嬷嬷都没有,也没有与腐烂到骨子里的皇室成员打交道的经验,谁也说不准这母子二人会使出什么阴招,小心些总是没有大错。

    侍卫也没料到蔚蓝问得如此详细,他抱了下拳,认真道:“回小姐,一行十几人,有皇上身边的桂公公,另外还有太医院院判申姜与两名医女,此外还有几名小太监与一队禁军侍卫。将军只让小姐与少爷换身待客的衣服,只要礼数上挑不出错处就行,其余的将军自会处理。”

    只十几个人,这人数上倒也正常,并不让人觉得皇帝对老爹的恩宠太过,但这医女就令人深思了,蔚蓝面色变得有些难看,她略作沉吟,颔首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与跟爹爹说,我稍后便到。”

    若是她所料不错,姜泽是因为得知老爹如今“不良于行”,想让两名医女常驻镇国将军府的意思。此乃皇帝钦赐,老爹断然无法拒绝,可这样的人不能打不能骂,也不能一刀捅死了事,还当真是个麻烦事。不过,有郁圃在,想必这两名医女也翻不出什么浪来,只老爹平日里行事,需要更加小心谨慎了。

    侍卫领命离开,蔚蓝收回思绪,先是让白贝给自己找一身合适的衣裙,又吩咐听雨道:“去通知簌月伺候小少爷起身,也换身得体的衣服,动作快些。”

    她虽然没见过宫中的内侍,却也知道宫中内侍尽是姜泽与谢琳最忠实的耳目口舌,在礼数上不能轻忽,稍有不慎,便会被扣上一个大不敬的罪名。而老爹之所以会选择这个时机让自己与蔚栩前往清风院,盖因自己与蔚栩活着回京的消息并不能隐瞒得长久。

    二人应下,听雨去隔壁传话,白贝心知蔚蓝并不擅长穿衣搭配,实则她自己同样并不擅长,思及蔚蓝如今尚在孝期,便从箱笼里找处一套雨过天青的素面缂丝襦裙,外加一件纯白的狐皮披风,只求无功也无过,先应付完这遭再说。

    蔚蓝套上衣裙,听涛将蔚蓝原先的麻花辫打散,直接梳成双丫髻,又在发髻上缠了一圈米粒大小的珍珠发饰,戴上同色系的珍珠耳铛便算完成。

    白贝见此,上前给蔚蓝披上披风,似是想起什么,皱着眉开口道:“小姐,您说二房刚才送人的举动是有意还是无意?是不是太过巧合了?倘若小姐没让属下将人拦住带进梧桐院,没准这些人便进了清风院,又或者将军不肯收下她们,她们也无需做别的,只需在清风院门口可怜兮兮的这么一跪,如今内侍与太医上门,将军便成笑话了。”

    蔚蓝倒是没想到这茬,琉璃几人虽然厌恶,但老爹毕竟才刚回京,即便是她们真的扰了清风院的安宁,依照老爹的心性,也必然不会一出手就将琉璃几人杀了。

    她将披风系系好,思忖道:“难说,二房与那两位本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二房与那两位总归是咱们的敌人,若这是二房自己做的决定还好,倘若不是,那二房就更难对付了。”

    白贝点头,她也清楚,倘若二房与那两位是事先商议好的,那便证明二房如今有那两位的眼线,且对方的身手绝对要够好够快,才能往返于镇国将军府与皇宫之间传递消息,并在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合计出这个对策,这样的人,确实需要好好防范。

    蔚蓝与白贝想得没错,二房如今的确有姜泽的暗卫,但因为城门口的守将动作够快,等暗卫回宫禀报的时候,姜泽派往镇国将军府的内侍与太医已经出发,暗卫只得了姜泽的一番嘱咐,便又赶回了暮雪斋继续盯着。

    片刻后,簌月与银杏忍冬带着蔚栩进来,蔚栩也换了一身豆青色锦缎暗纹小袄,身上披了件月白色披风,因他个头本就矮如今又穿了棉衣,整个人显得圆滚滚的。

    许是因为听雨已经将宫中内侍上门的事情与蔚栩说了,蔚栩面上并无诧异之色,见到蔚蓝,直接蹬蹬蹬的跑过来,拉着蔚蓝的手道:“姐姐,咱们快些出去吧。”

    在蔚蓝的开明式教育下,蔚栩知道,自己与姐姐并爹爹回到上京城来,便是要被恶人欺负的,如今恶人上门,他虽然相信自家爹爹一定能应付,但也没有单独让爹爹被欺负的道理。

    蔚蓝笑眯眯点头,牵着蔚栩走出梧桐院时,白贝与簌月几人默不作声的跟在姐弟二人身后。此时天色已经大亮,淡金微暖的晨光丝丝缕缕洒下,不远处的飞檐拱角被镀上了一层金光,整个东院都掩映在一片安宁祥和之中。

    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径往前,是一片荷塘,许是因为久未有人打理,荷塘里只稀稀疏疏挂着几茎残叶,打看起来有些萧条,但在萧条之外,又颇有几分禅意。荷塘之后是四季常青郁郁葱葱的浣沙林,此时,浣沙林中鸟鸣阵阵清脆悦耳,让院中凭添了几分生机。

    再往前,便是清风院,在清风院与演武场相连的地方,种植着大片菊花,远远看去,这些菊花正开得姹紫嫣红一片,蔚蓝到了近前,才发现这些菊花虽开得极好,但约莫着同样是因为无人打理,生长得挨挨挤挤,看起来有些杂乱无章,几乎是枝丫连着枝丫,你攀附着我,我斜倚着你,而空气中正飘散着清浅微苦的菊花香气。

    在距离清风院百步的拐角停下,蔚蓝深吸了口气,又眯眼看了看天边徐徐升起的朝阳,蹲下身,笑容柔和的看蔚栩道:“嘘嘘,你可记住姐姐跟你说的话了?”

    之前姜衍请出玄清专门为蔚蓝蔚栩安排的离京借口,蔚蓝虽早与蔚池商议过,并达成共识,又与蔚栩说了其中的关键,但事到临头,却仍是担心蔚栩会应付不了。

    心思单纯的人在皇宫中是活不下来的,而能在权势阴谋倾轧中活下来的,谁又不是经历过无数算计,练就了一身老谋深算,外加火眼金睛察言观色的本事?

    若说孔氏与杨嬷嬷之流是魑魅魍魉中的小鬼,那能被姜泽派出来的人,便是小鬼中的极品小鬼,定然不会是什么简单角色,而蔚栩虽然聪慧,却毕竟年幼,又如何会是这些人的对手?

    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蔚栩在面对内侍、甚至是谢琳与姜泽时,能至始至终都不开口。

    这计划是蔚蓝思虑再三之后才定下的,她与蔚栩是因为被人谋害才会被玄清所救,又是骤然失怙失恃的处境,小孩子悲伤过度又受到惊吓,变得不爱说话也是正常的。

    此举不仅可以避免蔚栩在内侍与姜泽谢琳面前露陷,对蔚栩也多少起到些保护作用。

    蔚栩极为乖巧的点头道:“姐姐放心,阿栩知道该怎么做,我什么也不会对他们说,他们若是要让我进宫,我便躲到玄清道长身后。”

    玄清身上虽然没有功名,说穿了只是一方外人士,但紫芝山这个强有力的背景,却足够让姜泽行事之前多上两层顾虑,蔚蓝也顾不得要将自己与姜衍的关系提前曝露在人前了,她点点头,又检查了一遍蔚栩的着装,笑眯眯道:“阿栩真聪明,等下无论他们说什么做什么,有爹爹和姐姐在,你都不用害怕。”

    蔚栩点头,面上的神色也正了正,紧跟着与蔚蓝往清风院门口走去。

    此时蔚池正安坐在孔明椅上与桂荣寒暄,只见他面上笑容和煦道:“桂公公真是稀客,难为皇上还惦记着微臣,此乃微臣荣幸。”他说着又将视线移向桂荣身后的一干人等,继续道:“只本将军半个时辰前才刚回府,如今府中尚未打理妥当,少不得要怠慢桂公公与各位大人了。”

    这话说得,申姜与其余众人俱是垂下头来,桂荣抱着拂尘,面上褶子复褶子,却是笑成了一朵菊花。

    题外话

    二更十二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