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一百二十九章 姜衍的手段

时间:2017-11-22作者:二月清风

    周未和陈虎趴在灌木丛中啃干粮,原以为等到天黑后便可进入镇中打探消息,却不想天色刚刚擦黑,还不等二人行动,就见小道上极快的行来一群黑衣人,二人屏住呼吸,尽力掩住身形,等近了细看,才发现这群人不仅身材魁梧、下盘极为稳健,腰间还配着大夏军中惯用的宽刃弯刀,而为首之人,正是先前进入小镇的纳西纳东二人。

    周未和陈虎点了点对方的人数,对视一眼,不禁心下狠狠一沉。

    他们都有自知之明,对方既是军中之人,且人数众多,他们与之对上完全就是以卵击石,且看纳西纳东如此迅速的反应,显见乔禀章的地位不低,否则也不会转瞬间就集结了二十来人前去营救。

    想到他们已经摸清楚路线,这小镇反正不会长了翅膀飞走,二人只稍作犹豫,便打消进了入小镇一探究竟的念头,毕竟事有轻重缓急,这些人久经历练,脚程比之他们快了不少,他们可没忘记,在峡谷尽头,还拴着他们的马匹,而刘大黑才刚离开不久,若是被对方发现了踪迹,很有可能凶多吉少。

    三人是同生共死多年的兄弟,又如何能眼睁睁看着刘大黑遇险?就算他们追上去帮不了太多,但至少还有个接应。

    更何况,看主子对卧龙山庄上下的态度,也不是蛮不讲理之人,就算是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怪罪。是以,二人等一行人走远,便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行动之间,比之起初跟踪纳西纳东又更加小心了几分。

    这边蔚蓝等人已经到达果洲镇,果洲镇与西凉镇接壤,从果洲镇到西凉镇,大约有二百里地,在西凉镇便有蔚家军的卫所,而西凉镇再往北七十里,便是蔚家军的大本营安平镇。

    因着很快到达目的地,一行人也渐渐紧张起来,尤其是周旺财等人,说到底,他们之前是匪,如今即将面对的是兵,再加上蔚池遇袭失踪之后,距离安平镇较近的城池均有不同程度的戒严,大家心中自然有些没底。

    不过有蔚蓝在,他们倒也不惧什么,这些都是之前做山匪时留下的后遗症。

    果洲镇仍属赤焰山范围,除了城镇附近有少量植物生长,其余地方均是赤地红沙,蔚蓝等人今日一早从黑风镇出发,全天大约行进了二百五十余里,因为赶着马车,这速度算不得快,但蔚栩和簌月几个丫头,却因为气温的骤然变化,还是有些不大适应。

    队伍在果洲镇外扎营,思及大批人骑马入城太过打眼,蔚蓝决定在进入果洲之前便将队伍分散开来。

    而一行人之中,又以郧阳和蔚十七对萧关最为熟悉,简单吃过晚饭后,蔚蓝留下白贝和郁圃在四周警戒,叫上郧阳、蔚十七、白条和周旺财到一边商议。

    将自己的意思简单与三人说了,蔚蓝看向郧阳和蔚十七道:“你们以为如何?”

    按照蔚蓝内心的想法,果洲距离萧关已经很近,到此时才将队伍分散,委实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但想到老爹失踪之后,萧关必定处于各方势力的监视之中,这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虽然有心人通过细心调查,很容易就能发现其中端倪,但她的目的旨在于无风无浪的到达安平镇,并非是想要长久瞒住这些人,所以暂时分开,总比大批人马同时进城主动去引起暗中之人注意要好。

    郧阳跟蔚十七心中有同样的顾虑,虽然他们人手充足,未必就护不住蔚蓝姐弟二人,但小心无大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未免节外生枝,适当掩盖行踪也有必要。

    蔚十七在萧关呆的时间更久,他想了想点头道:“属下觉得可行,主子想怎么安排人手?”无论怎样安排,总要先确定精锐人手都围绕在蔚蓝姐弟身边,这才是重中之重,“或者,以策安全,咱们还可以暂时将停下队伍,属下传信请骁统领着人来接应。”果洲到安平镇总归不过三百来里路,麒麟卫快马加鞭一日功夫就可赶到。

    “不必,”蔚蓝摆摆手,九十九步都走了,也不差最后这一步,她将视线移向周旺财,道:“旺财先派两组人入城打探消息,明日一早再买几辆马车,购置些粮食点心和布匹。”

    这时代几乎没什么夜生活,一般的商铺到了下午酉时就会陆续关门,集市则散得更早,往往午时就没什么人了,而他们到达镇外已经酉时过半,西北的天虽然比上京城黑得更晚,但镇上除了声色犬马之地,其它商铺也应该早就关门。

    周旺财对此并无意见,说白了萧关是蔚家军的地盘,只要郧阳和蔚十七没有意见,他就举双手赞成,再说卧龙山庄的并不缺乏擅长此道的兄弟,“属下马上去安排。”

    郧阳心知蔚蓝行事自有章法,闻言也没有说话,白条想了想问道:“主子是准备将苍岩堡的人全都装到马车上运到萧关?”

    蔚蓝点头,“对,明日一早我与阿栩扮作富户前往萧关访亲,包括大小熊在内,我只带二十人进城,其余人分散成几人一组,分别从城外抄小道前往安平镇,咱们到镇上最大的客栈汇合。”

    “这样会不会太过冒险?”白条皱眉,虽然心中好奇蔚蓝到底想把这些人带到萧关干嘛,却没有出言多问,他现在担心的是,路上会不会出什么意外,毕竟他是雷文瑾安排过来的人手,若蔚蓝和蔚栩有半点闪失,他万死难以赎罪。

    “不会。”蔚蓝摇摇头,“一来这伪装虽然拙劣,但只要不是有心之人就很难留意,就算有人留意到,一时半刻也难以确定我的身份。二来,果洲离安平镇很近,即便有人认出我的身份,想要对我们下手,也会选在暗中进行,且一时之间必定抽调不出太多人手,有你们几人在,应该没什么问题,再说明日晚间咱们就可以到达西凉镇。”

    西凉镇到安平只有七十里,等对方反应过来,他们已经进入蔚家军西凉卫所范围,对方就算是再心急,也不会傻得在西凉动手,蔚蓝要做的,不过是多争取一些缓冲时间,更甚者,运气稍好一些,她能在不惊动各方势力眼线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进入安平镇。

    白条闻言这才放下心来,

    蔚蓝颔首,等周旺财安排好人手,一行人便早早歇息养精蓄锐。

    被撂在三十人中间的乔秉章全程伸长了脖子耳朵竖得老长,最终没能听到只言片语,只能满心苦逼的被绑在角落里喝西北风。

    这两日他也陆续看出了些门道,估摸着蔚蓝等人来历不凡,但他想来想去硬是没想到蔚蓝会是蔚池的女儿,最多想着这是萧关某某将官的亲眷,先是收服了卧龙寨,见卧龙寨的山匪态度极好,便允许他们戴罪立功。

    于是周旺财又带着这伙人挑了苍岩堡,这大概是要绑了自己回去邀功呢!没见跟着汤剑锋作恶多端的三十人也在此列吗?想来定是如此了!

    乔秉章在心中不断宽慰自己,中原人最是酸腐,又贪财怕死,只要不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到时候纳西纳东再使些金银疏通下,自己的下场大约不会太惨,应该还有翻盘的机会!只是不知这帮人要将自己交给谁

    蔚蓝此时并不知道蔚池已经安全回到安平镇。

    篝火未灭,簌月三个丫头已经照料着蔚栩和大小熊在另一辆马车安睡,白贝睡在距离马车不远的帐中,蔚蓝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鼾声,有些好笑的掀开车帘,望向繁星点点的夜空,默默将腿搭在车辕上思索到达萧关之后的事。

    蔚十七和雷文瑾皆说姜泽并未往萧关安排自己的人手、看样子也无意往萧关安插自己的人手,而蔚家军的兵权,在老爹出事之后,暂时由老爹的副将杜权暂代。

    犹记得在上京城时,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走出上京,如何拒绝雷文瑾要接自己和蔚栩去泊宜的提议,又要照顾蔚栩的情绪,是以关于杜权的具体消息,蔚蓝也没多做追问,而雷文瑾后来之所以没与自己多说,想来也是觉得以自己的年龄和身份,不会有过多机会与军中之人接触。

    说来也是机缘巧合,蔚蓝昨日便收到季星云传信,原来当日周被旺财等人强掳上山的祖孙三人,竟是京兆尹杜威的母亲荀氏与他一双儿女,而如今掌蔚家军兵权的杜权,正是杜威的嫡亲大哥。

    赤焰山虽然夏季炎热,冬季依然有些冷,尤其早晚温差大,蔚蓝拉过兜帽遮住迎面而来的冷风,在脑中回想当日遇到这祖孙三人的情形。

    精明慈爱的老太太,英气勃勃的少年和少女,在黎阳镇相遇,自己比这祖孙三人早一步出发,却比他们落后一步到达牯牛山,而这祖孙三人在路过牯牛山时,却被周旺财等人所掳

    六子曾说过,当时对方走脱了几名侍卫,那侍卫撂下狠话,说是要在半月后到牯牛山赎人,按照牯牛山与萧关的距离,往返再加安排人手,可不就是半个月的样子么?

    如今杜威还在京中,荀氏祖孙三人会有什么事非要行色匆匆的往萧关赶?他们想干什么?心中念头划过,蔚蓝一面猜测着这祖孙三人是否已经看出自己的身份,一面决定到达萧关之后,先想办法会会这位在老爹出事后便直接掌了兵权的杜权。

    老爹在军中的地位举足轻重,按说当日去巡防,只会有身边的亲近之人知道,蔚蓝并不了解杜权,自然也就无法信任,这话她甚至连蔚十七都没问过,因为隐藏在暗中的人,既然是隐藏,又如何能轻易让人看透?

    她经历得不少,大多数时候,只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害人之心虽不可有,但防人之心却不可无,尤其她带着蔚栩。

    另外,也不知原本护送荀氏祖孙三人的护卫,在逃脱之后,是否已经到了安平镇,没准还能与前去接应的人有碰头的机会,如此,蔚十七或是郧阳一定认得。

    蔚蓝没有发现的是,黑暗中,有两双眼睛躲在高地的沙丘后闪闪发亮,正一瞬不瞬的望着马车中的蔚蓝,二人面上神色都有些诧异,还有些惊奇。

    这二人正是自蔚池回到安平镇后,就不肯再安分养伤的谷楠和杨小白,蔚池拒绝了骁勇的提议派麒麟卫前来接应蔚蓝之后,又实在好奇自家闺女一路上会有什么动静,便想安排两名伏虎营的将士前来,没曾想杨小白和谷楠主动请命,蔚池考虑到此行并没有什么危险,也由得二人折腾。

    二人虽然几月前去了半条命,身体一直恢复得不怎么好,但蔚池安全回来,几人心中的郁结尽数散去,再加上人年轻底子好,精气神也瞬间恢复不少,虽然身手仍然只有受伤之前的六七成,但跟踪个人却是不成问题。

    他们今日一早便从安平镇出发,骑的全是上等好马,几乎在蔚蓝一行人刚刚扎营的时候,便已经赶到。

    刚才蔚蓝与几人的对话,他们虽离得较远,听得并不真切,但却被这阵势给惊到了!当初韩栋和梁晓不是说小主子身边只跟了几人么?这哪里是几人,这是几人的数倍好吧?而且,其中一个帐篷,貌似还关了一窝俘虏

    二人搞不清楚具体情况,一时间静静的伏在沙丘后面面相觑。

    而在上京城中的杜威,此时也收到荀氏的传信,看完信后,杜威的手不禁有些发抖。这是天要亡他的前兆吗?

    前两日他才将镇国将军府走水一案结了,卷中明确写着蔚蓝姐弟已死,这案子完全是奴仆大意疏漏所致,并未查出别的蹊跷,可蔚蓝姐弟如今却还活着,若母亲所料不错,镇国将军府会走水,应该是出自蔚蓝的手笔,他这才刚逃过一劫,日后等蔚蓝姐弟回京,他又该如何交代?

    可蔚蓝才救下自己的母亲和儿女,他总不能去告密吧?更何况,蔚将军还是大哥的上峰,于杜家有恩!

    杜威一时间骑虎难下,只感觉造化弄人欲哭无泪!如今案子不仅结了,皇上还对结案很满意!且今日还在早朝上下旨要追封蔚蓝姐弟,礼部已经着手在办,这一个是流云郡主,一个是安乐侯!他日蔚蓝姐弟再回上京,皇上的脸该绿成什么样子?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君无戏言,如今圣旨已下,皇上日后就算是想要改口,也不好自己打脸啊!所以这封赏断无更改!

    杜威心中忐忑,既然蔚蓝姐弟已经直奔萧关而去,想必这消息很快就能传回上京城,到时候皇上不痛快了,他又岂能痛快得了?不过,想到杖毙了两个婆子又一力确认下此事的蔚孔氏,杜威心中又好受了几分。

    可这事该怎样才能圆满几分?母亲在信中可是要他想办法的,杜威觉得头大,对着空荡荡的书房哀声叹息,或者,当务之急,他应改给大哥写封信,让大哥想想办法!

    另外,母亲和螺哥儿佩姐可是还在卧龙山庄啊!

    夙夜清冷,月华如练,李洪走出府后衙主院时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疾步往曾焕居住的小跨院而去。

    “如何?”曾焕见李洪进门,正拿着剪子慢条斯理的拨弄烛芯。

    李洪想到刚才的会面,不由得擦了擦额角浸出的汗珠,呼出一口气道:“情况不妙!”

    曾焕闻言给李洪斟了杯茶,挑眉道:“何出此言?”

    “方才苏青枝也在。”李洪沉着脸坐下,脑中无数念头划过,苏青枝是绩溪人,圣元十四年进士,早年在邕州郡任通判,前两年才调任湄洲郡守,而睿王六岁就去了紫芝山,无论是位于启泰以南的绩溪郡,还是位于启泰以北的邕州郡,与紫芝山都相距千里。

    按理说苏青枝与睿王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两人之间即便是有交集,面对自己时,也应该避讳几分,可很显然,睿王并不打算隐瞒他与苏青枝之间的关系,并且堂而皇之的展示在自己面前。

    自打清查黑河郡税银一案的钦差队伍到达湄洲郡,自己与睿王就被苏青枝请到了郡守府衙后院,身边只留下曾焕与几名贴身近卫,其余二百兵士全都住进了湄洲郡驿站。

    地方官员与京官们之间向来会在人前刻意保持些距离,且睿王还是亲王与皇帝之间有着解不开仇怨、只能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

    李洪想到这其中的可能,不由得背脊有些发凉。

    曾焕见李洪面色有异,微微正色道:“可是有什么不妥?咱们只是路过此地,即便是睿王与苏青枝关系有所不同,与咱们有什么关系?”

    李洪定下神来瞥了曾焕一眼,无奈叹道:“当然不妥,若睿王只是与我探讨税银一案,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妥,苏青枝在场也不稀奇,可睿王当着苏青枝的面问我朝中形势,这就很是稀奇了!以我和睿王之间的立场,这是能随便聊聊的话题吗?”

    曾焕微怔,缓缓坐下后扬眉道:“这还真是稀奇!”

    “我与睿王素无交集,这次到黑河郡也是奉命行事,睿王明知皇上派我来的意图,还直言不讳的在苏青枝面前谈论如此事涉朝政的话题。”李洪摇头苦笑,“睿王这是准备拉我下水呢!”

    睿王行事稳健,并不是心无城府之人,若不是十分信任的人,断没有轻易在政敌面前出言轻率的道理。曾焕想了想,神情丝毫不作难,笑着戏谑道:“何止是准备拉你下水,你不是已经在水里扑腾了吗?”

    李洪一愣,反应过来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苦笑道:“是我着相了。”

    既然睿王敢把与苏青枝的关系在自己面前摊开,那定然是有十足把握的,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是否往京中传信汇报给姜泽,换言之,就是自己传信了,睿王也有自信能将信拦截下来!今日之事,与其实说是睿王准备拉自己下水,不如说是睿王直接就拉了自己下水,而自己当时既然没有立时避开,就是自愿下水,事到如今,自己倒是避无可避了。

    李洪虽还看不出姜衍的深浅,但心中却明白,对于此类事件,若是自己识趣,或可平安无事,反之,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到时候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到上京谁又说得准?

    “其实吧,依我看,此事倒也并非就是坏事。”曾焕施施然开口,平凡得面容上唯有一双好看的眸子流光溢彩,闪烁着灼灼精光,他深深的看了李洪一眼,又垂下眸子把玩手中的铜剪,烛火轻轻跳耀,在他脸上投射出暗淡光影。

    “何以见得?”李洪坐直身子,眼中划过亮光,他知道好友向来有智计无双,若不是曾世伯早逝,曾焕科举入仕,定然可以走得更远,而他最为擅长的,就是在绝境中另辟生机,在形势一面倒的情况下绝地反击。

    曾焕沉默,这话他不好说得太明。一则李洪视曹奎如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而曹奎是姜泽的老泰山,只要曹皇后在后位一天,曹奎就无论如何都不会与那位挥刀相向。此事无关忠义和权势,而是受道德人伦所制约,李洪想要背弃曹奎,无异于比登天还难。

    二则,当日在陈田坝驿站,自己与李洪的一番对话,当时并无第三人在场,依照自己和李洪的身手,若是背后有人偷听,就算自己二人打不过对方,但却不可能察觉不到,这是在军中多年历练出来的敏锐直觉,可说是生死本能,自己和李洪断然不可能感知出错。

    而睿王这几日,并没有与自己和李洪有过多交集,通常情况下只是早晚问安。可就是在这样相互疏离戒备的局面之下,睿王只用了短短几日时间,就仿似看勘破其中关窍,今日他会不动声色的给李洪下套,皆因他看得清人心,抓得住时机,出手果断。且看样子,李洪虽然心惊,却并不为此反感。

    世上能谋算人心者比比皆是,并不稀奇,可难的是,你明知自己被人算计了,却生不出丝毫反感和抵触之心,仅此一笔,睿王与姜泽之间高下立现,根本就无法放在同一层面上来多做比较。

    李洪既不能背弃曹奎,却也不能真刀真枪的跟睿王对着干,夹缝中求生存,前有猛虎后有豺狼,李洪又能如何?

    上位者除了必要的心智谋略,胸襟和眼界一样必不可少,曾焕是打心眼里看不上姜泽的,更何况曾南华与李固皆因圣元帝而死,这背后还多少有谢太后的推波助澜。

    二人多年情分,曾焕虽然更看好姜衍,从大面上看姜衍也确实比那位更具魄力手段,可他本身对姜衍的了解也是九牛一毛,此事又攸关生死前程,他又怎好轻下决断让李洪为难?

    见曾焕良久不语,李洪心里隐隐也猜到些,他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当然,这难看并非针对曾焕,而是上京城龙椅上的那位。

    曾焕抬眸看了李洪一眼,平静道:“这也并非死局,不用太过放在心上。咱们先静观其变吧,既然睿王话已出口,想必还会有所动作,今日之举也不过是试试你我的态度,在黑河郡,咱们只要护好睿王殿下的安危就好,倒是皇上那边,需得好好应对。”

    曾焕虽不了解姜衍心胸到底如何,却相信自己的眼光,他直觉姜衍不会轻易对自己和李洪下手,见李洪脸色依旧难看,不由得沉吟片刻后,展露笑颜宽慰道:“睿王与那位对上,不正好给了国公爷喘息的机会?”

    李洪心知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睿王与姜泽之间迟早会有撕破脸的一天,目前也只能如是作响,否则这日子就太难过了,他无奈点了点头,总归有睿王和宁王牵制,皇上一时之间很难将全部精力放在削弱外戚势力上就对了。

    曾焕起身拍拍李洪的肩膀,叹息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会有办法的,睿王既然没有直接动手铲除你我,就是留了余地。”

    李洪默然,知道曾焕说的是事实,姜衍既然敢走出上京,且以他今日的手笔来看,明显黑河郡之行一切尽在掌握,苏青枝是睿王有意摆在明面上来的,那没摆在明面上的势力又还有多少?

    大约睿王想让几个人意外而死也并不太难。

    小跨院里李洪和曾焕心思沉沉,后衙主院里,鸣涧帮姜衍和苏青枝续上茶水后便无声无息的退到一边,向来冷肃的脸上神色显得有些怪异,微微探究的看向坐在姜衍对面的苏青枝。

    苏青枝年约三十,样貌白净斯文,通身气派平和儒雅,丝毫没有官场中人的圆滑世故,倒是一派人的高洁淡泊,对鸣涧隐晦的打量也不以为意。

    “王爷好手段,这招反客为主用得甚好!估计李将军今夜是无法安枕了!”苏青枝抚掌淡笑,言行举止间丝毫没有初次见面的生疏尴尬,对于姜衍刚刚误导李洪的行为目露赞赏。

    题外话

    我觉得我今天使用了洪荒之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