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一百一十八章 驿馆夜探

时间:2017-11-22作者:二月清风

    蔚蓝这话虽然说得小声,但在场诸人都是习武之人,加上周遭很是安静,是以,众人将蔚蓝的话听了个一字不漏,反应过来面色都有些愕然。

    尤其是距离蔚蓝最近的簌月,正双手死死捂住嘴唇,刚才蔚蓝杀人的那一幕,已经让她惊骇得回不过神来,此时再听蔚蓝的嘀咕,她面上的惊骇尚未褪去,杏核眼中又添了几分不可置信的扭曲!

    这还是她家小姐吗?瞧,这雪地里盈盈而立的小姑娘,墨发红唇,虽然肤色作了修饰,却仍然无法掩盖她神情中的懊恼和娇憨,如果能忽略掉“他妈的和这狗屎”,她家小姐真的还是那个爽朗可爱的高门千金,可事实上……簌月眨眨眼,愣愣的唤了蔚蓝一声。

    蔚蓝扭过头看了她一眼,面上已经恢复平静,笑盈盈温和道:“没事。”

    留下簌月是蔚蓝有意为之,距离萧关越来越近,局势也越来越莫测,往后的路定然坎坷崎岖,簌月作为她身边的大丫头,她虽不要求她与白贝拥有一样的杀伤力,但却绝不允许她只做个娇滴滴的内宅女眷;那样并不是对她好,甚至与害她无异,人的胆量和见识都是通过不断刺激刷新培养的,簌月必须经受得起风雨洗礼。

    周旺财和裘三胖蔚十七几人见蔚蓝瞬间变脸,不约而同的张了张嘴,又憋着笑垂下来,他们对蔚蓝此举虽有惊讶,但却说不上反感,甚至心里还多了几分亲近之心。

    蔚蓝毕竟出身将门,若真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头到尾恪守礼教的闺秀,也不会胆大到敢挑土匪窝了,而他们呢,说到底,不管现今的身份如何,都无法掩盖他们是帮糙爷们儿的事实。

    对他们来说,有个不拘小节又真性情的主子,完全就是好事,这虽然有悖常理,但怎么说也比让他们跟个喜欢哭唧唧的小姑娘打交道好,更何况,蔚蓝嫉恶如仇下手干净利落,他们只想赞一声爽快!

    簌月在蔚蓝温和包容的注视下醒神,她顿了顿,深吸了口气双手握拳,步伐沉稳的上前,用力将汤剑锋额间的刹雪拔出来,先是在雪地里来回涮了几遍,又用帕子仔仔细细擦干净,这才返身递到蔚蓝手中,抿唇道:“主子,已经清理干净了。”

    这短短是的十来步让簌月豁然明白,无论蔚蓝到底变成什么样子,她始终是她的小姐,是当年那个强势执拗救她于水火的小姑娘。今时不同往日,将军和夫人被人害了,小姐再不是有人娇宠,被人捧在手心精心呵护的花骨朵儿,她真是该死,连小姐都能看透彻的事情,她虚长几岁,居然到如今才看明白!

    簌月的手有些冷,她手中握着的刹雪同样冷冰,从今以后,就让她做小姐手中的一把刀也好,小姐想做什么、要做什么,她再无二话;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背后好好保护她,就算是双手染血耗尽心力,她也在所不惜。

    蔚蓝见她没被吓傻,也没掉眼泪,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她虽有意培养簌月,却也担心她初次见到这种血腥场面,会承受不住精神崩溃,好在她没看走眼,簌月远比她表现出来的更坚强。

    蔚蓝笑着接过刹雪收入袖笼,递给簌月一记鼓励赞赏的眼神,她抬头看向面色精彩纷呈的苍岩堡众匪,想了想,扭头对周旺财道:“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能留的就留下,不能留下的……”汤剑锋作恶多端,要说他下面的人有多干净,那是完全不可能,但也总不能两三百号人全都杀了吧?

    “不能留的你们看着办。”总归收服山匪和组建镖局的事,以后会由周旺财和白条负责处理,趁着现在有机会,正好让他门练练手,这二人一个是野路子,一个通过正规培养熟知朝廷律法,两人合作不愁找不到合适的方法。

    白条和周旺财闻言对视一眼点点头,蔚蓝扬眉,毫不迟疑的带着簌月离开。

    郁圃看着蔚蓝和簌月离开的身影眸光闪了闪,他满脸的兴奋之色,决定留下来好好看热闹,顺便等下再跟主子传封信。

    卧龙山庄的五十人见蔚蓝离开纷纷松了口气,蔚蓝刚刚才那一手,不仅吓到了苍岩堡的山匪,也让他们吃惊,他们都是见惯了风浪的人,虽然不怕见血,但免不了在心中重新评估新主子的性子,免得以后一不小心就撞到蔚蓝手里,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与卧龙山庄不同,苍岩堡完全因地制宜,看样子是在山势陡然凌厉的崖壁之上,生生凿出成排的山洞,外间则大多用原木或是树皮做成挡板遮住,这就成了房子。

    蔚蓝将整个苍岩堡转了一圈,发现苍岩堡与卧龙山庄大大小无异,只是苍岩堡位于连云山中段,气候更加恶劣,放眼望去,四周光秃秃的,除了冷硬险峻的岩石还是岩石。

    而在这诸多岩壁凿就的房间之外,又凿了许多凹陷进去的方形灯龛,这灯龛分为上下两层,下一层距离地面大约两米,上面一层大约六米;此时,亮着的灯龛并不多,因着苍岩堡本就位于半山,夜间风大,即便是有三面遮挡,火焰还是被风吹得有些摇晃,影影绰绰的,使得光线更加昏暗。

    根据灯龛分布的间距,蔚蓝大致估算出苍岩堡的房屋数量和大小布局,主仆二人沿着岩壁行出两百米,经过三十几个房间,这才看到郧阳高高站在岩壁之上,在他脚下是一架沿着山石搭建的木梯,蔚蓝拉着簌月沿着木梯向上,木梯搭建得并不怎么结实,踩上去轻轻摇晃发出咯吱的声响。

    询问过后蔚蓝没什么事后,郧阳直接从岩壁上飞身而下,蔚蓝无比艳羡的看着他矫健轻快的消失在夜色中,撇撇嘴进了房间。

    这是位于岩壁二层的一间仓库,甫一进入就让人觉得暖意融融,白贝和银杏忍冬正搬动仓库里的粮食,准备收拾出一块空地来安置床铺,房间大小不下于三十平,高度至少超过四米,蔚蓝细细打量了一圈,发现房间一角堆放着成堆的粮食,而蔚栩和大小熊已经在银杏忍冬的安抚下睡着了。

    心神彻底放松下来,蔚蓝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她这才觉得浑身酸痛,想了想吩咐白贝道:“你去找郁圃要些跌打损伤的药来。”为了能更快适应这个世道,蔚蓝这两日多数时候都在骑马,拜这具身娇肉贵的小体格所赐,她现在两条腿从腿根到膝盖都有磨破皮,走起路来擦着衣服痛得那叫一个酸爽,更不要说抖得快散架的屁股蹲儿了!

    白贝闻言放下手中的活计点点头,利落的去了外间。

    蔚蓝见三个小家伙并排睡得香甜,径直走到粮堆后缓缓褪下中裤,又吩咐簌月拿了盏灯过来,借着灯光一看,原本白晰细嫩的皮肤红肿的红肿,破皮的破皮,看起来真的惨不忍睹。

    “小姐,奴婢来帮您。”簌月将灯搁置在一边,眼眶微微泛红,她此刻更加理解蔚蓝之前的作为,看到蔚蓝身上的擦伤,心中不禁一片酸涩,小姐这样的年纪,原本该是在父母庇护下无忧无虑才是。

    “没事,我自己来!”蔚蓝呲着牙断然拒绝,她又不是没吃过苦头的软妹子,以往光是每天的常规训练就比现在强度大,如今不过是破点皮而已,又算得了什么?她解下腰间的水囊,对簌月道:“先拿软布给我。”

    因心知税银贪墨一案只是姜泽玩心计耍手段的噱头,姜衍又有意在赶到黑河郡之前磨李洪等人的性子,也好路上好好休息,便特意吩咐鸣涧一路缓行。

    鸣涧恶趣味的以出门郊游的速度驾车,李洪委婉的上前催促了几次,每次都被姜衍以顺便体察民情搪塞过去,李洪无法,只得与几个相熟的将官骑着高头大马一脸便秘的跟在后面。

    天色擦黑的时候,队伍在陈田坝驿站停下。

    鸣涧将马车停到驿站后院,李洪安排将士值夜巡守,又吩咐小吏准备饭菜。

    姜衍身份贵重,驿站有专门接待王孙贵族的独门小院,婉拒了李洪一同用饭的邀请,姜衍直接让小吏将饭菜送到房中,简单用过后便倚在榻上看书。

    夜色渐深,驿站内外安静下来,窗外忽的响起鸟禽煽动翅膀的声响。

    鸣涧推开窗户,单手抓了只灰色信鸽进来,利索的解开信鸽上绑缚的字条递给姜衍道:“主子,是郁圃的信。”

    姜衍放下书接过,看完后又递给鸣涧,深邃平静的黑眸中露出几分兴味,继而摇摇头失笑道:“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十来个人去挑土匪寨,行事风格大胆不羁,与肃南王府和镇国将军府的一贯作风完全不是一个路数,也不知小丫头哪来这么多花招,完全出人意料得让人摸不着头脑,蔚池遇袭失踪,镇国将军府本就风雨飘摇,这事儿若是动静闹大了传到姜泽耳中,只怕又是一场风波。

    鸣涧看完不由怔住,皱眉道:“主子,这蔚大小姐到底想干什么?”

    这不是胡来吗?上京城有哪家闺秀会如此离经叛道?蔚蓝之前火烧羲和院虽然有些出格,但至少情有可原,还在鸣涧接受范围之内。

    若说高门大户的千金都有些小性子,逼急了行事会骄纵跋扈些,这点鸣涧也能理解,可主动去挑了土匪窝,自己当山大王就未免太过骇人!蔚蓝毕竟出身将门世家,身份上容不得半点污垢,若是被人参上一本,镇国将军府百年功勋和清誉岂不毁于一旦?

    更何况,按照启泰律例,正一品镇国将军府就算卸下兵权,也还拥有保留三千私兵的权利,蔚大小姐并不缺人用,又何苦与山匪草寇同流合污?难道自家主子以后还要取个山大王?鸣涧表示万分不能理解!

    姜衍起身到桌案前站定,想了想,笑着提笔写下一行字递给鸣涧,道:“传给郁圃吧。”

    鸣涧欲言又止的看向姜衍,暗忖主子对蔚大小姐太过关注,也太过宽容,蔚大小姐如此行事,一个不好也是要连累主子的。

    姜衍侧头看了他一眼,微微挑眉道:“你想说什么?”

    鸣涧迟疑了一瞬,抿唇道:“蔚大小姐行事太过张扬,又荒诞不羁。”

    他没把话说得太直白,主子胸中丘壑万千,又如何能不明白?上京城除了姜泽时刻盯着主子,跟恶狗似的时刻想要置主子于死地,隐在暗中想要挑起事端的人也不少。主子与蔚大小姐不过是半面之交,虽然有婚约,但最后到底能不能成还是未知数,如今镇国将军府已经成了空架子,蔚大小姐不说以后能帮衬主子什么,但至少也不能拖后腿。

    作为忠心耿耿的好下属,鸣涧自忖有必要提醒主子与蔚大小姐保持距离,否则依照蔚大小姐这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行事作风,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连累。

    姜衍负手走到窗前,他抬眸看向驿站对面的二层小楼,思索片刻后轻声道:“鸣涧,你短视了。这世道艰难,想要好好活下去,谁也不容易。你只看到她毫无闺中女子该有的教养,行事荒唐无稽,可又看出她此举背后大有可为?”

    鸣涧闻言一怔,他想了想皱眉道:“主子,难道蔚大小姐是受人撺掇想要豢养私兵?”若是这样,那岂不是更加冒险疯狂?

    鸣涧并不觉得蔚蓝有掌军的能力,那是男人干的事,再说镇国将军府原本就有私兵,蔚家军的兵权也暂时还没易主,蔚蓝完全无需收拢这些乌合之从,就算收拢了也难以掌控没什么作用,甚至还可能成为她身上的污点不是吗?

    亦或者说,蔚大小姐完全就不知道私兵的事?

    不得不说,鸣涧一不小心就真相了。

    镇国将军府有私兵这件事,蔚蓝还真的不知道,她自醒来后就没有原主的记忆,完全是两眼一抹黑,身边只有个丫鬟簌月,可簌月只是内宅小丫鬟,又哪里能知道军政大事?若不是依赖她原本就有的职业经验,只怕连身处险境都会毫不自知,说不定还要露馅!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蔚蓝知道镇国将军府有私军一事,她仍然会着手组建自己的势力。用自己的势力和别人的,毕竟是两回事,这道理就如同花自己赚的钱与花别人赚的钱是一个概念,别人的始终是别人的,又哪里有花自己的心安理得?

    更何况,远水永远救不了近火,镇国将军府的私兵跟随蔚池远在萧关,自蔚池失踪之后,这支名为“伏虎”的私兵就按兵不动了。

    姜衍回头看了鸣涧一眼,轻叩着窗棂摇头淡笑,道:“你想多了。若我所料不差,她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

    蔚蓝能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目光精准的锁定泰王叔,将家财全部存入盛宇当铺,又在离京前金蝉脱壳烧了羲和院,不仅让蔚家二房背上舆论重压竹篮打水一场空,还让孔志高也跟着吃瘪,甚至连姜泽如今都被架在火上烤,且事后不曾露出半点蛛丝马迹,这其中就算是有雷文瑾的帮扶,蔚蓝本人的心智和手段也不可小觑。

    一个能仅仅几天时间,就将一切算计的严丝合缝的人,又怎么可能是行事莽撞、轻易授人以柄的性子?更何况,卧龙寨的山匪身份,只要稍使点手段,就可以轻松过了明路。

    鸣涧歪着头想了想,不解道:“主子的意思,蔚大小姐并无豢养私兵的意思?那她收拢人手干嘛?”养人难道不用花钱吗?不花钱难道指挥着这些山匪一路抢到萧关去?

    姜衍见鸣涧走入死胡同不开窍,笑着道:“牯牛山隶属西海郡管辖,卧龙寨山匪对连云山一带的情况了然于心,她只要拿下卧龙寨的山匪收为己用,继而将连云山一带的山匪势力尽数收入囊中也就不难,从西海郡到达赤焰山和瓜州,轻松凑齐几百人不成问题。至于你说的豢养私兵,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姜衍说罢摇摇头,这封信是在蔚蓝一行人拿下卧龙寨的当日晚间郁圃写的,是以蔚蓝后面的计划信中并未透露,但姜衍多少可以猜测到几分。

    依照蔚蓝的性子,收拢这帮山匪之后,随便让他们干什么不行?无论是留作己用,给他们安排正常的营生,还是直接带到萧关交给骁勇分散充入军中,这些山匪的身份都算过了明路。

    无论是以上哪一种,蔚蓝只需花费些精力收拢人心,就能组成一支战斗力不弱的队伍,这不仅可以让她在前往萧关的路上尽量避开风险,甚至到萧关之后将这些人散出去寻找蔚池,也算是不错的助力。

    这世上最为难得的便是揣摩人心,这些山匪从前大多是良民出身,只是迫于生计才流离失所才聚集在一起,蔚蓝能让他们吃饱穿暖,给他们正经营生,他们只会对蔚蓝感恩戴德,还当真是一笔好买卖。

    姜衍思及此,将视线投向漆黑深邃的夜幕,低声轻叹道:“真是可惜了。”

    ------题外话------

    感谢各位亲的花花和月票,嗯,还有评论,虽然我极力坚持自己是淡定姐,但有互动和没互动,还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这是动力,让我觉得我没唱独角戏。

    嗯,还有高考党,都祝你们考个好成绩,先是金榜题名……哈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