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五十章 怒火焚心

时间:2017-11-22作者:二月清风

    可达郡王仅凭一个白绒部落的支持就敢放手一搏吗?会不会是有其它势力的支持?或者杨嬷嬷根本就是以细作的身份进入肃南王府,再投入达郡王阵营,三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分化肃南王府,而达郡王只是某些人手中的一把刀,如今老爹失踪就是一个契机,杨嬷嬷趁此机会给娘亲下毒,再与孔氏合谋,既可以彻底破坏肃南王府和镇国将军府的联姻,又可以顺势让镇国将军府世代掌兵的嫡支彻底覆灭?

    “有没有直接传信到肃南王府的渠道?”蔚蓝皱了皱眉,觉得事情有些大发了,没准老爹出事只是个引子,肃南王府面临着相同的危机,就是不知道杨嬷嬷身后的主子到底是谁,是当今龙椅上那位为了收拢权势诛杀功臣、还是大夏为了削弱启泰国在搅风搅雨。

    郧阳摇摇头,“小姐觉得杨嬷嬷的说词可疑?”

    “嗯,但此事目前还只是我的猜测,具体如何需要跟外祖父求证,你稍后跟韩栋说下,我们必须尽快传信到肃南王府,有备无患总是好的,千万别让杨嬷嬷死了,想尽一切办法从她口只中撬出消息来,有一点算一点。”

    关系到爹娘被害的真相,蔚蓝不想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属下知道了,这就去办。”郧阳见蔚蓝面色难得的凝重,不由得点了点头,隐魂卫虽然没有专门传信倒肃南王府的通道,但联络点还有人可用,大不了派人专门跑一趟就是了。不过,小姐年纪还小,这行事如同阅历丰富的大人般果断沉稳,难道当真是虎父无犬女?

    曦和院里和风细雨,蔚蓝将临行前的事情有条不紊的安排下去,暮雪斋却是一片死寂;伺候孔氏的丫鬟婆子有一个算一个,不管大小等级俱是战战兢兢噤若寒蝉。连陈氏的荣安堂也是如此。

    出了曦和院婆媳二人都没有说话,陈氏是看孔氏脸色阴沉不知道说什么,她并不算很愚笨的人,但也绝对算不上精明,明知自己多说无益,陈氏便也安生的闭口不言,被金桂银桂伺候着回了荣安堂。而孔氏则是完全压不住火气,加之骨伤未愈身体疼痛,不跟陈氏说话已是克制,若是说话,只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将满腔怒火冲着陈氏而去。

    “夫人,奴婢没有找到杨嬷嬷,泰王爷的人已经走了。”翡翠低头敛目的上前回禀,夫人回到暮雪斋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发她去找杨嬷嬷,但她将安排在曦和院的两个婆子扯着在西院转了大半个时辰,连靠近院墙的浣沙林都找了,始终不见杨嬷嬷的人影。

    孔氏气急,再次将案桌上的茶杯扫落在地,狠狠道:“好个混账东西!好个贱妇!”

    居然敢在她眼皮子底下玩瞒天过海这招!真是好大的狗胆,还真以为她出自肃南王府又是大房的人,自己就拿她没法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既然蔚蓝姐弟还在,孔氏也不怕杨嬷嬷飞天遁地。

    “再去找!府里找不到打发人去外面找,再派几个小厮去城门口,务必将这贱奴给我找到!”孔氏满面阴沉,略显疲惫的揉了揉额头,想她孔心竹自诩精明,居然被个奴才秧子给糊弄了还不自知。

    翡翠低低的应了声,步履匆匆的往外走去,孔氏又抬眼冷冷的扫向琉璃。

    杨嬷嬷自雷雨薇死后便每日辰时都会到暮雪斋来请安,偏她今日因为蔚桓要出发去南疆宣旨的事扰了心神,直接将杨嬷嬷没来的事给略过了,之后蔚蓝来请安再离开,自己又被蔚蓝送来的湘妃竹膈应得厉害,便打发了琉璃去曦和院找人,琉璃回禀没找到时自己也没怎么在意。可自己是因为心中有事才会失了警觉,琉璃是自己身边最得力的丫鬟,一向心思细腻稳妥,为何也没发现其中的端倪?

    这之后不过半刻钟的时间,守门的小厮便回禀泰王上门来了,还是被蔚栩身边的银杏直接迎进曦和院的。孔氏心中顿时生疑,泰王来得太过突然,先前她仓卒之下赶去曦和院阻止蔚蓝时没来得及细想,如今再看,便觉得此事定然与杨嬷嬷脱不开关系。

    蔚蓝姐弟在府中毫无倚仗,肃南王远在千里之外,既然连雷雨薇丧期都没派人前来,丧期之后也不大可能。可泰王为什么会声称是受了肃南王之托上门?除非蔚蓝姐弟毫无倚仗又无法给外界传信都是假象,而能悉知自己的意图、又能瞒过自己给肃南王传信的,除了雷雨薇的心腹杨嬷嬷,孔氏不作他想。

    难道是杨嬷嬷在雷雨薇死后,自觉以一己之力无法护得蔚蓝姐弟周全,这才先是假意臣服自己,尔后假借达郡王的名义与自己合作?其目的根本就是为了让自己对大房放松警惕,再从自己口中刺探出二房对蔚蓝姐弟的态度,接着又悄无声息的给肃南王传信,好为这姐弟二人争取更多时间以便从容应对?

    想到两日前杨嬷嬷冒着得罪自己的风险,擅作主张应下蔚蓝姐弟推迟去昕阳的事,孔氏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若非如此,泰王怎么会好巧不巧的上门来了?杨嬷嬷又怎么会忽然消失?蔚蓝又怎么会有先见之明的派银杏去大门口接人?

    孔氏攥紧了拳头心中恨极,就是与雷雨薇相斗多年她都没输得这么惨过,没曾想却在这紧要关头被个奴才给摆了一道,更重要的这个奴才还对雷雨薇忠心耿耿!难道自己还要被个死人稳压一头?

    “让那两个婆子给我盯紧了曦和院,再让耿三过来一趟。”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孔氏睁开眼冷声吩咐刘嬷嬷。

    既然大房的私库存入盛宇已是定局,她现在也不乎蔚蓝姐弟是不是会在三七后老老实实去昕阳了,先让婆子们把人看牢了,再让耿三派人给蔚桓传信才是正经。蔚桓今日才离京,朝廷的队伍想必走不快,快马加鞭今日晚间就能赶上,最迟明日一早就能收到蔚桓的回信。

    刘嬷嬷颔首,匆匆忙忙的去了外院。这回的事委实整大发了,只怕是夫人眼下也没了主意,这才要见耿三跟老爷通气。

    孔氏此时还不知道,耿三现在也焦头烂额。

    ------题外话------

    杨嬷嬷:为什么总是我来背黑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