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第三十八章 前尘旧事

时间:2017-11-22作者:二月清风

    “你起来吧!回去告诉你家小姐,这买卖本王接了!往后还有这种好事,叫你家小姐尽管来找本王!”泰王朝忍冬挥挥手,轻拍着微凸的肚腩起身在亭中来回踱步,眉宇间难掩兴奋之色。

    “是!奴婢多谢王爷!我家小姐说未时初在将军府恭候王爷大驾!”

    忍冬闻言大松一口气,又悄悄抬头瞄了泰王一眼,见泰王面有喜色,当即硬着头皮继续道:“启禀王爷,我家小姐还说了,若是王爷方便,烦请王爷再帮忙准备几张路引,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了美酒,我家小姐定然第一个想到王爷!”

    死就死吧,成不成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既然小姐信得过她,又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她,她怎么着也要完成了!忍冬说完心里七上八下的,伏在地上等泰王发话。

    泰王听完果然皱眉,神色不悦的看向跪在地上的忍冬,一转身拂袖道:“哼!既是如此,刚才本王问你话你又为何不说?”

    忍冬听声音感觉到泰王是发怒了,不禁有些胆寒,咬咬牙颤声道:“我家小姐说,此事事关重大,只能说给自己人听。”

    自己人?哦,这么说也对,若是蔚家丫头嫁给三儿,可不就是一家人了么?泰王听罢步伐一顿,下意识看向花厅,微微撇嘴放缓了语气道:“好个自己人!小丫头也太狡猾了!既想让本王帮她办事,还想拉本王下水!这话是你家小姐教你这么说的?”

    若是蔚蓝知道泰王这么想估计要翻白眼了,她会说自己人,是因为泰王一旦接手此事,就算是自己的合作伙伴了,大家不都说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外加一起分过脏的关系可以久经考验么?虽然前两件事子虚乌有,但对于爱财的人来说,金钱上的交易岂不是比情分更加牢靠?

    “确实是小姐教奴婢这么说的,小姐说泰王爷是性情中人,做事最是爽快,既然已经应下此事,就定然不会再与她计较这点微末小事,让奴婢放心大胆的说!”

    忍冬埋着头很是恭敬,小姐说了,如果泰王肯发问,就代表着事情有转机,让她如实回答。如今看来,小姐是心中早有对策,不会让自己冒险的,忍冬垂着头,心里对蔚蓝的信服又多了几分。

    “算了,你且去吧,本王未时初会准时到将军府!”几张路引对他来说完全就不是事,泰王挥挥手,决定让这个吓得快要跪不住的小丫鬟赶紧回去,怎么说都是自己未来侄媳妇儿身边的丫头不是?

    忍冬低低应了声,神色恭敬的躬身退下,直到被石虎领着出走出兰园的大门,才抬手擦拭额角的冷汗,又回望一眼,一溜烟往城西而去。

    这边姜衍见忍冬走了,刚步出花厅就见泰王拿着手中的信笺拍腿大笑,声音激动道:“哈哈哈哈,本王又发财了!真是人在家中坐,财从天上来呀!三儿,三儿,快来快来!蔚家丫头好生大方!”

    见泰王如此行径,姜衍满心诧异,自家王叔虽然视财如命,但等闲不会失态,这小团子究竟与王叔做了什么买卖?

    神色自若的从花厅出来,姜衍接过泰王手中的信笺,垂眸一一扫过,神色有些莫测。信中只有一句话:稚子枕百万黄金而眠,身侧群狼环伺,以肃南王之托存入盛宇,三年为期,黄金三成作酬。

    还真是好大的手笔!姜衍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镇国将军府在启泰地位特殊,当初皇祖母不顾父皇反对坚持给自己定下这门亲事,显然是对镇国将军府知之甚深,又是一心为自己打算的。只可惜……姜衍握了握拳,心中一片冰凉。

    泰王见姜衍神色有异,尴尬的止住了笑声,拍了拍姜衍的肩叹息道:“三儿,历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今蔚池下落不明,雷雨薇病逝,若说这其中没有蹊跷,想必你也不信。当年皇嫂将你托付给我,我便早料到会有这一天,只是不曾想来得这样早。”

    “都说皇家无情,勋贵世家又何尝不是?那蔚陈氏历来不是好鸟,再加上蔚桓和孔氏,蔚家姑娘必定是走投无路,这才孤注一掷找上本王。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这件事既然王叔插手了,就一定会尽力帮扶。”

    姜衍眉目清冷的摇摇头,冷声道:“王叔想得简单了,此事大约还有老四的手笔在。五月风雨楼就有消息传回,蔚桓与大夏二皇子尹尚来往密切,众所周知,蔚桓是老四的人,蔚池在萧关重伤失踪,雷夫人风寒过世,蔚蓝护不住家业欲存当铺,这明显是多方势力插手的结果,王叔自在了这么多年,您确定想要再卷进去?”

    泰王面色欣慰的笑了笑,不以为意的挥手道:“管他劳什子大夏二皇子还是老四,跟本王有根毛的关?本王只是觉得蔚家小丫头的性子有些意思,再说三成酬金又不低,你也知道你王叔我爱财。”

    要说卷进去,早在把姜衍送去紫芝山的时候,他就在谢琳和姜泽跟前挂了号,两人都是心胸狭窄的狠辣之辈,先前有皇兄在,这两人才不敢贸然动他。可现在谢琳做了太后,姜泽登上帝王宝座,两人已经大权在握,收拾他不过迟早的事。

    姜衍是他看着长大的,又是母后和皇嫂一心护着的中宫正统,再加上蔚家是母后留给姜衍的后路,他没有理由袖手旁观。虽然现在蔚池失踪,后面的事谁也说不准,但蔚池好歹是启泰的忠臣良将,蔚家丫头又是那人的外孙女,他怎么都不能置之不理。

    “王叔大义,蔚将军为国为民,照拂他一双子女,于皇家来说也是应当。”心知泰王已经做了决定,姜衍点点头也不再劝,心中微暖,黑曜石般的桃花眼中闪过溶溶笑意。

    他自小习武,耳力非常人可比,刚才小丫鬟说“自己人”的时候,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王叔如此果断的应下此事,除了有自己这层关系外,大约还有肃南王妃这层关系在。当初他年幼,在皇祖母的寿康宫里,可是听了不少王叔与肃南王因为肃南王妃大打出手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