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楔子

时间:2017-11-22作者:二月清风

    华夏国东南,毓秀省,流渀岛,一场代号为“屠豺”的伏击行动正在进行。

    夜幕低垂,天光漆黑,细雨如帘般密集,海风吹过,起起伏伏的海浪声和淅淅沥沥的雨声交织成一片,空气中弥漫着浓烈咸湿的海腥味。

    蔚蓝放下手中的微型望远镜,将视线重新集中于十字瞄准镜,一动不动的匍匐在位于流渀岛左侧悬崖的制高点上。身上的吉利服已经被雨水浇得透湿,紧贴在汗湿过后的肌肤上显得愈发厚重,鼓起面颊,蔚蓝轻“噗”一声,让雨水不至于灌进嘴里。

    手中的巴雷特m82a1狙击步枪传来清晰冷凉的触感。这场持续蹲守超过四十八小时代号“屠豺”的行动,到了此刻才要真正拉开帷幕——瞄准镜中,一望无尽的海平面上带着几分诡谲的平静,几个黑点正往流渀岛悄无声息的靠近。

    轻轻弹了弹耳麦,蔚蓝一面感受着风速和湿度,一面压低声音汇报情况:“褚队,目标已经出现!”

    流渀岛属华夏国领海范围,呈圆环状,由左右两座小岛组成,环线全长十七公里,中间有道长约三公里、宽六百米的狭长缺口,这道缺口被称作“流渀贯通线”,也是整个东南海域通往bt国最近的航线,距离公海不足五里。

    对于一名守卫在东南海岸线多年并与bt国间谍长期作战的职业军人来说,没人比蔚蓝更清楚这次“屠豺”行动的真正意义。

    bt国间谍在华夏国一向活跃,尤其是位于东南领海的毓秀省——作为华夏国东南第一大省,毓秀省不仅幅员辽阔,也是华夏国位于南方的军事、经济和政治文化中心。

    近年来,仅是蔚蓝所在的海魂特级特战队就参与围剿了bt国间谍多次,却始终没能将对方藏匿在华夏国的间谍组织连根拔起;对方就像是阴沟里的老鼠,深入到城市的地下深处,以国内不法犯罪分子和投机分子为突破口,多次窃取华夏政要情,并在华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多个领域暗下黑手。

    此次,bt国间谍不仅从军方窃取东南海北铭舰队的绝密信息,同时还盗取了089军工厂最新研发的一批轻武器,并准备通过“流渀岛贯穿线”带回bt国。事关重大,军委直接下达了a+命令,代号“屠豺”,由海魂特级特战队,毓秀省武警特战队、东南军区海军陆战旅蛙人特战队共同参与,务必将一切妄图颠覆华夏主权的bt国豺狼全部狙杀。

    蔚蓝服役八年,在蛙人特战队起便一直担任狙击手,历年来参与任务多达三百次以上,这是第一次直接收到军委直接颁发的a+命令,其任务紧要程度不言而喻。

    “屠豺”行动从部署到行动,总共不超过五十三小时,而此刻,他们已经在这片海岛上呆了整整五十小时。海魂特级特战全体三十一人全部分散在流渀岛入岛左侧,武警特战四十三人分散在入岛右侧,海军蛙人特战队六十人则全部分散在环岛的出口处。

    收到蔚蓝的讯息,这次“屠豺”行动的总队长、海魂特级特战队队长褚航正带领一队队员隐蔽在贯通线左上方的密林中。

    听得耳麦中传来的“嗡嗡”声,褚航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一贯冷漠严肃的眉目间更添几分肃杀,按下耳麦道:“收到!sky按兵不动,等猎物进网。”

    “明白!”蔚蓝保持身形不动,闻声眯了眯眼,雨声中清晰可辨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

    褚航按下与蔚蓝的通话,转而问二号狙击手孟新禹,“大禹,什么情况!”。

    话音落,公共频道传来孟新禹低低的回声:“老大,一切正常!”

    孟新禹小组共三人,所在的位置正好跟蔚蓝呈斜对角,目的在于防备豺狼偷袭以及拦截狙敌,如果豺狼冲破海魂和武警特战队的围剿与蛙人对上,孟新禹小组的视角可以保证及时拦截。而蔚蓝和武警特战队另一名狙击手艾东闽除了负责前期侦查,还要保证让进入贯穿线的豺狼有来无回,与孟新禹不同的是,蔚蓝和艾东闽为了不曝露隐蔽点,都是单独行动,只在距离蔚蓝和艾东闽各五百米的位置各安排了三名队员打掩护。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黑暗中,缓缓驶来的船只看得愈发清楚,蔚蓝稳稳的扣着扳机,呼吸也放得愈发轻缓。

    在目标距离贯通线不足一公里时,蔚蓝再次低低出声:“褚队,两艘两层小型客船,每艘甲板上大约十人,三艘快艇,每艘三人,正以每小时30公里的时速靠近。”

    褚航握着望远镜看向贯穿线入口处,飞速朝身边的队员打了个手势,皱眉道:“收到,全体准备,豺狼入坑一千米后再开火。”

    “明白。”蔚蓝满脸雨水,狭长黑亮的眸子使劲眨了眨,按照对方船只行进的速度稍微往左移动,调整瞄准,为随后的远距离攻击作最后准备。

    风雨交加,夜浓如墨,整个流渀岛在夜色笼罩中似乎没有丝毫异常。

    屏息以待的六十秒后,“砰”的一声枪响如惊雷般在流渀岛上空炸响!在蔚蓝击毙一名驾驶快艇的豺狼后,艾东闽也迅速出击,接二连三的枪声接连响起,隐蔽在贯穿线两岸的其他队员占据有利地势,也不甘示弱的发动攻击。

    惊叫声枪声雨声海浪声混合着编织成一曲收割亡灵的绝命交响乐!早就对bt国豺狼们深恶痛绝的队员们火力全开毫不手软!数十年前的血海深仇民族之辱还历历在目,犯我国土者,虽远必诛!更遑论这虎视眈眈的豺狼还在卧榻之侧?

    夜视镜中,三艘快艇上的九名豺狼相继倒下,蔚蓝唇角微勾,继续将目标对准快艇的主体和尾部螺旋桨。子弹飞射,擦过金属船体时而迸射出耀眼的火花,目力所及,尚未被击中的豺狼们迅速寻找掩体回击,也有豺狼跃入海中。

    一阵密集的枪声过后,快艇打着旋横在了海面上,两艘客船也被阻停了下来,风声雨声海浪声毫不停歇,枪声暂住,一时间流奔岛陷入死寂。

    沉寂中,蔚蓝皱了皱眉,“褚队,情况不对!”虽是主场作战,队员们实力毋庸置疑,但bt国间谍又何至于如此不堪一击?

    褚航也意识到情况不对,冷冷的声音从耳麦清晰传来,“清楚,sky注意隐蔽,大禹汇报情况!”

    “收到!”蔚蓝快速活动了下微微发僵的身体,翻身从地上爬起来,抓起狙击枪就往右边的树林跑!这次的“屠豺”行动是主场作战,百分之五十的队员集中在流渀岛岛上的密林,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分布在贯通线出口,理论上bt国间谍在军方密切监视下绝无火力增援的可能,但不知为何,蔚蓝心里忽的有些不安。

    孟新禹整个小组没有回应,褚航明白事情超出预期,当即下达命令:“全队注意,两人一组,全部散开,sky报告方位,王祥、周明山跟sky汇合,辜玺、向青云去找孟新禹!”

    “收到!收到!”王祥与周明山同时应声,辜玺和向青云也迅速作出回应。

    “褚队,右侧有豺狼上岸,右侧右豺狼上岸!”蔚蓝还在寻找隐蔽点,耳麦中传来艾东闽的声音。

    几秒钟后,褚航作出回应,“海魂收到!报告人数!”

    艾东闽的声音有些急促,听动静似是在急速奔跑,“至少十人,装备精良,我方损失狙击手一名!”

    蔚蓝快速奔跑的身影一顿,狠狠爆出一句粗口,“靠!bt这帮孙子玩声东击西?!哪来的帮手?”

    褚航冷静回声,快速联系蛙人特战队道:“也可能是浑水摸鱼,sky死守入口,其他人各就各位。”

    “sky明白!”蔚蓝握了握拳,飞身窜上距离最近的一颗大树,既然豺狼已经上岸,总要做两手准备。狙击手远程射击是优势,但近距离周旋就是劣势了!

    压下心底蹭蹭蹭上窜的怒火,蔚蓝快速找准位置,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自己正前方的平静海域。孟新禹小组联系不上,很可能遭到突袭还在周旋中,也可能受伤牺牲或是被俘,依照孟新禹小组的实力,对方上岛的人数绝对不会只是小豺狼三两只!已经无暇分析对方哪来的增援,蔚蓝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对方把这次在089军工厂盗窃的轻武器给用上了!

    将所在具体位置通过定位器发送给王祥和周明山,两人在三分钟后赶到。黑夜中谁也没有说话,三人只是相互打了个手势便各自散开,蔚蓝隐蔽在高高的树上,紧盯着漆黑一片的大海,海浪翻滚声中平静异常,只听到耳畔偶尔传来几声并不激烈的枪声。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后,陆续有消息传回,先前失去联系的孟新禹右前胸和左腿同时中弹重伤昏迷,王向阳腹部被刺,失血过多休克,小组另外几名队员不同程度重伤,虽然在卫生员的急救下暂时性命无虞,但需要尽快转移!

    蔚蓝单手握住望远镜,提着的心稍微放下,将目光从远处的海平面收回。视线扫过贯穿线对面相距不过千米的岛屿,却突然瞳孔猛的紧缩,只见一道流光极速逼近,根本就来不及反应,蔚蓝飞身从树上跃起,并朝自己身后不远的周明山嘶声叫道:“闪开!”

    这一声“闪开”嘶声力竭!耳麦中褚航混合着愤怒惊恐的咆哮声紧随而至,“sky!蔚蓝!蔚蓝!”

    巨大的爆炸声在流渀岛上空响起,漆黑的天幕似乎被暗黑之手生生撕出一道口子,瞬间腾起的火焰却只能照亮方寸之地,仅仅是瞬间,整个天地都安静下来!

    蔚蓝混沌间只见到一道白光,眼前是碧蓝如洗的天,纯白无瑕的云、一望无际的海洋、浪花层层叠叠缱绻依恋、海浪轻声摇曳、海鸥声声轻鸣,身着作训服的年轻身影朝气蓬勃的从沙滩上跑过,耳边回荡着无尽的歌声:

    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祖国的海疆壮丽宽广,

    我爱海岸耸立的山峰,

    俯瞰着海面像哨兵一样,

    啊……

    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海军战士红心向党,

    年轻一代紧握钢枪,

    我守卫在海防线上,

    保卫着祖国时刻荣光……

    ------题外话------

    新坑,所有一切都全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