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职业挖宝人 第五十六章 开始 ,噩梦

时间:2017-11-12作者:半包薯片

    两个大老爷们在又哭又笑的,如果说是喝醉了倒也正常,不过十几度的酒液想要醉人,一时半会还算是比较困难的。

    所以呢,没喝醉就闹成这个样子,就有点,怎么说呢?文雅点叫真情流露,俗语说就是有点酒壮怂人胆了。

    “邢桑,对于您的无私帮忙,鸟羽无以回报。这面镜子反正也是仿制的,就当作送与阁下的纪念品了。”鸟羽一边喝着酒,一边用手把当在台子上的包裹向邢杰那边挪了一下。

    邢杰则是一愣,鸟羽这里一共就是两面。自己卖给了德川一面,鸟羽那一面又已经是碎了,这个?

    “这个就是一直摆在伊势神宫外边的那个仿制品,真正的镜子当然是收在最秘密的地方。这一次东瀛动荡,我已经拿到了真品,所以,这一个就顺手拿来送给你当手信了。”

    鸟羽说的那叫一个风轻云淡,邢杰也是没想那么多,接过之后转身就交给了巴桑让他妥善保管。

    不过在他转身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中田老板的脸上流露出的那一丝丝悲伤的神色来。

    “今天晚上,我们好好的喝上一次,然后养足精神,明天开工!”邢杰笑道。

    “好,明天我们就吧这隐藏数千年的秘密给挖出来!”鸟羽嘿嘿一笑,原本白皙的脸上露出一抹不正常的潮红来。

    对于喝酒这件事,一般来说,主要就是看心情。高兴的时候喝,容易醉。不高兴的时候喝呢?也特么的容易醉!

    即便是十几度的清酒,到最后也是容易醉人的。

    等到邢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清洗一把脸之后,就除了房门,直接向后山而来。

    等到邢杰赶到之后,却发现鸟羽早早的就已经站在一个平台之上。身上一套极为繁杂但又不失庄重的豪华御神袍,一头长发现在已经挽成发髻,头戴一顶乌帽。从背影看去,端的是英俊朗逸,一阵山风吹过,御神袍的衣角被吹的喇喇作响。

    刚要喊他,却见中田老板也是一身东瀛传统的管家服饰,一脸的郑重,也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制止了邢杰的呼唤。而巴桑和老王也是远远的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鸟羽。

    仪式?

    邢杰的眉头一皱。

    这鸟羽是怎么了?从昨天晚上见到他的时候就有些不太正常。整个人好像一直处于一个极为亢奋的状态之下,尽管他掩饰的很好,但是邢杰也从他那微微颤抖的手发觉有些不太对劲。当时邢杰还以为鸟羽因为是谜题即将解开而兴奋,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一直静立不动,宛若一尊石像的鸟羽突然间开始舞动起来。双手一展,从宽大袖口中飞射出两把镶着金边的白色折扇来。刷的一声,扇子就直接打开,然后鸟羽就开始在那座台子上翩翩起舞。转身,挥舞,挪移,动作看似缓慢,但是一会功夫就整个人开始化为一团人影,只见鸟羽手中的折扇也是越来越快,渐渐的,在阳光之下形成了一个闪耀着金光的光环,把鸟羽的全部身影都笼罩其中。

    “终于舞出来了,祭主的终极之舞,天照神迹!”中田老板口中喃喃道。

    邢杰都已经有些看呆了,这一招玩的够炫。从来没想到一个大老爷们能把舞蹈跳到这种地步。

    当金光维持了十几秒之后,终于慢慢的消散开来,鸟羽的身形再次显露在那台子之上。当他完全停下之后,邢杰才发现,这个时候的鸟羽已经是浑身上下全部都湿透了,苍白的脸上带着潮红,不停的喘着粗气。

    可以理解,那样剧烈的动作,带来的必然是巨大的消耗。能到现在还依然保持着端正的仪态,无论是站立,还是行走都是像以前一样,各种仪态没有丝毫的走样。这简直就不是人!邢杰心中自我衡量了一番,觉得以自己的体力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不由得对鸟羽更加的佩服起来。

    当鸟羽走下台来,中田急忙上前,一下就跪了下去,双手上举、而鸟羽也是把两柄折扇放到了中田的手中。然后双手自腰间一抹,那一身的御神袍就脱了下来。细细叠好之后,放在了地上,接着就是乌帽,甚至连腰中的印信都放在了衣服之上。

    此时的鸟羽,一身的紧身衣打扮,显得极为干净利索。

    “开始吧,邢桑!”

    “嗯。”

    而巴桑此时走上前来,从背囊中拿出了一个包裹,打开之后,就交到了邢杰的手中。

    玉觽,全套的六枚玉觽已经由专机全部都运了过来。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鸟羽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平静的把菱形水晶放到了架子之上,然后就是八咫镜,巨钻。

    和上次一样,当太阳运行到特定的点之后,白光就再次的出现,通过两次折射后,一道道的光芒再次把四枚玉觽悬浮到了空中。

    “勾玉!”

    鸟羽不做声的从脖子上取下勾玉,一枚枚的放在那由玉觽折射出的光柱之上,然后就是一道巨大的幽蓝色光柱瞬间射出,映射在男女子孙四座崖壁的勾玉之上。

    这时四座三瓶山则是同时开始震动起来,震动的强度之大,让邢杰有些惊慌。

    “鸟羽,这样的动静是不是有些大?”邢杰问道。

    而鸟羽则是一笑,摇了摇头后轻轻地说道:“无妨,整个三瓶山的周边五公里范围之内已经被全部清理了一遍,除了我们这几个人之外所有的人都已经撤离。

    不仅如此,任务一日没有结束,戒严就不会解除。如果一个星期我们没有人走出来的话,这里将会被列为永久性禁地。

    闯入者,任何人,包括皇室成员在内,格杀勿论!”

    邢杰大讶,这皇室也是疯了,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屠杀平民,这皇帝还要不要当下去了,这里边究竟有什么,竟然会让东瀛皇室和鸟羽一起发疯?

    “皇室最高典籍中有一份记载,说是这里埋藏着伊邪那岐的神体!不过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既然是最高典籍,肯定只有皇帝能看,你和他直接本来就是势同水火,他会这么好心?”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你还是别想那么多了。看着吧,马上就会有异变的。”鸟羽笑了一下说道。

    果然随着鸟羽的话音一落,那四枚巨型勾玉开始起了变化,幽蓝色的光芒渐渐的收缩,由勾玉的那个孔发出一道犹如茶杯口粗细,但是极为凝练的光柱来,直接就设在了三瓶山主峰的山体之上。

    鸟羽只不过是瞟了一眼,眉头就皱在了一起,轻声的说道:“主峰神祭龛?那里什么都没有啊?”

    三瓶山主峰的震动这个时候却无声的开始了,只见大量的泥土巨石纷纷开始坍塌下去,但是邢杰他们所处的位置却是令人惊异的安然无恙。

    当泥土落尽之后显露出来的洞口让邢杰还有巴桑,老王俱是浑身一颤,这种大门的布局,太特么的令人熟悉了,真不想再看到这种架构的大门啊,那雪山腹地中的情景犹如噩梦一般再次向三人袭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