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民国奇人 第五十二章 武修罗驾到

时间:2019-04-30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这森严恢弘的禅唱,并非是戒色和尚一人发出,他口中吟唱出来的声音其实很浅,即便是离得很近,都未必能够听得到。Δ书阁ん.『k→shu→.co

    但当它传出去之后,却仿佛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给扩大了,仿佛有无数人传唱。

    它落于半空之上,又从天空之上撒了下来,使得整个应福屯,乃至于偌大的一片林子里,都充斥着这种让人心神安宁的佛音禅唱。

    而更让人为之惊惧的,是灰蒙蒙的天空之上,那云层之间,竟然裂开了一道缝隙,随后有红,橙,黄,绿,蓝,靛,紫七道光华散落,化作佛光,最终落到了应福屯这一片土地上来。

    屯子里无数惊惧惶恐的人们,瞧见这等异象,都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颅,甚至跪倒在地去。

    他们祈求着,希望倘若有神灵的话,能够让他们渡过劫难。

    而即便是在屯门口那边激烈的战场,也因为这等异象而变了模样,那些奉命牵扯的日本人,甚至都忘记了停止进攻,而是将头抬着,望向了天空去。

    这些人即便是被军队宣传和武士道精神给变得冷漠凶狠,但终究还是人,心中存留着恐惧、害怕与惊慌……

    而众人瞩目的七彩光华,却是落到了麻家大院后巷的这一片区域来,在那废墟之上,正在受着小木匠和顾白果夹击的实验体一号感受到了这股磅礴恢弘的力量,原本满是暴戾、凶狠和残忍的脸上,却浮现出了几分恐惧来。

    它没有再与小木匠和顾白果纠缠什么,甚至连本能的杀戮之心都不再保持,而是仓惶地往外围冲去。

    然而天空之中洒落下来的虹光,却是将方圆十米的这一片区域给控制住,以虹光化作牢笼,将他们这几人给禁锢在此处。

    那实验体一号撞在虹光之上,仿佛碰到了厚实的城墙一般,即便是力道甚大,却终究突破不得。

    被虹光禁锢,无法逃脱的实验体一号被那强横的力量给逼退之后,并不罢休,它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的闷吼,随后双腿猛然一踩,整个空间都为之下沉。

    而下一秒,那家伙又一次朝着虹光射去,宛如一道利箭。

    轰……

    这家伙再一次地撞击在了那虹光边缘之上,而这一次的力量,即便是让人为之跪拜的七彩虹光,都为之所动。

    不过随着一阵宛如波纹般的荡漾,在那落点处浮现,并且朝着四周扩散而去之后,实验体一号再一次地砸落回来。

    而这一次它受到的反震之力更加可怕,以至于它那强悍的身体都有些踉跄摇晃,头破血流,脸色也变得一片雪白。

    直到此刻,那家伙方才意识到了这虹光的坚硬和可怕。

    不过它并没有放弃逃离,而是猛然回头,打量了场中众人之后,目光却是锁定在了戒色大师身上来。

    此刻的戒色大师,还在持咒,维持着那恢弘的佛音禅唱,以及头顶上落下的七彩虹光。

    他仿佛超脱于世界之外一般。

    此时此刻,他满是肥肉的脸上,都有一种庙里佛像特有的宝相庄严。

    但他再怎么神奇,都还是凡身肉胎。

    是人,就会死。

    在明白了这股恐怖力量的源头之后,实验体一号动了,它如同看不见的子弹一般,径直“射”向了场中的戒色和尚。

    而在那一瞬间,它全身的杀气凝聚,仿佛一把锋利的、出鞘的刀。

    小木匠和顾白果在这个时候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上前来,想要阻挡住这鬼东西。

    不过它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转瞬即至,下一秒,就来到了戒色大师的跟前。

    它的右手搓成手刀,朝着戒色大师的胸口戳去。

    那一瞬间,它如闪电。

    眼看着实验体一号就要将戒色大师这位传奇人物的心脏给掏出来的时候,一直闭目禅唱的戒色和尚突然间,睁开了眼睛。

    他脸上充满了一种淡淡的笑容,仿佛弥勒佛的微笑。

    而随后,他口吐莲花,说出了一段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弥陀佛……

    陀佛……

    佛……

    恢弘庞大的回音,在整个山间晃荡,而在这猛然厉喝之下,那把宛如出鞘利刃的实验体一号,在指尖离戒色和尚只有半寸之时,浑身为之一僵,竟然难以动弹。

    戒色和尚定住对方之后,口中喝念一句,随后将右手往天空一举,万千光华,汇聚一处,最终被他拍入到了实验体一号的额头之上。

    嗡……

    那小东西如遭雷轰,原本宛如野兽一般的瞳孔骤然扩散,紧接着化作虚无……

    随后,它宛如一张纸片般地落在了地上去。

    这时小木匠与顾白果冲了过来,顾白果似乎有些恐惧戒色大师,不敢上前,而小木匠瞧见躺倒在地的实验体一号,脸上狂喜,但又心有余悸。

    他一边将旧雪刀架在了那鬼东西的脖子上,一边问大和尚:“大师,这是……”

    戒色大师金黄色的双眸变得黯淡,随后化作了原本的颜色,而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大师……”

    小木匠上前,一把扶住了戒色大师,而戒色大师则伸出手来,紧紧抓住了小木匠胸口衣服,艰难地说道:“走,找一处静室,我帮你移魂……”

    小木匠有些担心他的身体,着急地问道:“大师,你没事吧?”

    戒色大师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喘着粗气,咬牙说道:“赶紧,这具躯体被大乘佛法洗礼,超度往生,如果没有新的神魂注入,很快就会腐烂,化作一团污血,你若想咱们的努力不白费,就别在这儿唧唧歪歪,赶紧去找无人打扰的静室……”

    刚才施展佛法的时候,这位大和尚宛如庙中佛陀,而此刻着急起来,却又带着说不出来的市井气息。

    小木匠瞧出大和尚是真的着急了,没有多言,将地上的实验体一号给抱了起来,发现这刀劈上去能迸发出金铁之声的恐怖家伙,此刻却如同一滩烂泥一般,差点儿就从他的怀里滑落出去。

    戒色大师这会儿也缓了神过来,瞧见旁边围过来的人,他朝着一位认识的首领摆了摆手,示意没事,然后对小木匠说道:“走,就去麻家先前那地窖。”

    两人匆匆忙忙地前往麻家大院,而顾白果赶过去,被小木匠吩咐了一句,让她在门口守着,帮忙护法。

    谁也不知道这过程需要多久,而且这事儿是否能够成功。

    这中间,可容不得出现任何岔子。

    而顾白果,则是他最为相信的人,有她在外面帮忙护法,小木匠才能够放心。

    时间紧急,顾不得收拾周遭,几人赶往地窖处,小木匠与戒色大师下去之后,顾白果将盖子给封上,而这个时候,麻老西这才带着人赶了过来。

    瞧见如此局面,特别是后院巷子那边一片的废墟,麻老西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问起了顾白果来。

    顾白果口不能言,但还是要来了纸笔,与麻老西简单沟通了一下。

    而这个时候,刘二妹也在旁人的搀扶下,赶到了这边来,将其它的信息给补足了。

    当谈及那实验体一号,刘二妹后悔得留下了眼泪来——那小东西,已经不再是她的小玲子了,这一点,她其实早就从那玩意男女不分、容貌停留在两年前等细节处,就瞧出来了。

    但她依然还是心存幻想,觉得或许它醒过来的时候,能够记得自己的娘亲,会生出一点儿的人形光辉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但让刘二妹为之绝望的,是那小畜生完全没有半分人性,不但杀了给她帮忙的罗老三,而且还生吃人心,甚至对她这个生母也没有半分留手……

    每一次,都是往死里面折腾。

    她若不是有些底子、皮糙肉厚,说不定已经死在了自己“女儿”手下。

    残酷的事实让刘二妹不得不面对真相,此刻说起这些事儿来,满心悔恨,说要帮着守在这儿,弥补过错,而麻老西瞧见她摇摇欲坠的模样,哪里敢让她守着,好说歹说,终于是将人给劝走了。

    刘二妹没走多久,麻老爹和贾半云,以及应福屯几名首领都赶了过来,询问怎么回事。

    原来戒色大师这边弄出了天空异象,将日本人的攻势也给吓退了去。

    他们这才有了时间,赶过来询问消息。

    麻老西如实回答,众人听说甘先生和戒色大师都下了地窖,不由得满心好奇,有人想要去打量一眼,探听情况,却被顾白果给拦住了。

    麻老爹知晓这里面的重要性,也与众人劝说一二,随后带着人收拾残局。

    等弄完这些,已经是傍晚时分,地窖这儿还是没有动静,麻老爹对身边人说道:“甘先生和戒色大师是咱们防守屯子的主力,没了他们,只怕接下来会很艰难。留一个人在这里,有任何情况,都得第一时间通知到指挥部……”

    那人点头,而麻老爹还准备交待些什么,结果屯门口那儿却是又吹起了号角声。

    麻老爹心头一紧,带着人飞奔着赶往屯门口,爬上下午弄起来的一个瞭望台,往下望去,却瞧见林子里冒出了乌央乌央的黑影,许多人口中发出了激动的呼喊声。

    瞧见这帮人激动得不行的样子,麻老爹问旁边的赵平才:“那帮鬼子在叨逼什么?”

    懂得日语的赵平侧耳倾听了一会儿,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缓缓说道:“他们在叫一个人的名字。”

    “谁?”

    “武修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