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民国奇人 第五章 两极分化的风评

时间:2019-04-18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为@虎皮猫大人 嘉庚)

    极乐寺在奉天城东南外的老山上,不远处有辽河流过,相对于大平原的城里城外,这儿倒算是一个建庙的地方。

    毕竟有点儿小山包,看上去也有几分“名山胜景”的姿态。

    小木匠和顾白果赶到的时候,瞧见那原本隐于山间的寺庙,外面一片灯火通明,而且门口的广场前,还有人在那儿拉起了卡,站岗放哨。

    另外小木匠瞧见几个墙头处,也有人影在看着,搞得跟个军事基地一样。

    小木匠看着有点儿惊讶,但瞧见那边很是肃穆的样子,也没有傻乎乎的上前,而是左右打量,瞧见庙前的山坡下,却是围了一群人,看着应该是附近的村民之类的,于是就带着顾白果走了过去。

    他走到近前的时候,发现一帮人都在热闹地聊着,三五成群,兴高采烈的,不知道在说些啥。

    小木匠找到一个看着比较好说话的大叔问道:“叔,这是怎么了?”

    那人抬头,看了小木匠一眼,疑惑地说道:“你是……”

    小木匠早就准备好了托辞,赶忙说道:“我父亲是打南边来的行商,在奉天这地界,不知道怎么着就病倒了,而且情况也不太好,我听人说可能是冲撞了大仙。有人告诉我,说极乐寺这边的菩萨挺灵的,就赶着过来,烧开门第一炷香,给我们父亲祈福,让他能够早点儿康复……”

    那人听了,脸色却是缓和许多,说道:“敢情你还是个孝子呢,三更半夜过来,烧第一柱香,难得,难得……”

    旁边一人听了,凑过来说道:“你要是真的冲撞了大仙,烧香是没用的,得找那个戒色大师帮你瞧——不是我说,那戒色大师虽说是个挂单和尚,但却是真有本事的,整个极乐寺上下,没一人能比得了他。”

    小木匠正是要找那戒色大师呢,听到这话儿,心中痒痒,一下子来了兴趣,问道:“哦,戒色大师?这人的名号,有点儿意思啊。”

    搭话的这人噗呲一笑,说道:“是吧,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说吧?都说当和尚师傅的,清心寡欲,方才是得道高僧,谁会叫这么一个名呢?当时我听他名字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但戒色大师来极乐寺一年多了,经他手帮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真的,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在咱满洲这地界,真没瞧见过这样的大和尚……”

    这人沿用了清朝的说法,将东北称之为“满洲”。

    小木匠听他对戒色和尚如此推崇,当下也是问起了具体的事情来。

    那人跟小木匠说着关于戒色大师的种种传说,什么降妖除魔,什么平事捉鬼,还有调解家庭矛盾的,各种兄弟打架,婆媳拌嘴什么的,这大和尚都管,就好似戏文里面的那济公一样,着实是让人为之敬佩。

    至于戒色大师为什么这么有本事呢,这人的回答,是这样的:“别个都说,戒色大师,曾经去过阴曹地府呢,你说说,这样的人,能不厉害么?”

    阴曹地府?

    小木匠听他们这话儿讲得玄之又玄,觉得估计是山野乡民,以讹传讹了。

    要不然,这也太假了吧?

    他没有说话,就在旁边边听边点头,不过那人话锋一转,然后说道:“不过你要是白天来的话,或许能够找到人,现在估计就难了……”

    先前那大叔却说道:“白天来?嘿,要是白天来,估计还给日本人堵在里面呢。”

    日本人?

    小木匠有些意外,指着那边封锁极乐寺的一帮人说道:“日本人?这怎么回事啊?”

    旁边那人低声说道:“说是日本一个商社的头儿死在这极乐寺了,那家伙在满洲的日本人里面挺有势力的,而且好像还是南满铁的一个头目,所以日本人就拉了一帮人过来,封锁极乐寺,不让人出入,务必要将凶手给查出来不可……”

    小木匠有点儿不解,说道:“这可是咱们中国人的地界,什么时候轮到日本人横行霸道了?”

    那大叔一听,忍不住笑了,说:“你这话一听就知道是不了解咱们这地界。”

    小木匠问:“怎么说?”

    大叔说道:“三十年前,日本人和俄国人就跑来咱们这儿占地盘了,后来清朝完犊子了,满洲这地界乱成一团,日本人成立了一个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玩意儿,从他们国内和朝鲜,不知道运了多少人来满洲,开工厂的开工厂,做生意的做生意,还搞农垦的,到处都是日本人;而且人家有枪杆子,除了关东军,还有垦乡团,还有各种各样的组织……大家都说,过不了几年,这儿就是他日本人的地盘了……”

    小木匠问:“那弓大帅不管?”

    大叔说道:“管?怎么管?你不看看大帅府里,多少参谋是日本人?部队里面,那些大兵哥手里面,拿的枪都是哪儿来的?不是不管,是没办法管……”

    他忍不住地说了起来,旁边的那人赶忙拦住他,低声说道:“小声点,我刚才瞧了,守极乐寺的那些人里,有些好像是关东军。”

    这话儿一说出口,大叔赶忙闭上了嘴巴。

    吹牛口嗨一时爽,折腾进去犯不着。

    在这地界待久了,他们对于生存于此的法则,还是很清楚的。

    两人不再多言,看着远处,而这时那坡上来了好几个人,朝着这边撵人,不许再围观了。

    这帮半夜三更过来瞧热闹的人,都是附近的山民、二流子,没人招呼的时候,看得津津有味,这边一招呼,立刻就一哄而散,各自回家去了。

    小木匠没有走,不过还是退了一段距离,离开了那帮人的视线。

    两人藏身于林子里,顾白果在旁边听着,一脸担忧,在小木匠手心写字,又带着比划,问他该怎么办?

    现如今极乐寺被人给封锁住了,而戒色大师估计也被堵在里面。

    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事儿就僵住了,鬼知道那帮日本人什么时候能够找到凶手呢,而且这件事情,会不会牵扯太多,有没有可能把那位戒色大师给搭进去?

    一切都是未知数。

    小木匠寻思了一下,在目前情况不明朗的时候,暂时不要太过于激进,先在附近观望一番,看看这边戒备的情况。

    如果戒备不是那么充足的话,他便找个时间,偷偷潜入那寺庙里面去打探消息。

    但戒备太严了的话,那就先等着,实在没有必要跟这帮地头蛇硬来。

    毕竟日本人里面也是有高手的。

    这一点,小木匠深有体会,所以并不会抱着强烈的优越感乱来,免得到时候不小心翻船了,那就麻烦了。

    事实上,他出事了还好,怕就怕连累到顾白果。

    在顾白果面前,他不得不逼着自己快速成长,努力成为一个更加成熟稳重,可靠的“姐夫”。

    所以小木匠决定缓一缓。

    两人当下也是就在林子里找了一个地方歇着,这两个多月来,他们无数次风餐露宿,倒也惯了,而且顾白果精神比小木匠好许多,特别是到了夜里,更是如此,也用不着他抽出太多的心思来照顾。

    次日清晨,小木匠被顾白果给推醒了,等他睁开眼,瞧见顾白果给他指向了不远处。

    小木匠睁开眼睛来,瞧见不远处的道上,有一个和尚正赶着马车,朝着大路上行去,而瞧他出来的方向,却是那极乐寺。

    极乐寺不是被封锁住了么,怎么还有人能够从里面出来?

    难道是凶手抓到了,封锁解除了?

    小木匠心中欢喜,让顾白果藏着,而他则跑到了道边去,追上了那马车,然后喊道:“法师,法师,请等等……”

    那和尚拉起缰绳来,停下了车,然后看着他问道:“啥事?”

    小木匠走上前来,恭谨地问道:“敢问是极乐寺的法师么?”

    和尚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是,有啥事赶紧说,我还得去城里采买东西呢……”

    原来是负责采买的人员。

    小木匠心中明了,然后将昨天的那套说辞讲了一遍,然后说道:“我本来想要去寺里面烧个头香,捐点香油钱的,结果他们告诉我,说找寺里面挂单的戒色大师更有效,但我看到寺外面好多人,说是被日本人封锁了,所以才想问问你……”

    那和尚很是不满地说道:“是谁告诉你这些的?我告诉你,那个戒色,就是个骗子。”

    啊?

    小木匠有点儿晕,说道:“什么意思?”

    和尚不想跟他解释太多,只是说道:“他根本就不是正规受戒的僧人,那点佛法也是完全不通,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学的,而且一点儿也不守规矩,就知道争勇斗狠——另外这回极乐寺出了事,八成也与他有关……”

    他说到这里,却是扬起了鞭子,猛然一挥,随后不理会小木匠,扬长而去。

    小木匠追上前去,喊了几声,那和尚当做没听到一般,猛地甩了几下鞭子,很快就走远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