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民国奇人 第八十二章 传奇

时间:2019-04-18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瞧见身穿着青衣道袍的小木匠,善扬脸上满是惊讶,觉得难以置信。

    与此同时,他又有着许多的羞愧与懊恼。

    他当初与小木匠纵论天下、指点江山的时候,有着年少有为时难以抑制的轻狂,毕竟他与望月在山中苦修,又身处于龙虎山这样的顶尖道门之中,骨子里难免会有许多的傲气,言语之间,便有了几分“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气势来。

    后来遇到小木匠“绑架”两位师母,他带着青云堂的力士将小木匠擒住,虽说并不像马道士那般拳打脚踢,但多多少少,还是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旁门左道就是旁门左道,跟我们龙虎山,到底不是一路人。

    含着金汤匙长大的贾宝玉,哪里又能够理解街边那忍饥受冻小叫花儿的苦楚呢?

    他现如今在龙虎山“有难”的时候挺身而出,本以为能够力挽狂澜,证明自己,结果转眼之间,就给那日本人一脚踹飞了去,脸面掉了一地,那是何等的尴尬,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碰到了小木匠。

    双方身份的差异,以及之前的热切,在此时此刻,全部都化作了浓浓的尴尬。

    事实上,不光善扬尴尬,小木匠也同样如此。

    他原本准备瞧完热闹,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溜之大吉,然后过去与江老二汇合,看一下顾白果有没有按照约定,去那个地方集合。

    没想到善扬好巧不巧,却偏偏朝着他这儿砸了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完全避不开了,只好伸手去接住。

    所以两人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小木匠直感觉到头皮发麻。

    龙虎山虽说因为高层会议,没有顶厉害的高手过来应敌,不过下面却也是人多势众,拿不住日本人,但拿住他,那是绰绰有余,绝对没有问题的。

    他们不敢以势压人,那是为了脸面,但对小木匠这样的,名正言顺,可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所以他一曝光,基本上也就相当于玩完了。

    怎么办?

    在那一瞬间,小木匠的脑子里突然间蹦出了一个想法来。

    随后,这个大胆而离奇的想法在瞬间变大了,充斥在了小木匠的脑海里。

    也许,这时唯一的办法了吧?

    小木匠想着,随后将善扬给扶稳了,对他说道:“那印章给我。”

    善扬这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看着已经成为龙虎山公敌的小木匠,有点儿茫然地问道:“什么印章?”

    小木匠盯着他,说从我身上搜出去的印章,我看见了,被你收起来了,把他给我,我来拦住这帮日本人。

    善扬脑子有点儿打结,没有弄明白小木匠想要表达的意识,又问了一句:“什么?”

    小木匠一字一句地说道:“把我的印章还给我,里面有我的刀,有了那把刀,我能够帮你把龙虎山的名声维护住,留下这帮日本人。”

    善扬当下就是一个激灵,身子一下子就直了起来:“当真?”

    小木匠指着已经走到广场边缘的日本人一行,平静地说道:“你猜一猜,如果那帮日本人杀了人,还扬长而去,过几日,整个江湖上,会是怎么评价你们龙虎山的?”

    善扬不敢猜,也不敢想。

    名声的建立,可能需要数十年、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但崩溃只需要一瞬间。

    他不敢去想象这帮人走了之后,龙虎山的名声,将会臭到什么样的地步。

    他不敢去面对龙虎山高层赶来时那些长辈的怒火。

    他甚至都不敢去面对自己的师父。

    而现在,面前这个男人,却给了他一个多的选择。

    尽管他并不相信小木匠能够留住这帮日本人,但它终归是一条路。

    人只要有路可走,就不会抵达绝境。

    所以……

    鲁班秘藏印。

    善扬将这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却一直留在怀里的玩意,递到了小木匠的手中来。

    摸到这还带着温度的印章,小木匠冲着他笑了笑。

    他自信地说道:“好,放心,一切有我。”

    对,一切有我。

    小木匠转过身去,走向了准备离开的日本人。

    他知道,自己必有一战。

    这一战,不是日本人,便是龙虎山。

    日本人,讲道理应该是单挑,再不济,也就是这十来人,而如果是龙虎山的话,在场的就有数百号。

    不在场的,茫茫多。

    他是聪明人,所以学会了选择对手。

    这一战,他不是为了龙虎山,而是为了自己。

    战胜了日本人,他收获了名声,同时也收获了让龙虎山不敢对他轻举妄动的资本。

    小人物,有着小人物的狡黠。

    这是苦难的生活,以及艰难的岁月,所带给他的恩赐,也是小人物们能够在这个世界上,挣扎求存的一点儿资本。

    “站住。”

    日本人杀了人,得意洋洋地扬长而去,而龙虎山的人不甘心地过来围堵,双方各有争执,眼看着就要大打出手的时候,突然间又有一人站了出来,冲着这帮人喊了一声。

    金丝眼镜回过头来,瞧见是一个穿着青衣道袍,留着短发的年轻男子,叫住了他们。

    那是一个个头不高,年纪也不大的年轻男子,倘若不是脸上有几分风霜,他甚至以为那只是一个少年郎。

    那人看上去仿佛是挨了揍一样,脸上满是淤青和伤痕,狼狈不堪,而他唯一能够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有着一双很亮的双眼。

    他的双眼之中,有着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光芒。

    金丝眼镜瞧了他一眼,不屑地回过头来,看着那边主事的杨道长,说道:“你们到底什么意思?让你们出人来比试,半天没有回应,等我们走了,就派这么一些杂鱼过来阻拦?有意思么?”

    杨道长也不知道小木匠到底是干什么的,瞧了小木匠几眼,脑子有些懵,也没有说话。

    而就在这时,善扬说道:“你们若是赢了他,就可以走了。”

    金丝眼镜不耐烦地说道:“你是谁啊?你说话能算数?”

    善扬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算数!我师父是龙虎山第一高手武丁真人,我的话,还是能够当真的……”

    他这边表了态,那边主事的杨道长也没有再犹豫,也跟着附和了,金丝眼镜一听,也没有了意见,回过头来,对那日本剑客说了几句话。

    这位日本剑客鸟山佐男在小木匠站出来的那一下,就一直盯着对方了。

    人与人之间,其实是有感应的。

    他算是一个纯粹的修行者,所以能够感觉得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与先前的那几个,似乎有一些不太一样。

    所以当金丝眼镜征求他的意见时,他认真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而就在这时,有一个白发老道出现在了杨道长的身边,在他旁边耳语数句,让那杨道长的脸色,直接变得错愕无比起来。

    那个白发老道,却正是马道人的师父。

    青冥老道。

    这厢边,小木匠已经拿着旧雪,走到了场中来。

    日本剑客鸟山佐男,也走到了他对面。

    两人四目相对,鸟山佐男却是用前所未有的客气,双手放在了腰间,与小木匠躬身行礼,随后用别扭的汉语说道:“日本居合拔刀流,鸟山佐男。”

    小木匠点了点头,说道:“无名之辈。”

    那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却是恭谨地说了一句:“还请说出您的名字。”

    小木匠回头看了善扬一眼,没有任何顾忌地说道:“甘十三。”

    听到这名字,龙虎山那边的人群之中,有一小团却是骚动起来,显然他们是知晓这个人的。

    不过身处于场中的小木匠与鸟山佐男却并没有受到影响,两人继续对话。

    开口的是鸟山佐男,受限于汉语不行,他却是叽里呱啦说了一段话,随后举起了手中的日本长刀来,而金丝眼镜则负责翻译:“这是居合拔刀流的祖师林崎甚助在山林中受到神仙点拨之后,所用的随身佩剑,名曰‘信国’,里面有山与海的力量,是他在成为日本剑道公认的第一天才之后,他师父赐予他的……”

    那人却是在夸剑,果然颇有古风。

    小木匠将手中的旧雪拿出来,也认真地说道:“这把刀,名字叫做旧雪,它之前的主人曾经是明末一个叫做‘刀狂’的锦衣卫,它以前也是一把绣春刀,后来刀身破碎,我一个朋友找人帮我重新祭炼而成。”

    那日本剑客听了金丝眼镜的翻译,眼睛里越发明亮,脸上也洋溢出了几分神采来。

    他指着小木匠满身的淤青和伤痕:“你,受了伤。”

    小木匠哈哈一笑:“你不也是连斗了四场?”

    公平。

    鸟山佐男笑了,深吸了一口气,身子往下一沉,随后左手扶着腰间的日本长刀,右手放在了满是金丝纹洛的刀柄之上。

    他扯开了嗓子,对着小木匠喊道:“今日一战,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小木匠笑了,点头说道:“自当如此。”

    铛!

    日本名刀信国,与一把打造的年头不算很久、却颇有来历的旧雪,重重撞在了一起。

    而这位日本国剑道年轻一辈的顶尖天才,也与一个当下还算得上是没什么名气的年轻人,阴差阳错之下,也开始了他们的交战。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一场决斗,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但后来他们都知道了。

    在那一天,有一个传奇出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