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民国奇人 第四十章 刀飞快,人果决

时间:2019-04-18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小木匠很少遇过的马战。

    &a;nbsp&a;nbsp&a;nbsp&a;nbsp迎敌之前,他便知晓马战不同步战,步战因为腾挪的空间足够,需要配合身法,又有诸多手段、招式,而马战则更加单纯一些,需要在一瞬之间,掌握出刀的力道、角度以及刀势,还有敌人的反应。

    &a;nbsp&a;nbsp&a;nbsp&a;nbsp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在挥刀之前都想好,而在出刀之后,比拼的,就是刀手的硬实力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样的拼斗,没有半点儿花哨取巧的地方。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在挥刀的一瞬间,小木匠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恣意,仿佛浑身的鲜血都在燃烧一般,这样快意的释放,让他整个人情绪都上来了,感觉全世界都呈现出一片鲜艳的红色。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先前在甘家堡所有的小心翼翼,在这一刻,都被他抛在了脑后去。

    &a;nbsp&a;nbsp&a;nbsp&a;nbsp生死之间的美,并不是人人都能够瞧见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可以。

    &a;nbsp&a;nbsp&a;nbsp&a;nbsp旧雪之上的力,也不是人人都能够感受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可以。

    &a;nbsp&a;nbsp&a;nbsp&a;nbsp铛!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声铮然之声响起,旧雪刀在那一瞬间爆发,虎煞之力配合着小木匠的爆发,又融入了刀魂的意境,以一种极为诡异的速度,却是将对方那又厚又快的斩马刀给斩断了去。

    &a;nbsp&a;nbsp&a;nbsp&a;nbsp随后快刀没入对方的脖子,带出了一分血沫,在半空中飞溅而出。

    &a;nbsp&a;nbsp&a;nbsp&a;nbsp两匹快马错身而过,随后,小木匠纵马前冲,而与他对拼的那人身子一歪,摔倒在地,脑袋也耸拉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随后,小木匠回身过来,瞧见二愣子也跟了过来,满脸通红,显然在刚才的拼斗中吃了些亏。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在小木匠陡然策马回去,将另外两人冲杀给拦了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回那两人显然是有了提防,上来就使出全力,其中一人还是个厉害角色,并没有被小木匠占到便宜,只不过旧雪的挥砍之间,带着莫大的虎煞之力,让那两人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拿刀的手,短时间内,竟然没有能够抬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而这个时候,远处翻滚落地的秦如龙,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在身后那堡丁的接应下,翻身上了同一匹马,随后他居然站在了马背上,弯弓搭箭,又开始射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虽然这一次再也没有一箭毙命,伤到何人,但也给敌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a;nbsp&a;nbsp&a;nbsp&a;nbsp二愣这边得到小木匠的救援,缓过了一口气来,冲着小木匠喊道:“去救渊爷……”

    &a;nbsp&a;nbsp&a;nbsp&a;nbsp原来那一边,被众人围攻的甘文渊,却是陷入了重重危机。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开始手忙脚乱,难以为继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木匠瞧了一眼不远处正在高速靠近的秦如龙两人,没有犹豫,拉动缰绳,朝着不远处的人群那边飞快冲去。

    &a;nbsp&a;nbsp&a;nbsp&a;nbsp这边的战斗同样牵动不远处众人的目光,赛关公瞧见小木匠纵马扑来,喊道:“拦住他。”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感觉即将拿下眼前这人,所以不想分心,让手下去拦人。

    &a;nbsp&a;nbsp&a;nbsp&a;nbsp身处于战团外围的两名刀客听闻,转身过来,朝着小木匠冲来的方向举刀防备,而这个时候,小木匠如同一道闪电般冲将而来,手中的旧雪宛如一片轻飘飘的羽毛,避开了一人的长刀,落在了他的脖子上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唰!

    &a;nbsp&a;nbsp&a;nbsp&a;nbsp头颅飞起,鲜血激射,那人却是被小木匠一刀斩杀。

    &a;nbsp&a;nbsp&a;nbsp&a;nbsp如风一般迅捷。

    &a;nbsp&a;nbsp&a;nbsp&a;nbsp冲天而起的热血将场中人都给吓到了,虽然知晓此人很猛,但这般老辣果决、杀人如饮水的架势,着实是让这帮纵横西北的刀客有些懵。

    &a;nbsp&a;nbsp&a;nbsp&a;nbsp看这年轻人的面相,不像是那种久经战阵的凶人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木匠一刀挥出之后,策马而过,冲出二十几米后,又陡然回返过来,将那战马的速度提升到极致之后,再一次扬起手中长刀。

    &a;nbsp&a;nbsp&a;nbsp&a;nbsp刀,闪电落下。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次虽然没有再如先前那般轻巧,但却也是连刀带人给一下斩断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此恐怖的效率,让原本在围攻甘文渊的那些人都醒悟过来,知晓马上那家伙的杀伤力,似乎更加恐怖。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一个脸上有好几道狰狞刀疤的汉子猛然转身飞起,却是将小木匠身下的马给扑倒在地,而其余几人,也纷纷上前,高举手中的兵刃,想要趁机将那连斩杀两个同伴的家伙给弄死去。

    &a;nbsp&a;nbsp&a;nbsp&a;nbsp但小木匠落在地上之后,虽然没有了马上的犀利果决,但那刀法却仿佛更加恐怖数分,而且完全不惧群战围攻。

    &a;nbsp&a;nbsp&a;nbsp&a;nbsp毕竟当年的刀狂,可是在万军丛中冲杀而出的强人。

    &a;nbsp&a;nbsp&a;nbsp&a;nbsp鲜血飞溅,人影翻滚。

    &a;nbsp&a;nbsp&a;nbsp&a;nbsp原本几乎力竭的甘文渊瞧见敌群已乱,当下也是咬破了舌尖,硬撑着一口气,发动了反击。

    &a;nbsp&a;nbsp&a;nbsp&a;nbsp而这个时候,小木匠也大发神威,两人一左一右,奋力拼杀,却是将敌人给杀得溃散,就连那为首的红脸汉子赛关公也感觉不妙,转身过去,想要骑马奔逃。

    &a;nbsp&a;nbsp&a;nbsp&a;nbsp甘文渊此刻身上好几道伤口,浑身汗出如浆,胸口起伏得如同风箱一般,难以拦住,只有朝小木匠喊道:“别让他跑了,不然我们都得死。”

    &a;nbsp&a;nbsp&a;nbsp&a;nbsp的确,如果让赛关公将敌人大部队喊过来的话,他们这点儿人手,完全就不用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木匠听到,深吸了一口气,使出那登天梯的提纵之术,宛如奔雷一般冲到了赛关公的跟前来,长刀挥舞,却是直接将那匹马给斩杀了去,鲜血喷射了滚落在地的赛关公一头一脸。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家伙瞧见逃跑无门,当下也是恼了,提着手中那把玄铁马刀,冲着小木匠杀来,意图拼命。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木匠不想与此人硬拼,翻身后退,虚掩两下,这时有一支利箭从小木匠上方射来,赛关公朝着地上一扑,避开了去,却被赶来的甘文渊一刀飞出,扎中了大腿。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哎哟”叫了一声,却被小木匠一刀过去,将拿刀的右手齐肘切断。

    &a;nbsp&a;nbsp&a;nbsp&a;nbsp断了一只手的赛关公痛苦大叫着,发出野兽般的嘶吼,而就在小木匠再次挥刀,准备了结这红脸汉子的痛苦时,却听到甘文渊大声喊道:“别杀他,留着有用。”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木匠一刀挥空,紧接着一脚出去,将那人踹倒在地,随后又奔向身后。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时秦如龙和另外两人也赶到,几人一阵围杀,却将敌群冲散,有人知晓事不可为,开始逃跑,而秦如龙则弯弓搭箭,挨个儿点名。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木匠这时也翻身上了马,想要去追杀残余之人,突然间听到远处有人喊道:“住手。”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木匠调转马头,回头一看,却瞧见回路那儿,有一个穿着羊皮袄子、浑身污血的汉子却是将顾蝉衣给拿住,挡在身前。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狂躁地喊道:“住手,住手,你们再动一下,我弄死她……”

    &a;nbsp&a;nbsp&a;nbsp&a;nbsp站在马上的秦如龙愣住了,手放在弓弦之上,有些犹豫,而正在捆绑断臂敌首的甘文渊也停住了手。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在这时,小木匠却纵马,朝着那人走去。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家伙显然是知晓小木匠的凶狠之处,浑身都在发抖,仿佛哭一般地喊道:“站住,你再往前一步,信不信我杀了她……”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人脸上满是混乱、惊恐和慌张,还有几分暴戾,显然是思维走到极端上了,远处的甘文渊瞧见,忍不住喊道:“哎,你……文肃,你别……”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从来没有喊过小木匠“文肃”的这个名字,而是一直都以“你”来替代。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时此刻,焦急之余,却是喊了出来,而且多有恳求之意。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木匠拉了一下缰绳,冷冷盯着那男人,脸上露出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微笑,随后说道:“你觉得,挟持这么一个女人,能够让我们放下刀兵,任你处置?”

    &a;nbsp&a;nbsp&a;nbsp&a;nbsp那贼人显然是红了眼,口中不断重复道:“你敢上前一步,上前一步,我弄死她!”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木匠厉喝道:“你弄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贼人给他吓了一大跳,睁开眼睛,满是难以置信,而这时被挟持的顾蝉衣突然喊道:“甘墨你个王八蛋,你这么想我死么?我可是你的未婚妻,你个混蛋……”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挟持她的贼人听到,眼神之中立刻有了光彩,赶忙喊道:“你想诈我?小子,你……”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双眼一直,紧接着身子变得僵直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噗……

    &a;nbsp&a;nbsp&a;nbsp&a;nbsp而在那一瞬间,秦如龙手中的弓弦一松,利箭掠空而过,扎进了那人的额头上,将他重重扯离了顾蝉衣的身边。

    &a;nbsp&a;nbsp&a;nbsp&a;nbsp顾蝉衣仿佛早有准备,往旁边转了一圈,避开了溅起的血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木匠看了恢复淡定的顾蝉衣一眼,目光从她微红的脸上,落到了她右手食指与中指上的带血银针,随后问道:“没事吧?”

    &a;nbsp&a;nbsp&a;nbsp&a;nbsp顾蝉衣冷冷说道:“劳您惦记。”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木匠不再多问,策马回身,瞧见其余敌人都被秦如龙定点清除了,于是一路小跑,来到了甘文渊跟前,说道:“你,没事?”

    &a;nbsp&a;nbsp&a;nbsp&a;nbsp甘文渊看了远处找马的顾蝉衣一眼,抿了抿嘴唇,说道:“你……是她的未婚夫?”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木匠眉头一挑,说道:“假的,分散那贼人注意力而已——怎么,很关心这个么?不问问那人关于甘文明,和日本客人的下落?”

    &a;nbsp&a;nbsp&a;nbsp&a;nbsp甘文渊这才反应过来,回头去招呼那断臂的红脸汉子,却发现那家伙已经嚼舌自尽,没了气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