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民国奇人 第六十一章 十八

时间:2019-04-18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a;nbsp&a;nbsp&a;nbsp&a;nbsp与屈孟虎的宣战声一起出现的,是大片的迷雾,将整个熙春院都给笼罩期间,一时之间,这院落云山雾罩,仿佛滚开锅的大茶壶,把那些奋力前冲,准备突破防线的家伙们吓了一大跳。

    &a;nbsp&a;nbsp&a;nbsp&a;nbsp手持金瓜大锤、奋力猛砸的络腮胡丁二狗便是其中一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被那冒出来的滚滚浓雾给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往后退去,结果发现那浓雾并非什么滚烫蒸汽,并不伤人。

    &a;nbsp&a;nbsp&a;nbsp&a;nbsp等他想要回去的时候,却被旁边的人笑话:“老丁,就你这熊样,还他妈的想要当花门护法?你跟潘老板提鞋的资格都莫得呢……”

    &a;nbsp&a;nbsp&a;nbsp&a;nbsp格老子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听到这话儿,丁二狗肚子里满是怒火,因为那人这么说,简直就是伤口了撒盐。

    &a;nbsp&a;nbsp&a;nbsp&a;nbsp事实上,为了谋夺那花门护法的资格,丁二狗做出了太多的努力,手上也沾染了不知道多少鲜血……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本是川陕大豪,大巴山脉飞云寨的土匪头子,天神怪力,又有独家传承,在整个西南道上,那也是一跺脚就抖三抖的狠角色,此番为了与花门诸位美女一亲芳泽,成为徐媚娘的裙下之臣,抛家弃业,就是奔着那花门护法去的。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他几次失手不说,与那潘志勇比斗又完败了,顿时就心灰意冷,没有了竞争力。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在花门护法当不成,但他另外一个目的却达成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便是与天仙一般的徐媚娘,同赴了巫山。

    &a;nbsp&a;nbsp&a;nbsp&a;nbsp并且门主还承诺他,近年来花门准备干一份大事业,就算不是花门护法,也可以加入花门,成为门主直属卫队的成员。

    &a;nbsp&a;nbsp&a;nbsp&a;nbsp尽管这所谓卫队供奉,说白了,便是那徐媚娘的面首团,地位并不尊崇,但好处实在是太多了,除了有机会与徐媚娘一起双修参道之外,资历足够了,还可以成为花门一众弟子的指导老师,成为她们磨练技艺的对象……

    &a;nbsp&a;nbsp&a;nbsp&a;nbsp花门弟子都是什么样的人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她们资历优秀,容貌出众,自小修行,媚态动人,甚至许多身怀名器,对于男人来说,拥有一个,都简直堪称梦想。

    &a;nbsp&a;nbsp&a;nbsp&a;nbsp更不用说一大群。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冲着这个,丁二狗便感觉如在天堂一般,再也没办法回去,当他的那个山大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当然,地位和面子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丁二狗在听说了这任务之后,自告奋勇地过来,要在这一场战斗中,表现自己,扬名立万。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被人冷言冷语地笑话,并不去反驳,而是将手中的金瓜大锤再一次地举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这金瓜大锤的前端,足有一大冬瓜一般的大小,材料特殊,铁质坚硬,足足五十斤的重量,绝对是冲锋陷阵、攻城略地的重宝,此刻一锤一下,每一次都能够砸得对方法阵一阵金光乱颤,波纹浮动。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法阵可怕无比,还有反震之力,寻常人很难承受,但对于丁二狗而言,全力施展、不再保留之后,他宛如那人形打桩机,没有一点儿停歇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连续半刻钟左右的时间,终于,他前面的金光波纹,连着院墙一起倒塌了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啊……

    &a;nbsp&a;nbsp&a;nbsp&a;nbsp丁二狗直感觉到浑身的血液流通,畅快无比,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欢呼,瞧见周围有人朝着他望了过来,浑身的血液流通,越发激动,沿着那缺口,朝着前方滚滚浓雾就冲了进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所有瞧不起我的人啊,你们看看,到底谁才是牛掰货色?

    &a;nbsp&a;nbsp&a;nbsp&a;nbsp丁二狗大声吼着,挥舞着自己手中的金瓜大锤冲入院子,结果前面浓雾一卷,景色却是发生了改变,倏然依旧有雾,却能够瞧见五米之内的情况。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冲了几步,感觉有些不对,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来,而这时,身后同伴却从他砸破的缺口蜂拥而至。

    &a;nbsp&a;nbsp&a;nbsp&a;nbsp刚才嘲讽他的那个家伙,是个西北刀客,姓马,叫做马津。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家伙提着一口快刀冲进来,瞧见停步不前的丁二狗,又忍不住嘴贱地喊道:“哎呦,没力气了?哈哈哈,门主可是说了的,只有擒下那甘十三的,方才能够今晚拔得头筹,你这破门的,只是苦力活儿罢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一边笑着,一边往前面的浓雾走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毕竟在那大雾没有起来的时候,大家都知晓这院儿不大,往前二十步,就能够冲到那小楼前。

    &a;nbsp&a;nbsp&a;nbsp&a;nbsp其余人一听到他说起门主恩典,也跟打了鸡血一样地往前冲去,准备拿下那个该死的甘十三。

    &a;nbsp&a;nbsp&a;nbsp&a;nbsp丁二狗想起门主那曼妙的身姿,以及天仙一般的容颜,还有诸多闻所未闻的双修之法,浑身的血液顿时就全部往下身涌去,赶忙提着金瓜大锤向前,不想错过机会。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当他抬步往前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了一声惨叫。

    &a;nbsp&a;nbsp&a;nbsp&a;nbsp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惨叫声,却是来自于最为积极的刀客马津。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家伙第一个冲上前去,却是满脸鲜血地扑了出来,没有等丁二狗弄明白,却听到半空中有人冷冷喝道:“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处,惟道独尊,体有天罡,覆荫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诵诗一遍,身有光明,三界待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役使雷廷,鬼妖丧胆,精怪妄惊,内有霹雳,雷神隐明,洞慧交彻,五气腾腾,天罡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律令。”

    &a;nbsp&a;nbsp&a;nbsp&a;nbsp嗡……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人持咒快速,瞬息而成,丁二狗顿时就感觉到脑子一阵嗡嗡作响,紧接着乌云压顶,周围那白色浓雾突然间就有了变化,化作了无数身着金盔金甲、五彩霞光缭绕、身材魁梧的甲兵。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些甲兵手持点钢枪、齐眉棍、春秋大刀、青龙戟、牛角叉、月牙铲、铁钻镋、九齿耙等重兵器,从四面八方涌出,朝着他们这些突入院中的人扑来。

    &a;nbsp&a;nbsp&a;nbsp&a;nbsp瞧见这个,丁二狗感觉到了强烈的压迫感,下意识地往后退,然后防守着。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这边谨慎处事,但也有人并不畏惧。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个来自于长江排教的汉子瞧见了,哈哈大笑:“使点儿迷惑人心的小幻术拖延攻势,有个毛用啊?”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毫不在意地向前,双手解咒,口中快速喝念着,眼看着一个身高八尺的甲士一刀劈来,他不闪不避,浑身黑气弥漫,单手结印,朝着前方猛然一推。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舌绽春雷,口中猛喝道:“破!”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声真言吐出,化作金光,落到了那甲士身上去,看着颇为神勇。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还没有等旁人喝彩,那人的脑袋,却被那春秋大刀轻飘飘地砍了下来,无头之躯上碗大的疤,喷出了浓烈的血浆来,径直往上喷洒。

    &a;nbsp&a;nbsp&a;nbsp&a;nbsp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帮冲入院中、准备大开杀戒的虎狼之兵,在这一瞬间,方才感觉到了恐惧。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些浓雾凝结的金身甲士,居然真的能杀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赶忙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与这些甲士拼斗起来,一时间,此处风云激荡,浓雾翻滚,兵器碰撞的声音,捉对厮杀的怒吼,以及恐惧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a;nbsp&a;nbsp&a;nbsp&a;nbsp鲜血,在场中不断弥漫开来。

    &a;nbsp&a;nbsp&a;nbsp&a;nbsp丁二狗一身本事,他手持金瓜大锤,稳住阵脚之后,连续几下,将一个突进身前的金身甲士给打退,左右打量着。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时他才发现周围又涌出四五个来,而浓雾越发稠密,身边的那些同伴,居然都不见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并不是消失了,其实还是在周围,因为那呼喊声、惨叫声和怒吼声,从未断绝。

    &a;nbsp&a;nbsp&a;nbsp&a;nbsp丁二狗感觉到了极大的恐惧,知晓这里面的法阵可怖,难以琢磨,于是他准备往后退,想要从缺口处先离开。

    &a;nbsp&a;nbsp&a;nbsp&a;nbsp并非他怯懦,而是因为情况不明,胡乱去闯,只会莫名其妙地丢掉性命。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往后退,却不曾想那帮甲士并没有饶过他,各种兵器,朝着他身上招架而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些甲士的修为有高有低,丁二狗全凭一股怪力,堪堪抵住,然后凭着手中金瓜大锤开道,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来,然而眼看着缺口在望,却发现那儿涌进来的金身甲士却也越来越多。

    &a;nbsp&a;nbsp&a;nbsp&a;nbsp丁二狗连续用那大锤砸死几个甲士之后,前面突然间冲出一甲士来,身高九尺,手中一把长剑,硬生生地抵住了他抡起的大锤。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家伙……

    &a;nbsp&a;nbsp&a;nbsp&a;nbsp丁二狗感受到了对方恐怖的修为,一瞬间激发出了战意来,疯狂施展。

    &a;nbsp&a;nbsp&a;nbsp&a;nbsp“死!”

    &a;nbsp&a;nbsp&a;nbsp&a;nbsp两人一阵恶斗,丁二狗感觉力气有些疲乏,深吸了一口气,猛然一喝,然后上前,却不料那甲士,避开了他的大锤,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大声喊道:“且等。”

    &a;nbsp&a;nbsp&a;nbsp&a;nbsp丁二狗此刻热血沸腾,虽然听那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但扭头一看,发现对方面目扭曲,脸容恐怖,越发惊骇,全力反抗。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在这时,那人猛然一拽,与他一起滚出了缺口去。

    &a;nbsp&a;nbsp&a;nbsp&a;nbsp丁二狗头脑混乱,与那人在地上翻滚十几下,却被按住,然后脸上给暴风骤雨一般地扇了十几下,方才停歇。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抬头一看,发现这哪里是什么身高九尺的金身甲士,分明就是此番攻坚战的总指挥,花门的预备护法潘志勇。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大骇:“怎么回事?”

    &a;nbsp&a;nbsp&a;nbsp&a;nbsp潘志勇一脸铁青地往着浓雾弥漫的熙春院,咬牙切齿地说道:“有高人,叫人退回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而在那浓雾包裹的二楼里,一个圆脸年轻人看着院子里捉对厮杀的敌人们,却笑意盎然地说道:“想跑,怎么可能?我这天罡降魔阵,哪有那么好走?”

    &a;nbsp&a;nbsp&a;nbsp&a;nbsp随后,他对旁边的人说道:“十八种,除了天罡降魔,我这里还有天雷破、玄冰、火云、紫幽、青冥、苍灵、焚天、灭神、大水、巨木、三昧真火……整整十八种法阵,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