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民国奇人 第六十章 莽

时间:2019-08-04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小伯温虽说也是修行界里的人,见识也算很多,但此时此刻的情形还是太离奇了,让他的心中着实有些惊骇。

    不过随后他发现脚下的木板虽说速度极快,但周遭却有劲气裹挟,将上面的人给保护妥当,只需要放缓心态,就没有任何的危险,当下也是放松了一些,随后对身后这男人说道:“他现如今隐居潭州,养养花草鱼虫,逗逗鸟儿,不问世事,倒也还算不错……”

    潭州?

    小木匠听到这个地名,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

    当初鲁大于苗王墓中诈死,后来又化名徐三岁于潭州一带活动,想必与那位麻衣刘联系密切啊。

    这两个人之间,是不是有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呢?

    譬如当初自己与小妹从西北甘家堡,莫名出现在西南之地……

    麻衣神相,对于人的命格属相,可是有着很深研究的。

    小木匠心中想着,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波动,淡淡说道:“这样啊,此事了结之后,我可以去潭州拜访他老人家么?”

    小伯温不疑有它,说道:“若是其他人的话,家父未必肯见,但如果是你的话,他应该欢迎都来不及呢……”

    毕竟故人之后。

    小木匠听到小伯温说话的语气不似作假,心中琢磨了一下,知晓他应该并不太清楚上一辈的那些事情。

    不过说来也对,当年之事,关系重大,麻衣刘想来也不会与他说起。

    小木匠简单聊了几句,发现小伯温并不知情后,便也没有再多聊起,而是让小伯温指路,一路朝着湖心方向快速赶去。

    小伯温只感觉到一阵风驰电掣,周遭劲风呼呼,没多一会儿,月光如水之下,前方的湖面迷雾顿生。

    这儿,便是那偌大洞庭湖最为神秘的一片区域。

    在这片区域之中,散落着许多岛屿,各种湍急的水流、漩涡与凶险之地,以及潜伏于此的邪祟等等……

    当然,鱼头帮的忠信岛,也在这茫茫薄雾之中。

    鱼头帮的开拓者选址于此,是有着很深考量的,除了先前所说的种种因素之外,还有此处存在着某种天然大阵,只需要简单布置,就能够成为一条抵御外敌的防线……

    当初他小伯温随着湘西群豪突入其中来,可是花费了许多功夫的。

    其中凶险,当真不足外人道也。

    虽说之前这洞庭湖中经历过一场混战,各方豪强争锋,这湖心一片被破坏了去,但鱼头帮到底还是地头蛇,想必这些日子已经将那法阵给修复了,所以即将抵临之前,小伯温还是忍不住提醒身后两人,告诉他们不要妄进,免得落入阵法之中,阴沟里翻船,被人暗算了去。

    然而听到这话儿,小木匠却没有太多的表示。

    他只是让小伯温将忠信岛的方向给指明清楚。

    小伯温虽然知晓身后的这个男人很厉害,而且此刻脚下的那木板法器也是闻所未闻的,但因为南北距离的问题,所以不像雷鸣一般,知晓之前发生在鲁东大地的事情。

    所以面对着小木匠的“莽撞”,他隐隐有些担忧,觉得自己算是上了贼船。

    上一回死里逃生,无比的幸运,然而这一回,恐怕就要栽倒在这儿了。

    这般想着,小伯温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怨气来。

    他赌气不再说话,想着实在不行,自己潜水下湖,到时候自行逃命便是了。

    小伯温心中有了计较,也没有多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瞧见小木匠径直冲进了迷雾之中,竟然没有半分忌惮,而且大张旗鼓,显得很是张扬。

    进了迷雾,有很长一段水域的水温冰凉,周遭的水面都是黑沉沉的,几乎没有什么生命迹象。

    小伯温知晓这片区域是洞庭湖最为神秘的地带,乃古云梦大泽,里面不知道隐藏着多少厉害生物,不仅仅是邪祟,说不定还遗留着上古洪荒的遗种,于此处存留,当初他们过这儿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生怕惹到了那潜藏水底深处的厉害妖魔……

    他们此番这般嚣张进入,恐怕会直接吃一个下马威吧?

    小伯温这般想着,结果一路通畅无比,别说那厉害的大妖邪魔,就连一只鸟儿都瞧不见踪影……

    没人么?

    要不是最近刚刚从这儿逃走,还算熟悉,小伯温简直以为到了别处地方去。

    而又过了一会儿,前方浓雾之中,却有数盏灯火浮现出来。

    小伯温原本打算着缄默其口,然而瞧见这灯火,还是忍不住说道:“那些人应该是鱼头帮在外面放的岗哨,要不要去接触一下?”

    小木匠脚踏鲁班尺,摇头说道:“不必,忠信岛在哪儿?”

    小伯温犹豫了一下,还是指着左前方说道:“就在那边,不过那岛上有一处护岛大阵,外围有许多的漩涡、芦苇荡和机关,稍不注意,很容易就会在其中迷失,随后被湖下水鬼偷袭……”

    他极力劝说着,然而身后那男人却淡淡说道:“只要不是屈孟虎布置的法阵,就没事。”

    话音刚落,小伯温感觉两边风声呼呼,那速度竟然又快了数分。

    这么莽的么?

    小伯温感觉整个人都有点儿窒息了,而下一秒,却有那缩地成寸的感觉,突然间就腾空而起,紧接着浓雾消散,那急速停歇,他差点儿被甩向前去,但最终还是被拉住,停了下来……

    这一顿操作,弄得小伯温胃中翻腾,感觉差点儿要吐出来了。

    他毕竟是文夫子,可不是那种耍刀弄剑的强人。

    等小伯温缓过神来,瞧见自己站在一片沙滩上,而前方一大片的火把,瞧着这影影绰绰,差不多有两三百号人。

    对方不但人多势众,而且常年在水上讨生活,枪支也多,小伯温打眼望去,至少有两个排的枪口指着这边来,至于弓箭之类的水上手段,更是数不胜数……

    得,这回直接撞人家枪口上来了,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瞧见这阵仗,小伯温差点儿脚一软,就要跪倒下去了。

    天可怜见,他明明是一文夫子,过来帮一下忙的,怎么就混进鱼头帮的包围圈了?

    不过……

    他深吸了一口气,感觉事情也不是没办法弥补,毕竟鱼头帮这些年也是打着“锄强扶弱、劫富济贫”的招牌行事的,甭管这话儿是真心还是假意,到底也不是一帮穷凶极恶的凶徒,说不定能够讲一讲道理,或许能够和平解决。

    就在小伯温这般想着,准备上前搭话的时候,却听到身边的小木匠开口说道:“叫你们管事的出来。”

    呃?

    你这嚣张的话,不明显是点火么?

    小伯温看着小木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下意识地往后退开去,一脸无语。

    那边的鱼头帮显然是接到了消息,早有准备,此刻瞧见这个破阵而来的家伙如此气势汹汹,脸色都很是难看,但还是有一个光头壮汉越众而出,走到了前面来。

    这壮汉穿着一条牛鼻短裤,露出一身“鲤鱼跃龙门”的精致纹身,面色凶悍,恶狠狠地喊道:“你是何人?”

    事到如今,小木匠没有隐藏身份的必要,当下也是坦荡地说道:“我姓甘,叫做甘十三。”

    甘十三?

    鱼头帮一伙人面面相觑,似乎没有听过这么一个人,唯独那光头旁边一个老头子眉头一挑,当下也是走到了光头男子跟前,附耳低语了几句。

    光头男子听了,一脸惊疑地说道:“你是鲁班圣手甘墨?”

    小木匠点了点头,说对。

    光头男子说道:“我便是鱼头帮的帮主周丰收,阁下大晚上的,闯入我鱼头帮忠信岛来,所为何事?”

    小木匠面对着鱼头帮一众严阵以待的帮众,毫不客气地说道:“你们的邪灵左使王新鉴呢,人在哪里?让他出来见我……”

    光头男子周丰收敬畏小木匠的名声,没有发飙,而是警惕地问道:“你找我们左使大人有事?”

    小木匠没有解释,只是淡淡说道:“叫他出来就是。”

    周丰收被这无礼的要求弄得有些火大,当下也是没有好气地说道:“虽说你也是江湖闻名之人,但我们左使大人也不是说见就能见的,你若有事,发了名帖过来,约个时间地点,左使大人愿意见了,自然会回你,若是不愿意见……”

    小木匠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生硬地回答道:“不见也得见。”

    他此番过来,不是来讲理的。

    他是要为屈孟虎讨公道。

    这话儿惹恼了周丰收,这位叱咤洞庭湖的鱼头帮帮主来了火气,骂道:“怎么,你这是找死么?”

    小木匠淡然说道:“把王新鉴叫出来,我饶你们一命,不然……”

    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周丰收便已经做出了一个凶狠的手势。

    放!

    他鱼头帮是水匪,不是任人欺辱的小娃娃。

    砰、砰、砰……

    手势一落,顿时就枪声大作,与之一起出现的,还有无数箭雨,齐刷刷地朝着那三人落了下来去……

    小伯温在那一瞬间都快哭了,自知必死,所以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他心中悔恨极了,甚至想要骂娘。

    而几秒钟之后,他发现不对劲儿。

    自己似乎分毫不伤。

    睁开眼睛来,小伯温瞧见自己头上出现了一顶华盖,却将空间凝固,没有一颗子弹与羽箭,落到此处来。

    他吓得滚落到了地上去,但旁边的那白衣女子,却淡然站立着,宛如仙子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

    不光小伯温满心惊诧,鱼头帮这边也是一头雾水,那周丰收瞧见自己发号施令的一瞬间,一顶华盖浮现,里面的人不上分毫,而那说大话的小子却消失不见了去。

    怎么回事?

    他脑子一阵迷糊,而这个时候,却感觉脖子一紧,居然是有人捏住了他的喉结。

    紧接着耳边有人说道:“再问一遍,王新鉴……在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