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民国奇人 第五十六章 噩耗

时间:2019-08-02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许映愚从大坑边缘攀爬而下,经过无数碎石与坎坷,朝着坑底之下进发。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他还在远处的时候,就已经瞧出了小木匠并没有死。

    也就是说,刚才那让人为之震撼的一战,最后的胜利者,却是自己师父的挚友甘十三?

    先前的一场大战,实在是太震撼人了。

    震撼到互决生死的双方都不约而同地撤开,随后关注起了这一场决斗来。

    只不过等到犬养健使出了“富士山之怒”时,众人方才感觉到,这一场战斗或许会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被殃及池鱼,身死魂消……

    所以除了少数几个有自信能够在这一场战斗的余波中存活下来的人,大部分人都选择撤离了。

    他们很有默契地拉远了距离,并没有继续缠斗。

    因为双方都知晓,今日一战的关键点,在于甘墨与犬养健,而不是他们。

    那两位才是主角,至于他们,只不过是陪衬而已。

    走到近前,许映愚瞧见小木匠平躺在地,仿佛死物,然而他的鼻孔开合,却有呼吸,而每一次的呼吸,都会引起周围一阵气息的潮汐涌动,不远处的青州鼎上,却有青黛之气浮现,化作一团近乎于凝滞状态的云团,然后朝着小木匠的鼻间,徐徐注入进来……

    瞧见这一幕,许映愚的心中震撼,浑身都有些僵直。

    那青州鼎之上的云团,想必就是里面蕴积的远古灵气,它是如此的厚重,一眼望去,仿佛山川大海那般。

    这些灵气,按照道理来讲,并不是人人都能够吸收的。

    即便是有一定的办法,但也只能徐徐图之。

    一蹴而就,那绝对是妄想。

    但眼前这个男人却做到了,他酣战之后,浑身几乎没有什么衣物,躺倒在地,就如同磁铁一般,将这些珍贵的气息给吸入体内去。

    一般人或许会害怕强大的力量注入而导致爆体而亡,但这一位可不怕。

    毕竟他之前的时候,曾经承受过三分之一的满清龙脉之气。

    有的时候,第一次往往是最难的。

    多了的话,或许就习惯了。

    当许映愚来到了小木匠近前的时候,发现这个男人并非只是在假寐,而是真的睡着了。

    很显然,即便打败了对手,但甘十三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他应该是竭尽全力了。

    许映愚一路走来,瞧见周围几个几乎被移出的山头,以及宛如陨石撞击一般的巨大天坑,自然知晓这一场战斗的残酷与惨烈……

    在这样的对战下,还能够活下来,都已经是个奇迹了,还能够对他有什么更多的要求呢?

    许映愚叹了一口气,将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随后盖在了小木匠的身子上。

    小木匠没有任何的反应,沉睡之中的他,宛如一个婴孩那般安静。

    这个男人啊……

    许映愚打量了小木匠一会儿,有点儿不敢相信刚才那一番大战,以及这周围的狼藉,却是他造成的。

    这个男人看上去,除了长相精神一点儿,并没有其它让人称道之处。

    而且他此刻看上去,就跟一个普通人一般。

    平平无奇。

    但在另外的一个角度,瞧见那青州鼎之上的气息源源不断地贯注到对方身上,就能够知晓,这个叫做甘墨的男人,到底有多么的强大了。

    或许……

    这个人,真的有打败那日本半神的可能呢。

    许映愚这般想着,当下也是恭谨地往后退了几步,不打扰小木匠此刻的静修,很是自觉地等在一边,帮忙护法,防止宵小过来打扰。

    他在这儿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满三爷以及日本余孽的到来,反倒是瞧见了那赵公明与达摩月赶到。

    这两人是联袂而至的。

    落到了巨坑之底,达摩月一眼就瞧出了那青州鼎来,心中大喜,说道:“你们人脑袋打成了狗脑袋,争了个头破血流,就是为了这个?”

    她走上前来,想要就近打量,却瞧见沉睡之中的小木匠正在疯狂地吸收青州鼎之中的灵气,不由得惊讶了一下,随后颇为可惜地说道:“哎呀呀,这家伙当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我们好歹也出了力气的啊,他怎么一声招呼都不打,全部都吞进了肚子里去呢?”

    原来她和赵公明赶到的时候,这青州鼎之中的远古灵气,已经被小木匠给吸收得差不多了。

    这速度,若是犬养健再世,恐怕要羡慕得双目通红。

    太快了。

    许映愚对这东海大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并不是特别喜欢,听到这话语,忍不住反驳道:“话不是这么说的,刚才那场景你们也看到了,他为了战胜那来自日本的犬养健,几乎是竭尽全力,拼死而战了,以至于变成现在这样——而且我来得比较早,得讲一下,这并不是他自己想要,而是昏迷过后,潜意识之中的自发行为……”

    达摩月撇了撇嘴,说道:“得了便宜还卖乖,啧啧啧……”

    赵公明却说道:“能战胜犬养健,夺回青州鼎,已经达到了我们此行的目标,至于别的,都是白赚的;而且甘爷也不是外人……”

    达摩月听到,想起自己心里的如意算盘,忍不住笑了,说道:“对哩,对哩。”

    这般说着,她越看小木匠越是喜欢,露出了欢喜的笑容来。

    大概又过了半小时左右吧,地魔方才出现,瞧见眼前这一幕,却是朝着许映愚问道:“姓许的那小子,甘先生醒了没?”

    许映愚摇头,说道:“甘爷刚刚吸收了青州鼎里面的远古灵气,一时半会儿之间,恐怕是醒不过来。”

    双方之前有些过节,互为敌人,差点儿还刀兵相向过。

    但此时此刻,因为小木匠的关系,却又停了手。

    地魔打量了一眼,感觉掌教元帅交代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刚才带着人去冲杀了一番,痛打落水狗,将敌人给驱逐离开,自觉已经超常完成了任务,懒得在此守候,于是说道:“那行,我追人去了,你们需要帮忙么?我让人过来帮你们把甘先生转移走?”

    许映愚对邪灵教并不信任,当下也是摇头,说道:“不必了,有我守在这里,谁也动不了甘爷的。”

    地魔打量了他和旁边的达摩月、赵公明一眼,没有多说,拱手告辞。

    他离开之后,没一会儿,负责联络的灵秀小尼被邪灵教的人送了过来,与他们汇合。

    小尼姑问清楚情况之后,来到了小木匠跟前,想要查探一下伤势。

    结果将衣服一掀开,顿时就跟摸到了开水一样,脸一下子就变得滚烫起来。

    许映愚瞧见了,别过头去,当做没看到。

    而达摩月则走上前来,叫赵公明脱下衣裤,帮小木匠穿上,免得被那小光头给占了便宜去……

    就在这个时候,小木匠醒了过来。

    他美美地伸了个懒腰,瞧见眼前几人,有些惊讶地问道:“你们怎么都在这儿?”

    跟前这几人听了,都忍不住翻白眼——大哥,我们不守在这里,你说不定早就被人给偷摸杀了呢……

    许映愚不想居功,没有多做解释,而是问起了小木匠的情况。

    小木匠与犬养健,以及那位素戋鸣尊一番交手,好几个山头都给轰平了,自然也是受了许多的伤。

    好在经过刚才的休息,以及青州鼎的灵气补充,这些伤势也算不得什么了。

    这会儿的他,有点儿像是肚子吃撑了的普通人。

    他就只是难受而已。

    并无其它事儿。

    众人听到,不由得都舒了一口长气。

    此事算是完美解决了。

    此间事了,达摩月也不愿意久留了,向小木匠提出告辞。

    她得赶紧回东海去,找人说起自己的打算。

    这件事情,得赶早。

    听到达摩月的告辞,小木匠有些惊讶,出言挽留,说戒色大师应该很快就回来了,要不然再等一等?

    面前这位美妇人将红唇扁了扁,瘪嘴说道:“那老秃驴,就是个没胆儿的货……”

    骂完了戒色大师,她又对小木匠说道:“记住你对我的承诺啊。”

    赵公明也朝着小木匠恭敬行礼。

    此番西来,他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世间顶尖的力量……

    瞧见这两人离开,小木匠摇头,笑了笑。

    达摩月这位东海大妖,大概是不知晓戒色大师年轻时,到底有多猛——这事儿,可有当时整个泉城的勾栏之中,无数女子作证……

    送走了这两人之后,小木匠与许映愚对坐,趁着夜色,两人坐而论道,聊了许多事情。

    对于这位老友之徒,小木匠并无太多藏私,聊得这些,都是自己对于修行最新的感悟,让许映愚受益良多……

    他一夜之间,成长了不少。

    灵秀小尼在旁边几乎插不上嘴,但就只是这么听一听,都收获无穷。

    天亮之后,小木匠带着青州鼎和许映愚、灵秀小尼,去了附近的一个镇子里暂住,他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下这一战的收获,最重要的,是要尽快恢复一部分的战斗力,免得被日本人杀个回马枪,捡了空子。

    戒色大师和他的援兵,是大战发生的两天之后抵达的,得到许映愚的消息之后,他赶到了这个小镇子,给小木匠带来了几个消息。

    而这里面最重要的,莫过于蛊王、阵王的陨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