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民国奇人 第二十六章 夜色多迷人

时间:2019-07-28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小木匠安慰完了灵秀小尼之后,走出了房间,恰好碰到了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戒色大师。

    刚才在小厅的会议应该是开完了,不过瞧见大家脸上的表情,就知道结果并不是很好,基本上算是“不欢而散”,小木匠瞧见好几个人甚至气呼呼的离开了。

    其中一人,却是在鲁东颇有名声的豪杰梭子豹。

    瞧见这场面,小木匠知晓,经过平泗帮被破之事后,众人的心思就开始有所异动了。

    眼下有戒色大师这等人物,都镇不住场子,那么事儿可就麻烦了。

    小木匠刚才提前退了场,这会儿也不会去劝说什么,淡定地瞧着大家各自散去,随后找到了戒色大师,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他不问当前情况,只讲自己能够做的事情。

    戒色大师似乎有一些心灰意冷,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什么都不用,这两日先歇着,我得出去一趟。”

    啊?

    小木匠愣了一下,问:“什么意思?”

    戒色大师勉强地笑了笑,然后说道:“事情的发展,有点儿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现如今日本人派驻了太多的高手来,我们眼下的实力,就有点儿不够看了,所以我得豁出老脸儿,去找一些强手来,这过程差不多需要两三天的时间……”

    小木匠问:“如果日本人这几天把交易完成了,那该怎么办?”

    戒色大师听到,犹豫了一下,随后对小木匠说道:“你随我来。”

    他将小木匠引到了一处偏僻的屋子里,随后还布置法阵,摆下香坛,完全隔离了周围窥听之后,这才说道:“十三,我们是老相识了,而且对你,我是绝对信任得过的,所以也直接跟你讲吧——我在那韩馥生的身边,埋了一个隐藏很深的暗子,那人传来消息,说日本人与大帅府这边的谈判刚刚启动,按照双方的架势来看,至少得谈个三五天,方才有最终的定论,而那个时候,我已经带着足够的力量,重新回来了……不管他们如何运鼎出省,我们都能够从中截胡!”

    暗子?

    听到这话儿,小木匠不由得有些吃惊。

    没想到这位戒色大师的人脉还真的广泛,居然在那韩馥生的身边,都藏了暗桩。

    只是不知道那暗桩,是否可靠……

    毕竟这回崔府遭劫,那暗桩都没有提前通知消息出来。

    小木匠本来想要多问几句,但一想这暗桩之事,最为危险,要是有任何的消息走漏,都是难以承受的,所以也没有再追问,而是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

    戒色大师对他说道:“虽说如此,但这两日如果有什么变动的话,还请你多多帮忙照看……”

    小木匠说:“好,一定。”

    不知道是戒色大师性子太急,还是形势着实不妙,这大和尚说走就走。

    他与小木匠聊过之后,又与几人交代完毕,然后就离开了。

    他一走,小木匠在这儿没有什么熟人,便只有待在了灵秀小尼的病房里,与小尼姑,以及挚友的徒弟许映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差不多到了下午的时候,门外来了一人,轻轻敲门之后,走了进来,却是双眼通红的马铁龙。

    小木匠走上前去,聊了两句,知晓马铁龙这一天都忙着去托关系,想要给自己的父亲收尸,但最终还是没有跑下来。

    这一次的事情,实在是闹得有些大,所以即便是塞了钱,他父亲还是一个死人,都没有成功领回来。

    对于此事,马铁龙的心情显然是很糟糕的,言语之间,多少有些愤懑。

    又聊了一会儿,马铁龙告诉了小木匠一个消息。

    此次变故,包括平泗帮帮主崔连城在内的六名人员,都被羁押在了大明湖畔旁边的泉城水牢之中。

    这水牢的历史有差不多两百多年,最早是为了打击白莲教、天地会以及贯彻禁武令而修筑的,不但请了当时最有名的机关建筑大拿修筑,而且水牢之中还布置了许多骇人法阵,乃清朝几处关押修行者的天牢之一,名气很大。

    那地方后来因为民国了,被封禁过一段时间,等到了韩大帅手中,又被接管了过来,并且还加强了布置。

    现如今,它落在了小韩帅的手中,专门用来关押修行者囚犯和相关人员。

    这个消息并不算隐秘,据说那位小韩帅还特地放出了话来,说欢迎漏网之鱼过来救人,他们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绝对不会有半分含糊……

    听完了马铁龙的话,小木匠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所以,那泉城水牢,在大明湖畔的何处?”

    马铁龙听了,为之一惊,说道:“甘先生,你想干嘛?”

    小木匠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没事,就是问一问——你别紧张,我不会犯傻,彪呼呼地跑到敌人的陷阱里面去的……”

    马铁龙松了一口气,说道:“如此就好……”

    他当下也是将那泉城水牢的位置说了出来,还讲了一番布置,让小木匠明白那边的森严防卫。

    聊完这些,他拱手告辞,准备再去拜访一些熟人,看何时能够将父亲的尸体认领回来。

    马铁龙走后,小木匠如先前一般,淡定地与旁人聊着天。

    过了一会儿,许映愚突然插嘴说道:“甘先生,带上我吧……”

    小木匠一愣,说道:“啥?”

    许映愚认真地说道:“甘先生,甘大哥,带上我,我有用……”

    他与小木匠对视着,脸上满是坦诚。

    旁边的灵秀小尼听得有一些懵,不知道这两个男人在打什么哑谜。

    小木匠瞧着许映愚那一双坦诚的双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觉得仿佛又见到了那个爽朗豪气的苗家汉子。

    许映愚,与洛富贵,又或者说洛十八,在某种程度上,实在是太像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刚才马铁龙的话你也听到了,那个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

    许映愚却说道:“我在蛊毒造诣之上,学了我师父的六成手段,在狭窄地方的攻守防卫能力很强;另外我的身手也不错,绝对不会成为累赘的……”

    他完全没有管小木匠的警告,反而极力推销起了自己来。

    听到许映愚的慷慨陈言,小木匠沉默了。

    好一会儿,他开口说道:“这一去,可能会死,你不怕么?”

    许映愚笑了。

    他的笑容比洛十八要干净纯粹一些,有着年轻人的朝气,以及干大事者的从容,随后他说道:“我们是特殊材料锻造的,不怕死。”

    小木匠点头,说好。

    他在许映愚的眼中,瞧出了许多人的影子,无论是王白山,还是九小姐金慧惜,又或者她的那些老师和同学们,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有如此的闪光,仿佛代表着一个民族的希望……

    面对着这样充满了朝气和奋斗精神的目光,小木匠实在是无法拒绝。

    两人没有太过深入的交谈,但旁边的灵秀小尼却是懂了。

    她睁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问道:“我虽然在泰安,但是泉城水牢的大名,却是清清楚楚的,那地方又被唤作‘鬼门关’,只要进去了,基本上很难活着出来;现如今那帮朝廷鹰犬把守于此,又刻意散播消息,一定是布好了陷阱,严阵以待,你们过去的话,不是送死么?”

    小木匠听了,笑了笑,没有说话。

    旁边的许映愚却微笑着解释道:“若是旁人去了,那肯定是自投罗网,必死无疑,但如果跟着咱们甘先生去的话,那鬼门关就变成了阳光道,而明日之后,咱们就能够还这江湖一个朗朗乾坤了……”

    他这话儿说得有些太大了,但小木匠却没有阻止。

    事实上,当马铁龙跟他说了这么一个消息之后,小木匠便有了这个想法。

    的确,世事艰难,唯有挣扎才能求存。

    这道理不用戒色大师说,小木匠也能够知晓。

    但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不存在。

    戒色大师有戒色大师的考虑和想法,而小木匠则有小木匠的手段与方法。

    他赤手空拳来到这个人世间,可不想跪着离开去。

    但这些,他不想与旁人说太多。

    真男人,少说多做!

    灵秀小尼也听懂了,忍不住说道:“那你们也带上我把?”

    小木匠摇了摇头,说道:“不,你不行。”

    灵秀小尼很生气地说道:“为什么,我不怕死的,我可以豁出命去……”

    小木匠看了她一眼,认真说道:“不,现在不是你豁出性命的时候,你还年轻,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去做——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等我们这帮人都死光了,还需要你们这些新生代的年轻人来顶上……”

    听到这话儿,灵秀小尼似懂非懂,眼神中的崇敬之情,却变得更加浓郁了。

    时间一晃眼,便到了晚上,夜幕降临,夜黑风高……

    两个身影,出现在了大明湖畔的一处破烂衙门之前,望着远处建筑的黑影轮廓,以及平静如水的湖面,许映愚叹了一口气。

    多迷人的夜色啊……

    可惜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