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民国奇人 第四章 帅呆了

时间:2019-07-28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小木匠刚才全场都在看戏,因为这儿是李梦生的主场,他过来只是旁观而已,所以并没有做什么动作。

    但李梦生之前一直没有动静,却并不是袖手旁观。

    他是在布局,务必不能让虚远道人跑掉。

    毕竟这时间还是有讲究的,提前弄了,若是让虚远道人瞧出不对劲儿来,那家伙如此机警,说不定直接就跑了,若是再想找到,肯定是无比艰难。

    而若是布局迟了,等那帮家伙一拥而上,将苟清高杀了,随后远遁,也是麻烦。

    所以李梦生知晓小木匠就在江城之后,也是约了他一起,一来是故友重逢,见个面,聊聊天,再有一个,也有让小木匠帮忙压阵之意。

    毕竟这虚远道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走脱了。

    好在李梦生手段了得,而且那苟清高又还算厉害,居然将时间拖得足够,使得阵法封印,再无逃走之可能。

    所以那洞庭三凶分作三个不同方向,猛然逃窜,却不想都碰到了腾然而起的青光,没办法走脱不说,还撞了个满头包,直接滚倒在了地上去。

    而那虚远道人瞧见六亲不认的李梦生,心中也是有些惊惶,使劲儿回抽那钢剑不成,当下也是厉声喝道:“他只有一人,我们可有四个,你们有必要怕成这样子么?符王又怎么样,他又没有三头六臂,你们按住了他的手,他还能施展符箓手段不成?”

    听到他的这怂恿,原本仓皇无措的洞庭三凶当下也是发了狠来,不再逃脱,而是猛然一转身,朝着场中的李梦生扑去。

    一瞬间,他便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去。

    瞧见这帮人气势汹汹,无端凶恶,那林小姐心惊胆战,忍不住冲着不远处的小木匠喊道:“你不去帮一帮你朋友么?”

    小木匠站在场边打量着,不动如山,淡定地说道:“再看看。”

    符王既然已经出手,又怎么可能要人帮忙?

    果然,眼看着那洞庭三凶气势汹汹,就要够着李梦生,却瞧见李梦生的道袍之上,抖落出了一片金色符文来,化作数张旋转不定的大网,朝着这几人兜头罩去。

    与此同时,李梦生手上发力,却是猛然一掰,那虚远道人手中钢剑居然直接断裂了。

    眼看着那剑往前刺来,李梦生的身子微微一晃,却是避开了这疾风一剑,而右拳,则结结实实地砸在了虚远道人的心窝处。

    这一拳扎扎实实,没有任何花哨取巧之意,却是直接将虚远道人给撂倒在了地上去。

    看得出来,符王平日里,力气活儿没少干。

    虚远道人倒了之后,李梦生大袖一挥,却是回过头来,袖间飞出了几道符箓,化作流光,落到了那几个正在奋力挣扎的邪祟头顶上去。

    却有一声恢弘道号“无量天尊”响起,满场轰鸣,等落定之时,那场间哪里还有什么人影,只有几个布袋落于场间。

    举手投足之间,李梦生便将那凶名赫赫的洞庭三凶给封印入袋,不留半分喘息的时间。

    林小姐瞧见那沉着冷酷的道人,那宛如万钧雷霆的手段,以及由内而外的冷淡性子,即便是身边有良人,远处有期盼,依旧给迷得小心脏儿乱扑腾,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感觉小女孩儿一般的爱情,再一次降临到了头上。

    真的是,太……太帅了!

    一番荷芰生池沼,槛前风送馨香,昔年于此伴萧娘。相偎伫立,牵惹叙衷肠。时逞笑容无限态,还如菡萏争芳。

    别来虚遣思悠飏,慵窥往事,金锁小兰房。

    帅、帅、帅——迷死人了。

    就在林小姐迷得小鹿乱撞之时,另外一边,那个回过神来的年轻人苟清高也瞧见了摔倒在地的虚远道人,心中却是一阵狂喜。

    他提着那根麻绳长棍,口中怒吼着,猛然一跃,却是想要将那棍尖戳儿,就往虚远道人的喉结处扎去。

    他这若是扎中了,虚远道人定然挨不过,直接挂逑,再无生机。

    而他的大仇,也算是报了。

    但……

    就在此时,李梦生却是移形换位,倏然出现,如同抓住虚远道人手中的钢剑一般,也架住了苟清高手中的棍子。

    “啊……”

    苟清高奋力往下压去,使出了全身的力量来,那表情因为用力而显得无比狰狞,双目都要喷出火来,随后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悲吼。

    然而即便如此,李梦生的手却如同钢浇铁铸一般,完全没有动弹,就算是拼尽全力,伤及自身,都难以下压一寸。

    看着这个冷冰冰的道人,苟清高心中涌起一阵无力感来。

    终究,还是不行啊……

    李梦生感觉到对方卸了力,于是将棍子往前推了一下,两人分开之后,对那个满脸沮丧的年轻人说道:“我知晓你与马聪有着深仇大恨,想要杀之而后快,但请别忘了,除了你妻子这个受害者之外,他还祸害了许多人,若是就让他这般痛快死了,对别人而言,你觉得公平么?”

    这话儿说得原本心力交瘁的苟清高又生出了几分希望来,他抬起头来,望着对方,说道:“你到底是谁?”

    李梦生此刻已经蹲下了身子,摸出一根看上去十分奇特的绳索,将虚远道人绑了起来,闻言抬头,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叫李道子。”

    苟清高先前全心都在拼斗之上,无暇顾及旁骛,此刻听到,终于回过神来:“李道子,李道子……符王李道子?”

    李梦生点头,说道:“对,是我,马聪叛出茅山,又犯下诸般恶事,罪无可赦,死不足惜——你放心,他死定了,不过我得将他带回茅山去,由刑堂审判,随后发落,而不是就这么简单地处决他,懂了么?”

    若是旁人的言语,苟清高未必肯信,但符王之名号,在江湖上那可是真金白银的金字招牌。

    这招牌,一口唾沫一颗钉,容不得半分质疑。

    苟清高即便是心中满是仇怨,但也不是糊涂人,对李梦生的话还是信得过的,更何况人家还救了他。

    他当下也是将长棍戳在地上,随后朝着李梦生拱手行礼。

    他认认真真地说道:“拜托符王了。”

    李梦生点头,随后说道:“你若是有常住地址的话,刑堂处决此人之前,会发函告知你……“

    他简单讲了一下,而苟清高则是苦笑一声,随后说道:“不了,我接下来,恐怕要继续南下,前往赣南了;至于往后,我也不知道……不过没事,我信得过符王。”

    李梦生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朝他拱手,说道:“好。”

    江湖人千金一诺,不必多言。

    小木匠等苟清高离开了,这才带着梁林二人,以及顾白果走到了场中来,瞧见奋力挣扎的虚远道人,叹了一口气,随后走上前来,与李梦生说道:“完了?”

    李梦生照着那虚远道人的脑袋猛然砸了一拳,待人昏了过去之后,淡淡说道:“对,接下来就是带回山去了。”

    小木匠左右打量一下,说道:“回去的话,可能会比较麻烦哦。”

    这兵马乱的,带着一大活人上路,着实有一些麻烦。

    李梦生并不担心,说道:“都已经安排好了,回头就直接当做货物运出去,费不了什么力气的……”

    两人简单聊了一会儿,而旁边的梁林两人看着地上那些不断挪动的布袋子,满心好奇,忍不住问了几句,李梦生没有接话,让他们尽管参观,然后拉着小木匠来到了一边,对他低声说道:“我听说,你跟邪灵教的创始人沈老总认识?”

    小木匠脑海里想起了那个黑色短发、人无比精神的沈老大,点了点头,说对。

    李梦生想了想,对他说道:“不管你之前与他关系如何,我都得提醒你一句,小心邪灵教,小心沈老总……”

    小木匠一愣,问:“怎么了?”

    李梦生沉默了一下,还是说道:“那人在不久之前,与我师兄虚清有过秘密一战,不分胜负,但我师兄事后闭了关,至今未出,至于那沈老总,想必也并不好受。后来茅山收到情报,说那邪灵教正在四处搜集你、董惜武以及王红旗的消息——我觉得,他有可能是想要通过吸纳你们身体里的龙脉之气,借以渡劫……”

    小木匠想起那个豪情万丈,义气冲天的男人,感觉有些不太可能:“不能吧?”

    他感觉自己与沈老总的关系还算不错,对方数次救过自己,把自己当作小老弟一样。

    按道理说,沈老总应该不会对他如何的。

    李梦生从小木匠的话语里听出了敷衍,不过他天性冷淡,也不是那种瞎操心的人,提点到了,也就够了,并没有继续劝说,而是说道:“不管如何,你多一份心,总是没错。行了,我得带人走了,你日后若是有事找我,还是以前那个联络地址……”

    他说完,回去带着虚远道人,以及那几个蠕动的布袋子离开,而小木匠送了他一会儿,随后挥手告别。

    顾白果瞧见小木匠送完李梦生回来,脸色有些不太好,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小木匠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觉得,这个世界上的感情,会变么?”

    顾白果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别人会,我……”

    话说一半,她打住了,只是嘻嘻一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