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职业挖宝人 第九十八章 复杂的问题简单化

时间:2017-12-02作者:半包薯片

    看着阿丽莎在那里侃侃而谈,邢杰觉得这个女人落到今天这个局面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倒不是说阿丽莎陈述的事情有多专业,而是说她能这样迅速的进入状态。

    昨天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但是今天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不行。

    一边对邢杰做着讲解,一边还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些岩画。与之同时她的眼睛中还撒发出一种令人感到不解的神情来,就像是邢杰在把玩着钻石,叶浩在抚摸年轻女子那光滑细腻的躯体。

    那种神情有个非常书面的说法,叫做迷醉。

    “你确定这是玛雅一系的象形文字吗?”布丽塔问道。

    “当然,我可以用我祖父的名誉发誓,绝对是前古典期的玛雅象形文字!”阿丽莎傲气十足的说道。

    “那么请你看一下第三幅图左下角的那个小型的鸟型岩画。”布丽塔笑着说道。

    那是一幅圆形的啄木鸟变体象形图,很小,大概只有鸡蛋大小。和其他的岩画相比,是那么的不起眼。邢杰当初也是忽视掉了,现在看来却发现那岩画很清晰,样式古朴大方,雕刻的刀法流畅自然。实在是南美洲岩画中不可多得一幅珍品。无论是在任何地方,都不能违心的说它不够美观,不够艺术。

    但是!这种令人称赞不已的象形图虽然看起来很像玛雅文化中的鸟型图纹,可惜的是,它不是!直到现在为止,考古界中的不少人都认为它和玛雅有着相当紧密的关系,只是没有直接的证据罢了。

    沙勃克特文明。

    能把啄木鸟描绘成三条尾翼的只有这个文明了,至于为什么?

    那只有天晓得了。

    对于这种文明的错乱,阿丽莎还有些不太习惯,她是个太过于正统的考古学家。不过对于邢杰和布丽塔他们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毕竟他是个寻宝的,至于这些宝物的身后会隐藏了什么样的故事,代表着什么含义,统统被他无视。

    当邢杰看到这种三尾翼的啄木鸟时,他的心中是极为高兴的。因为这个文明相当的怪异,和奥尔梅克文明,托尔特克文明,玛雅文明等等文明相比,他们并不怎么喜欢黄金这种东西。甚至可以说要不是有些特定场合需要那种璀璨的,艳丽的黄色,很有可能这玩意会被直接抛弃。

    这个文明虽然不喜欢黄金,但是却和相隔十万八千里之外的中国很相似。他们喜欢的是石头,而且是各种各样的石头,当时头越是特别,越是璀璨,那么在那个文明中的等级就越高。

    埃里克森教授曾经收藏了一块极为精美的沙勃克特文明石雕,让邢杰很是眼馋,曾经提出用黑红钻进行交换,但是却被无情的拒绝。于是乎,邢杰就对这个文明上了心,也曾经拜托埃默斯在国际市场上帮忙搜寻,结果到现在都没有音信。

    原本已经决定放弃的心,这个时候又砰砰砰的剧烈跳动起来

    现在问题又来了。

    既然是沙勃克特文明,那么黄金湖的传说就不攻自破。对于这个文明的特点,只要是在这个圈子混过一段时间的人,都会知道一二。自然,‘1945’南美分部的负责人不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没有黄金,那么为什么还要进行挖掘这个所谓的圣湖呢?

    对于这一点,布丽塔不可能不清楚,那么她为什么不说,是不是有什么隐瞒呢?可是在这个时候却又特意点出了这个啄木鸟岩画,到底是为了什么?

    “布丽塔,我们回去吧。”邢杰笑眯眯的说道。

    布丽塔和阿丽莎正在那里讨论两个文化之间的区别,突然听到邢杰这样说,顿时一愣,看到邢杰这个样子,布丽塔转眼间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而阿丽莎也不是个傻子,毕竟是曾经做到队长级别的强人。邢杰的一句话,她也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现场的气氛很微妙,刚刚还是关系不错的三人,这个时候,隐隐约约的分成了两派。其实邢杰和阿丽莎并不在意布丽塔对自己有什么隐瞒,谁还能没有点小秘密?但是我不问就不代表你能欺骗我,尤其是像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过来帮你的忙是出于朋友道义,但是你拿我们当枪使就有些不太合适了吧?

    布丽塔笑了一下,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然后不慌不忙的从兜里掏出一个pda,打开之后就递到了邢杰的手中。

    里边是原南美分部的负责人留下的工作日志。不过由于保密原则,能展示给邢杰他们看的,只有短短的三篇。

    内容很简单,不外乎南美掮客组织的boss手中有一套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照片。处于职业的敏感性他发现了那上边的岩画很有意思。于是就买了下来,只是没想到经过他的研究,却发现和巴度尔.冯.席拉赫的日记中的一篇描写的很相似。说是在那里发现了一个很神奇的地下建筑,不过并没有发现第三帝国急需的黄金,于是就放弃了那里。

    剩下的事情就都知道了,那个负责人闲着没事儿干,决定想在组织上层面前露露脸,于是就带着部下去了那里,然后就没有了任何的消息。

    这叫什么?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说的简单一点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闲着没事就闲着呗,喝喝酒打打牌没事儿了找几个南美的花姑娘跳桑巴舞逗闷子都行啊,这样想露脸,没想到把屁股漏出来了吧。

    “这个原负责人是我们家族的一个旁支,按道理我还应该喊他叔叔的。所以这件事情就没有说出来,请你们谅解。”

    邢杰还能说什么?只能是耸了耸肩。为长者讳,自己的叔叔搞了件没出息的事情,布丽塔作为侄女脸上也没光不是,可以理解。

    “那么你们研究出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没有,这件事情就奇怪在这里。我的叔叔究竟有什么本事我很清楚,除了擅长古文字和古董鉴别之外,他并不擅长解谜和寻找古迹。还有一点就是,他是个极其自律的人,如果没找到的话那么后边就会有工作日志继续上报,但是没有。

    不仅是这样整支队伍全部失踪,而现场并没有任何交战的痕迹,那就是证明他们肯定是找到了那个地方,所以我才觉得这里边的秘密想来一定很简单,可能是我们都想的太过于复杂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