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瀛娱乐家 第八十章 总有一天会翻车的

时间:2017-11-04作者:斜线和弦

    现如今的smap,在人气上纵然无可挑剔,但在音乐方面,始终缺少一张定海神针式的百万单曲,虽说是艺能界的多面手,但对偶像这个职业来说,音乐在某种程度上才是他们的基本。

    或许是他们没什么需要保护的音乐记录,在单曲词曲提供者方面也没有执着于“牌大才是最好的”,反倒不时会起用有潜力的新人,比如后来他们发行过的单曲《芹菜》,这首歌就是翻唱了山崎将义这个当时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新人的歌曲。

    在这样的情况下,饭岛三智会寄期望在叶昭身上,也就不是很奇怪了。当然,虽然是比较正式的邀了歌,但是如果拿出的曲子不够她满意的话,饭岛三智也一定会毫不犹豫退货,因为这个女人对smap的看重程度,绝非寻常可以想象。

    要说给smap写歌,第一反应当然就是那首国民神曲《世界上唯一的花》了,这首歌词积极旋律朗朗上口的曲子,为smap在2003年带来了音乐上崭新的高峰,逆天的销量和超高的传唱度,甚至为这首歌赢得了一个“第二国歌”的赞誉。

    可叶昭真的会拿出这首歌来给smap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现在的smap,至少从表面上看一无远虑二无近忧,(注1)在这个时间点上给他们写歌,本就是件锦上添花的事,压根没必要动用一枝花这个大杀器。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牌当然也要一张一张的打,而《世界上唯一的花》就是叶昭的一张王牌,他要留下这张最好的牌,然后在最合适的时候打出去。

    一番斟酌之后,他最终决定的曲子,是smap的另一张百万单曲,也是他们在一枝花出来以前的国民代表作品《夜空的彼岸》。其实相比《世界上唯一的花》,叶昭更喜欢的smap的歌曲还是这首《夜空的彼岸》,这首歌不论旋律还是歌词当中的意境,都足以够得上神曲两个字。

    实际上,这首歌也在1998年,以里程碑式的姿态,成为了smap在整个九十年代最畅销的一张单曲,超过160万张的销量,也是他们整个生涯销量第二高的单曲(第一当然是国民一枝花),而木村拓哉在现场表演时弹吉他的身姿,也不知迷倒了多少的少女主妇。

    ……

    川本和代演出的视频被送去拷贝了数份,但叶昭并未同时发给好几家公司,而是有选择的筛选出了他心目中合适的唱片公司,按照内心排列的优先度一家家往下试,免得同时寄给好几家公司,到时不论答应哪一家都会得罪另外一家,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在川本和代的归属上,叶昭的选择很明确,无非在索尼、环球、艾回、emi、victor这几家大唱片公司之间。咦,看到索尼好像有人要翻白眼吐槽他自打自脸了?

    说到这,就要提起一件叶昭加入being以后才知道的老黄历了,那就是他现在的唱片公司being,最开始发展壮大的契机,就是在1985年成为索尼唱片的外包公司,帮助索尼制作了乐队tube。随着tube的走红,being也终于找准了市场定位,并在拿到b’z这张王牌后,从原来的代工小作坊成为了九十年代叱咤一时的大公司。

    所以说,想要跟索尼别扯上关系?那是不存在的。作为一家主业覆盖全球各行各业各领域,唱片业务甚至只能算是副业的航空母舰级别的大公司,不管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部分,都在影响着整个业界。

    ……

    四月十三日下午两点,仅仅相隔了三天之后,叶昭再一次出现在富士电视台的总部大楼。不过这一次,他是为了将在十五日播出的音番《music fair》而来。

    进入九十年代,电视台对音番进行了大规模的削减,歌手打歌的渠道因此大幅减少,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像是宣传期连轴转着上音番打歌这种事,就变得相当奢侈了起来。在这样的背景下,《美しき花/樱》这张单曲还能够上遍大大小小的音乐番组,让叶昭不得不在心里默默感慨一句:大腿果然还是越粗的越好。

    有了amuse的支持,这张单曲除了预定在发售当周周五的《music station》,次周一的《hey3》,次周三的《sound arena》之外,甚至还在发售前的十五日这天,同时登上nhk放送的《popjam》和富士电视台的《music fair》进行打歌。

    《popjam》听上去可能有点陌生,但是提到它在2007年的时候改成的《music japan》这个名字,知道的人就会多一些了,这档由国营台nhk制作的音乐番组,在每周六的23:25分播出,是当下主流的几档传统音番之一。

    另一档音番《music fair》,这档节目早在1964年就由富士电视台开办,算得上是现今rb国内古董级的音乐番组,《music fair》和《popjam》同样是在周六播出,不过它的开播时间是18:00,因此两档节目之间并不冲突,而且这两档节目采用的都是录播的形式,比如叶昭和福山雅治要在十五日登场的这一期,《popjam》在四月十二日完成了正式录影,而《music fair》的录影则在十三日这天的下午正式进行。

    和叶昭一起来到这里的,除了上村勇纪,还有另一个人。

    在电梯口等待电梯降落的间隙里,难掩紧张的川本和代纠结的问:“叶昭桑,等会儿我要是弄砸了怎么办?”

    “你可是钢琴专业的高材生,不会出现那种情形的。”叶昭安慰道,“再说,反正是录播节目,就算你真的出现了那种不可弥补的错误,大不了重来就是。”

    “那样的话会不会被导播和共演的各位骂?”

    “不要紧,就算挨了骂,只要老老实实低下头听着就行了。实在不行,”叶昭玩笑道,“你就干脆装哭算了。”

    “诶~那样行得通吗?”川本和代一副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表情。

    “你可以试试,然后顺便让我也知道一下结果如何。”

    意识到被耍了,川本和代皱起眉,“叶昭桑,总是这么满嘴跑火车的话,总有一天会翻车的。”

    “不会的,毕竟我是老司机。”电梯门缓缓开启,叶昭笑着先一步跨了进去。

    ……

    带川本和代参加《music fair》,是在拿到番组邀请的时候就和节目组商议过的。既然《美しき花/樱》是一张双a单曲,在打歌方面总不能只宣传其中一首,所以经过协商以后,最终决定在《popjam》上唱《美しき花》,在《music fair》上唱《樱》,让两首歌在同一天的而不同番组里进行初次披露。其实以两个人现在的人气和话题度,想要一次唱两首也不是难事,不过单曲还未正式发售,一次性曝光太多次,反倒会失去神秘感。

    《music fair》这档音番有两个很有名的特色,分别是歌手之间各种各样的合作演出,以及真唱+现场乐队收录的音效,所以这档音番也有点唱功试金石的意味,唱功不够好的歌手一定会在这里暴露掉。

    《樱》的编曲里大量使用了钢琴,在和节目组协商的时候,叶昭提出“现场收录的钢琴伴奏能不能由我自带演奏人员?”

    反正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节目组那边立刻就答应了,川本和代也就这样得到了她第一次电视亮相的机会,虽然仅仅只是在后方默默弹钢琴伴奏而已。

    ……

    作为乐手跟来的川本和代并没有自己的休息室,到了后台以后,叶昭征询道:“你是和我共用一间休息室,还是去和今天的伴奏乐队一起?”

    川本和代想了想,“还是和伴奏乐队一起吧。”

    叶昭点点头,示意上村勇纪把她送到伴奏乐队共用的多人休息室。

    《music fair》的休息室分布没什么讲究,单纯是按姓名的五十音顺序排列的,叶昭的姓氏(kanou)在这里占了点便宜,让他得到了紧挨着主持人的那间休息室,排在他之后的依次是乡广美、坂本冬美、福山雅治、以及一支名叫flying kids的乐队。

    有些微妙的是,这四组嘉宾都是叶昭的前辈,福山雅治和flying kids同年出道,乡广美和坂本冬美这两位更是光听名字就有种大前辈的味道,为了缓解这种尴尬,刚到休息室,叶昭就赶紧带上已经拿到手的新单曲,从主持人开始一间间拜访了下去。

    作为元祖杰尼斯,喜多川心目中第一美少年的乡广美,其人风度翩翩,谈吐优雅,不仅非常和善的接了叶昭送来的单曲,还特意拿了他不久后也要发售的单曲进行回赠,相当有前辈的风范。

    替坂本冬美开门的是她的经纪人,坂本冬美身着和服正坐在座垫上,庄重的姿态让叶昭也赶紧拘谨地来了个正襟危坐,双手递上了自己的单曲,“这是我和福山桑即将在十八日发售的合作单曲,请坂本桑收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