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瀛娱乐家 第七十四章 你是。

时间:2017-10-29作者:斜线和弦

    “叶昭桑住在哪里?”藤彩子的经纪人,一名四十岁左右,长着一张老实巴交上班族脸的男子问道。

    “从三轩茶屋站南口往前走不到十分钟,森田大楼就是了。”

    “三轩茶屋?”藤彩子插话道,“我时常到那边的小剧场去看演出。”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她比初次见面的时候感觉要更活泼健谈一些。

    “那边的剧场是挺多的,不过我虽然住在那附近,到现在也只是去过一次中央剧场而已。”叶昭道,“话说回来,彩子桑住在哪边?”

    “不久前才刚搬到了目烟区。”

    “这样的话可就不怎么顺路了……”叶昭有些犹豫。

    “这个,”藤彩子的经纪人插话道,“不要紧的,我住的地方离三轩茶屋不远,送完叶昭桑之后掉个头很快就能回去了。”

    “那就麻烦经纪人先生了。”叶昭道谢道,“话说回来,一直没机会找彩子桑还衣服,这次就请经纪人先生上去喝杯咖啡,顺便把彩子桑借的大衣带回去吧。”

    藤彩子歪着头,“叶君真是每次见面都要提那件大衣的事呢。”

    “这也没办法,毕竟说好是借的嘛。”叶昭揉了揉鼻子,似乎在车里闻到了一丝女士香水的味道,“彩子桑是为了佐智子小姐才把家搬到了目烟?”

    “其实真正的家并不在这边,只是为了方便佐智子通勤方便,才暂时在这边租了公寓。”藤彩子说完,又自嘲式的补充了一句,“虽然我不是什么负责任的父母,不过还是干不出把女儿丢在家里出来买醉这种事的,佐智子和朋友去京都旅行了。”

    叶昭有些窘迫,“彩子桑,也没有人提起这件事呀。”

    藤彩子发出一阵小女孩似的笑声,笑过之后,却颇有些寂寞的道:“我也是害怕嘛。”

    ……

    接近三井大厦的时候,藤彩子的经纪人透过后视镜反复确认了几次,才出声提醒道:“彩子桑,好像被周刊的车跟了。”

    藤彩子“嗯”了一声,反应相当平淡。倒是叶昭,下意识回头看了一下。

    “不要紧的。”藤彩子安抚道。

    那倒是。只是搭个顺风车而已,等到藤彩子下车,记者自然会自行退散。话说回来,傍晚那次被跟车是“蹭”了坂井泉水的光,现在这次,算不算是“借”了藤彩子的光?这种念头一冒出来,叶昭就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自己,好歹大小也算是个当红歌手了,怎么还是没有已经成了“腕儿”的自觉呢?

    得到回复的经纪人闷不做声的继续开着车,前方的十字路口,绿色的信号灯闪烁了几下,变成了红色。经纪人慢慢踩下了刹车。

    后视镜里,周刊的跟车速度也放慢了下来,和藤彩子的车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待信号灯重新变成绿色,经纪人发动了车子。刚通过十字路口,身后一声急刹车时轮胎发出的尖叫声打破了夜晚的寂静。

    这一次,即使是藤彩子,也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是周刊的车被追尾了。”经纪人放慢了车速,透过后视镜观察着。一辆颇为拉风的红色本田nsx跑车,和周刊记者驾驶的那辆银色五十铃来了点“亲密接触”。

    藤彩子想了想,“熊谷先生,把车子停下,过去看看情况吧,顺便也和周刊那边解释一下车里的情况。”

    叶昭这才知道她的经纪人姓熊谷。

    熊谷应了声“是”,靠边停了车,向着事故现场过去了。

    车里一时只留下叶昭和藤彩子两人。

    打破沉默的是藤彩子,“叶君今晚是和朋友聚会?”

    “是的,经纪人、还有地下时代的朋友,一起喝了几杯。”叶昭道,“话说回来,彩子桑怎么知道我是在聚会不是一个人出来玩?”

    “直觉咯。”

    “传说中的女性第六感之类的吗?”叶昭做出心悦诚服的样子,“真厉害。”

    藤彩子轻轻一笑,“我乱讲的。其实是今晚我和几个演歌界的朋友在tip taps tip的二楼小聚,中途出来打电话的时候刚好看到你了。”

    “演歌歌手的酒吧聚会吗?听上去好像会很有意思的样子。”

    “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个个都穿得随随便便,还有喝醉了的时候喜欢乱亲人的。”

    “就是这样所以才有趣嘛!”叶昭笑道。

    藤彩子反问:“摇滚歌手的聚会是什么样子的?”

    “嗯……”叶昭摸着下巴想了想,故意道:“跟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大家都穿得随随便便,喝醉了的时候还有喜欢乱亲人的。”

    “喂!”藤彩子有些责怪的轻叱了他一声。

    叶昭笑得开怀,“彩子桑别见怪,事实就是这样嘛。不过要说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地方,就是上次参加being前辈们举行的新年会的时候,大家在西池袋的卡拉ok包厢里一起唱了三个小时的演歌。”

    “唱演歌?”

    “没错,大烟摩季桑还唱了彩子桑的《こころ酒》。”

    “那叶君呢?”藤彩子颇感兴趣的问道。

    “坂本冬美桑的《夜樱お七》。”叶昭有些不好意思,“一起去的编曲老师明石先生是坂本桑的粉丝,听我唱完以后把我好一顿呵斥,说我毁了坂本桑的歌。”他到现在还能记起明石昌夫那一脸嫌弃的表情。

    藤彩子愉悦地说道:“等下次见到冬美,我会把这件事转达给她的。”

    “如果坂本桑生气了的话,还请彩子桑记得顺带转达一下我的歉意啊。”叶昭回过身,双手合十对藤彩子拜托道。距离拉近了一些,那点女士香水的味道也更强烈了一些,仔细辨别一下的话,是一种相当清冷的玫瑰香。

    ……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熊谷先生从事故现场返回,坐到车上后,向藤彩子和叶昭汇报了一下那边的情况,“是光nji的诸星桑和《friday》的记者。好像是诸星桑喝了几杯又开车,不小心追尾了,不过车上的人都没有事,也已经报过警了,警察先生马上就过来。《friday》的记者说,在酒吧那里刚好看到叶昭桑,本来是打算跟一下他的,并不知道这是彩子桑的车。不过记者已经保证过了,之后的报道出来以后,不会出现这边的一字片语的。”

    藤彩子点点头,“那就好。”

    “彩子桑跟《friday》交情不错吗?”叶昭有点意外。听这记者的意思,如果知道这是藤彩子的车,那么一开始连跟都不会跟。

    负责解释的却是熊谷先生,“叶昭桑不太清楚,除非是那种相当博人眼球的大料,一般来说,周刊是不会过多关注演歌歌手的私生活的。”

    这倒也是。相比普通的歌手,演歌歌手的私生活往往低调而又神秘,而他们的受众群多半也不会对他们今天去见了谁吃了什么的边角八卦感兴趣。再加上藤彩子的事务所还是业界第一烟势力bruning,就算拍到了什么也够呛发的出来,记者更不会冒着被请去喝茶的风险挣这点小业绩。

    “虽然没拍到我的料,不过有诸星桑送上门,《friday》这次也算是捡大便宜了。”叶昭玩笑着揭过了话题。

    藤彩子也不愿过多提那方面的事,配合着问道:“怎么?”

    “刚才在酒吧,见到诸星桑在那里搭讪了一位美女,这会儿人八成就在他车上吧。美人在侧、又酒驾追尾了周刊的车,这个劲爆程度可比跟着我一无所获好多了。”

    “我怎么在你的语气里听到了幸灾乐祸的味道?”

    “一丢丢吧。”叶昭抬起右手,向藤彩子比划了一个“一点点”的手势,“怎么说呢,对于那种在这回事上无往不利的人,就很想看他们小小出一点丑,比如说和搭讪的女孩子聊得正欢的时候,突然忍不住打了个嗝之类的。说来,这也算是男人的嫉妒心……”叶昭的语气一顿,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抬高的那只右手正被一只小小的,柔软的手包裹着。

    过了一小会儿,他才慢吞吞的说出了那个代表“吧”字的尾音。偷眼看了看熊谷先生,他目视着前方,一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事的样子。

    “彩子桑?”叶昭试探着叫了一声。

    柔软的手指轻轻拂过他的手掌,扫过他的指尖,接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藤彩子迅速抽回了手,漫不经心地说:“叶君的手真是漂亮,不愧是弹吉他的人。”

    “啊……嗯。”叶昭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只觉得刚才消散了的酒意又上来了一些,拱得他胸膛里热辣辣的。

    车子在藤彩子住的大楼前停了下来,熊谷先生透过后视镜左右了一下,“彩子桑,可以下车了。”

    藤彩子拿起放在旁边的手包,推开了车门。

    叶昭的手移到安全带的搭扣上,想了想,又收回了手,改口道:“彩子桑,晚安。”

    “嗯,晚安。”藤彩子下了车。

    直到目送她走进大楼,熊谷先生才发动了车子,一言不发的载着叶昭往三轩茶屋方向驶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