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瀛娱乐家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不多不少刚刚好

时间:2018-03-17作者:斜线和弦

    日本筝这个叫法其实有些不太贴切,准确来说,这是唐代的十三弦筝传入日本以后,渐渐演变出来的一种乐器,从根子上来讲,应该是“唐筝”,而不是“日本筝”。

    日本筝和中国现代通用的古筝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主流的古筝是二十一根弦,日本筝则延续着唐筝的十三弦。

    古筝对叶昭来说并不陌生,或者说非常熟悉,不过这种十三弦筝的实物,他还是第一次见。所以,尽管再三确认,他还是迟疑着问出了这个问题。

    藤彩子抬起头,看了一眼安静地躺在壁橱里的那架日本筝,轻轻“嗯”了一声。叶昭没有注意到她的情绪不太高,颇有兴致的追问道:“彩子桑还会弹筝吗?”

    “那是佐智子父亲的遗物,我并不会弹筝。”藤彩子语调平缓的解释道,“离婚的时候,他把那个留下了,说‘留给佐智子作纪念’。”说到这,她稍一停顿,“只是,佐智子却对学习筝完全没有兴趣,所以就只好收起来了。”

    有些意外的答案让叶昭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过了一会儿,他才犹豫着问了一句:“那是怎样的一个人?”

    他只从那些只言片语的小道消息里知道,她的前夫稍年长她两岁,在她二十岁的时候和她结婚,但是又在佐智子出生的同时离婚,转过年便选择了自行结束生命。

    按理来说,他不该问出这样的问题,这桩失败的婚姻,对藤彩子来说,无疑是一道伤疤。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对于这个早早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又以那样的一种方式退场的男人,还是充满了好奇。

    藤彩子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打开和服的盒子,伸出手指轻轻摸了摸衣料。叶昭直觉这份沉默并非是因为他问出了不合适的问题,所以也只是静静等待着。

    终于,她缓缓开口,“日本筝弹得很好,也懂得三味线和尺八,不太爱说话。”

    这么说来,是个乐器高手了。叶昭在心里想象出一个斯文内秀的年轻男子的形象。想了想,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句:“一定是个好人吧。”

    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妥,觉得这话仿佛是在指责藤彩子伤害了对方一般。

    “的确是个很温柔的人。就算是生气的时候,也不肯发脾气,而是一个人默默躲起来擦拭乐器。”藤彩子想了想,“……温柔过头了。”

    这倒是。温柔虽然是种不错的品质,不过温柔过头了的话,反倒是种缺点了。

    而且,比起一个人躲起来生闷气,把另一个人扔在一边,还不如两个人吵一架然后再温情脉脉的和好,这样反倒更加富有人情味儿。

    在吵架的时候一个人躲到一边去,这种行为看上去“大度”,但在另一重意义上,又何尝不是把对方给“抛弃”了呢。

    “不过,”叶昭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倒是觉得,彩子桑的性格里也有着类似的东西。”

    “类似的东西?”

    叶昭“嗯”了一声,心想,那种东西虽然与温柔类似,但绝不是温柔过头,甚至倒不如说,那是一种另类的冷酷才对。

    不想把这话说出来,于是他把话题转到了另外的地方:“彩子桑结婚的时候刚刚二十岁?”

    “差一点二十岁。”

    “那就是和我认识彩子桑时的年纪差不多了。”

    藤彩子笑了一下,“对,差不多。”

    “不过,换作其他的艺人的话,在决定出道的前夕,怎么都不会选择去结婚的吧?从这点来说,彩子桑真的是够特立独行的。”

    “因为那时候真的很喜欢他,想着如果能和他一起生活下去的话,就算当不了歌手,留在秋田当个家庭主妇,照料小孩,和邻居的太太们一起闲聊八卦也无妨。”

    时隔十五年,不管在当初,面对那些事情的时候她是怎样的态度,但是现在,再提起前夫,藤彩子已经从容的像是在翻看旧书一般了。

    “但是很快就发现那样行不通了?”

    藤彩子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和刚才那种爽快的态度完全不同。叶昭也不在意这点细节,感慨道:“其实,稍微想一想的话,有些羡慕他。”

    “羡慕?”

    “是啊,他认识你的时候,你还不到二十岁。……十八岁时的彩子桑是怎样的人呢?这样想着,不仅羡慕,甚至是有些嫉妒了。”叶昭半开玩笑的说。

    “我的十八岁?就只是个有些土气的乡下女孩子而已。如果叶君见到那时的我,多半要大失所望。”

    “说不定真是这样呢。”叶昭说,“所以,羡慕归羡慕,想要去认识十八岁的彩子桑这样的想法就完全没有必要了。一则无法实现的幻想未免多余,二嘛,此时此刻这个现状就已经很好了,不多不少刚刚好。”

    “是啊。”

    藤彩子应和了一声,从盒子里把和服拿出来,像是要观察衣料的织法似的仔细看着。

    为了第二天出发去看雪,睡前的时候,藤彩子把闹钟设定成了六点钟。

    早饭是藤彩子准备的,豆腐味噌汤,烤的恰到好处的青花鱼,味道相当清淡的蔬菜杂煮,外加醋渍黄瓜片,还是传统的日式早餐。准备这些东西要花费不少功夫,叶昭虽然觉得随便吃点也可以,她倒是意外的不怕麻烦。

    吃过早饭,收拾完餐桌以后,藤彩子回楼上去换和服。

    “话说回来,穿和服可以开车吗?”直到这时,叶昭才想到这件事。

    藤彩子告诉他“可以”,又问道:“叶君没有驾照?”

    “没有。”叶昭回答,“虽然也想着差不多该去驾校待个两周了,但是一直没有得空。”

    藤彩子换好和服,“还可以吧?”

    “相当好哦,这颜色也很衬彩子桑。”叶昭打量着她,称赞道。

    下了楼,藤彩子穿着和服有些不太方便,在玄关前,叶昭蹲下来替她穿鞋。到了现代社会,身穿和服的时候,脚下搭配的已经不再仅限于草履或是靴子,而是随着场合适当的进行着改变。

    “可以了。”叶昭站起来,拍了拍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

    “谢谢。”藤彩子向他道谢,随即又调侃道:“意外的老实呢,叶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