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东瀛娱乐家 第二百章 收获颇丰

时间:2018-02-01作者:斜线和弦

    “比如说,我很喜欢钓鱼,但是不受人打扰,在想起来的时候立刻就出发,之后悠闲随意地连续一周住在海边,在天气很好的时候乘船去钓鱼,这样的事还是很奢侈的。奢侈的不是钓鱼这件事,而是在想起来的时候就能立刻出发这件事。”

    “东京的街道很狭窄,所以车子想要不拖泥带水的一个甩尾停车也是做不到的。但是就是做不到的事,所以才格外觉得有诱惑力。”

    奥田民生接连举了两个例子,用他最喜欢的钓鱼和汽车。

    “我想我大概明白……这些连奥田先生都无法随心所欲做到的事,对普罗大众来说,大约也是没有办法完成的。所以,就要制作一支这么悠闲随意的组合,对吧?至少是从表面看上去是悠闲随意的。”叶昭道。

    为两人的见面牵线搭桥的冈崎忠夫则安静地坐在那里喝着红茶,完全没有插话。与其说是事不关己,倒不如说是在等待着两人最终商讨的结果。

    “小室既然已经把电子乐做到了极致,再拾人牙慧也没有意义。然后,说到小室家族,果然都是洋气漂亮的美女,又很会跳舞,身材也一级棒。至于女偶像们,果然就是蹦蹦跳跳,华丽或是可爱的服装,还有矜持的言行吧?我想,反正那些东西别人都已经做完了,不如就去做点别人都没做过的好了。”

    “不跳舞、不洋气、不可爱、不华丽?”叶昭笑出声来,“听上去还真逊啊。感觉像是要把炸纳豆端上法国料理的餐桌似的。”

    “但是,很有意思不是吗?”奥田民生相当胸有成竹的样子。

    确实。puffy这支组合虽然有点点古怪,但是真的非常有意思,在她们身上那种“反常”的部分,反倒是她们最富有魅力的地方。看腻了蹦蹦跳跳的爱抖露,听腻了自带有些吵的副作用的电子乐,不如来尝一尝这盘特质炸纳豆吧?

    而且,炸纳豆这种大众食物,还有个最大的优势,人人都做得来。全民偶像有两种,一种是被当成云上之人仰视崇拜的,另一种则是掀起潮流被争相模仿的。

    在本就有着同一个目标的情况下,叶昭和奥田民生的商讨顺利的简直不像话,仿佛像是事先串好了台词似的,令奥田民生大有知己之感。

    其实,作为纯粹正统的音乐人,对于叶昭这种没事儿喜欢瞎折腾的家伙,奥田民生某种程度上是有点看不惯的,不过看在他这个人目前为止基本上没什么幺蛾子的份儿上,奥田民生准备过来见他的时候,还是保持着足够的礼貌。

    但是在这么聊过天,为了同一个目标进行了友好商讨以后,他原本在心里对叶昭的那点看不惯,也跟着消散了个差不多。

    不是说叶昭这个人自带什么猪脚的王八之气,虎躯一震就让奥田民生心悦诚服什么的,主要是奥田民生和他聊了这么久,完全没有在他身上感觉到那种迫切想要追名逐利的心情,反而只感觉到一种“那个东西好像很好玩啊要不咱们试试”的随性感。

    也正是因为这种随性,让奥田民生心中原本的“在艺能界四处搞搞=不务正业”的固有印象淡化了许多,甚至产生了一种“这家伙之所以这么喜欢折腾,其实就是喜欢玩吧?”的感觉。

    玩这种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玩法。这么考虑的话,原本有点看不惯叶昭的奥田民生,这会儿甚至有点喜欢他了。

    叶昭不知道在这么聊着天的时候,奥田民生的内心活动竟然从未停止过,并且还对他的评价来了个超级大转弯。

    要说追名逐利这种事,叶昭觉得,他当然是个想要追名逐利的人。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进入艺能界,即使喜欢幕后的东西,也还是选择直接站到台前。

    可如果要问他的终极目标理想生活,反倒是在站到了职业生涯顶点之后,买下京都的一座山,或者住到某个小岛上,在那里建房子,修一座录音室,过上半隐居的生活。

    有工作的时候直接就在家里搞定,没工作的时候就请朋友们到他的私人领地来聚会,和太太一起为他们做饭。突发奇想就收拾东西天南海北不拘是哪里去住上一阵子,或者只带上一把吉他,全家开着车一路一边旅行一边开只有一把吉他的演唱会。

    对他来说,想要得到名和利,是件很简单的事,至少比普通人简单太多。所以,他在做一件新的事的时候,除了权衡利弊,还会把“是不是很有趣”当做一个是否可以去实现的标准。从这点来说的话,他的确是带着“好像很好玩”的心态在做着许多的事。

    但是,想要得到足够让他“忘记名和利”的名和利,却又是件困难,并且无法立刻实现的事。所以,他才一刻不停的折腾着,在这个名利场里打滚。

    虽然听上去似乎很矛盾,但人性本就如此。虽然“人性”两个字用在这里也稍显夸张。

    而这种“好像很好玩”的心态,也出现在了现在的商讨里。

    在奥田民生提到关于大贯亚美和吉村由美的衣着风格的时候,叶昭顿时恶趣味发作,表示道:“虽然都是t恤和牛仔,不过稍微玩一点花样也挺有趣的,比如说情侣装之类的。”

    “诶~”奥田民生看他的眼神有点微妙,“原来叶君喜欢这种啊。”

    “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了,奥田先生。”叶昭无声地笑着。

    至于这支二人组合的名字,叶昭毫不犹豫的将那个名字脱口而道:“puffy,这个名字如何?”

    “puffy?倒是很朗朗上口。”冈崎忠夫重复了一遍。“不过,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叶昭摇摇头,“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觉得很有意思。”

    “依我看,”奥田民生露出笑容,“更有意思的反倒是叶君本人。”

    不管是不是夸奖,总之叶昭非常坦然的把奥田民生的话当成夸奖收下了。

    到了分别的时候,叶昭稍微提了个不情之请,“那个,奥田先生,可以为我签个名吗?”

    “当然可以。”奥田民生应允,“不过,要签在哪儿呢?”

    早知道要来见奥田民生,叶昭自然有所准备,“签名本在经纪人那里,请稍等一下……”

    “不了,”奥田民生出言阻止道,“签名本这种东西没什么意义。我在这边的录音室寄放了一把吉他,不嫌弃的话,就在那上面签名然后送给你吧?就当做是初次见面的礼物了。”

    “这个真的是太荣幸了。”叶昭欠了欠身,诚心实意向他道谢。

    “除了把吉他给你,我们也顺便去录音室那边见一见那两个女孩子,听一听她们的试唱。叶君不是为她们准备好出道曲了吗?刚好可以听听看。”奥田民生把什么事都安排得很好。

    在录音室里,见到一起过来的叶昭、奥田民生、以及冈崎忠夫三人,大贯亚美和吉村由美的神情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是不安。但是在不安之中,还藏着一点雀跃。

    川本真琴的声势她们两个自然也有所耳闻,想到叶昭和冈崎忠夫曾经打过的那个赌,对于他们三个人的来意,也能猜出个大概。

    “现在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二位。”冈崎忠夫宣布道,“两位将由叶昭桑来担任制作人,以双人女子组合的形式出道,组合的名字为puffy,正式的出道日期预定在明年的上半年。”

    在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建设的情况下,听到这个消息,她们两个倒是没有激动到“花容失色”,不过,能够亲耳听到自己将要出道的消息,该有的情绪还是都有的。大贯亚美和吉村由美如同确认一般的相互握了一下手,才向三人鞠躬:“谢谢!我们会努力的!”

    叶昭也向她们两个回礼,“今后我们要共事一阵子,还请多多指教了。”

    奥田民生在旁催促道,“快把曲子拿出来吧。”

    叶昭把随身带来的《亚细亚的纯真》的小样拿了出来,不忘提前先说到:“虽然有些失礼,这首歌其实是我模仿奥田先生的风格来写的。”

    “是吗?”这算是很高的奉承了,奥田民生稍微有点不好意思。

    冈崎忠夫则笑言道:“叶君还真是奥田先生的忠实粉丝啊。”

    叶昭笑了笑,把小样放进cd机,摁下播放键。小样是他自己唱的,当听到“把白色的熊猫不管哪一种全部并排在一起”的时候,大贯亚美和吉村由美下意识对视了一眼,露出一个只有对方才懂的“你懂得”的表情。看来在叶昭和她们两个人之间的那个“熊猫梗”,已经深深的根植到了这两个人心里。

    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到,当这两个人在采访里被问到为什么会成为组合的时候,吉村由美带着痞痞的笑容回答:“因为叶昭桑是熊猫控,而我们两个刚好都很喜欢熊猫”的情形了。

    听过这首歌以后,奥田民生先是笑言:“歌词还真是随便啊。白色的熊猫什么的……为了押韵吗。”随即又道,“曲子很不赖哦。”

    反正那个啥已经当了,再装矜持也没什么意思,叶昭也就笑笑,接受了奥田民生的评价。

    而在他们讨论着这首puffy的出道曲的时候,奥田民生的经纪人也把他寄放在这边录音室的吉他拿了过来,是一支银灰色的吉普森电吉他,周身透着“我很贵”的气质。

    “这个……真的太贵重了。”叶昭有点惶恐。毕竟两个人才头一回见面。

    奥田民生毫不在意,接过他的经纪人递上的签字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稍微晾了晾,递过去,“不过,虽然是签了名的吉他,偶尔也请把它拿出来弹一弹,免得它太寂寞啊。”

    “是,还请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它的。”叶昭双手接了过来。心中已经开始盘算,在之后应该回赠怎样的东西,不失礼貌又能尽到心意的答谢奥田民生。

    话说回来,他现在所拥有的乐器,除了最开始前身留下的那支雅马哈,其他的都是别人送的。长户大幸送了他一支马丁,渡边陆送了他一支芬得贝斯,奥田民生现在又送了他一支吉普森。……这还真是收获颇丰啊。

    puffy的出道就这样成为了定局,奥田民生虽然没能如愿成为这两个女孩子的制作人,不过因为和叶昭的目标方向大致相同的缘故,他相当热衷的加入了为puffy出谋划策的队伍里,当然,除此之外,他又开始了物色新人的过程。

    而在这个和奥田民生接触的过程里,叶昭还成功和奥田民生交换了联系方式。虽然这也不能代表什么,不过,对于粉丝来说,拿到偶像的联系方式,还是很值得高兴的。

    不过,在为这边的一切顺利高兴之余,另一边,一点小小的麻烦也适时冒了出来。或者说,是早就已经开始种下,直到现在才长出来的种子。

    叶昭是在去年的八月和being正式签约,成为他们旗下的歌手。到现在为止,三年的合约期刚刚过去一年多一点儿。

    因为只签了唱片约的缘故,being那边很少能干涉到他其他的事,相应的,因为不是力推的嫡系,他发行的唱片,在tie-up的待遇上也稍微低一点。虽然有,但是那些顶级的tie-up还是要让亲儿子亲闺女们先来。

    这些倒也无所谓,既然当初决定要把经纪约脱离出来,就要做好这样的准备。

    在这一年多里,他先是跟索尼合力推出了川本真琴,长户大幸自然也知道这事,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反正川本真琴的风格跟being也格格不入,长户大幸也不觉得她真的可以走红。

    但是,随着川本真琴开始走红,长户大幸看着蹭蹭上涨的唱片销量,心里稍微有那么点不是滋味这样的好苗子,怎么就绕过being签给索尼了呢?

    可这点不是滋味最多只是有点不满,真正导致长户大幸爆发的导火索,其实是织田哲郎跟艾回合作推出的新人相川七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