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宫女退休日记 第98章

时间:2022-05-30作者:赫连菲菲

    “侯爷身子是否见不得人?”丰钰说完, 方意识到这话的露骨程度,不由红了脸, 抬手捂住脸庞,懊恼地道:“都怪侯爷!”

    安锦南笑出了声, 伸手拿开她的手,捏着她下巴紧紧盯着她道:“想看什么?”

    丰钰抿住嘴唇闭了眼, 安锦南也不催促,将手一松, 他坐直了身子。丰钰听见解带扣的声音,羞得脚指头都蜷了起来。她竟有一日会奔放到要求男人解衣……

    片刻后,声音不见了。安锦南牵住她一只手放在自己紧实的腹肌上面。

    “羞什么, 不是想看?看个够?”

    男人有一副漂亮的身躯,健硕强壮, 高大笔直。肌理分明,笔走刀刻一般。肌肤泛着健康的光泽,只是……腰侧的旧伤有些醒目。

    这道伤让两人有机会在宫中相识,自此有了交集。

    丰钰想到什么, 推了一把安锦南,起身绕到他后背去。

    他替她挡箭受伤的地方,是一处不规则的圆形疤痕。当时皮肉外翻, 血流不止,可怖极了。

    此刻那伤深深刻在平滑的脊背上面, 有些狰狞。

    她忽然很心酸, 眸底泛起雾意, 手指抚在伤处边缘,似乎怕将他碰疼了,刻意的收着力道。

    那时,他心里就有她了吧?否则以他一贯作风,怕是随手抓她来挡个箭当个肉盾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又怎会拿他自己金贵的身子去为别人冒险?

    安锦南忍着痒意没有动。他耐着性子等了片刻。以为她会说些什么,可她却什么都没说。

    她确实动容,也很窝心。

    明白安锦南的心迹后,似乎一切都有了答案。

    她从来都没什么值得他谋的。若非要说有,那只怕,也就是她这个人了。

    如今,也已经彻彻底底的是他的人了。

    她指尖抚在那创口上,很轻很轻地揉了揉。安锦南猛地挺直了脊背。本就在强忍着耐心,如何受得了如此的撩拨。

    丰钰一时不察,给他擒住背转身按在了身下。脸颊贴在丝绸枕头上面,羞耻地弓着腰……

    她最是害怕这个姿势,每次太深太重,小肚子都跟着一抽一抽的犯疼。

    她扭着身子,忍着羞告饶:“侯爷,别了,我还有事想和侯爷商量……”

    她尖叫一声,话音儿戛然而止。

    安锦南贴上来,舌尖轻轻描着她的耳朵,“你说,我听着……”

    丰钰咬住牙,恨不能翻身赏他一记,这要她怎么说。

    断断续续的喘着气道:“侯爷,那孟玄容身后是虞长庆,你我都知道,这事不是简单的个人私仇……那位……忌惮侯爷,至今还不肯放松……,当年事我虽不是很清楚,但我也从其他宫人那偶然听过些许风声。那冷氏原是人家送给虞长庆的人,您知道那些宦人,也会在外头私养妻妾……”

    安锦南面容冷峻地动作着,他不吭声,手捞住她纤细的腰,只用或重或轻的力道回应。

    丰钰渐渐说不成句子,好一会儿,才大汗淋漓地给他抱去后头的净室一块儿泡着温泉。

    丰钰心想这可听方便的,也不必常常叫热水,弄得劳师动众她和丫头们都羞窘尴尬。

    从前在宫里关贵人那儿都没这个条件,她在外头值夜时最怕的就是夜半要水。里头情形旖旎暧昧,她羞得头都不敢抬,服侍贵人擦身时看见那些痕迹,又不敢表现出少见多怪的样子,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她对男女之间的事向来都不很期待,毕竟皇上年岁大了,她偶然觑见过那身有些松弛的皮肉。纵是保养得宜,又有世上最好的医者们照料着,也抵不过岁月在上刻下的痕迹。

    后来的后来……她知道原来人和人不一样的。

    安锦南虽也不是顶年轻的小伙子,可他常年习武,日日练习不辍,那身肌肉平滑紧凑,每一个动作都透着浓浓的男人味……

    丰钰没来由地红了脸,把头垂在他胸前,咬住嘴唇心道:“我这都在想些什么……”

    安锦南捉住她手环在自己腰上,端起她的下巴道:“这种事你都听过?”

    顿了顿不知想到什么,突然沉了面色:“戚光宝原来挺照顾你的,宫女和宦官结户,似乎挺常见的?”

    这话里醋意浓的想装听不懂都不行。

    丰钰抬手捶了他一记:“你胡说!”

    安锦南咬了下她的嘴唇,哼道:“谁叫你劣迹斑斑,身边尽是些乌七八糟的人……”

    丰钰横他一眼,换了话题不与他计较。

    “侯爷说是虞长庆趁侯爷在宫中出事时去敲了孟家竹杠,来回一串联,这件事几乎很明显了。冷氏被送进京城,原是冷家为了巴结在京城势大的虞长庆,想借他的梯子搭上京城的贵胄们,恰逢淑妃当时晋了嫔位引至太后娘娘不满,侯爷又在那当口立了大功活捉了北屿的乌哥哈,这功劳立的太大震动了四海九州,侯爷又太年轻,没家没口没拖没累,叫朝廷难以安心。想来这才将主意打到了侯爷的婚事上来。”

    说及此,她话风一转,反手捧住他的脸,不无嘲讽地道:“侯爷和秦家小姐情投意合世人皆知,若再给侯爷结了秦家这样的姻亲,只怕势头更要大了……也难怪朝廷放心不下……”

    安锦南嗤笑一声:“我不都与你说了?我与少阳不是那种关系……”至少他心里没什么绮思。若要结亲,他大抵不会很抗拒,但也没有主动去想求娶罢了……

    丰钰笑得有些牵强。喊人家“少阳”,叫的多亲切,还说没事?

    她哼了一声,道:“便算侯爷待秦小姐当真没什么,进了宫遇着冷家姑娘,侯爷却是的的确确的沦陷了……昔年我有幸见过先夫人一面,赞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为过的……”

    安锦南扬声长笑:“你这是与我算旧账?”

    丰钰垂头道:“我怎么敢?她在前我在后,我不过是个填房的……见了面我还得行礼问安,喊一声‘姐姐’……”

    安锦南手在水下,狠狠拍了她臀部一记。

    “矫情东西。”他咬着牙笑骂。

    “我与你说罢,虽然有些丢脸。你知道当年我才十七,一直在外头打仗,身边都是些爷们儿,女人都没见过几个。一进门儿,就见一个女人衣裳穿了一半儿背对着我,当时把我吓傻了,怔在那儿足足好几息。就这点功夫便着了道儿……后来的事儿我都不记得……”

    丰钰想象那画面,不知怎地难受得快喘不过气。胸前收紧,像有块石头压在上头。她强自深吸了数口气,方觉好些,略带苦涩的道:“她定然好过我许多……”

    安锦南不置可否地一笑,觉着这根本没什么可比性。一个是人家栽给他用了药才成了事的,一个是自己巴心巴肝地想要弄到手的,那能一样么?

    丰钰没有过多的伤春悲秋,她甩了甩头发,将下巴抵在他肩头,轻声地道:“皇上放不下淑妃,想留她在身边常常见到。又不想侯爷太得势,顺势给侯爷安个罪名赐了婚事,堵住侯爷的前路……再利用孟大人的单纯性子,叫虞长庆想辙分裂了侯爷和孟家……侯爷势孤,这才能放心些……”

    “到今天我才算懂了这些年侯爷为何总是一个人。”她脸颊轻轻摩着他的肩膀,略低哑的嗓音听来十分温柔,“世人却用天煞孤星来称呼侯爷,把侯爷描述成那样可怕的存在……”

    安锦南抚了抚她的背:“我没什么。习惯了。这样也好,免得麻烦了。那些年有人给我提亲,我用一句‘自己命格不好,不敢耽搁人家’,不知劝退了多少人……也挺好的。不然怎么遇着你?”

    丰钰微微一笑:“可我还有一事不明。如今侯爷已经没了兵权,又退出了朝堂。如何还会被委派做了盐政官?按说这种肥缺……”没琢磨到合适的词汇,她微微顿了下。

    安锦南接口道:“这种肥缺向来是皇亲贵胄用来镀金摆姿态用的,原本是轮不到我这闲散侯爵的。是么?”

    他嘴角噙了抹冷嘲,道:“他这是试探我,也是在给我挖坑呢!”

    “盐市上的陷阱那么多,前有应家,后有王家,又与朝里京官们各种剪不断的联系,我铲除一个,便是树敌一片,他是要我彻彻底底的再没重返朝堂的机会。”他笑道:“又用孟玄容这傻子搞些小动作来扰乱我的视线,以为搅混了水就能掩盖他鸟尽弓藏之心。可笑!”

    安锦南眉目凝了寒霜,看得她心尖一颤。这一路安锦南经历多几多凶险,她都不敢去想。然而世人却只看得见他的风光,看不见他背后的隐忍艰难。非是两人如今做了夫妻,只怕她也永不会懂权高势大如他,还有什么可愁。

    丰钰不无担忧地道:“那侯爷打算如何?”坐以待毙,等到自己完全失去一切力量,只有乖乖任打的时候,被随意栽个罪名斩草除根?还是另谋他路维系眼前这艰难的现状?

    安锦南将她托着抱出水中,取过布巾将她裹紧。

    “外头的事你别操心了。”

    说完这句,见她面色并没有好转。

    他犹疑了一瞬。

    俯身在她耳畔轻声道:“我手里还有人……”

    丰钰愕然抬眼,睁大眸子看着他。

    安锦南勾唇一笑,举手比了个数字:“不留后路,我安锦南如何存活至今?”

    她暗自抽了口气。

    这……怕也只有他,敢冒这种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