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宫女退休日记 第83章

时间:2022-05-30作者:赫连菲菲

    盛城有座八宝楼, 外表装饰得富丽堂皇,白日里冷冷清清,夜里却是热闹得紧。

    王家乃是勋贵之家,先祖做过都尉, 一门英才忠烈, 现世以诗书传家, 多数俊杰都已入京为官, 被皇帝委以重任。唯盛城这一支脉,数代未曾出过英才,更有一个王翀, 身上有种人人皆知的坏毛病。

    这座八宝楼便是他专为捧心头所爱而建的戏楼, 小旦季如梦的长生戏班途经盛城遇上王翀, 恍如命中注定的一劫, 他的歌声从此只在盛城之内可闻, 再也不曾离开。

    两人之间的恩恩怨怨还被谱写成一段折子戏, 演的缠绵悱恻。

    这王翀没别的毛病, 就只不好女色。如今年近三十, 尚未成婚娶妻。家里急得不行,火烧火燎地四处替他谋亲事,可人家一听说是王翀欲娶亲, 就不大愿意应承, 生怕坑了闺女一生。这若是偷偷摸摸的包两个戏子, 养些秀气的小厮, 倒也无可厚非, 可闹出他这么大动静,还为了同性知己要死要活的,放眼整个九州,怕也寻不出第二个。更有传言,这王翀对女人……没法子……,丈夫不在身边,又要守活寡,且不可能有子女傍身,这等婚事哪个闺女肯应?

    王家对这个儿子打也打过,劝也劝过,声泪俱下的求过,强硬手段使过,王翀却是铁了心的不肯回头,宁死不能与季如梦断了……

    此刻八宝楼里没有宾客,二楼最里头的厢房里,王翀仰面躺在榻上。左脚搭在右腿膝盖上,嘴里哼着小曲,半眯着眼睛,视线随着季如梦的动作来回移动。

    季如梦每日清晨都要练基本功,此时一段身法练完,额头上铺了层晶亮的汗。

    王翀勾着嘴角朝他笑道“别比划了!今年你就满二十五了,还想唱几年?”

    季如梦横他一眼,手上捏着兰花指,把最后一段词唱完,这才抖抖袖子走到王翀榻前,自然地将他适才饮过的茶碗端起来喝了一小口润了喉咙。

    王翀伸手扯了下他腰上的带子“瞧你,系串了。叫人家瞧见儒雅文秀的季大家如此粗心邋遢,还不笑掉大牙?”

    季如梦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就你眼尖!”语气有些娇嗔,背过身去,到底把系错的衣带重新解开系上了。

    听见身后王翀懒洋洋的道“前儿京里又来了消息……说起来我都觉得腻歪,到底什么仇怨能结到这个地步?痛痛快快杀过来当面了断不好?”

    王翀脸色阴沉下来,那嘴角竟也是习惯性的勾着,嘴里不大高兴地骂着“镇日弄些娘们儿兮兮的事儿,老子快发霉了。”

    季如梦见他有些暴躁,略思索一瞬,坐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多少年都过来了,还有什么不习惯?你我能好生生的在一起,比什么都强。就是再做十倍八倍的缺德事我也没什么不乐意的。”

    伸手戳了戳王翀的额头“别阴着脸,不好看!”

    王翀回身对着他呲着牙,目光交汇的一瞬那张脸不自觉地露出温柔的神态。似无奈地一笑“也是,我能留你在身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谁叫我没本事与人争?唯有用这点子尊严去换。别说叫我做些娘们儿兮兮的事儿,就是叫我挂单在楚馆接客我都干。”

    惹得季如梦又气又笑,抬手捏着他脸道“你就知道胡说!”

    王翀嘿嘿一笑,心里却是一叹。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七八天过去,丰钰终于收到了朱太医的回信。

    拆开信封的时候,她的手都在不由自主的抖。

    她真的很想过几天太平日子,不想再生风波。

    可现实还是让她失望了。

    那药寻常医者看不出,甚至若非朱太医在宫中见多了那些后宫斗法也未必能猜得出。

    是转子丹。

    相传楚国后宫宠妃与皇后同时有孕,皇后为保腹中产下的是皇子,搜罗天下名医共同研制出此药。将腹中女胎转为男胎,不仅保住了自己的中宫之位,生下的孩儿更继承了皇位。

    后来皇后忌惮后继者效仿此法,命毁去此方。如今民间流传下来的,乃是侥幸存活下来的医者后代根据先人口述重录的药方,许是有些出入,或是从前那些后宫秘辛传出的未必是真实版本,朱太医言道,此药对孕者伤害极大不说,更对胎儿有着不可逆转的损伤。嘱咐若非必要,万勿冒险试药。

    丰钰当然不是非要求子不可。她甚至还没考虑要给安锦南生个孩子。

    她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年轻时着凉受寒,体质是外热内虚。她自己偷偷找人看过,说是不大容易有孕。

    所以她一直没有太过拒绝与安锦南亲热。觉得心里有底。

    如今方子果然有问题,她就不能不将自己的疑虑无限放大。假设真是王家背后策划这一切,王家是为什么?不见得她拒了婚事就要结仇?王翀这些年被拒婚的次数还少吗?甚至她曾听说,便是人家不肯拒婚,王翀背地里也会做些恶事搅得婚事不成。

    这样的仇怨根本不成立。

    而以丰家素来的行事风格,如非必要,是不会轻易与人结仇的。甚至十分乐于粉饰太平,便有什么矛盾也必要想办法大事化小。

    王家针对她的可能性不大。

    丰钰想了想,觉得事情很可能是冲着安锦南而来的。

    毕竟他前一个孩子,就因此药而死。

    如今人家又算计到了头上,她作为妻子,怎能眼睁睁看着他被蒙在鼓里?

    不过她该怎么说呢?

    两人从那日之后一直不曾和好,他几次示好后发现她态度冷淡,似乎也就跟着淡了下来。这几天不是忙着外头的公事就是在外院和幕僚们谈话,每每落钥了都不曾回来。

    她没有刻意等他,时辰一到自己就先睡下了。

    他似乎也明白她的意思,见时辰晚了就索性着人进来告知一声,说宿在外院不回来了。

    新婚不足一月的两人,便这样分头睡了好几日。

    丰钰不是没轻没重的人,这时候置气的事明显要暂放。她没有忸怩,直接请小环去通知了安锦南。

    安锦南踏着步子往院内走。身形明显有些急切。

    丰钰这几天的冷脸着实叫他看得难受,索性躲在外头不与她碰头。

    哄不好,强不得,只急得他心里如起了火,却不知该如何叫她平了心气儿。

    女人真是麻烦。

    带着这样的感慨,他阔步走入里间。

    丰钰叫人备了一桌酒菜,穿着件家常衣裳,见他进来,站起身行了福礼。

    安锦南吃不准她今日是为着什么如此大动干戈,面上波澜不惊地对一众服侍的摆了摆手,将人尽数屏退后,勉强维持着深沉的表情在丰钰对面坐了下来。

    他清了清喉咙,眼帘垂下看了眼那一桌丰盛的酒菜。然后挑眉看向丰钰“夫人,今儿是何日子?”

    这是明知故问。他心里猜测的是丰钰终于认识到她自己理亏,想用这种法子哄他回心转意。

    按捺住雀跃的内心,安锦南努力蹙了蹙眉“本侯平素甚少饮酒……”

    见丰钰张口欲说什么,他忙加了一句“不过你既有心赔罪,本侯与你喝一杯。”

    他挽了挽袖子,目光落在她身上,眼底终于不再是矛盾挣扎,不自觉地漫上一派柔和颜色。

    丰钰眉心一紧,挑目斜睨了安锦南一眼。

    赔罪?

    她给他赔罪?

    敢情他随便乱发脾气还咬人……却是她错了?

    这几天他甚至还气得避到外面去?

    丰钰觉得眼前一黑,实在没想到原来自己这几天生了一肚子气而人家竟然不知道她在气什么,甚至觉得该生气的人是他才对?

    丰钰捏住拳头,嘴角紧紧的抿住。

    不断告诉自己,这不是置气闹脾气的时候,安锦南是她的丈夫,无论是为了他还是为了她自己的将来,她都不能对他的事置之不理。

    如今正事重要,其他的……以后再说不迟。

    丰钰抿了抿嘴唇,无言地倒了杯酒推到安锦南面前。

    “侯爷,今儿不是什么日子。妾身只是见月色好,不想败了这样的良辰美景,想与侯爷同饮两杯。”

    她言语温柔,面上染了淡淡的红晕。安锦南纠结的内心一下子软了下去,甚至心猿意马地,想靠近、再靠近她一点。

    许是数日不曾亲近,他竟是有些惧意。喉结滚了滚,抬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辣而浓烈的酒液滑入喉中,是长久绵密的甘醇。

    丰钰陪了一杯,又替他斟满了酒。

    夫妻二人对饮了五六杯,丰钰看着对面的安锦南。他的眉头已经松了下来,身子歪歪的靠在软垫上,用黏糊得叫人羞涩的目光盯着她瞧……

    丰钰从袖中取了那张发黄发皱的纸张出来。犹豫再犹豫地递了上去。

    安锦南挑了挑眉,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气氛这样好,她又是这样的迟疑,想来必是她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一些情话了?

    说不出心里有多美,他只在唇边挂了抹玩味的笑。伸手将那纸张接过,还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钰儿……”

    嘴里含糊地、温柔地喊她的小名。眸光亮的好比天上月。

    丰钰突然有些不忍心。

    这件事多残忍!

    她即将揭开的,是他身上已经结痂的旧伤。

    他心底最痛的记忆,会被那小小纸张唤醒……

    她试图攥住手里的纸,却已经迟了一步。

    安锦南将纸张打开,含笑看了一遍,嘴角的笑容不曾凝固,抬起眼疑惑地挑眉“这是?”

    丰钰低垂着头“侯爷,这是我偶然得到的一张方子,说是……吃了这个东西,就能……就能给侯爷……”

    她话没说完。

    安锦南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凝起眉头将手里的纸又看了一遍。

    那笑容始终不曾淡去,温柔却化得一丝不剩。

    他冷嗖嗖地开口“怎么?你也急于给本侯生个儿子?”

    丰钰抬头看着他道“侯爷,我并未……”

    “是我高看了你!”安锦南手里握着酒杯,抬手一饮而尽,手掌一松,任那杯子落地碎成瓷渣,发出刺耳的声响。

    “是本侯忘了,什么样的根,便出什么样的苗!丰凯丰庆这样善于钻营,你是他家的女儿,自然学得一手谋利的手段!”

    安锦南扬了扬那张方子,阴恻恻地道“怎么,如今可觉得怀上了?要不要本侯再使使力气,叫你顺了心意?”

    他霍地踢开面前的桌子,任由汤水洒了一地,月白色锦袍被弄污了,他没在意,伸手攥住丰钰的手腕,将人带到怀里。

    丰钰仰头看着他,心里无论如何疼,此刻也不想在他面前显露而出。

    越是危急,越是冷静,她张开手掌捧住他的脸。

    “侯爷,我若是您说的这般,何不偷偷自用着这药?缘何要与侯爷说起?侯爷,请您冷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