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宫女退休日记 第74章

时间:2022-05-30作者:赫连菲菲

    似乎做了个漫长的梦。

    梦见自己进了宫做了奴婢, 又出了宫给自己的亲人寒了心。

    遇上那不可一世的冷峻男人,与他结了夫妻。红烛环照的帐中, 在他身、下成了女人。

    丰钰不由涩涩地想, 自己怎会想到那里去……

    睁开眼,以为看到的会是昔年花红柳绿的庭院, 母亲慈爱温柔的脸。父亲抱她在膝头,教她“有朋自远方来”……

    头顶的光线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罩住。

    她努力睁开眼,面前是安锦南凑近的面容。

    他抚向她的额头, 语调缓慢而低沉地道“醒了?”

    丰钰怔了片刻。

    原来不是梦。

    她是二十五岁的丰钰,如今的嘉毅侯夫人。

    梦里所有的经历都是真的,那些让她难过窒息的片段根本是事实。

    她眨了眨眼睛,将纷乱的思绪抛开。强挣着想撑起身子,同时声音嘶哑的问道“我怎么了?”

    安锦南垂下眸子, 勾住她的腰助她坐起身来。声音有些极难发觉的紧绷不自然,“染了风寒……”

    如何着了寒, 旁人不知,他知。

    书房窗半开着,她被他按着在案上, 裙子踏在脚底下, 两条修长光洁的腿……

    小衣只是挂在臂弯,前襟敞着。因着动作, 身上出了一层的汗, 却时时被风吹着……

    安锦南却没想过会让她着凉。毕竟已是春日, 她又自来康健。

    在她昏睡时, 才惊觉,其实自打成婚,她几乎没有整夜的睡过。

    他征战沙场,已是习惯了少眠。她本就浅眠,又极度缺乏睡眠时间。

    心里不是没有懊悔,安锦南抿着嘴唇摸了摸她的脸,“饿不饿?叫人备吃的给你”

    丰钰拉住他的袖子,低声道“侯爷,文心怎样了?”

    安锦南尚未答话,就听外头有人传报,“侯爷,朱老爷和朱大公子求见。”

    安锦南脸色一沉。犹豫了一息,刚要张口。

    丰钰推了推他“侯爷可以不见的。”

    她眸光柔和地看着他,知道这两日他是为着她在忍耐着。

    朱家从来不配入得他的眼,更遑论叫他纡尊降贵的对其示好。

    安锦南抿了抿嘴唇,视线与她交缠不曾分开。嘴唇轻启道“着他们在外候着。”

    转过头,俯下身去亲了亲她的额头,“你放心。”

    丰钰攥住他的衣襟,“侯爷,文心如何?我厌恶朱子轩,不想侯爷见他……”

    她甚少说这等将心情表露无遗的话。有些孩子气似的依赖和撒娇味道。

    安锦南眉头缓缓舒开,嘴角溢出一抹温笑。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的好友已苏醒,吃过药,本侯陪你过去看看?”

    他顿了顿,猜测着她的心思,“你只关心她的情况,本侯在朱家便板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如何?”

    嘉毅侯面色沉沉的出现在朱家,那就是对朱家不满。至于因何不满,端看侯夫人的表现便知。只怕这样一来,够朱家那些人胆战心惊食不下咽的了。

    丰钰想想那情形,不由笑了出来。

    安锦南见她终于展眉,低低舒了口气,正欲吻上来,给她抵住了脸。

    “侯爷仔细过了病气。”

    安锦南不语,嘴唇微张,噙住唇边细细的指头。

    丰钰欲缩回手,腰已被他抱住。

    文心虽已清醒,精神却是极差的。

    她闭着眼,一语不发地躺在床上,面前跪着两个哭泣的小女儿,厅里站着有些气急败坏的朱子轩。屋里侍婢们大气儿都不敢出,屋里屋外尽是死气沉沉。

    安锦南在外院厅中安坐,丰钰由朱家女眷陪着走入进来。

    那大些的闺女名唤朱莹小名月姐儿,一见丰钰就扁了扁嘴,喊她“钰姨,我娘不吃饭,也不说话,连我和妹妹爹爹也不理。”

    她哭得一抽一抽的,看情形,已经跪在这儿好一会儿了。

    丰钰心里有气。

    这种时间,叫孩子进来做什么?

    文心正伤心失了骨肉,又和朱子轩置气,叫孩子进来看他们夫妻是如何的冷战或龃龉?

    丰钰眺了眼朱子轩,见他殷勤地迎上来喊她“嘉毅侯夫人”。

    丰钰垂下眼,对朱莹道“好姑娘,你娘才醒,她不是不理你,是病的没力气。你和妹妹在旁哭闹,她怎么休息?你乖,你带妹妹去找姑姑们玩,好么?”

    就有个朱家女眷笑着过来,揽住朱莹道“是了,听夫人的话,先出去,让你娘休息。”

    两个孩子被带下去,丰钰明显有话要对文心说,朱子轩搓着手道“那……我在廊下候着?还望夫人能替小人好生劝一劝拙荆。”

    文心这是怄着气呢。不吃不喝拖垮身子,他心里也不好受,毕竟是结发之妻。可自己心里又委屈,觉得已经让步够多。

    他还没怪她失了孩子呢。她怄什么气?若她是个懂事的,知道嘉毅侯夫妇为了她特地来了一回临城,还不应强撑口气做出个好模样给人看?这般丧气样,岂非明着告诉人家,是他们朱家委屈了她?

    朱子轩脸色黑沉沉的,对丰钰说完话眼角就耷拉下来,嘴唇抿住朝外走去。

    丰钰不想与此人多言,见还有几个侍婢侯在帘外,便道“你们且都退下。”

    她知道这般于理不合。可这两日她所行之事又哪里合乎礼度了?夫妻二人为着探病来了临城,匆匆下了帖子过来,只在客栈候了两个时辰就上了门,就这样她都还嫌慢了。

    还信不过朱家似的,自己带了郎中过来……

    若非跟在她身边的是嘉毅侯,只怕朱家能把她当怪物看。

    有时候这权势确实是好东西。礼法规矩在权势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上层人物便是有特权,再如何不忿,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丰钰从前最恨旁人仗势欺人,如今这仗势欺人的换成了她,不得不承认,心里还是有些好受的。

    她靠近床帷,掀开帘子拉住了文心的手。

    “还不起么?”语气沉沉的,是埋怨。

    文心闭合的眼睫颤了颤,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渗了出来。

    她别过头,不想丰钰看到自己的模样。

    声音沙哑地开口“你……别管我了……”

    “我凭什么不管?”丰钰推了她一把,赌气地道,“你的命是乔先生救的,他会救你,是为着侯爷,而侯爷又是为着我!你这条命是我的了!我怎么不能管?”

    文心挣开她的手,闭着眼哭道“谁要你救?救我回来做什么?我这辈子已是这般,还有什么指望不成?”

    丰钰气得一把抓开她的帘子,回身走去妆台前,从桌上将那面红铜菱花镜取了来,放在文心面前。

    “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丰钰眼睛不由自主地红了,恨声道“为着个男人,为了给他生儿子,你把自己弄成这个模样!文心,若你娘在这儿,你忍心当着她哭一声,说你没活头了?你哥哥为了救你,急得纵马回城去寻医,跑得几乎断了气,此刻还坐在朱家大厅里,几天吃不下饭去。你两个女儿哭得肝肠寸断,声声的喊娘,你心是铁做的?你怎么能这样待那些爱你的人?”

    “朱子轩到底有什么好,不能替他生儿子,就值得你寻死觅活?你爹娘养育你那么多年,你是怎么报答他们的?你想想他们远在盛城,时刻忧心着生死未卜的女儿,又怕伤了亲家和气对你有所影响,便是急白了头发也只有苦苦忍着!你也是做了娘的,你不懂那是什么心情?”

    文心捂住了脸,枯瘦的手如两只细细的竹枝,指节分明青筋外露,半点没有从前的珠圆玉润。

    她本是怀了胎的啊。是如何保养的,能瘦成这幅模样?

    丰钰丢开镜子,上前握住文心的手腕让她看着自己“文心,哭有什么用?你的眼泪流的还不够多么?你告诉我,你到底怎生想的?我不信他们说的那些话,说你是自己不小心,跌摔在廊前。你身边旧时的丫头我这回一个都没见到,若说其中没有蹊跷我如何能信?朱家把我当成傻子一般,他们瞒着什么?你有什么好怕的?你有娘家撑腰仗势,你根本不必受这等闲气啊文心!”

    文心低声啜泣着,两手揪住了丰钰的袖子。“是我傻……丰钰……怪不得别人,是我傻……”

    “他答应我的,全是骗人的鬼话。把人藏在城里,外头威风八面的自称‘朱夫人’,我算个什么?费心费力替他操持这家,心想这次回来了好好过日子罢,结果只是我一个人努力的忍着。我只是气不过,虚张声势说要去治理那个贱人,他……他就……”

    她泪珠成串地掉落,把脸埋在丰钰的衣襟上面,哭得肝肠寸断。

    “我能清晰的从他眼中看到,他对我已经没有情了,剩下的只是无尽的忍耐和厌恶……孩子,这是他的亲骨肉啊!是我们一心盼着的,我全部的希望了!之前我回娘家,瞧着硬气,其实我舍不得,我心里还是惦记他……我甚至已经想过,如果他肯和外面的断了,从此好好的守着我们娘儿几个过日子,我就是拼着命不要,也要再替他生个十个八个,不叫人家笑他人丁不兴……”

    “文心啊……”丰钰心里压抑着怒火。她早知道,文心根本丢不开手。

    她一头栽进这份感情里面,什么都看不清,尊严迫使她做出高高在上的跋扈姿态,可内心里,她还是个需要呵宠的小女人。

    她闹,她哭,她挣,她只想他多关注自己一点。爱得盲目而卑微,她心里眼里早就看不见她自己了。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大抵就是丰钰现在这个心情吧。

    她轻轻抚了抚文心的好,柔声道“好了,好了,你尽情的哭,把你的委屈都说给我听。我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廊下已经开始点灯了,丰钰整整在屋中耽了整日。安锦南正午时就被崔宁请去处理政务,留着卓鸣和元嬷嬷等人护持丰钰。

    镜前,丰钰手持梳篦,替文心挽头发。

    镜中,文心枯黄的脸上抹了淡淡的胭脂,遮住了病气。

    丰钰将发簪替她戴好,两手按住她肩膀,低身靠近她,对着镜中道,“你可想清楚了么?”

    文心点了点头“想得很清楚。你说得对,如果我死了,才是衬了他们的心。我还有两个孩子,他们只有我疼。我不能让她们走你的旧路……”

    丰钰抿唇笑笑“这就对了。那你听我的,切不可再心软回头。”

    文心眸色沉了沉,唇角溢出一抹笑来。

    “如今,我还有得选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