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宫女退休日记 第49章

时间:2022-05-30作者:赫连菲菲

    慈云茶铺, 是盛城远近最有名的茶铺, 收各地最名贵的新茶,以快船快马速运而来, 加以独特手作方法和别具一格的包装,卖的别旁处贵上一倍,却仍有无数的达官显贵趋之若鹜。

    这是应澜生接手家中产业后才兴起来的生意,时间不久,堪堪载。他代父侍奉祖父母, 安守祖业, 没有从仕, 凭惊世之才,妙手丹青,撑起一族花用。外供父兄伯叔们安心务政,内保家中老幼饮食富足。

    入世而不见俗媚, 便是应澜生此人的难得。

    人人皆道他是为家族牺牲光明前途,唯他自己知晓, 他所求所盼,不过一知心人罢了,甘愿抛却名利权势,安守这小小一隅, 能偶然远远瞧一瞧那人,便再没旁的奢求。

    三人入了雅间, 盘膝对坐在茶案之前, 应澜生挥退了店当侍婢, 自行卷袖子替两人分茶。

    丰允见他动作行云流水,一身霜白儒衫大袖翩然,举手投足俱是美感,眉浓如墨,朗目若星,通身风雅,心想这原是一门极好的亲事,若得此人为婿,也不算辱没了丰家。若也入仕为官,想来成就亦不差吧……

    当即笑笑,从应澜生手中接过了茶盏。丰钰心不在焉抿了口清茶,但觉齿颊留香。与之刚才安潇潇所调的雪岭梅香是全然不同的意境,一个是寒潭濯静,一个是彩湖氤氲。

    不由挑眼朝应澜生望去。

    不妨应澜生亦在看她,四目相对,他温文一笑“此茶可入得口?”

    丰钰点点头,心思飘得远了些。她在天香楼门前与应澜生同行,想来此时消息必已传入安锦南耳中。不知他如何做想,又会有何反应?

    当时因他言行着恼,才赌气般跟着应澜生而来,此刻与他如此近距离的坐着,心里漫漫溢起些许的不自在。若非丰允在此,两人家里又有亲缘,今日之举算是极不妥当了。

    她向是沉稳,对自己不利之事怎肯做的?只推赖那癫狂自大的安锦南,频频叫她乱了方寸。

    丰钰长舒一口气,淡淡应了一声。

    应澜生注视着她,见她右边鬓角处有一抹小小的划痕,颜色已极浅淡,想是当日所伤,不由眉眼微沉,低声问道“听说前番丰姑娘在杏花街上受袭,可伤着不曾?”

    丰允代为答道“已不碍事了。侯府送来不少补品,另有除疤祛瘀的药,均有奇效,澜生不必忧心。”

    应澜生点点头,知道丰允这是在提醒着他,丰钰已非他所能肖想的人了。

    又想,原来传闻非虚,果然如今丰钰与安锦南之间,已过了明路,开始公然往来……

    他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早已预知的事被摊开在太阳底下,本就与他不相干,这虚假的婚事从一开始就只是他借口靠近安锦南的幌子,又有什么好酸涩烦闷的呢?

    丰钰此人,虽也是极秀丽的女子,可便她再好,又如何比得过阿言千万之一?

    为何他会在乎?

    为着曾有一段虚名挂牵,觉得自己与她有了些许的联系么?

    应澜生不动身色替丰允续了杯茶,指尖在茶壶上轻轻扣了三下。丰允垂头致谢,丰钰在旁,余光瞥见雅间帘外一名侍婢悄悄退了下去。

    三人说了些闲话,不多久,便有丰府的从人匆忙进来,朝应澜生道了声失礼,与丰允报曰“家里马儿受惊,车里的东西滚了一地……”

    丰允腾地站起身,“你们如何做事的?”

    应澜生忙劝“牲畜难驯,想来不是贵仆不仔细,不知车中有何物,丰大兄可要去安排一二?”

    丰允点了点头,有些气急败坏地走了出去。

    茶铺里院不深,且已停了车马,这才将丰家马车停当在后巷,哪知就出了这等事!当真事事不顺,心里还有些怪罪起丰钰来。

    丰允一走,室内就只剩丰钰和应澜生二人。侍婢们都守在帘外,虽这雅间是半敞的,仍叫丰钰有些悚然。她面容不变,与应澜生闲说了几句家常话,应澜生替她续了第三杯茶,她实在有些喝不下,抬眼看向帘外,想唤小环进来问问丰允怎还不回来,应澜生此时止了笑,淡淡瞥她一眼。

    “钰儿是为安侯爷才拒了我么?”

    这话说得有些轻佻,在两人关系已经分明了楚河汉界之后,应澜生如此唤她,问出这样的言语,除了要挑衅,或是故意调戏,丰钰想不到还有旁的用意。

    如今真面几乎已经揭开,彼此再无需掩饰,从今后再接近的机会几乎没有,丰钰不是傻子,她只结合前因后果一想,便猜出了一直存在心底的疑团。

    此时的丰钰反不急躁了。

    她持茶在手,稳稳地坐在那儿,眼眸半垂,轻声道“应公子不是都知道了么?”

    应澜生哑然失笑“丰姑娘从一开始便态度不虞,亦是为着安侯爷么?”长长叹了一声,眉眼染了冰霜,所有的温文气质都陡然变得凛冽,“既如此,何不早早拒了此事,缘何应我母亲数次邀约?”

    当真,便对他半点动心亦不曾么?

    事已至此,其实并不需要什么答案。他朗风霁月若此,事事要求一个体面,对自己于此事的较真程度,亦觉无法理解。

    可话已脱口 ,无可挽回,他想知道答案,想要一个交代,仅此而已……

    其实丰钰曾试过的。

    一次次的给过他机会,也给过自己机会。

    初见时难道不曾为他的风采所惊艳过么?只是无法装傻,无法去忽视某些太过明显的漏洞。

    他如此为人,又岂会那般急进?多次与她独处,表现出对她极满意的样子,她相信他是个十分聪明的人,聪明守礼的无双公子,不该是这种表现。

    且,她自问并非绝色淑媛,亦无特别的才干,如何能叫如此人物一见倾心,为己折腰?

    凡是太过容易得来的东西,她都不敢要。

    守住本心,不属于自己的那些,她亦从来不敢奢求。

    “公子当真要求个明白?”丰钰冷笑,“从一开始步步图谋,用心不纯的,难道是我丰钰么?”

    应澜生眉色一凛,视线在她平静无波的面上停驻片刻,然后,他咧开唇角,凉凉笑了,心底微凉又苦涩的滋味萦了满怀,舌根有些发麻,低哑地道“原来,姑娘一直是在防备着我。”

    早该知道,宫里头打过滚安然出来的女子,怎可能是那纯情懵懂之辈。怕从一开始自己作出的深情姿态,在她看来就只是笑话一桩。

    他觉得有些挫败,勉强维持着笑颜“不知我失在何处,姑娘可否赐教”

    “我势微力薄,公子突然与我攀亲,难道不曾打听过我在丰家的处境么?”

    “公子名声奇佳,在外无人不赞,这等人物突然对我有所求,难道我不该怀疑么?”

    “便我愿信你是真心,可你故技重施,在我面前公然设局,难道我是傻子,到现在还看不出么?公子分明从一开始就轻视了我,没将我放在眼里。”

    应澜生神色微怔。公然设局?

    他手触及杯盏,陡然明白过来。

    适才他叩击茶壶,安排惊马,果真便与当日袭击安锦南时,是如出一辙的手段。

    是,丰钰没有说错。是他太过自傲急进,太过轻敌。

    不过……应澜生低低地笑了起来,他两手交握,背靠在身后的壁上,半是赞叹半是可惜地道,“姑娘冰雪聪明,澜生拜服不已。”

    丰钰淡淡道“其实公子还算错了一点。”

    她挑眉,朝他看去,一字一顿的道,“恐你情报有误,我与安侯爷,从来都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即便你将我扣留在此,他亦不会因妒而来。你不仅轻看了我,也错看了他。”

    丰钰缓缓站起身来,朝他福了一礼,“那么,不多耽搁公子,丰钰告辞。”

    应澜生没有阻止,丰钰已扶了小环的手臂,朝外走去。

    阳光甚好的天气,不知何时飘起了雪,凉凉的碎屑落在颊上,很快就消弭了行迹。

    道旁,一辆雕金锦饰的马车停在那儿,崔宁神态谦恭,正与丰允说话。

    丰钰怔了下,下意识回眸朝应澜生看去。应澜生好似早料到会这般,对她淡淡一笑,似乎在说,“你瞧,你骗不了我。你和安锦南分明就是这种关系。”

    丰钰还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那雕金马车掀了开来,玄衣鹤氅的安锦南自车中步出,越过丰允,在漫天飞雪中,缓缓朝丰钰走来。

    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

    他脚步沉稳,步伐宽阔,一步一步,像是踏步在她心尖之上。也像是重重的踩着应澜生的胸腔,又恨又怒,难过沉闷得透不过气来。

    安锦南沉声道“上车。”

    他面容肃杀,不见半点柔情。适才在天香楼中那个眉眼带了笑意的人,与眼前这面沉如水的,似是两个人。

    他淡淡吩咐这句,带着不容拒绝的果断。

    好似她本就是该听他所令,为他所护一般。

    应澜生抿了抿唇,从屋中踏步而出。

    安锦南淡淡扫一眼头顶的匾额,慈云茶铺,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据说是应澜生的手笔,为盛城内外所赞……

    他自来不喜文秀之人,尤其眼前这种,诳骗无知妇人的伪君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