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宫女退休日记 第46章

时间:2022-05-30作者:赫连菲菲

    丰钰推拒了要去上房请任妈妈代为向安锦南致谢的提议。

    她是个普普通通的闺中女子, 即便生活中对什么人有所得罪, 也不至于埋伏下此等陷阱行刺于她。显而易见, 事情本就是冲着安锦南来的。

    在初初安锦南以身相替代她受了那一刀时,她也曾震动不已, 心悸不已。可待安锦南做出后来那些事后,她满心的感动震惊都化成了怨念,变得别扭难受起来。

    像有什么东西硌在心头,怎么都不舒服。

    不知从何时开始, 她的一切都开始与他扯上关系。

    补品药材流水价儿搬进寿宁轩, 小环第一回 代她收礼, 就是如此大手笔的, 整个人都紧张得不行,点数了一遍又一遍, 总怕忙中出错。

    搬抬东西的,帮忙点数的, 做册记录的, 无不是喜笑颜开。

    嘉毅侯三字在盛城是太不可忽视的存在, 如今更兼了盐政,盛城上下谁不看他眼色过活

    当初光是得知丰钰可能与嘉毅侯府的五姑娘交好, 丰家上下就已十分激动,如今却是直接攀上了嘉毅侯,他们怎么能不喜出望外

    最难得的是, 似乎嘉毅侯还十分看重丰钰。焉知丰钰哪一天, 就能飞上枝头变了凤凰

    嘉毅侯前头的夫人, 不就和丰钰差不多的出身若要细细论之,除却丰钰年纪稍大些,身家背景,半点不比当初的冷氏差。

    最后一箱东西抬入库房时,丰郢领着段清和到了。

    “清和与二舅要回临城,听说你伤了,特来瞧瞧。”

    段清和手里捧了一盒吃食,讪然笑道“在天香楼买的几样点心,已经冷了,莫用了”他适才在院外,亲眼瞧见安锦南送来的礼一样样抬进库房。那样大的手笔,将他带来的东西显得异常小家子气。

    丰钰抿唇笑道“正饿了,表弟来得正是时候。”侍婢上了茶,三人分宾主坐了,气氛稍有尴尬。

    丰家刚刚拒绝了段家的提亲,说是丰钰在外十年,好容易回来,不舍得她太快出嫁。老太太那边也离不得她,想留她两年。

    这些话若是在她刚刚回乡时说,外人只会赞叹丰家重情意,如今拿这种话来推拒求婚,明眼人谁看不出是为甚

    一个未嫁的闺女和嘉毅侯不清不楚,来求亲的又是抱着什么心思上的门

    丰钰借着喝茶的动作,自然地扫了眼段清和。

    他瞧来有些无精打采,平素神采飞扬的眸子蒙了暗淡的阴影。和丰郢说话时,虽勉强挂着笑,那笑意却未曾荡开,浅浅勾在嘴角,有些用力的维持。

    被拒了婚事,他的自尊心,怕是受不了吧

    丰钰没有多言,不咸不淡的陪着说了会儿话。起身告辞时,他才挑眼,看了看丰钰。

    视线落在她面颊上,顿了片刻,语气轻缓地道“如今天气越发冷了,待明年三月,外祖寿辰,表姐再回来小住一段时间,我娘和伯母都挂念你呢”

    丰钰笑着应了,亲送两人出去。

    三人一路说些无关紧要的家常,一个邀请过府小住,一个好无芥蒂地应着,讨论届时要玩什么,吃什么,去哪里逛,任谁都没有打破这虚假的温情。

    明年三月若钰表姐与嘉毅侯之间的传言是真的,如何还等得到三月届时,怕是两人已经有了名分,最坏也该下定了吧

    若嘉毅侯不肯给妻位,以丰家做派,估计也不会刻意拿乔,嫁了表姐给人做妾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只恨自己懦弱,来的太迟。若赶在事发前说服家中上门提亲,结局会不会不同

    天空暗沉沉的,雪花漫天飘洒。

    段清和回头,见丰钰发上落了片雪花,她近日在家中养伤,穿的是套素色的家常袄裙,纤腰盈盈数寸,显得有些单薄。

    他动了动指尖,想抬手为她拂落了发上的轻雪,手抬起寸许,想及自己根本没有亲近的资格,心中空落落的,酸楚不已,强行攥了拳头,将手臂紧紧固定在身侧。

    他肖想过的美梦,该醒了。

    眼前的她,并不是个需他施舍婚姻的可怜女子。

    她背后站着的,是强他千倍万倍的嘉毅侯。

    心中苦涩难当,段清和仍是让自己笑了出来,温温嘱咐她道“雪天寒凉,表姐仔细包养,多穿些才好。”

    又说“那点心冷了,千万莫用了,着侍婢丢弃了吧”

    他亲自排了长队,捂在怀中小心翼翼的捧了回来,只为偶然听人说起过,似乎是她喜欢的。

    更好的东西他也有,只是觉得都没自己走上几里路买回来的心诚。

    晚一步,错过的便是一生。

    曾以为自己可以慢慢筹谋,说服家中,待自己羽翼渐丰再来求亲,方显得珍视郑重。

    却从没料到,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没在等

    丰郢远远立在院外,抬手支开了一旁扫雪的小丫头。

    他知道清和的心思,昨夜一处饮酒,两人抱头痛哭,各为自己的懦弱和难处。

    丰钰点了点头“表弟待我的好,我都记着。”

    两人各自说着只有彼此才听得懂的话,就在漫漫轻雪中郑重的作别。

    那雪下了一夜,屋顶深翠的碧瓦似铺就了一层鹅绒,树上挂了霜花,用手碰一碰枝头,便洒下无数的银尘。

    丰钰在宫里最怕的就是冬天。

    井水冰凉刺骨,将手指泡进去,寒凉刺痛,没一会儿就红肿发胀没了知觉。

    冻疮年年复发,便是后来做了长宁轩的掌事姑姑不用再做粗活了也不见好。多少冻疮膏涂上去,全没见效。今年指节处仍微微发热犯痒,有些难受,连针线都做不得,早早抱了手炉窝在小炉边上烤火。

    屋子里温暖如春。窗下烘着炭道,一来是为温养那些娇贵的花儿,二来便是为着丰钰的畏寒。

    她还记得天隆十九年的那场大雪,积雪压垮了锦绣斋的横梁,有个小宫人在里头扫洒,抬出来时,满身的血,将莹白的雪地滴洒了骇人的痕迹。

    群臣纷纷上谏,无奈之下,年轻的皇上下了罪己诏,历数自己三十一条罪状,设香案于天恩殿,求上苍不要迁怒于百姓,降灾人间。

    那时她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宫女,和另一个姐妹一块儿负责刷洗天恩殿的祭台,九九心过来,将如今市面上听来的流言说给她听,据说话本子都有了,虽没点名道姓的说及两人的姓名,可那什么小宫女,莽侯爷,盛城拢共有几个这样身份的人

    丰钰下地穿了鞋,无奈放下手里捧着的手炉,略装饰一番去了上院。

    远远就闻说笑声。丰太太极给面子,每回都亲自招待那任妈妈,明里暗里夸些丰钰的好,顺带打探一二侯爷的心思。

    如今传出了那些闲话,按理,是该过了明路给个说法了。

    便是不求娶,纳进门也该提前招呼一声。

    没道理蹉跎人家姑娘,污人家闺誉,安锦南再势大,这点规矩道理不会不懂。

    丰大太太说话的语气极亲昵,不再是客客气气的寒暄,在丰家众人心里,大抵可当嘉毅侯是半个自家人了

    小丫头撩了帘子,丰钰进来规规矩矩地行了礼。

    炕上摆了一排的皮料子,紫貂皮,白狐裘,雀羽氅

    又有几样精巧的,兔毛滚边的袖笼子,耳罩,抹额,昭君兜

    任妈妈抿嘴笑道“都是人家进献给侯爷的,侯爷素来不畏寒,家里留了几样给姑娘们,其余的都叫送来给丰姑娘。中有几个白狐毛的,是侯爷亲自猎的,见毛色尚佳,望姑娘莫嫌弃。”

    丰大太太笑道“怎会嫌弃东西还在其次,难得的是侯爷有心,处处想着我们钰儿”

    丰钰沉了面容,朝任妈妈施了半礼,“还请妈妈回去转告侯爷,这些东西,并上回的补品药材,我不能收。”

    她顿了顿,瞥了丰大太太一眼,没给她机会插嘴,“上回受了些许轻伤,养两日便没大碍了。侯爷不曾欠我什么,无功不受禄,我如何能深受这些好处”

    任妈妈为难道“姑娘,侯爷只命老奴来送礼,可没吩咐老奴将东西收回去。”

    她站起身来,朝丰钰躬身伏下身去,哀求道“求姑娘莫为难老奴。老奴若如此回了侯爷,侯爷不知要如何失望,老奴一家老小都在侯爷,盼姑娘体谅一二”

    是说,连代为转告一句拒绝的话都不敢。

    安锦南做了些什么,把下人吓成这样

    丰钰扶了扶额,“任妈妈,您快请起。”

    她暗叹一声,“也罢,这事,我自己与侯爷说吧。”

    丰钰正式下了拜帖,邀安锦南和安潇潇于明日天香楼二楼会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