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盗圣花无常 第二十八章终成眷属

时间:2022-05-30作者:学生花无常

    “口说无凭,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井勇现在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了。也许井勇受的打击太大了

    风一阵心想要是不拿出点真东西,井勇可不会甘心的。看了一样陆平川,现在什么也比不上他这门亲事重要。

    风一阵开口道:“你等一会。”说完向里屋走去。井勇很光棍的也不阻拦。不多一会,风一阵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多了一件衣服。

    他把衣服递给井勇,井勇也不客气,接了过去。衣服看似单薄,入手却颇有分量。仔细一看是用金线织成的。井勇把衣服展开,在后背位置有一太极图案,镶嵌着黑白两块玉石,图案下面还有一个道字。井勇想了想,这不是传说中的金缕玉衣,更像是道家的东西,他不是说,不是丹宗观的人吗。

    “这宝衣是什么来历?”井勇脱口问道。

    “这件衣服可不一般,本来想送给宁儿当出师礼的。现在先押在你这。它是吴国昆仑派的至宝,金丝道衣。此衣全是用金线制作而成,工艺特殊能适应大多数身材,而且还有很强的防御力,寻常刀剑难伤分毫,甚至可以抵挡一部分真气。”

    “用它来做担保,你应该会满意吧。丑话说在前面,完成了三年之约,这宝衣必须完好无损的还给我。”风一阵说到。

    花宁听到这,口水差点流出来。不说这宝衣的作用,就是拆了金线卖钱也够花宁一家吃喝不愁了。想到这花宁不高兴了,师父可是说,那宝衣应该是我的。

    陆平川也不淡定了,他想的比较多。风一阵肯把这么贵重的宝物用来为他抵押。这份情意太珍贵了。同时他很在意风一阵能从昆仑派手里拿到这件宝物,风一阵现在的武功已经高到了什么境界。也许他说三年拿到生骨丹也不是开玩笑的。

    可是这件宝衣太珍贵了,陆平川张口要阻止风一阵,刚说出了一个“你”字,被风一阵打断了。“川兄,现在最重要的是能让你和井月洞房花烛,我还等着喝喜酒呢。”陆平川就没再多说什么。他也想不出什么言语能表达这种情谊。

    井勇对昆仑派知之甚少,但这件宝衣的价值他却感受到了。刀剑难伤,还能隔绝真气,这岂不就是一张保命符。而且还是物理真气双重保护。井勇把宝衣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越看越是喜欢。

    这一刻就算风一阵完不成三年之约也无妨了,毕竟那三年之约受益最大的其实是陆平川。这件宝衣要是变成自己的,自己可是捡了天大的便宜。可是他没有选择的机会。

    既然到了这个份上,井勇还能说什么,“陆平川,你把小月带走吧。小妹如果哪天想我了,就来看看我这个哥哥吧。”

    井勇抬头看着哥哥,一时却不知道要说点什么。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兄妹会有这么一天。

    事情都办好了,风一阵招呼还能准备回去了。感觉花宁怪怪的,刚才还兴高采烈的,怎么现在无精打采的了。转念一想,又是自己多说话了。肯定是因为那件金丝道衣。哎呀,这该怎么给他解释呢,先回去再说吧。

    陆平川知道井月心里肯定不好受,但此时,他可不能退缩,就算为了风一阵师徒,他也不能退缩,挽着井月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井月回头有看了眼井勇。井勇失神地坐在那里,这会也抬头看着自己,可是井勇却把那金丝道衣抱的死死地。井月心中一动,如果风一阵一开始就拿出这件宝衣,哥哥一定会同意的吧。我还不如那件衣服。

    陆平川感觉到井月的异样,看了看她,突然意识到,他和井勇根本就没有什么恩怨,不应该会闹到这一步的。井勇同意这门亲事应该是多了一个妹夫,而不是少了一个妹妹啊。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妹夫。

    想到这陆平川回头对井勇说了一句:“哥哥,如果有时间,就来喝一杯喜酒吧。”

    井月惊讶的看向陆平川,“陆郎,你。”

    “我又不是要把你从他身边抢走,不管怎样,我们也算一家人。”陆平川说到。

    井勇听到陆平川这么说,难以置信,他的本意是担心陆平川不够好,耽误了妹妹的终身。一个拐子做快剑门的女婿也影响不好。可是现在看到他和妹妹这么相亲相爱,自己应该祝福他们不是吗。而且他也意识到陆平川也许真是一个知书达理,文武双全的如意郎君。等他腿脚好了,也可以成为快剑门一大助力。

    可是井勇现在看拉不下脸来说什么。只是看着他们的眼神中多了些柔和。

    风一阵不介意陆平川怎么去做,打败井勇,带走井月也许不是做好的结局。三人和谐的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圆满吧。

    只有花宁一人不高兴,闹了半天都和谐了,只有他丢了一件原本属于自己的宝衣。终究是我承担了一切吗。

    离开了快剑门,陆平川一直陪着井月,风一阵看着好友成双成对的也感到高兴。花宁一个人低着头走在最后面。

    风一阵注意到了花宁,等了他一会,“宁儿,你怎么了?咱们接出了你师婶婶。你应该高兴才对啊。你可是大功臣。”风一阵转移话题劝解花宁。

    花宁看着风一阵,心想我当然是大功臣了。是我打赢了井勇,又是我去守护井月,到最后还是赔上了属于我的宝衣,才换回了师婶婶。都是我的功劳。想着想着,脸上掩饰不住的不高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