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盗圣花无常 第二十六章兄妹谈心

时间:2022-05-30作者:学生花无常

    送走风一阵师徒,井勇就回自己房间了。一进到屋内,一口血就从口中流了出来。井勇可是一直强压着自己的伤势,擦了下嘴角,井勇自嘲道:“竟被一年轻人大成了重伤,自己还在柳城称王称霸的,真是井底之蛙。”

    井勇缓了缓,想到一边是自己的妹妹,一边是丹宗观。丹宗观我是惹不起,但我绝不会卖妹求荣。嫁给一个拐子,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想到这里井勇立马上床开始运功疗伤。丹田还传来阵阵剧痛,“那小子下手还挺重。”井勇嘟囔一句,但他管不了许多,尽快疗好伤,今晚就去找妹妹。可不能让她一时糊涂误了终生。

    陆平川想到井勇绝不会这么简单让他和井月见面的。井勇会想尽一切办法改变井月的想法。井月又这么在乎她这个哥哥,说不定在井勇的胁迫下真的会做出违心的举动。就算见面也只会徒增伤害而已。

    风一阵觉得有道理,他要想个办法阻止井勇左右井月的内心。他去找到花宁,“宁儿,你好点了没有?一会还有件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做。”

    花宁不是受伤,只是真气用尽了。风一阵帮他调息了两次,他自己也恢复了一些,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没事了,师父。有什么重要的事尽管说,我保证能做到。”花宁还沉浸在打败井勇的兴奋中,有点目空一切的意思。

    徒弟刚获胜了,风一阵不想马上就敲打他。先让他得意一阵,更何况表现的确实不错,现在又要让他去办事。

    “你休息好了,我想让你去守着你婶婶。井勇要是去找她说些不利于你师叔的话,你要阻止他,能不能办到?”风一阵说到。

    花宁心想这大人的想法真是复杂,这件事应该不是很困难。而且花宁早就想见见那位师婶婶了。当然他只是好奇,所以花宁一口答应了。

    井勇现在有伤在身,风一阵也相信井勇不会对花宁不利。让花宁去盯着,井勇应该不会太过分。本来风一阵想自己去,但他一想,他和陆平川是兄弟,自己不去不合适,而花宁这个小辈就方便很多。

    花宁又调息一阵,感觉好很多了。他就去找陆平川打听一下井月的消息,就准备出发了。风一阵觉得花宁这小子对这件事格外的上心啊。

    井勇一打坐就到了天黑,这才稳定了伤势。然后他就急忙去找井月了。

    来到井月家里,井勇看到井月独自坐在窗前发呆。可能又想那个陆平川了。但井勇相信,井月早晚会忘记陆平川的,只要嫩找到更合适的人。那时她就会感谢自己现在做的这一切。

    井勇走过去说:“小月,吃过饭了吗?怎么一个人在发呆?”

    井勇抬头看着井勇,这是她最重要的哥哥。没有他也许自己都活不到现在。可是为什么这个最重要的哥哥不理解我呢。口口声声为我好,却根本不明白自己到底需要什么。

    “哥,你来了。我已经吃过了。”井月并没有露出开心的表情,淡淡的回了一句就站起来往屋里走去。

    井勇有点生气,妹妹以前可不会这样,都是因为那个陆平川。其实井勇并没有注意到,井月对他态度的改变,是在他做了快剑门门主之后开始的。

    “小月,今天陆平川居然来向你提亲了。”井勇直接说道。

    “什么,他居然来向我提亲了。你没有把他怎么样吧。哥,你能不能别为难他了。”井月紧张地说到。

    “到现在,你还惦记着他。你放心吧,他应该很好,也不是他亲自来的。妹妹,你被他骗了,他其实有强大的背景,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可能和丹宗观有往来。他一直在骗你,妹妹你醒醒吧。”井勇大声的向井月吼道。

    井月却一直很平静,哥哥已经不止一次吼她了。自从做了快剑门的门主,哥哥就变得越来越暴躁了。井月从第一次被吼感到害怕,到现在已经变得麻木了,也许是心灰意冷了吧。

    “哥,他没有骗我。我也从来没在乎过他的过去。算了,哥哥你现在眼里除了快剑门的利益,什么也看不到了。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也只是你的一个筹码而已。你不是关心我,只是想用我给你换来更大的利益。”井月低着头平静的说到。

    井月这番话震动了井勇,井勇几步走到井月身边,蹲下身子,双手抓住井月的肩膀。“不是的妹妹,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希望咱们兄妹能过上好日子。快剑门就是咱们兄妹的保障,哥哥不会再让你去过那种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了。你要相信哥哥。”

    “就算你喜欢上一个乞丐,哥哥也能答应。还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可是陆平川不行。他是一个拐子,而且他隐瞒身份,说不定他会带来可怕的麻烦,甚至会毁了你,毁了快剑门。”井勇收敛了脾气耐心地说到。

    井月抬头看着哥哥,这张脸曾经那么亲切,那么温暖。现在井月却感到陌生和疏远,“哥,你爱过吗?”

    井月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井勇愣了。他松开抓着妹妹的手,沉默了一会,等他再看向井月,说到:“小月,你问我爱过吗?你自己说,咱们从前过着那种苦日子,会有姑娘正眼看哥哥吗。哥哥创建了快剑门之后,终于有人能看上哥哥了。可你总说那些都是虚情假意。为了你,我都一一拒绝了。你现在问我爱过吗。我有过机会吗?可是到了如今,你却搬出了快剑门。那些公子哥的提亲,你不同意哥也都替你挡下了,因此哥哥得罪了多少人。为了一个陆平川,你却这样对我,我是不是都比不上那个你才认识不久的臭拐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