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盗圣花无常 第十七章疾风步

时间:2022-05-30作者:学生花无常

    “徒儿,你可知道七元神功?”风一阵问了花宁一句。

    “师父,我从小就跟着你学武,我会的都是你教的,怎么问起我来了。”花宁觉得师父有点莫名其妙,该不会先老糊涂了吧。

    风一阵想给花宁讲一下疾风步的起源,却被这小子顶了一句。“怎么跟师父说话呢。”花宁低下头,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

    风一阵也没真的生气,与其说他们是师徒,更像是朋友多一些。“我是想告诉你,这疾风步是七元神功里的一部。七元神功,听名字就知道应该是有七部功法。”

    “疾风步是里面的一部身法武技,至于其他六部我也不清楚。”说到这风一阵先把自己弄愣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说它呢。

    果然花宁眼中有奇怪的眼神,有点茫然还带点轻蔑。师父这是要讲什么,要讲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

    “七元神功肯定很厉害,所以呢,疾风步很强。它主要是借助自然的风之力来提高自身的速度。为了教你,我一直研究更好的练习疾风步的方法。有些想法,应该是有利于你修炼的。”风一阵急忙一句带过七元神功的事情。

    花宁听到师父一直在为自己考虑,内心还是很有触动的。他决心已定要好好学习疾风步,不让师父失望。

    “想练好疾风步,首先要先体验风之力。明天你多带一身衣服来。今天就先到这里吧。”风一阵打发花宁先回去了。

    虽然花宁不明白为什么要多带一身衣服,但还是会按照吩咐来做的。

    第二天花宁多带了一套衣服来学习疾风步。风一阵带着花宁来到一条小河边。“直接让你感受风,难度很大,风力和水流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所以先让你在水里感受一下。”

    说完抬起脚,一下就把花宁踹到了河里。花宁终于知道为什么要多带一套衣服了。“师父,为什么不让我脱了衣服再下河呢。”花宁大声的建议到。

    “让你穿着衣服就有穿着衣服的道理。你现在把衣服都解开,然后仔细看衣服在水中的摆动。看看师父能看透水流的规律。”风一阵踹完花宁之后心情大好,痛快的教给花宁应该怎么做。

    花宁听了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开始仔细观察衣服在水流中摆动。风一阵继续在河边给花宁讲:“水流和风是一样的,风就是空气的流动。所以你先用水流来练习。你可以慢慢的做一些摆动,看衣服在水中有怎样的变化。这段时间你就专心在水里泡着吧。一直到你在水中奔跑达到和在陆地上奔跑一样轻松就行了。”

    花宁按照师父的指示缓慢地用手划水,观察袖子在水中的形态。可惜看不出什么规律。

    风一阵也不催促他,任凭花宁自己慢慢的体悟。有些东西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花宁开始天天泡在河里感应水流,有时候风一阵会让花宁在水里跑一跑,一会顺流跑,一会逆流跑,花宁可是吃了不少苦头。他经常跑步了几步就被水冲到。

    “师父,这哪有什么规律啊?”花宁又一次爬到水中,苦着脸问师父。

    “只要能在这看似没有规律的水流中,找到规律才算是刚刚入门。怎么坚持不住了吗。如果是这样,可以放弃的。”风一阵躺在岸边,悠闲的说到,“这都坚持不下来,以后就不用再提飞的事情了。”

    花宁站起来继续练习,没再说话。练了一段时间,花宁发现在水里直来直去的跑受到水的干扰很大。他想起衣服在水流中总是有所摆动的。花宁之后在水中奔跑时,不再横冲直撞,而是轻微的左右晃动着跑。这反而有几次很顺畅的感觉,有时也会被水流更大力的冲倒。

    风一阵一直观察着花宁,当花宁有所改变时,风一阵高兴的点点头。这说明花宁在适应水流,当花宁能在水中完美避开大力冲撞。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花宁在河里练习了一个多月,终于在水中能够狠顺畅的奔跑,化掉水流给他的阻力,花宁就算可以上岸了。

    风一阵开始进行下一步教学。这一次他却让花宁脱掉衣服,只穿一条短裤。然后风一阵拿出一个装满油的罐子,开始往花宁身上涂抹。这种油很轻,而且极易挥发。涂到身上,花宁立马感觉很凉爽,有风吹过的地方更明显。

    花宁知道师父这是通过这种油让他更好的感觉到风。风一阵涂完之后对花宁说:“开始跑吧,这次练习到跑完一圈,身上的油不干就行。”

    花宁也不废话,直接说了声好,就开始跑起来。花宁以为有了在水里跑的经验,应该不会太难。可跑起来花宁就感到身上不时传来阵阵凉意,一定是那个部位的油被风吹干了。

    一圈下来,花宁身上没剩下多少油了。风一阵说:“水流和风是有很多相同之处,可是风比水流更杂乱无章,因为空气比水更轻,更容易改变。你的一个小动作就会让风有所改变。所以你好好的练习吧。”

    说完又开始往花宁身上涂油,花宁突然问道:“师父,你当初也是这么练习疾风步的吗?”

    “不是啊,我那时候可没你现在的条件,只是按着口诀一点点跑出来的。”风一阵顺口回答道。然后就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着花宁。

    “你这个臭小子,不会认为师父是在故意玩你吧。你可知道,师父学习疾风步,可是整整练了三年才有所小成。最后为了能够突破,你都想象不出,师父用了什么方法。”看到花宁的表情,风一阵就猜到了他的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