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 1658.第1658章 赞皇后眼光好

时间:2017-10-11作者:湘紫

    事情都到了这个份儿,皇后也自然没有理由去庇护米伊娜公主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毕竟指婚的事情还没成呢,她犯不着现在和皇太后、太子撕破脸。

    因而,这次皇后连想都没有想,直接道:“既然事情已经明了,那肯定是米伊娜公主玩笑过头了。我看,让她闭门思过如何?禁足令从即刻开始。”

    顿了顿,皇后又道:“只是,她毕竟是一国公主,若是做的太过了也是不好。这禁足令秘密的宣布如何?”

    这样做,也算是为了给米伊娜公主留着一点脸面。更主要的是怕这个消息传到天泽国去。

    皇太后当然也没有别的话说,立刻让身边的总管太监去传皇太后和皇后的口谕了。

    既然这件事情商定了,那也算是给柳雅出气了。

    沧千澈再次将柳雅抱起来,说道:“多谢皇祖母、母后为雅儿主持公道。雅儿伤得不轻,我送她回去。回头我让雅儿给三皇弟送一贴驱寒的药来。”

    皇太后摆摆手,道:“去吧去吧。小心点,别再摔了。”

    皇后也是一笑,道:“御医已经给渺儿看过了,说是初春的寒气没有那么重,喝些姜汤也能驱寒。药不必了,雅儿好好的养伤好。”

    沧千澈也没打算真的让柳雅给三皇子开药,既然皇后直接说不用,他也势答应下来。

    柳雅也跟着向皇太后、皇后告辞,被沧千澈给抱走了。

    沧千澈抱着柳雅出了宫门,打发明娟先回去了,说是他带柳雅出去转转,会亲自送她回去。

    既然是太子殿下亲自发话了,明娟自然是立刻照办。也不敢多问,坐古家的马车离开了。

    沧千澈又吩咐一个太子府邸小厮留下,给冯叔盛传个话。

    冯叔盛还跪在懿宁宫的门边,看沧千澈走了,他也笑嘻嘻的磕头,道:“太后奶奶、皇后娘娘,既然没有小的什么事了,那叔盛也告退了。”

    “站住。”皇太后突然叫住了他,问道:“你这小子浑是浑了点,可还是明是非的。要是看了哪家的好姑娘,来跟太后奶奶说一声。”

    “多谢太后奶奶。”冯叔盛顿时露出欣喜的表情,再次磕头谢恩。

    而且冯叔盛一向会做事,又连忙朝皇后磕头,说道:“皇后娘娘万福,小的眼拙,怕挑的不清楚。若是皇后娘娘能够帮小的物色一个,那才是最好的呢。”

    这句话说的很巧妙,暗自把皇后捧了一下,赞皇后的眼光好。而且还是有意示好,说明冯家是信得过皇后的,也愿意听皇后的安排。

    因而,之前冯叔盛作证说米伊娜公主打了柳雅的事情,皇后也不会过多计较了。

    果然,皇后微微一笑,道:“你个浑小子,嘴巴倒是甜,算计的也精明。三皇子这边还没来得及指婚呢,你倒是让我给你物色起姑娘来了?”

    “不急不急,叔盛和三皇子不起的。叔盛先给三皇子准备一份娶亲的大礼,然后才敢想想我自己的婚事。”说完,冯叔盛再次磕头,告退了。

    出了懿宁宫,冯叔盛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要知道,当沧千澈找到他的时候,他自己都觉得怪,不知道太子殿下为什么突然信任自己了。

    但是思量之后,他可是咬着牙、顶着雷来给柳雅作证的。

    冯叔盛出了宫门,还没冯家的马车,见一个小厮跑了过来。

    那小厮朝冯叔盛躬身施礼,也不说话,将一个丝帕塞到了他的手里。

    冯叔盛看了一眼那帕子,顿时是一抖,把帕子丢在了地。因为那手帕的一角,绣了一个“雅”字。

    想着几天前,可是他捡了柳雅的一块手帕,才了蛊毒的。现在再见,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却反射性地给丢了。

    “冯三少爷莫要担心,我家主子请您到府喝茶的。”那小厮连忙将帕子捡起来,却没有再递给冯叔盛,而是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冯叔盛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问道:“你家主子是雅儿妹妹?”

    “我家主子姓柳,名雅。”那小厮说完,低声说了一个地址,说是请冯叔盛半个时辰之后过去。

    柳雅?不是古雅?嗯,也对,他估计是柳雅回归古家以前置办下的产业吧。

    冯叔盛听了是一皱眉,继而又笑了,点点头道:“行,回去知会你家主子,半个时辰之后我到了。”

    冯叔盛可是个精明人,他明白柳雅约他半个时辰之后见面,是想要让他甩掉可能跟踪的人,独自赴会。

    他也没有怎么害怕,毕竟他在这京城是土生土长的地头蛇,那小厮说的地方他也知道,也不是什么穷山恶水之地,没什么危险。

    沧千澈将柳雅带回了他们之前赏花喝酒的宅院。柳雅则笑称,这里是沧千澈打算金屋藏娇的地方。

    次来只有沧千澈和柳雅两个人,这次时间早一些,院子里还有灯火。

    沧千澈一回来,有个管家模样的男子迎来,一见沧千澈怀里还抱着柳雅,顿时恭敬的叫了一声:“太子殿下、太子妃。”

    沧千澈则是道:“备酒菜,一会儿有客人到。”那管家答应着,先退下了。

    沧千澈并没有抱着柳雅去后面的那间温室花房,而是去了一间厢房。

    这间厢房布置的很是别致、舒适,但是一看太过规矩了,应该是没有人住过的闲屋。

    沧千澈将柳雅放在软榻,蹲在她身边将她的脚托起来,再次挽起裤腿,查看柳雅的伤势。

    柳雅笑着道:“没事啦,我自己有药,擦之后一个晚好了。”

    沧千澈却皱着眉头,沉声道:“冯叔盛这小子下手还真重,打的都肿了。”

    柳雅摇摇头道:“不全是他下手打的。下车之前,我又在伤口按了一下,不然哪有这么惊艳的效果?”

    沧千澈更是心疼,叹了口气,道:“为了这苦肉计,真是委屈了雅儿。这个场子,我一定还得再找回来。”

    ://..///40/40394/.
小说推荐